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95 大世凋零

他一把鼻涕一把淚,訴說這些年的經過,對于他來說這是一段黑暗史,被困在了成仙路上,與這個世界徹底隔絕。 “什么?!”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可惜不是這一世的成仙路,是數百萬年前的路,婆婆挖穿古路,破開混沌,我們墜入了莫名的混沌神土中。” 談到老嫗,涂飛一陣黯然,那個與老瘋子同一時代的長者沒有抵住歲月天刀,已然坐化,但是卻傳授給了涂飛太多的東西。 他們原本只是挖遺跡,獲取北極仙光,結果被封過去的仙路中,讓人驚嘆。 “你成為了準帝,真是逆天了。”李黑水感嘆,因為依照涂飛的資質來說,根本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葉凡比李黑水看的更清晰,涂飛完成了脫胎換骨般的蛻變,資質大不同了,四千余歲成為準帝,不算早,但是那種根基極為牢實。 “是寂滅天功使然,可惜婆婆沒有成功,而我寂滅、死了一次,然后脫胎換骨而再生。”涂飛不加隱瞞,講述出了一切。 涂飛回來,進入天庭,了解到這么多年發生的事,不禁一陣唏噓,黑暗動亂以及后黃金盛世時代,讓人感慨。 尤其是,葉凡成帝了,這讓他震驚,而后又釋然,畢竟也是準帝了。 “歲月啊,這樣逝去,我們也取得了這樣的成就。”涂飛輕嘆,而后他眼中蘊淚,畢竟很多人再也見不到了。 五個小土匪已經死去了三個,柳寇、吳中天、姜懷仁再也見不到了,有的死于古族、殺手神朝作亂時,有的有死在黑暗動亂時代。 “啊嗚嗚……”涂飛大哭,時間匆匆,一晃眼就過去近四千年,就此是永別,再也見不到那些好友了。 李黑水、葉凡也傷感,拍了拍他的肩頭,不知道說什么好。 黑皇將頭都快垂到了地上,是它將涂飛傳丟的,這么多年后才歸來。不過這也真的不能怪它,當年情況危急,眾人身陷不死山中,無頭騎士出世,它也沒得選擇,只能以棋盤陣紋做實驗而將人傳送走,保命第一,準頭第二。 “我爺爺呢,他……”涂飛顫抖。 “老人家還在,一直念叨著,等你回來。” 不久后,涂天被接來,真是太蒼老了,已然步入晚年。 事實上,若無葉凡以血為其續命,他早已坐化很多年了。 “爺爺!”涂飛大叫,滿臉淚水。 “小飛,你……終于回來看爺爺了。”老人淚眼渾濁,哆哆嗦嗦,拉住涂飛的手,連嘴唇都在顫抖。 他哭了,活了這么大的年歲,也曾闖下赫赫威名,結果到頭來只為等孫子歸來,而始終放不下,心中悲苦。 “爺爺你長命萬歲,我回來了,從此再也不分開,我要好好的孝敬你。”涂飛大哭道。 他已經知道,昔日名動東荒的十三大寇已然只剩下了一兩人,不是死在了黑暗動亂中,就是老死了。 這讓他大悲,他的爺爺涂天之所以活下來,只是心有執念,放不下他,希冀一見。 “能夠見到你,爺爺很滿足了,就是死去也再沒有遺憾了。”涂天白發蒼蒼,目中無神,老淚淌落。 “爺爺你不能死,我要好好的孝敬你。”涂飛大叫。 “傻孩子,人怎么能不死呢,匆匆數千年過,一代新人換舊人,這個世界屬于你們了,我們這樣的人都會慢慢死去、消失。”涂天像是安慰,又像是感慨。 “我舍不得你,我不要爺爺死去!”涂飛淚如雨下。 葉凡又要煉化無上帝血為涂天續命,保他活下去。 “不用了,謝謝小葉,這么多年來我心中有愧,若不是想見涂飛,絕不會讓你浪費一滴血。”涂天拒絕。 眾人相勸。 但是他堅持搖頭,道:“我怎能那樣做,所謂圣血續命,那是在耗小葉自己的命啊,那是生命本源,不能浪費在我身上。” “無妨,天庭有藥王等,可以讓老人家再活下去。”葉凡道,看到祖孫生離死別,他心中也不好受。 “已經等到了孫兒,再無遺憾,我知足了,我可以去陪那些老伙計了,我們大寇在地下團聚,真是很想念老伙伴們。”涂天失神的說道。 他精神恍惚,說道:“黃金大世終有落幕時,人杰凋零,歲月如刀,那時你們會比我更需要藥王,我已看到了一個悲涼的大世要到來,神藥等留給你們這些孩子更有用。” 眾人一驚,而后皆嘆。 半年后,涂天離世,涂飛伴他走完了最后的一段人生,老人滿足而去,不再有憾。 時間如水,奔流而去,再也不能返。 又是一千年過去了,葉凡已然五千余歲,血氣愈發旺盛,別人到了這個年歲,標志著將開始走下人生高峰,向著暮年而去。 可是他卻才剛剛起步,他是圣體,本就可以活一萬年,而今又成為了天帝,究竟能活多久難以說清。 可歲月無情,帶不走他的青春,卻在收割著老一輩的生命。 在此期間,殺圣齊羅之孫老刀把子坐化,人生走向了終點。不久后,北斗傳來噩耗,對葉凡有恩的赤龍道人坐化,至此十三大寇全部離世了。隨后,孔雀王、烏鴉道人等亦逝去。 五千歲的葉凡,天下無敵,再也尋不到對手,沒有一人敢與他攖鋒,可是他心中卻有大悲。 一個又一個對他有恩的人離世,讓他心中難受,可卻沒有真正解決的辦法,他想為那些人續命,可是都被拒絕了。 圣血若神藥,尤其是成為天帝的圣體,其血更是珍,但是正如拒絕他的人所說的那般,血氣是他的命,為人續命,多多少少會耗去他部分壽元。 長者辭世,寧死也不想讓他耗己身。 麒麟藥、蟠桃等都成熟過一次了,被采摘下保存,老輩人物不曾服食,要留給葉凡、猴子、葉瞳、楊熙、小松等下一代人,因為他們在黃金大世落幕時,終會走向晚年,必會用到。 葉凡雖無敵九天十地,但是卻無能無力,他在探索長生路,可是那些人等不起。 五千年,他難逢一抗手,卻唯獨對歲月沒有辦法,挽不回來那些人的青春與生命。 有時,葉凡會一個人仰望星空,時常一整夜都不曾動一下,親朋故友一個個坐化,讓他黯然神傷,他有些孤獨。妻女也遠去了,此生再難相見,他雖然屹立在人道絕巔,卻難以改變什么。再過幾千年,是否同代人都要死去?那個時候,他將會更孤獨。 從最早的姜老伯、張五爺,到后來的勝佛、古天舒、齊羅,再到人魔、老瘋子,而后是涂天,再到現在的赤龍道人等,一個一個地離世,如此下去,不斷的送行,怎能接受這種悲? 在接下來的歲月里,大批的天兵開始老去,亦有天將開始死去,天庭的一代人都開始衰老、要離世了。 時光流轉,葉凡六千歲了,蓋世功力更盛往昔,不要說有敵,就是尋一個能接他一招的人都很難了。 但是,他更落寞了。 放眼望去,天庭中多了很多的石碑,天兵天將,大批的死去,葬入了天園中,以及一些熟悉的故人,再也回不來了。 秋風起,寒氣襲人骨,葉凡站在陵園中,看著成片的墓碑,心中很涼,一步一步走過,越發的沉默了。 而今,天庭的人都顯老態了。 到目前為止,只有猴子、葉瞳、楊熙等依舊血氣如海,走到了此生的最高峰,六千歲左右,是他們最輝煌的年代,威震宇宙,懾服八荒。 這些年來,他們一出,無人可抗,天上地下共尊,極盡璀璨輝煌! 可是,時間若是再繼續流淌,他們就如那午時的太陽般,終究要向西偏斜,而漸漸離鼎盛期遠去。 除去他們外,其他人早已走下坡路,如那夕陽,盛期不在了。 這一年,天庭重要戰力、巔峰高手山凰走到生命盡頭,坐化在不死山中,而同他一起自十八層地獄脫困、跟隨葉凡進入天庭的其他大妖魔則早已死去很多年了。 同一年,離開地府后,半人半鬼的孤心傲身體瓦解,塵歸塵土歸土,結束了渾噩的此生。 天庭的絕世戰力開始陸續離世,意味著天庭輝煌到極致后,開始如那天地萬物般,終是要凋零,逃脫不了這個規律,落寞、落幕。 不光是天庭,整片世間都如此,各種血脈皆現老態,輝煌無比的黃金大世發展到極致后開始出現頹勢。 人們知道,大世要凋落了! 這種更迭的規律,無人可抗,萬物發展,盛極必衰,早已注定。 “碧落王死了!” “冥王體于黃金時代爭霸,而今舊傷發作,化成塵埃。” “羽化王逆天沖關,粉身碎骨而亡。” “梵天戰體舊疾引動新道傷,成為劫灰。” “虛天體老去,坐化石室中!” …… 一則又一則消息傳來,一位又一位驚天動地的人杰走到了此生的終點,大世出現敗落相,所謂的黃金盛世真的要凋零了。 天庭中的墓碑更多了,一眼望去,石碑如林,看不到邊際,整整一代的天兵天將逝去了,風吹起殘葉,讓這里顯得很凄涼。 葉凡站在那里,很久都不曾動一下。 “師傅,將我封印吧!”葉凡身后,一道聲音傳來。 那是小松,他處在人生最輝煌的時代,青春還在,依舊質樸與純真,歲月不曾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 “我想守護天庭,等到有朝一日連師傅都不再年輕,我再出世,不愿它凋零,愿讓輝煌延續。”小松認真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