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802 北斗

葉凡在這里盤桓了半個月,精研法陣,而后又認真補充,將此地重新布局,外界更加難以破入了。 最為關鍵的是,他留下了天帝印記! 賦予了此陣真正的生命,等若他親臨在此,只要他不死,除非能戰敗他,不然根本破不開法陣。 龐博看著成仙池,一陣悠然神往,那里如破碎的胎盤般,當年這里真的孕育出了一個仙器?令他都想躺進去試試。 “這天地自然真是神異與奇妙,仙山祖地居然可以孕仙器。” 葉凡聞言搖頭,道:“也不見得,那段歲月太古遠了,誰能說的清,說不定仙鐘早就有了,是被人祭煉出來的,只不過埋于昆侖而已。所謂的帝尊讓仙山二次孕育寶器,也可能是藉此煉器而已。” “吭哧。”龍馬最實在,一口就咬掉了一株藥王,滿嘴流光溢彩,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葉凡搖頭,這家伙就是貪心,昔年它已經吃過幾株藥王了,早已有了所謂的抗藥性,幾乎沒有了多大的作用,還不死心。 “真的沒用了。”龍馬訕訕的的說道,而后長嚎道:“天妒英才啊,我還沒有成帝呢,賊老天你怎么忍心收我?!” 它自然也出現了老態,如午后的太陽,不再鼎盛,在今后的歲月中會越發的暗淡。 轟隆一聲,葉凡撕開虛空,讓這片仙地隱去,仿佛從人界消失了。 又于此地徘徊了數日,葉凡研究法陣,明悟大道,了解足夠多后起身,要就此離去。 忽然,一頭小白虎沖了出來,只有一尺多長,馨香撲鼻,道則繚繞,瑞光萬道,極其的玄妙,令人驚異。 “是不死藥!”龐博吃了一驚。 這些日子以來,葉凡早已發覺了它,事實上當年第一次來這里時就發現過它的蹤跡,只不過那時沒有看清。 昔日,這株不死神藥逃避,如受驚的小兔子一般,不肯過來。而今卻像是豁出去了,主動露面,傳來微弱的精神波動,請求葉凡帶它一起走。 葉凡一陣感慨,他也走到了這一步,有不死藥主動追隨。 在古代幾乎每一位大帝都有會養有一株不死藥,相伴一生,據聞藥中蘊含著驚天的大秘。 “那就隨我一起走吧。” 世間的不死仙藥有數,每一種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就是赫赫有名的白虎神藥,狀若一只小白虎,長有葉片根莖等,整體雪白如玉,霞光燦爛,仙氣蒸騰。 它早已拔地而起,飛了過來,而后沒入了葉凡的鼎中,希望大帝可以庇護它,不用擔心外人打它主意。 葉凡離開成仙池,外圍地域神光一閃,一株老首烏出現,同樣瑞光萬道,當年亦曾得見過,是一株半神藥。 當年,老首烏曾經告訴過葉凡,狠人大帝來過,有不死藥愿相隨,卻被拒絕了。也曾告訴他,容成氏來過,后來人參果樹與其一同離去。 “大帝能帶上我嗎?”老何首烏似乎很激動,不曾想當年遇到的少年而今成為了大帝!它只有微弱的神識波動,同不死藥一般,并不能修行。 “你無需這樣,隱居在成仙中心處就可以,沒有人會傷到你。”葉凡想了想后這樣說道,撕開虛空,將老首烏送進了成仙地中央寶土。 他想了很多,世間沒有不朽的傳承,若是有朝一日,天庭也有衰敗日,那么這里可能會是一處值得退守的凈土。 他知道,長白山還有一株半神藥——祖參,不過卻沒有去理會,就這樣離去了。 故鄉事已了,葉凡斬斷了塵緣,就此登天而去,再也沒有回頭。 這里留下了他最寶貴的記憶,不曾忘記,難以磨滅,只是在今后的無盡歲月中他只會在星空另一岸偶爾遙望了。 六千五百歲,他如日中天,還在上升階段,可是身邊的人卻都開始老邁。 葉凡決定一路走下去,沿著當年的天路軌跡,看一看昔日各地的故人,因為這也許將是與他們的最后一面了。 北斗,南域,靈墟洞天依舊在,不過卻起了一個新址,緊鄰原來的那片廢墟。 當年,黑暗動亂后,北斗四分五裂,很多山川地貌都徹底改變了。 新址,依舊是不大,靈墟洞天還是個小派,但是傳承未滅就是最大的幸運了,葉凡與龐博當年的修行之旅就是起始于此。 “師傅,我又看你來了。”龐博鼻子發酸,走進那片廢墟中。 廢墟上有很多墳,雖然有些古老了,但是看得出并不荒蕪,時常有人來此打理。 一座古墓,上面刻寫著吳清風三個字,龐博落淚,那是他真正的師傅,也是引領葉凡走上修行道路的人。 老人早已逝去六千多年了,卻依舊讓人難以忘懷,雖然死去了,但是他在北斗也是有了偌大的名氣。 因為,他曾教出了一個大妖龐博,還算是天帝的引路人,故此靈墟洞天雖小,但也傳遍了各地。 靈墟洞天于黑暗動亂后能夠重立,完全是因為搖光之主薇薇的緣故,因為她當年亦出自這個小派,這也是小小的傳承有傳奇色彩的另一個原因。 靈墟洞天不曾有大高手坐鎮,可是從這里從走出去的人卻極度驚艷,兩名準帝,一個天帝,震撼人間。 葉凡與龐博并沒有進靈墟洞天,因為早已沒有認識的人,一代又一代人都早已死去很多年了。 葉凡來到了搖光圣地,剛一邁入就驚動了薇薇,而今她功參造化,位于這個世間最強大的一列人內。 “葉天帝,龐兄。”薇薇親自迎了出來,自然讓該教很多人震驚,這個世間還有幾人能引動他們的祖師這般,當得悉是天帝來臨后全都一顫。 而今的搖光圣地,神山一座座,瑞氣萬道,云蒸霞蔚,像是一處仙家寶地,格外的鼎盛。 薇薇有一雙仙靈眼,據傳可以看透仙路,他們落座后自然談到了這個問題,她并不是隱瞞,道:“可惜成仙路再次開啟要在百萬年后了,不然我倒是可以這雙眼助葉兄一臂之力。” “有一段公案,我想向圣主請教。”葉凡道,提到了一樁陳年往事。 薇薇點了點頭,撕裂虛空,出現一座牢獄,當中囚禁著一個披頭散發的老者,那是一個大圣。 “他得到過狠人大帝的部分傳承,教出了搖光,亦教出了華云飛,棲身我們這一脈圣地中。” 薇薇言到,點出了他的身份,昔日他沒有這么強,只是天地大變后才慢慢突破的。且他們不止一個人,只是那些老古董都早已坐化了,而今只剩下了他自己。 “當年是他將搖光的龍紋黑金鼎借給了暗夜君王,在北域神城欲殺姜神王。”薇薇道出了這樁公案。 她是一個手段高超、天賦絕倫的奇女子,以一己之力,犁庭掃穴,平掉搖光內的暗流,主掌了一切。 當離開搖光圣地很遠后,龐博道:“我想如今的她也參考了狠人大帝的法門了吧?” “有或無都沒什么了。”葉凡說道。 他走進太玄門,這里也已重立,早先的山門早毀了,他們徑直來到了新拙峰,讓人意外的是,見到了李若愚老人。 李若愚常年云游在外,很少回來,當年一別,葉凡從未再見到過他,這是意外之喜。 “見過前輩。”縱為天帝,葉凡也對他很禮敬,因為當年受過很大的恩惠。 李若愚只比他大幾百歲,故此而今壽元還很充足,他們這一脈講究厚積薄發,將道基打的格外堅實。而今李若愚老人身在準帝境,雖然還不曾屹立絕巔,但是沒有人敢輕視,人們知道,他早晚會走到巔峰去。 “叮咚” 遠處,一座山峰上,琴音叮咚,百鳥朝鳳,潔白花瓣飛舞,那里有一個男子,白發如雪,超塵脫俗,在奏一曲仙音。 “華云飛!”龐博眉毛一跳。 葉凡搖了搖頭,那是華云飛的弟弟,雖然容貌一樣,名字一樣,喜好一樣,可終究不是一人了。 或許,連上天都在為那個出塵的男子遺憾吧,故此又有了一朵同樣的花綻放。 多年過去,他以琴入道,竟也到了大圣境,這一生雖不輝煌,但是卻心境祥和,很是滿足。 葉凡一嘆,站起身來,告別李若愚老人,就此離去。 姬家遺址還在,也有部分族人在此,葉凡意外見到了姬碧月,他們的族人遷走后大多都沒有回來,在另一顆古星上。 南域,見不到幾個當年的人了,老瘋子、烏鴉道人、孔雀王、南宮正等早已坐化……全都葬在了歲月中。 最后葉凡路過逍遙門,見到了當年僅次于華云飛的年輕高手——李幽幽,不過她已老去,時間不多了。 這樣的重逢,李幽幽唯有一聲輕嘆,怎能想到,葉凡會成為天帝,當年她與姬碧月等都曾追殺過葉凡,志在其鼎。 她知道,葉凡身為天帝,不會再計較那些事,但是依舊令她悵然若失。 “一個時代要寂靜了,你是在為為我們送行嗎?”她幽幽一嘆,還能說什么。 葉凡路過中域,見到了風族之主風凰,遠遠一見,她已白發如雪,再重逢,唯有點頭致意,彼此知道,這應該是此生最后一次相見了,紅顏皓首,歲月無情。 風族還算強盛,在風凰的帶領下,這些年來還算輝煌,可是當該族眾人見到葉凡后卻無比的敬畏。 轉身間,葉凡已然立身北域大地上。 也許有人覺得這樣的章節很平淡,可有些人與事必須要交代,不能潦草的結局,為紅塵、為這一世來個了斷,要圓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