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98 封神

葉凡嘯狂歌,披頭散發,血氣澎湃,帝拳隆隆,令諸天星辰全都在顫栗,隨著他而改變了軌跡,皆在共鳴。 他推動ì月星辰而行,九天十地盡在腳下,可惜依舊改變不了什么,那些人杰早已逝去很多年了。而更為可悲的是,他身邊的人也還在一個接著一個的離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很長時間后他才平靜下來,此生還剩下了什么?唯有征戰!一幅浩瀚的長生戰圖鋪展在前方,需要他用一生去征戰! 夏九幽白衣似雪,雖美麗絕世,但卻是如此的木然,她這么多年來都在凄然尋找師尊的下落,此時失魂落魄,一個人蹴蹴而行,很是孤單,向著遠方而去。 “等一等,讓我來想辦法,也許能讓蓋前輩再現世間。”葉凡在后面喚道,看到曾經的天才少女這個樣子,他心中亦難寧靜。 “有什么辦法?”夏九幽轉身,眸子中帶著水霧,而那青絲中的一縷白發顯得那樣醒目。 “我在探索各種長生法,只是都不太成熟,其中有一法也許可以一試一番。”葉凡如實說道。 六千載,大半時間都在悟道,他在這條路上走的很遠,借鑒了古人所能闡述的所有的“道”與“路”。 “什么法?” “我ù借信念之力,讓前輩再現世間。”葉凡說道,可是心中卻一嘆,他知道,這很渺茫,幾乎不可能成功,只是看天才少女老去,且這般的可憐,希望可以為她找一種心靈的寄托。 當然,這也不是說沒有一點成功的希望,這是阿彌陀佛的大道曾被葉凡ī研五百年,苦思出了很多問題。 在此過程中,葉凡曾嘆,那個老僧于此一道登峰造極,超越了歷代人,釋迦牟尼就算是他的部分神念再生。 “真能成功嗎?”夏九幽眼中蘊淚光這么多年來,她無助而悲傷,可是卻沒有一點辦法。 “能,但需要你相助!”葉凡給了她一個信念。 “好!”夏九幽眼中閃過一絲驚人的光彩。 他們一行人返回了天庭回來后,葉凡親手立下一座神廟,開始封神,這是一種驚人的舉動。 他以天帝之名,在宇宙中立下宏偉大廟,話語隆隆而鳴,震動星海傳遍各域!這一ì,他鄭重無比,親自主持,封蓋九幽為神,第一股涌向神廟的念力就是他的天帝念令那里金光朦朧,鑄出一尊寶體。 第二股念力則是夏九幽的充滿悲哀的執念雖然無法與天帝念相比,但是也光輝圣潔,注入當中。 轟的一聲,這一刻天地中劈下一道道閃電,像是要懲罰這種逆天的舉動,因為這是一位大帝在封神,真的可能會成功。 “散!”葉凡怒斥,眸光爆發出兩道熾電崩碎雷劫,毀滅天罰,所有這些都在一念中完成。 這種偉力震驚了人界! 九幽神廟,宏偉而壯麗,屹立在天庭畔始一呈現,就有瑞光普照霞彩漫天,隱約間出現了病老人的虛影。 這著實驚住了很多人,世間強者無比驚顫,人們知道,葉凡定然動用了無上才筑出這座神殿,觸動了禁忌領域。 猴子、龐博、李黑水、東方野、厲天、燕一夕、黑皇等所有人都來了,忍不住一嘆,祭拜了一番,因為病老人當得起他們所有人一拜。 這一ì,宇宙各地很多強者亦趕來,無不驚嘆。在神廟的朦朧神位上,真的隱約間有一尊身影在盤坐,葉凡這種手段逆天了。 天庭諸多強者這般祭拜,讓整座大廟頓時金光萬丈,引動了各種天地異象,因為他們都是強者,念力自然極其強大。 “有用嗎?”猴子私下里問道。 “不知,也許吧。”葉凡道。 肉身血液的傳承是生命的延續,信念的傳遞何曾不是ī神的長生呢,葉凡ī研信仰之道,復原了阿彌陀佛的各種古法。 祖先的生命印記活在后人體內,而過去曾被世人傳誦的強者,他們的信念活在眾生的心中,只要喚醒,也許能讓他們歸來,再造出一個蓋九幽。 這就是葉凡嘗試此法的根本所在。 夏九幽為此廟的大祭祀,這一ì后開始傳道天下,希望更多人的能念及他師尊的好,能夠有念之力涌來。 當然,這需要更為具體與實際的行動,她開始ì行百善、萬善,利用自己的力出沒在各大星域中,于凡塵中,于修界中出手,幫助他人。 而后,但凡在有天庭巨城的星土,都建立起了宏偉的神廟,發展向各地,因為真正封神需要龐大的信仰力。 在葉凡親手筑成的ōā神廟中,一粒血滴被封于神晶中,擁有一股強大的生命波動,被放在那朦朧的“神體”手上。 憑借葉凡而今的實力,自然可以藉此真血復生蓋九幽的肉身,可那也僅僅是肉身而已,不會有ī神思感。 故此,他沒有做。 “姑父,我父親請你去一趟。”這一ì,姬成道趕來,他雖然強大不弱其,立身在準帝領域中,但是卻也有了幾絲白發。 葉凡點頭,一步邁出,就帶著他回到了姬家目前所在的古星。 這讓姬成道駭然,這就是天帝手段嗎,他覺得自己應能戰至尊了,可是跟葉凡一比實在差的遠。 多年過去,姬皓月頭發已然變成灰è,多了一種威嚴,真的若一個蓋世神王,睥睨人間。 而今,姬家極盡輝煌,咋一美中不足的是失去了姬紫月,讓很多人感懷,很是思念她。不過卻也因此而讓姬家威震宇宙,因為姬紫月成仙了,她是姬家的血脈,是虛空大帝的后人,因此而留下無盡的傳奇。 “虛空鏡在發光,有時鮮紅燈爛,如血在涌。”姬皓月取出那半面殘鏡。鏡面暗淡,此時并無異象,如蒙上了一層銹跡,斑斑古痕記載了當年的殘酷與輝煌還有功績。不得不說,這是一面傳奇寶鏡,染了太多至尊的血,有成為仙鏡的可能,比一般的帝器要強大的多,只差一個契機而已。 可惜,它沒有等到蛻變那一刻。 當年,葉凡就曾持此鏡研究過,更是因此而進入了飛仙星,可惜終是沒有發現此鏡的異常。后來他將此鏡還給了姬家,不想睹物思人,心中傷感。 這是他成為天帝后第一次持掌此鏡,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波動,一種生命氣息,神鏡不死,在孤獨中悲鳴,可惜常人聽不到。 “我會將你重鑄的,你有什么想告訴我的嗎?”葉凡輕語。 他展開了蓋世法力,運轉大神通,第一次這般探索虛空鏡,今非昔比,他以天帝身可以做到很多過去無力行動的事。 “轟”的一聲,葉凡打開了虛空鏡中一個蒙蒙的空間,那是被封印的虛無所在,過去無人可撼動,不能開啟。就是虛空鏡自己也無能為力,因為它半廢了。 這一刻,蒙蒙虛空敞開,半具殘破的血尸墜落了出來,這讓葉凡心中大慟。 而向來威嚴、穩重的姬皓月此時更是忍不住失聲大叫:“小祖!” “什么,他是小祖?!”姬成道也叫了起來,姬家所有人都趕來,全被驚動了,一陣大亂。 “姬子!”葉凡顫抖著,伸出雙手抱起了這半具殘骸,入手全是血,軀體破爛,到處都是至尊留下的傷。 真的是姬子,葉凡心都在抖,當年一戰,他曾眼睜睜的看著半面殘鏡伴這具破碎的軀體而去,事后曾經找了很多年,都不可見。今ì,他終于見到了! “虛空大帝最后消散前,歉然離開自己孩子的身體,將他封印進了殘鏡中,留下了一線希望。”葉凡推測出了真相。 姬子位于寶鏡所孕育出的神袛應該盤坐的虛界中,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永封,這也是殘鏡這么多年來偶爾發霞光的原因所在,要運轉ī源封姬子。 半具殘尸上,頭顱還在,在葉凡貫注無上血ī的情況下,竟然傳來一絲微弱的波動。 “姬子!”葉凡大叫,激動到顫抖。 “小祖還活著嗎?” “他識海已死,可剛才又似有一點靈識波動,我一定要將他救活!”葉凡道,抱著姬子如驚雷般裂開天地,直接回到了天庭。 這一ì,他閉美,不許任何人打擾,以無上力為姬子逆天奪命。 “姬子你一定要活過來,我們三兄弟還要暢飲呢,怎能少了你!”猴子聞訊趕來,他這樣霸氣剛烈的人都幾乎落淚,想到了過去與葉凡還有姬子大戰天皇子、凰虛道與以及八部神將的往事。 葉凡出關,托著姬子的殘軀,將早先采摘來的麒麟不死藥,毫不吝嗇地全部煉化進姬子的體內。 “他就是姬子叔叔,好可憐哦,葉凡叔叔你一定要救活他。”小圣猿稚聲稚氣的說道,難得的一次沒有上串下跳、大鬧天宮。 最后,葉凡又親手筑了一座宏偉的神廟,將姬子放了進去,進行封神,當然這一次有些不同,只是半封神,因為他覺得姬子不是徹底消亡了。 這一ì間,天庭雷聲隆隆,瑞光沖破了三十三層天,葉凡以無上力演化,筑出造化神壇,希望ì后可喚醒姬子,讓他活過來。 “喀嚓” 同一ì間,阿彌陀古星上,一片早已生滿蒿草的破敗廟宇前,一座石佛喀嚓一聲裂開了,司一時間一只石質的金翅大鵬,在大佛的肩頭開始發光,而后變成了金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