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800 地球

一顆水藍色的星辰就在前方,美麗而晶瑩,像是一顆藍鉆點綴在星空中。一些宇宙航行器不時出沒,如一道道極光劃過,非常的絢麗。 葉凡站在域外,靜靜的俯視下方,日月如梭,時光似箭,已然過去了六千多年,再回首,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這些年來,他身在遙遠想的星空戰場,這是怎樣的一段歲月? 無論是張文昌還是龐博都不只一次回來,張文昌逢渡劫后必要回來,用他在話說那是一次新生,要回來看看。 而龐博則是帶著自己的后人,讓他們領略了故鄉的風土,當作了生命中的一個重要的旅程。 葉凡呢,過去顧慮很多,他的那些仇敵太強大了,怕將戰火引到這里,一直在克制那種歸還的沖動與感情。 后來,他無敵天上地下,應是沒有了這種顧慮,可是一直以來的慣性讓他依舊未動,始終不曾回轉,直至等到今天。 “本座先下去了,你們慢慢看。”龍馬道,它蹚起一溜電光,沖入下方的星辰。 葉凡他們亦降落,流光一閃,出現在一座山峰上,靈氣氤氳,人類在發展,而今的地球環境大為改善,已適合修道。 當然這也與九十九座龍山開始向外溢精氣有關,是根本原因所在。 “我先走了。”回到地球后,張文昌很沉默,話語不多,獨自離去。 當年進入星空時,妻子正有孕在身,不能陪在其身邊,是他一生的遺憾,后來知道妻子遇到了一個好男人,對此他只能在星空另一岸大哭一場,而后默默的遙望、祝福。 地球上有很多古陣,六千多年過去,人們已經知道這片大地遠比他們想象的大,已經能夠以科學的手段揭開部分塵封的歷史山川。 現在這里文明發達,不僅有璀璨的科技,亦有修士出沒人間,早已被世人接受。 “師傅,師叔!” 當葉凡與龐博來到海外蓬萊仙島,一個仙風道骨、鶴發童顏的老人飛來,行大禮參拜,正是葉凡昔日的記名弟子詹一凡。 六千多年過去后,他已成為大圣很多年了,不過終究是抵不住歲月,已然這般蒼老。 相比較起來,葉凡依舊年輕,血氣旺盛,如二十歲上下一般,歲月在他的身上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這里成為了天庭在地球的根基地,島很大,如一座大陸般,不過卻不于紅塵中顯現,難以被外人尋到。 許多弟子望來都露出怪異的目光,因為他太年輕了,遠比他們的祖師詹一凡“面嫩”,這種反差太大,過于怪異。 “你們還不過來,這是你們真正的祖師!”詹一凡道。 蓬萊大震動,無數的弟子趕來,足以數以萬人,而今的天庭成為了地球上最強大的傳承,無可比擬。 他們早已知曉,祖師在宇宙中成帝,號稱天帝,九天十地無敵,只是從來不曾見到過,也不曾得悉祖師回轉。 今日葉凡突然降臨,引發一場大地震,在外歷練的弟子得悉也都在第一時間趕來,無比的激動。 “師傅!” 下一刻,有為魚、彥小魚這對蓬萊島上的神仙眷侶從深層次的閉關狀態中蘇醒,出來參見。他們與詹一凡都是葉凡的記名弟子,資質非凡,去過星空深處的天庭總部數次。 “可惜了,凰天女師妹坐化了。”有為魚輕嘆。 人有生老病死,修士也不能例外,縱然是他們幾個,恐怕也要在千年后步后塵,難以逆轉。 “許曄她也……”彥小魚小聲說道,她知道那是師傅在塵世上的紅顏知己的女兒。 “我已經知道了。”葉凡輕嘆。 這么多年過去了,故人許瓊不可能還在人間,早已化成黃土很多年,這讓人無力逆天。 而許瓊的女兒許曄,當年青春活潑,是小松眼中的小魔女,后來雖然也走上了修行路,但六千多年過去,終是坐化在了這座島上。 兩千年前,小松得到消息時,曾經大哭,他在地球的日子里,曾經與許曄是最好的朋友。 而今小松被封印了,不能來此,不讓多半亦要傷感。 紅塵往事,一切消散在了歲月中,當年塵世上的朋友、親人都不復存在了,葉凡唯有一聲長嘆。 龐博拍了怕他的肩頭,沒有說什么,他回來幾次了,去尋父母與大哥的后代時,亦甚是傷感。 “師傅這邊請。”詹一凡道 他們走進了蓬萊仙島后面的一片陵園中,這里有一座古墳,年代久遠,但是卻被人時時打理,周圍花草芬芳,雪楓成片。 這是他父母的墳墓,被詹一凡等遷到了此地,因為幾千年過去,滄海桑田,外界日新月異,變化太大了。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葉凡對所有人說道,早已聽聞過,父母的墳在此,他縱然境界高深,也一陣心酸,雙目模糊。 眾人退走,沒有再打擾。 葉凡一個人坐在墳前,沒有人能聽到他在低語什么,只是看著他的背影而覺得很孤單,如此過了一夜,他都不曾動一下。 直到午時他才起身,走到另一座墓前,看著上面刻著“許曄”二字,忍不住輕輕觸摸,站立良久。 當葉凡走出陵園時,眾人看不出什么,只覺得他很落寞,不過倒也沒有他們想象中的大悲后的劇烈情緒波動。 只有龐博明白,那段紅塵歲月在葉凡心中比什么都要珍貴,可是終究是失去了,不能再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葉凡為幾位弟子講解深層次的大道感悟,而后離去,他想獨自走上一走。 龍虎山、閣皂山、終南山、峨眉山等地都留下了葉凡的足跡,可惜舉世再難尋一位故舊,當年的掌門們都坐化也不知道多少年了。 棲日道人、昆侖掌教雪塵、仙劍門掌教等后來都突破到了圣境,但最后終是駕鶴西去。 葉凡走入紅塵中,城市中心,摩天大樓鱗次櫛比,一座座拔地而起,而遠處環境優美,園林規劃有序,一艘艘飛船不時劃過天空,閃爍彩芒。 這早已不是他所熟悉的城市,變化很大,他來到郊外,也尋不到過去的點滴。 葉凡走過幾處舊地,忽然駐足,遠處幽靜的別墅區中有一道熟悉的波動被捕捉到,他向前走去。 “是你……”房門打開,露出一張美麗的面孔,看著草坪前的葉凡。 這是一個女子,雖然容顏還算年輕,但是滿頭發絲都早已雪白,怔怔的看著他,而后醒悟過來,展顏一笑道:“你也回來了。” 她是林佳,是昔年同渡星空,到達彼岸的人之一,后來有大機緣拜入砍柴老人門下,當道宮并入天庭后,她離開了。 白發紅顏,事實上若非她實力強大,以神通挽留住容顏,也應老去了。 林佳請葉凡進屋,為他泡上一杯清淡的綠茶,放到桌上。這讓他一怔,陷入久遠的回憶中。 當年,他喜歡泡上一杯淡茶,坐于窗前,看各種書籍,那是一種享受,多年過去了,他都快遺忘了當年的感覺。 “你很懷舊,還是住在了原來的城市。”終于,葉凡開口。 “我倦了,只想安安靜靜,度過此生,昔日的一些美好往事值得回憶。”林佳道。 一句倦了,道出了她的真實心境,厭倦了星空中的一切,故此回來,重融入這座城市。 砍柴老人有兩位弟子,一個是林佳,另一個是周毅,他們選擇了不同的路。 周毅不屈服,一直高昂向上,早已破入準帝境很多年,他精研周易八卦等,而今實力深不可測,在星空中有赫赫威名。 隨著道宮組織的消失,他不曾加入天庭,而是選擇自己奮爭,希望可以位列絕巔,打進大帝領域去。 可是,六千多年過去了,他也老了,此時亦在星空中眺望故鄉,發絲間夾雜著幾縷雪色。 “不止我一個人回來,依依也倦了,還有凱德他倒是人老心不老,在西方世界成為了光明神。”林佳微笑道。 而此時,龍馬溜達到了西方,正在光明神庭做客,吵吵嚷嚷。 “我說,黃毛你可真行,從須彌山跑了也就罷了,加入天庭后又跑路,現在居然自己當起了神棍,你還真想跟你口中的一爭長短啊?” 龍馬大口灌酒,在虛空深處的一座光明神殿中與凱德把酒言歡。 周圍,一些羽翼族的天使侍候著,全都面面相覷,真不知道這是何方神圣,竟然令她們的主神親自作陪,怎么看都像是一個大魔鬼。 墅區內,林佳一聲輕嘆,道:“六千多年過去了,不知當年的人還剩下幾個。” 葉凡回思,當年三十幾個人,到了現在所剩真的不多了,道:“除你我之外,還有周毅、凱德、龐博、張子陵、柳依依、張文昌、王子文、李小曼。” 林佳一嘆,而后忽然道:“不若我們再聚會一場如何,就在泰山,我始終覺得自己像是在一場大夢中,真想醒來。” 葉凡探出神念,將龐博、張文昌請來,令二人皆心中怪異,但最后卻都同意了林佳這個提議。 “我們將所有人都從星空中尋來嗎?”張文昌道。 數日后,泰山之巔,旭日初升,云蒸霞蔚,看起來宛若仙境般,時隔將近六千五百年,相同的人又立身在了這里。 他們仰望天空,像是在等待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