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787 登門訪女帝

荒古禁地的九座圣山早已崩,不過而今這里依舊樹木繁茂心處有一個巨大的深淵,直達地下。 近兩千年來,世間不斷有驚變,幾大禁區或被推平,或消失了,只剩下了這最后的一處。 這么多年來,無人敢踏足,對這里充滿了敬畏。 很多人都已經知道,當年的黑暗動亂最后的危急時刻,荒古禁地中的女帝覺醒,強勢鎮壓,徹底平掉,這是一種大功德。 葉凡腳步堅實,走入這里后神情漸漸有些恍惚,這并不是第一次來,他能有現在成就與這里分不開。 若無此地神藥,他怎能化開苦海,又如何能修復大道傷痕? 昔日他來此地時,懷著必死之心,九死一生,因為這里剝奪人的壽元,生靈難以踏足。 而今再次來到這里,葉凡渾身精元自然流淌,沒有一縷流逝,這個級數的人在這里終是不受影響了。 “葉凡求見大帝!” 這道聲音不是很高,但是卻清晰的傳進了深淵下,且震動了東荒。 所有人都嘩然,葉凡來了,竟然進入了最為神秘的荒古禁地,許多人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兩大巨頭終于要會面了嗎?人們自然不會認為他是來平禁區的,因為女帝是唯一一個守護人族、鎮壓過黑暗動亂的禁區之主。 這里雖然是絕地,但你若不冒犯,自然不會有危險,人們對她害怕,但心底深處也有無邊的敬意。 “這……真的讓人很期待!” 圣體葉凡與女帝相見,讓世人都很激動,恨不得能親臨現場,看個究竟。可惜這也只能想想而已,難以付諸行動。 多年過去了,這里草木依舊豐盛·可是禁區中央卻也更加破敗了,那深淵當年都炸開了,裂紋密布,不曾修復。 葉凡來到這里·不在前行,而是再次傳音,請求相見。 無聲無息間,一個荒奴出現,身著古老的衣衫,他是夏楓古圣,當年曾多次覲見過青帝·最后墜入這里,木然地向葉凡做了一個手勢,請他進深淵。 “大哥哥!” 荒古禁地外,小囡囡擔憂的看著,她對這里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心中撲撲直跳,怕葉凡出問題。 “別擔心。”小松安慰道,人很恬靜·拉著小囡囡靜靜的等在禁區外。 葉凡邁步,向著深淵下降落,頓時感覺到了一種可怕的氣息·他體內的精氣都差點向外流淌。 他不得不嘆息,中心地真是詭異,居然對大帝級強者有影響,神秘與可怕的驚人。 終有一天踏入了這里,他心情復雜,在過去想都不敢想。葉凡對這里很好奇,很想知道,女帝這么多年來在這地下是怎么度過的。 深淵下,原本有大片的遺跡,可是而今都成為了廢墟·這是什么年代留下的?難以說清。 巨大石門出現在前方,幽靜而深邃,宛若連接著一片浩大的仙域,一位女帝像是獨自等在成仙路上。 這是葉凡生出的一種奇異的感覺,這個地方寧靜的讓人不自在,且那種氣息更加驚人了·幾可以剝奪大帝的精氣。 他奇異的看了一眼夏楓,這個老圣賢的狀態有點特別,若傀儡,又像是還有點心智,正是這種特別的氣息才讓他長存。 石門在隆隆聲中開啟,仙霧頓時涌出,露出一個奇異的世界,這讓葉凡眼皮直跳,恍一看他他以為來到了成仙路盡頭的天門前! 有一個模糊的仙界在前方,觸手可及,不過真正踏足進來又覺得很遠,這是以力演化出來的。 此地與世隔絕,有仙道法則流轉,潔白仙氣繚動,仙域若隱若現,一株仙藥隨意在栽種在路邊,正是那株——九妙。 而今它已經合一了,能有一米多高,似樹又像草,渾身晶瑩流淌,生長有九種不同的葉子,雖然沒有果實了,但是卻已經綻開了花朵。 葉凡駐足,感慨萬千,盯著路邊這株仙藥,一陣出神,他能有現在的成就,與此藥分不開啊。 花瓣馨香撲鼻,流光溢彩,整株都很神幻,合一的的母株比以前絢爛了無數倍,籠罩著一種大道奧義。 葉凡恍然,這株仙藥分生九根,而后又合一,這不是隨意而為,是女帝在推演某種大道! 向前走去,他心中一震,因為他見到了一座巨大的龍巢,混沌氣騰騰,幾口棺在當中沉浮。 混沌龍巢! 多年過去了,葉凡以為他們已從北斗消失,不曾想到,竟然被女帝移到了這里,至此進一步證實,她真的是狠人啊。 二十幾萬年來,她一直都在,不曾死去。 到了現在,葉凡真心感覺到了女帝至高無上,這是要與荒天地試比高嗎?絕不差一分啊。 她不斷的新生,將過去的自己埋葬,陳棺混沌龍巢,這是何等的逆天! 被太古萬族視為與紫山也就是古皇山并駕齊驅的至高神地——混沌龍巢,竟然只能為她的埋身地。 一條金色的真龍飛遁,看到葉凡后,如受驚了一般,一溜煙的飛逃進了龍巢內。 葉凡啞然,正是當年差點被他捉到的真龍不死藥。 一路寧寂,夏楓像是一個幽靈,自始至終都不曾說過一句話。 片刻后,來到最深處,一座古樸的的青銅殿出現,矗立仙境中,清泉相伴,奇草神葩點綴,古殿看起來很宏偉。 再次見到青銅仙殿,葉凡心中波瀾起伏,遙想當年,他與姬紫月相識不久,共闖此殿,至今想來恍若就在昨日,讓他心中一痛。 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小修士,不知天高地厚,能夠活著出來真是一個奇跡,可是曾經與他共闖此地的人卻再也見不到了。 心中有些苦,也有些疼,他站了片刻才收拾失落的心懷跟著夏楓古圣進入銅殿中。 連過幾重殿,來到了一座宏大無邊的殿堂中·不再像過去那般步步危機,祥和氣溢出,很是順利。 來到這里后,葉凡劇震·他看到了十幾位荒奴,認出了其中一人,幾乎在這里呆住! “子陵!” 葉凡失聲驚叫,見到了一個無論如何也不曾想到會在這里出現的 當年自星空另一岸啟航,九龍拉棺將他們帶到了彼岸,共有十幾人橫渡星空而來,兩千多年過去了·活著的人幾乎都已尋到,唯有一人始終不見。 當年,他們被逼進荒古禁區采藥,周毅、王子文、林佳、柳依依、張子陵逃走時,皆闖入了古天庭遺留下的那片仙宮中,踩入不同的法陣而進入不同星空。 其他幾人都已得見,唯有一個張子陵難覓蹤影。 葉凡萬萬沒有想到,在這里與他重逢·竟然是這個場面。 張子陵聽到情誼真摯的呼喚,轉過身軀,眸中有一抹光彩閃過·遲疑了良久,木然的點頭。 “怎么會這樣?”葉凡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他墜入了荒古禁地成為了荒奴。這么多年過去,他依舊年輕,時間在他的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葉凡心中一嘆,子陵的狀態很特別,說是死去了,還有一點靈智,他相信以他的手段可以逆轉,就怕還陽后,對方會立刻被時間斬成塵埃。 他轉身看向正中央·終于得見了女帝,就盤坐在前方,美到讓人覺得不真實,出塵與淡然,明明就在眼前,卻恍若身在仙界中。 這就是狠人大帝! 真正的絕代風華·她看起來這般的美麗,豐姿絕世,可是一旦凌厲起來,這天地都將被毀滅,古來無人可擋。 若是在兩千年前,很難想象,有朝一日葉凡會與這位傳說中的女帝能夠這么近距離的相見。 一個不知道是否還在世上、充滿傳奇、才情古來第一的女子,就這樣活生生的坐在那里。 “見過大帝!” 葉凡開口,同時心頭又一陣劇烈跳動,女帝那里霧靄朦朧,在其后方立著兩個女子,似是道童。 一個是天璇圣女,曾經見過,還有一個讓他心緒復雜,波瀾起伏,竟然是李小曼!她居然在世間,成為了荒奴。 葉凡張了張嘴,一陣酸澀,當年是他親手將李小曼打下深淵的。 女帝睜開了眸子,有點茫然,片刻后又有些清亮,并未說話,一抬手,一個蒲團出現,完全是道氣所化。 葉凡坐下,與她相距很近,收斂心神,同狠人大帝這樣對坐,若是傳出去,必將震動萬古。 “我是來向大帝求教的。” “何以長生?” “我的朋友老去了,我不想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衰枯、離世。” “我知道,大帝才情古今第一,特異來求你教我。” 葉凡說了很多,可是女帝卻一句話也沒有回應,神色平靜而恬淡,像是羊脂溫玉雕刻而成的一個仙子。 很長時間后,青銅仙殿中靜了下來,葉凡在這樣近的距離內真切的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與深不可測。 “是了,銅殿深處那個血淋淋的‘仙,字是狠人大帝蛻變發生問題后所留,她的軀體雖然炸開了,但是元神并未消亡。” 這一刻,葉凡想到了很多,當年狠人大帝蛻變發生意外,肉身瓦解,擊穿銅殿,那個洞應是她自己所留。 忽然,女帝指了指這些荒奴。 葉凡一呆,而后忽然明白了,這樣讓朋友們長生嗎,他們寧愿死也不會同意吧。 “仙路,長生法,真的沒有嗎?葉凡心中黯然。 若是可以,狠人大帝又怎么會將這些人化成荒奴呢,也只有這種奇異的狀態,讓他們可以與世長存。 葉凡一嘆,這個世間,真的沒有人可以不朽啊,就連狠人大帝自己都曾差點在脫胎換骨時失敗而亡。 “何以不死,如何長生,萬古來的成仙路是騙局嗎?”葉凡問道,他并不是為了自己,真的不愿朋友一個又一個逝去。 “一代又一代人為了成仙所走過的路就是成仙路。”女帝終于開口,聲音如天籟。 可是聽到葉凡耳中卻如雷鳴,他身體一震,而后渾身冰冷。 今天就一章了,明天繼續努力。結尾期大家都知道的,會涉及到很多東西,沒有前期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