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96 魔鬼霧

小松一臉認真之色,毅然而決然,大世凋零,讓人感受到了這種凄涼的氛圍。 葉凡看著弟子,輕輕一嘆,點頭道:“好!” 這是一件大事,影響深遠,天庭下一代中不乏驚艷天才,但終究是沒有一個如小松、葉瞳這般可戰至尊。 輝煌盛世將落幕,許多人都老了,天庭也不得不防范,最起碼太初古礦至今未平,不曾尋到在何方。 葉瞳、楊熙知曉,全部來了,看著小松不免有些傷感,強大如他們,走到了而今這一步,可是依舊難尋長生門。 “師傅,將我也封印。”楊熙道。 葉凡聞言沒有點頭,很長時間后才道:“你們都不用急,回去后仔細想一想,我們還有神藥,可以讓你們再活一世。” 葉凡轉身,行走在天庭中,所見大多為新面孔,數千年過去了,一代新人換舊人,天兵天將更迭了一代啊。 而今,李黑水、東方野、厲天等人的子嗣早已成為天庭中的中流砥柱,威震一方,而幾個好友卻明顯老了。 龐博的濃密發絲中早已夾雜上了白發,雖然身體魁偉依舊,腰挺的筆直,但是終究是青春不在了。 “龐濤,你給我努力點,不然罰你閉關十年,誰都不能相見。”龐博在訓斥玄孫,他早已子孫滿堂。 那里有幾個孩子,一個個虎頭虎腦,充滿了朝氣,在老祖的呵斥下,愁眉苦臉的修行,相互之間不時擠眉弄眼。 葉凡笑了,他們這一代人很多都老了,可是看到年輕一代,他有些欣慰,想到了當年的他們自己。 而今,除了葉凡這一脈外。其他人都早已是子孫成群,家中好不熱鬧。 老一輩不斷的逝去,傷感被這種新生的朝氣沖淡了不少。 “小武,你給我站住!” 遠處,一個幾歲大的金色小猴子嗖嗖的跑來,迅疾如閃電。呲牙咧嘴。顯然剛才被收拾了一頓。 驀地,一只金色的大手撕裂虛空,探了過來,將小圣猿小武抓起,圣皇子出現,一把捉住了自己孩子。 葉凡啞然,所有后代中,當屬猴子一脈的后人最為讓人費神。 斗戰圣猿一脈生育力極低,到目前為止。猴子終于是有了一個孩子,天賦實力強大的驚人,不說在小輩中獨占鰲頭也差不多。 而這個小猴子也被天庭寄予了厚望,希望他可以超越父輩。 若說小圣猿的母親,來歷也極其驚人,正是與圣皇子對決多年的六耳獼猴。五百年前猴子將她領回來時,著實驚掉了一地下巴。 毫無疑問,那也是一個絕世強者,強大的驚人,無形中讓天庭的實力得到了極強的補充。 起初,葉凡、龐博、花花為小圣猿起名為孫悟空,與勝佛的法名相近。不過遭受了其母的極力反對。曾經追殺花花十萬里,揍的他抱頭鼠竄。 “猴哥,孩子不能這么管啊。”葉凡道。 小武可憐兮兮的點頭,大眼含著淚。道:“我再也不敢了,父親不要打了。” 當葉凡得悉,小猴子大鬧天宮,跟一群天兵天將的后代玩耍,差點將天庭主殿給拆了時,有點說不出話來了。 葉凡遠去,他心中已然決定,日后一定要封印下來那些將坐化的故人,哪怕是他們不同意,也要執行。 他走出不死山時,正好看到龍馬在遛彎,它雖然比葉凡年歲還高一截,但血氣還算盛,因為當年啃食過不止一株藥王,不過也開始走下坡路了。 遠處,黑皇在銀血雙皇的陪伴下,優哉游哉而來,它也老了,失去了過去的狂野氣,連漆黑如綢緞子般的毛發都有些向灰白轉變了。 葉凡知道,這個家伙吃過不死神凰藥,又得到過無始大帝的伐毛洗髓,底子很厚,知道它壽元還不成問題。 “閑的忒無聊了,我們出去轉轉。”黑皇道。 葉凡點頭,與大黑狗還有龍馬一同走出了天庭,進入星空中。 “唉,本皇真是不甘啊,這么多年過去,等了大半生,都沒有見到先天圣體道胎出世。” 葉凡苦笑,沒有說什么。 星空無垠,他們走過一片又一片的星系,一條金光大道鋪展在腳下,很快就能橫渡到另一地。 宇宙中各族見狀都全都敬畏,人們知道,這是天帝出行,盡管他很多年不曾出世了,但是關于他的傳說,始終不絕,震動十方。 “天帝不朽,無量劫中長生!” “天帝十萬歲!” …… 各地,有人山呼,發自真心。葉凡平掉幾大禁區,威震宇宙,解決了黑暗動亂的源頭,讓許多強族心中敬仰。 “我們這一代人老了。”黑皇難得的正經了一次,一聲長嘆,望向深邃的星空。 “輕狂歲月一去不復返,再也回不到從前了。”龍馬亦道。 “早晚有一天我會堪破長生法,我希望那個時候身邊還有故友。”葉凡道。 浩瀚的天宇,無垠的長空,在金光大道下不斷的倒退。 “咦?”忽然,葉凡露出異色,停住了身形,看向遠方星系。 世間只有他的神念可以這般恐怖,一念碎九天,感應到了極盡星空深處的異常,睜開了源天仙瞳觀看。 金光大道鋪展,載著葉凡還有黑皇與龍馬跨越星河,來到了一片枯寂之地。 那里有一大片霧靄,無邊無盡,灰蒙蒙厚重如鉛云,竟壓的宇宙虛空在龜裂,遮蔽了日月星辰。 “這是什么東西?”龍馬倒吸冷氣,因為那種灰霧將大片的星辰籠罩后,直接就吞噬了,吸走精氣后,只留下了塵埃。 葉凡思忖,而后想起了昔日所見到的一件恐怖的事。 當年,永恒星域征伐北斗時,在途中曾遇到過一縷這樣的霧氣,毀掉了大片的戰艦,嚇得圣人全都膽寒。不敢臨近,稱之為魔鬼霧。 永恒星域的古籍中有述,極度恐怖,但究竟是什么,記載不詳,無人能說清。 它是傳說中的禁忌之物。為毀滅級的。一直以來都難以界定究竟是否有自主意志、是否為生命體。 “這玩意與不死天皇有關。”黑皇露出凝重之色道,這么多年來它查了很多關于無始大帝與不死天皇的孤本典籍。 “今日,就讓我看一看魔鬼霧究竟是什么。”葉凡道,帶著他們兩個向前走而去,如今他身為天帝,天下無可阻擋,即便是不死天皇留下的東西也不行。 “好濃的煞氣,我知道了,真的與段德送我的那本自葬穴中挖出的古籍記載的一樣。這是帝尸腐爛而成的尸氣變異而成。”黑皇道。 大帝一般情況下即便死去也是萬劫不朽,當不保時也會化道,幾乎從來不曾聽聞有腐爛的皇道級尸體。 但物極必反,總會有反常的事。 葉凡破開了霧靄,走入到了當中,而后變色。這種灰霧很詭異,也很可怕,強大如他可以抵住。但是,換作其他人絕對不能長久呆下去,越向核心走越是驚人,這絕對可以讓準帝九重天的人都要化成膿血。 “霧靄好恐怖!”龍馬驚道。 當接近核心區域時,葉凡發出光輝。這塊區域的灰霧尤為驚人,猶如皇獸,能吞噬至尊精血,竟想掠奪他的精氣。 “不簡單啊。這種東西若是對付年老的至尊,會很有用,會讓他們血氣更枯。”葉凡道。 “竟然是這種東西。”黑皇啞然,取出一個綠玉龜。 這是葉凡當年從太初禁區那座破碎古殿的祭壇前帶出來的東西,送給了黑皇,這么多年過去,它早已研究出了是什么。 有人以力,在里面封印有一具準皇尸骸,養成尸氣,這是一件厲害的法器,不過當年的人用不上。綠玉龜內部布下了各種陣紋,軀體爛掉,養了萬古,化成了最厲害的腐氣,而今才可大用。 葉凡心中一動,接過綠玉龜,以力在上面刻寫符文,有化腐朽為神奇之力,就是一根草木經他這樣祭煉也能成為天寶。 而后,他以綠玉龜口為引,將所有灰霧都收了進去,起初如江河咆哮,而后如汪洋洶涌,這天地在迅速清明,星光照射了進來。 “遠處有人!”龍馬道。 葉凡點頭,他依然注意到了,而且又見到了一宗奇物。 最后,灰色霧氣盡收,葉凡將綠玉龜交給了黑皇,告訴了它開啟符文之法,這已經成為了禁器。 一座石島漂浮,一口深潭在上。 神魂潭! 葉凡曾橫渡靈寶天尊的苦海后,在其道宮化成的彼岸神土見到過。 世間有三種奇花,分別為:妖神花、神明花、合道花。 世間亦有三種與長生有關的奇異物質,分別為:輪回海、神魂潭、飛仙瀑。 神之彼岸早已碎在當年的一戰中,多年過去后,葉凡不曾想又見到了神魂潭,出現在這里,且繚繞著魔鬼霧。 “我知道了,神魂潭是不死天皇留下的東西,太恐怖了,他的魂魄完成了脫胎換骨般的蛻變。”黑皇驚悚。 它結合孤本古籍,還原了那殘缺的秘辛,得出結論,不死天皇的元神脫胎再生,肉身或者說是遺蛻內的精華被汲取后,遭舍棄,腐爛化氣。 在石島上方,有一座古殿沉浮,此前所感應到的生命氣息源于此。 那座古老的建筑很神秘,懸在宇宙中,隔絕了一切氣機,連黑皇與龍馬都不可探。 “當中有人,千萬別告訴我,不死天皇那老鬼又回來了,不是在脫胎換骨、進行蛻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