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819 天皇來襲

是不死天皇第二子嗎?人們不能確定,但都這般懷疑過,在這數十萬年來它幾次出現,神秘無盡。 黑皇、小松等認真推演,認為近幾萬年來都不見得會出世,不過卻也已多加留心與注意。 歲月如梭,在這段歲月來,天驕俊杰不時崛起,留下一段又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戰記。 然而在時間長河中,這些名動一方的英杰終究會漸漸被人遺忘,無法同與世長存的天帝神話并論。 唯有震古爍今,唯有不朽,才能真正讓人銘記。 可是這些年來天帝印記不穩,幾乎散在宇宙中,幾萬年過去了,他始終不出世,究竟怎樣了? 在此期間,又有新帝又現,得證大道,開啟了一段極盡輝煌的歲月! 可直到他死去一萬年,天帝依舊在,還在這個世間,這令人感嘆,縱為帝也只能仰視那高高在上依舊沉睡的天帝。 不久后,萬物母氣鼎消失,載著沉睡的葉凡進入宇宙中,這是天帝潛意識在引導,他要于無盡星空下面悟長生,徹底從世間消失了。 這一日,小松心有所感,覺得像是有什么無上存在盯著天庭,他迅疾沖出,只見到一道仙光一閃而沒,就此不見。 小松親自登臨瑤池,去見那九竅仙石內蘊的神胎,這么多萬年過去,她早已經大圓滿,只要一出世,必然會在最短的時間內一躍成帝,不會有什么懸念。 可并不是那神胎,不是這種氣息,不過它也許真的要出現世間了,九竅仙石不可能真正封她千古。 “師傅目前狀況不明,我們得需要嚴加注意。”小松道。 這段歲月來,小松翻看各種古經,亦認真研讀了葉凡所留下的一部又一部法門,感觸頗大,不知不覺間,他竟然一躍步入了帝境。 天庭內包括黑皇在內所有人都是一驚,小松自己也是一呆,太過投入,不曾控制住,竟直接成帝。 而葉凡曾經告誡過他,而今還不是攻入仙路時,現在成帝就封不住了,等不到將來那一世。 終是沒有辦法,到了這一步,小松也只能帝劫,天庭出現第二位大帝,讓全宇宙都一陣悚然與震驚。 可以說,天庭極盡輝煌,達到了一個極致! 一門兩帝,而且若無意外的話,將來還會有三帝、四帝…… 可正是在這絢爛到令人不敢相信的時刻,驚變發生。 黑暗與冰冷的宇宙中,突然裂開一道縫隙,一條仙瀑出現,一只潔白如玉的大手持一柄五色仙刀,劃過長空,沒入天庭內,剖開一座封印的宮闕,直指那被封印的小男孩——先天圣體道胎。 “敢爾!” 黑皇暴怒,它一直守護在旁,自封在這座古殿中,因為得到這個孩子太不容易了,它不容忍發生一點意外。 它已經另類成道,但是此時拼命,卻也不管用,刀未臨體,五色仙光化成的殺氣就已經將它破開,身子斷成了幾截,血雨噴涌,橫飛了出去。 “當!” 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虛空裂開,仙器荒塔出現,擋住了這一刀,并散發出柔和的光,守護住了這里的一切。 驚世殺氣沖霄而上,震驚寰宇。 一聲長嘯,小松從最深沉的帝者悟道境中復蘇,一剎那就迎了上來,頭上出現一座紫金塔,阻擋那口天刀。 “喀嚓” 可是僅一個照面而已,不死天刀就劈開了紫金鑄成的大帝塔,無堅不摧,因為它早已成為了仙器。 荒塔落下,護住小松。 另一邊,黑皇幾乎當場慘死,強忍著傷痛,只剩下了上半截身子,抱住封印有小男孩的神源,血染天宮,轉身就走,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在拼命保護這個孩子。 唯一讓人慶幸的是,那天刀雖然遙指孩童,卻不是要立刻取其命,似是要奪走,不然黑皇與神源第一時間就崩碎了。 “轟!” 小松與荒塔合一,頭頂仙器,迎擊向持有仙刀的那只手,進行大戰。 可是才一交手,任荒塔發出萬丈光,小松拼了命的施展所有手段,也擋不住,他被震的大口咳血。 因為他才成帝而已,且敵人是不死天皇,手持仙器,天下無敵,活了萬古歲月,其道行早已不知道多么恐怖! “不死天皇你這算什么,與我師為敵,可與他去決戰,為何對我師之子出手?”小松大喝,渾身是血,催動荒塔,進行阻擋。 在可怕的仙器對決中,鏗鏘聲不絕于耳,仙光驚宇宙,小松不斷咳血,渾身骨頭盡斷,擋不住天皇! 不過,正是因為他與荒塔的出現,才短暫的阻住了那柄仙刀,不然先天圣體道胎被劫走不會有任何懸念。 “攔住他,這個老匹夫是想探先天圣體道胎的秘密,他在那一界對付不了無始大帝,是想從這里入手想辦法!”黑皇驚悚大叫,用自己的命阻擋,保護這個孩子。 “轟!” 這一刻,天庭內一道又一道神光沖起,通天動地,那是天庭的禁地,封印了昔日一群絕代人杰。 “不死你母親!”第一個吼出聲來的是一個渾身金色毛發的巨猿,高達萬丈,張口吐出一張道圖,沖向不死天刀,竟是圣皇子。 在其旁邊,另一只神猿崛起,六耳齊動,劈出六道仙光,斬神殺仙。 圣猿一脈對不死天皇最為憤恨,因為斗戰圣皇在化戰仙前也曾遭襲,雖然卻避過了那場殺劫,但卻也負了不輕的傷。 “天皇你母親,敢欺負我我爹娘,我砸你個肺啊!”小圣猿狂吼,拎著仙鐵棍直接迎了上去,進行攻殺。 昔日,葉凡將他放出,進行磨礪,已然讓他神通蓋世,只是沒有邁出那最后的半步而已。 “敢欺吾師之子,不死老鬼你拿命來!”另一邊,一個渾身黃金火焰燃燒的雄偉身影沖起,正是大成圣體楊熙,舉拳轟天。 同一刻,葉瞳、姜婷婷、花花等所有被封的至強人杰,時隔三十幾萬年,全部出世,一起轟殺向天。 “布陣,宰了他!” 神娃大叫,招呼葉仙、小蠶等,一人持一柄殺劍,沖向高天,全都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要殺天皇。 不得不說,天皇真的太強大了,手持五色仙刀竟要橫掃所有人。 小松身在最前方,首當其沖,催動荒塔阻擋,進行大對抗。 “當” 這一聲響震耳欲聾,撕裂了天宇,崩開了一片星空,其他人或轟殺向天,或化解余波,守護天庭。 突兀的一戰,震撼世間,不死天皇又出現了,直搗天庭,手段霸烈而恐怖! 在這一戰中,小松遭遇了重創,因為以仙器接連阻擋天皇重擊,這一刻渾身龜裂,即將要炸開。 “滾!” 一聲大吼震動宇宙,天帝覺醒,復蘇了過來,相隔無數星系,直接將萬物母氣鼎擲出,擊穿宇宙,砸在那柄五色仙刀上。 接著,他一步邁來,橫跨無窮星河,一拳轟向那條手臂,天帝級大戰爆發。 不過,只對決了幾招而已,那只雪白如玉的大手便持仙刀退走了,同時飛仙瀑亦消失不見。 全宇宙皆驚撼,時隔漫長歲月,天皇又現,幾乎重創天庭,手段果然恐怖而逆天。 全天下皆驚悚,全都在議論,若非天帝關鍵時刻覺醒,真不知道結果會怎樣! 外界喧囂,議論紛紛時,天庭內卻很沉默,很多人集中在天宮內,守護著小松。 他的傷勢太重了,為了保護葉凡幼子,他舍命血拼,在最后一擊中,整具軀體都炸開了,且有刀氣卷來,斬了他的元神。 此時只有一團微弱的火光在跳動,那是小松的真靈。 本來小松已經形神俱滅,是天帝以逆天神通為他奪命,生生聚集來一點靈識,不讓他消散。 并非小松不夠強,而是天皇太恐怖,他接連阻擋不死天皇的全力轟殺,直到最后一刻才敗亡,戰績已經足夠驚世了,畢竟他才剛成帝而已,還沒有徹底穩固。 另一邊,黑皇的軀體也炸開了,但是它的命被葉凡救了回來,以天帝血為其洗禮,已然無恙。 小男孩倒是未傷分毫,被他們保護的很好。 只有一個小松,即將落幕。 “師傅就沒有辦法了嗎?”楊熙、葉瞳、花花等都無比焦急,其他人也都有悲意。 葉凡搖頭,眸子中有無盡的黯然。 最后,他捧著那段靈識光團,進入閉關地,直到半個月后才出來。 “小松!” 眾人圍了上來,全都心中一顫。 在葉凡的肩頭,有一只紫色的小松鼠,皮毛光滑,大眼睛如黑寶石一般,很有靈性。 然而,聽到眾人喚它,它卻有點迷茫,直到葉凡摸了摸它的頭,它才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看到它這般單純的樣子,所有人都心中一痛,怎么會這樣? “它傷的很重,跌落下大帝位,而且道行被斬了個干盡。”葉凡道,有著無盡的感傷。 眾人心顫,自斬一刀的至尊不能再回帝位,而小松連所有道行都失去了,還有什么希望?難道這一生一世都只能做一個單純的小松鼠了嗎? “師傅你一定有辦法是不是?” “葉子還有什么辦法?” 所有人都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葉凡沉默,他已經動用了不死藥、天帝血等,以逆天手段為其奪來靈識,這才讓它真身再現,可卻也只能做到這一步,很久后他才道:“若想讓他恢復道行,重歸帝位,唯有尋到合道花。” 可是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不死藥都珍貴,因為它可以讓一個人合道成帝! 妖神花、神明花、合道花,以最后一種為尊,它百萬年才能開一次花,若是不被服食,常開不凋零。 “這件事你們不用急,我來想辦法。”葉凡沉聲道。 小松總算活了下來,跟在天帝的身邊,生命應該沒有大問題。 “不死天皇,過去只對皇道人物出手,而今竟來奪一個孩子,為此大開殺戒,是可忍孰不可忍!”很多人憤然。 “我低估了他為人的底線,將來必斬他!”這么多年過去,天帝一直很穩重,很少會說這種話。 “天皇算什么,只懂得偷襲,真等我等征戰仙路時,必將其抹殺。”其他人也都憤怒。 葉凡搖頭,道:“我雖然不齒他的所作所為,但是不得不說他很強大,所有人都不可大意。” “他能有多強?” “深不可測!”葉凡如實道。 “師傅修到至今還不能輕易的擊殺他嗎?” 葉凡一嘆,道:“就是一頭豬活了幾百萬年也早已成精,甚至成仙了,更何況是一個不曾自斬的天皇,我在進步,他也在精進啊,不能輕敵。” 先更新一章,今天任務艱巨,最少也要有三四章,繼續去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