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801 一個輪回

朝霞中,他們并立,遙望天穹,全都神色復雜。 該來的人都來了,王子文原本身在天兵古星,他與隱在地球的柳依依一樣,修煉天賦算不上太逆天,而今這兩人白發蒼蒼,盡顯老態,到了人生的晚年。 凱德很特別,他不是準帝,但是接觸到了信仰之力,每日都被滋養,雖然也老去了,但血氣并不算太虧損。 多年過去,周毅實力極其驚人,威震宇宙中,堪稱一代天驕俊杰,他眸光堅定,向道之心不曾動搖過。 他與林佳雖然是一師之徒,但是選擇卻不同,他想奮爭向上,愿成為宇宙中的無上強者,得道望仙。 在這些人中,張子陵、李小曼的狀態最為特殊,處在半死中,原本身在荒古深淵下。 葉凡將他們帶了出來,當今之世唯有天帝才能做到,只有他才有這么的的面子,不然任何人闖入那里,都會被轟殺。 只是這兩人很木然,只有些許神識復蘇,葉凡曾與他們交流,詢問可愿歸來。實力到了他這等境界,沒有什么做不到,可讓他們復蘇,因為他們并不是真的死去了。 兩人并未立刻回應,神識有波動,似在劇烈起伏中。 葉凡、林佳、王子文、周毅、李小曼、凱德、龐博、張子陵、柳依依、張文昌,共十人,這是一個奇怪的組合,靜立泰山上。 宇宙這么浩瀚,并不是每一個人都在地球隱居,能夠將他們齊聚,也唯有天庭才有這種運作力,可以尋到。 依舊是昔日的人,可是卻少了很多,那些人再也見不到了。當年就是從這里啟航,他們踏上了星空,有了難以想象的一段人生。 可惜,奇跡并沒有發生第二次,他們什么也沒有等到,也不可能等到。 這些他們早就有心理準備,這次也只是一次聚會而已,時隔六千五百年左右再聚首,這真的很奇妙。 林佳笑了,但是卻有淚水滾落,道:“人生本就是一場大夢,我又何必執著,珍惜與享受每一天,愿我們每個人都在夢境中快樂。” 她微笑著流淚,過來和每一個人擁抱,做最后的告別,因為誰都知道,這次一別后此生很難相見了。 “我陪你一起在夢境走完最后的一程。”柳依依說道。 并不是每個人都選擇回到地球,他們將天各一方,身在不同的宇宙中,都有著自己不同的夢。 “在路上,我的夢還在繼續,我要奮爭到底!”周毅說道,從來不曾像現在這般堅定過。 “到了現在,我沒有了什么遠大志向,在天兵古星上,我與子孫后人生活在一起,很滿足。”王子文平和的說道。 人們都知道,他的選擇很好,必然很快樂,可是真的走到了這一步,實力高深,又有哪個人能真的放下呢? 凱德道:“唔,我此生的心愿是,找上帝他談談人生理想,問問他大爺的為什么把我發配到星空中去,在須彌山上吃了那么多年的素,我很他。可是等我自己成為光明神后,我覺得我這輩子再也沒有希望了,歲月啊,隔斷了我們間本應有的一次偉大的會面。” 葉凡不說話,雙手開始劃動,演化無上大神通,他追本溯源,要將這泰山的過去弄個究竟。 因為,他不甘,要探究九龍拉棺的真相。 “山莫大于之,史莫古與之。” 這就是泰山,是古人對它最真實的評價,神秘無盡,在古代被視為萬物初生之地。 葉凡雙手化成了淡金色,雷聲隆隆,像是無數的鬼神在附近,撕裂虛空,幫他探古今。 龐博變色,知道葉凡動用了全部的力量,施展了禁忌手段,今日他已經是天帝,也不知道多少年不曾全力出手了,這實在是驚人。 轟! 這天地都像是被顛覆了,而后在這泰山上出現了無數的古人,他們筑壇祭天,神圣無比。 宏大的祭祀音響起,振聾發聵,讓人像是要頓悟,要跪伏下去,向天神叩首。 葉凡這是在以禁忌手段貫穿古今,追查本源,希望討一個明確是說法。 歷史上的圣賢們一個個的出現,全都站在泰山上,很多人登天而去,進入星門,踏入宇宙中。 上古七十二帝王,自然不是真正的大帝,只是一個稱號而已,葉凡一一見到了。 轟隆! 響聲更驚人了,最后逆溯到了極其古老的年代,驀然被一道身影所阻,難以望穿過去。 那是一位大帝,很模糊,看不真切,但是擋在那里,難以穿透而過。 施展這種秘術,就怕遇上大帝還有古皇,他們太過強大,能夠磨滅當年的各種痕跡,無法繼續追溯,被他們阻擋在那里。 葉凡皺眉,吠陀經中的這種秘術已經無用了,他眉心發光,施展出了自己開創的天帝經中的禁忌秘術,神雷隆隆,熾電閃爍。 “轟!” 最終,他擊穿了那個人,天帝神通蓋世,繼續追溯泰山本源,希望看到過去發生的所有的事情。 他從荒古時代,逆溯向太古年間,結果又遭到阻擋,而且先后是幾道身影,最后艱難擊穿。 在此過程中,幾次看到九龍拉棺返回泰山,再起航,而每一次都令葉凡很艱難,它亦是阻擋探索的難關。 不過,那幾次銅棺都沒有帶走什么人。 最后到了神話時代,這一次阻力更大了,葉凡嘴角溢血,龐博與張文昌駭然,他們知道,葉凡這是在逆天,施展這種不應存于世間的秘術,讓他自己都傷到了。 沒有人可以在時間長河中不斷遨游,可是葉凡卻逆行而上,天地不容,別人追溯一段歲月也就罷了,可是他去追溯到了神話時代。 “帝尊,是他嗎?!” 這一次,當出現虛影時,人們看到了他頭上有一座鼎,與那綠銅鼎一模一樣。 葉凡大口咳血,再次受創,但是并未止住,那終究是一道虛影而已,雖然在長河中阻住了他的禁術,難以探索,但并不是真人,最后終是被擊穿了。 逆行而上,時間長河仿佛被瓦解了,葉凡追溯到了神話時代的盡頭,依舊不可見什么。 且,這個時候一個屏障出現,難以逾越,不能再逆時光而上。 人力有窮盡時,縱然葉凡為天帝,實力蓋世,但也不可能徹底貫通歲月,不過他不氣餒,依舊在努力。 “給我開!” 葉凡大喝,不斷咳血,身體搖搖欲墜,最終轟隆一聲,竟然擊碎了那個屏障,打進了又一個時代中。 亂古歲月! 隨后,他看到了一個人,立在泰山之巔,天上地下惟我獨尊,其氣勢難以言表! 那個時候的泰山,不是這個樣子,太壯闊了,日月星辰與之相比,都很渺小,它懸在宇宙中,不在任何星辰上。 而后,他看到那個人將泰山截斷了,最宏偉的一部分浮上了高天,隆隆而鳴。 “是它!” 葉凡眸光湛然,眼中金色光束沖出,那竟然是上蒼,被截斷的主體是,九條浩瀚的龍脈連著一座棺狀的島嶼。 而今的泰山,是被遺棄的、剩下的。 山莫大于之,史莫古與之。 而后,葉凡見到了那個人將自己葬進了一口銅棺,九龍為拉棺腳力,騰入葬天島,最后上蒼遠去,進入宇宙中。 “是亂古歲月的人。” 葉凡收去秘術,體內隆隆作響,傷體修復了,嘴角不在淌血。 多少年了,他竟然負創了,也算是個不小的奇跡,若是傳到宇宙中區,必然要引發大震動。 “難道是那真正的天帝?”龐博蹙眉。 了解的越多,心緒越亂。 有人認為,神話時代時的帝尊開創的古天庭也是在效仿古人,有古皇認為,在那未知的年代,曾有過一個浩大的天朝,為荒塔的主人所創,他是真正的天帝。 而帝尊之名也是由天帝中借了一個字。 “這是一個輪回嗎,九龍拉棺始于泰山,歸于泰山,我們從這里啟航……”葉凡自語。 “是天帝在輪回嗎?”周毅突然開口。 “沒有輪回的人,只有輪回的舊事。”葉凡平靜的開口,又道:“溯本求源,一切都是在尋仙,修士界,古來所有大變皆因仙而起。” 數日后,張子陵被葉凡救了過來,靈識盡復,很是激動,很是感慨,隨張文昌去了天庭,李小曼選擇邁步進入荒古深淵,沒有回頭。 再回首,六千五百年,往事隨風而散。 泰山一聚,從此分別,有些人直到永遠。 紅塵事已了,葉凡大步前行,此生不會再被地球上的事所牽掛與影響。 他并未立刻離開,同龐博還有龍馬來到了昆侖核心——成仙地。 大陣密布,奪天地造化,可是而今卻擋不住身為天帝的葉凡,他們來到這里,見到了上萬龍首峰,神泉汩汩,藥香撲鼻。 “這里……簡直是一個神跡!”龐博驚嘆,他看到了很多藥王,如藥王園地一般。 事實上,藥王少了很多,數量不是很驚人了,都化成了精氣,反哺給了地球,不然不會有現在這個適合修道的天地。 “若是有朝一日天庭有大難,這里也許會成為救命地。”葉凡輕語。 他開始在這里尋覓、探查,仔細的研究。 果然是帝尊與一位源帝的布置,確切的說,那個源帝是冥皇,而且葉凡還在陣中看到了一個名字——曹雨生。 渡劫天尊曹雨生,那是冥皇自己刻下的,那是他的第一世,是其追尋的根本所在,他由一位天尊尸體產生靈智再生。 冥皇知曉時日無多,將自己的過往的名字銘刻了下來,渡劫天尊與冥皇是同一個肉身,不是同一個元神。 “這一世,他是段德!”龍馬大叫。 “段德,他在挖掘地下的大秘,這是出于本能嗎,潛意識讓他在尋找,他想尋回過去的一切。”龐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