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85 還剩下了什么

混沌體再現,天下顫栗! 他要挑戰圣體葉凡,消息一傳出,十方俱沸,注定會是一場神戰,龍虎爭霸,將影響大宇宙格局。 此戰不曾開始,消息始一傳出,各域就已經亂流橫現,沒有信心怎敢與圣體一爭長短? 這令人期待,當今人杰輩出,萬古來的大積累全都集中在一世,人們渴望碰撞出最燦爛的火花。 葉凡戰敗了妖帝,宇內獨尊,現在還有人敢來決戰,不是狂傲就是真的太強了。 “就沖混沌體三個字就有挑戰的資格!” “萬古來最強的血脈,一旦修到極盡境界,就會成道問仙,人界共尊,沒有對手,期待這一戰!” 這些年來葉凡無敵宇宙中,不說他自己,就是別人都覺得有點單調,現在出現一個強力挑戰者,令很多人都心潮澎湃。 南天門前,楊熙都立身在此,擁有帝紋的城樓被一張信紙掃平,唯有一張信箋插在地上,混沌氣繚繞。 上面只有一個“戰”字! 敵意很濃嗎?倒也不是,有的只是一種蓋世的霸氣,以及一種唯我獨尊的信念,這個人自信心非常強。 “混沌體啊,終是出現了,到底會有著怎樣驚人的表現?”天庭內部都很期待。 不過,也有不少人生出憂慮,只因這種體質號稱古今第一,也許只有先天圣體道胎可與之媲美,無人可敵。 葉凡很強,一路走來,輝煌戰績,古來罕見,不然也不會被人與帝尊年輕時相提并論。 可是,混沌體畢竟太出名了,能壓制一切,這樣強勢而來,不免讓人心中打鼓。 宇內嘈雜。一片混亂,人們期待著。 葉凡盤坐不死山中,并不為外界所動,在此期間,他只是將萬物母氣鼎中孕育的神胎化掉,并未讓他成長。留信仰之力于祭壇上。取走了鼎。 十日后,神話戰場。 萬籟俱寂,沒有一點聲息,葉凡獨立,凝望星域深處。 舉世矚目,所有人都在等待這一戰,不過除卻張百忍、道一、猴子、人魔等少數人外,沒有多少人敢來。 在星域中通天法眼、觀天神陣等都早已排列,各大強族希望能看到這一戰。 轟隆! 遠方轟鳴。一道熾電撕裂宇宙,進入神話戰場,混沌氣澎湃,現場多了一個人。 他始一出現,各地就不平靜了,一場最為可怕的大戰將要開啟。很多人握緊了拳頭,竟比場中人還緊張。 看不清他的真容,只有混沌翻涌,他像是立身在天地未開時代,各種符文出現,萬道和鳴,宛若一個主宰者! “當……” 一聲鐘響。震動宇宙,金烏大帝出現,道:“諸位道友,我們退出這片戰場。決戰將要開始。” 老瘋子、勝佛、火麒子、神尊、尹天德等點頭,全都在第一時間離去,神話戰場頓時更加寂靜了。 外界星河間,所有人都駭然,這一場戰斗果然非同小可啊,連一位大帝都只能是在此維持秩序,而不是參戰者。 無論怎樣,這場戰斗都注定要載入最強神戰史序列中! “混沌體真的這般強大嗎?” 在決戰前,人們想到了那些斷斷續續、幾乎湮滅在神話時代的傳說,那個時期曾出現過混沌體,與九大天尊并世而存。 這種血脈被譽為最恐怖,讓古代天尊都頭疼、吃過苦頭。 相傳,這種體質若是出現,成道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早晚有一天會成功。而且,并不用擔心有人在那個時代已然成道! 故此,有一種傳言稱,在那個時代,與混沌體同活在一個時代的天尊、道尊們,都會很無奈,見過血。 可惜,有所了解的某個時代,混沌體未能成長起來,于上升的階梯中被天尊斬殺,而那位古尊自己也喋血,遭受重創。 這等資質,這樣的戰果,怎不驚世? 混沌體死后,其軀體被煉成了一宗絕世大陣,成為至尊刻道紋的載體,鎮在北斗,用以鋪鑄成仙路。 種種傳聞,道出了這種體質的至強性! “是那個人!”張清揚、龍宇軒站在小松的身邊,發出驚呼聲,在從北斗來天庭的路上,他們見到過一個渡劫者,就是這道模糊的背影,氣質一樣。 與此同時,葉凡也認出了對手,道:“果然是你!” “不錯,我來了,與你最后一戰!”混沌氣中,那個人平靜的說道,并無外界想象的強勢與驕狂。 轟! 沒有征兆,兩個人的戰斗爆發了,混沌氣擴散,淹沒了整片戰場,外界竟無法看透,見不到兩人的戰況。 那個地方發生大碰撞,極其激烈,像是大帝戰,讓觀戰的金烏大帝幾次變色。 好強的混沌體,名不虛傳,所有人都震撼,來人并沒有讓他們失望,要知道在這一世發生的各種大戰中,古天尊都不見得這般凌厲。 “嗷吼……” 隨著激烈廝殺,混沌氣漸稀薄,模糊的景象映射而出。 一道模糊的身影迅疾如若仙,不僅有混沌法則射出,周圍還有各種仙靈環繞,將他襯托的如同一尊仙王。 他奔騰起來,震動的混沌戰場都崩塌了,驅動青龍、化蛇、朱雀、白虎、鯤鵬等各種仙靈沖擊,大戰葉凡。 “好猛!”連火麒子這個倔強而又心志如鐵的人都一陣嘆氣。 每一種仙靈都是一種大道,由最古老的符文帝字化成,混沌體可以驅動萬道,代表了天地的意志,殺到萬物俱滅。 葉凡一拳又一拳的轟擊,青龍如星河長的軀體崩斷,龍血四濺,朱雀哀鳴,如天日墜落般凄然,白虎悲吼,龐大如山的軀體倒在血泊中…… 葉凡冷漠無情,天帝拳一出,宇宙皆崩。這種戰力威懾人間界。 一頭又一頭巨大的仙靈倒在血泊中,可是卻源源不絕,并不重樣,這些倒下去了,還有螣蛇、仙凰、梼杌等。 混沌體傲世行,周圍仙靈不絕。掌指拍落。法則如海,震動的葉凡的軀體都搖動了起來,他開始硬撼天帝拳。 “好強大的一個人,不愧為最強血脈,肉身絲毫不弱于史上最強圣體,真是太恐怖了!” 所有人都吃驚,人們發現,兩者大碰撞間,葉凡的虎口裂開。濺出點點血跡,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令葉瞳、花花等長出一口氣的是,此人的掌指間也是血跡斑斑,同樣被天帝拳砸的傷痕累累,有血在淌。 至于大道法則,如駭浪般轟撞。在兩者間碰撞,璀璨光華不斷的飛灑,如仙葩綻放,每一朵都極其的絢爛。 “搖光,他……竟然是搖光!” 所有人都呆住了,當混沌氣稀薄時,人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人露出真容,豐神如玉,超然紅塵上,竟是搖光! “當年一戰。他不是死了嗎,被圣體葉凡擊殺在第五帝關,怎么又活著歸來了,還成為了混沌體?” 許多人心顫,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因為當年不少人親眼目睹了那一戰。 消息一出,各族都震撼,尤其是北斗星域的修士更是心緒復雜,這是怎么一回事,最后竟是他來與葉凡決戰! “我知道了,他當日只是借葉凡打破桎梏,那具身體禁錮了他。” “不錯,你們還記得他當日說的話嗎?” 所有人都心中一顫,當年種種浮現心間,那一日搖光毅然赴死一戰,染著血跡,卻不逃走,與葉凡大對決。 因為那個時候,他的路已經走到了終點,魔軀禁錮了他的道,無法再發展。 “最后一戰,解脫,還是超然,都在這最后一戰。” 當日凄涼的話語,還響在人們耳畔,到了這一刻人們才恍然,到死時,他都在述說著自己的路。 “搖光當寂,這吞天魔功,這魔軀,禁錮了太多啊,也唯有葉兄才能打破他。”那是他最后殞落前讓人倍感心酸的話。 當時多少有些悲壯,臨死前他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有傷感也有歡喜,表情很復雜,最后在淚水中,又露出了陽光般的笑,沖著所有人揮了揮手,血肉軀體炸開。 竟有這般真義! 所有人都恍然,當年葉搖光在借葉凡之手新生。 事實上,最后他死后體內的本源化成六千四百道精氣沖向了宇宙十荒,所有人都看了,竟蘊含著生的希望。 “搖光!”葉凡喝道。 “不,搖光已寂,我是混沌。”他柔和一笑,但是卻有一種難言的落寞與憂傷,難以掩飾。 “不管你是誰,今日與我一戰,都難逃敗亡。”葉凡道。 “也許,但我還是來了,因為這一戰無法避免!”搖光,或者也可以說是混沌,他如陽光一般燦爛。 只此一句話就足以道出了他的心意,這一戰的確無法避免,兩人在少年時就相識,一路走來,發生了太多的事,終究是站在了對立面,唯有決出一個人間至尊,另一個人倒下去。 他們都是人中之龍,都是萬古罕見的奇才,天縱之資,可是卻注定要有一個人殞落。 “轟!” 最激烈的一戰爆發了,搖光頭上出現一口混沌鼎,為四足方鼎,而葉凡頭上則出現一口母氣鼎,為三足兩耳圓鼎。 兩人針鋒相對,連兵器都相似,他們的鼎撞在一起,進行大碰撞。 這一戰殺的日月無光,人間失色,搖光盡棄原先的法與道,出手間盡是妙理,混沌法則一出,橫掃八方。 葉凡的道竟然有被克制的跡象,法術一出,被對方的混沌光融合,成為搖光自身的一部分。 所有人都知道,葉凡真的遇上了對手,這一戰注定很艱難,混沌體果然可怕,難怪傳說中不曾成道就讓天尊喋血,幾乎慘死。 “殺!” 葉凡眸光燦燦,虎口崩裂,全都是血,但是卻意志堅定,始終不變的向前轟殺而進。 “轟!” 神力蓋世,雙方驚天動地的一擊將神話戰場打的四分五裂,波及到了外界,這讓人震撼,當年至尊戰都不見得這般恐怖。 “兩人都動用了皆字秘,十倍戰力提升,故此打出了這樣驚世一擊!”張百忍嘆道。 搖光也掌握了皆字秘,不過這種秘術也不見得是致勝的關鍵秘術,任何一術達到極致都是可怕的,只是此時同時施展,彰顯了其威。 這一戰,殺到天地昏暗,這片宇宙崩碎,神話戰場被毀的不成樣子,廝殺了數千招,依舊不分勝負。 這是葉凡君臨天下后,遇到的最可怕的一場惡戰! 最后,搖光化成了一個混沌洪爐,沖向前方,將葉凡包裹,要將他煉化。 而葉凡則化成了一個鼎,先是在洪爐中被煉化,而后又反沖出來,將混沌光納入己身,化作爐火,體內百經轟鳴。 兩者廝殺,不斷翻騰。 這一戰竟持續了一日,激烈程度讓人震顫,最后兩個渾身是血的人跌落了出來,身體都殘破了。 “真的是個結局啊,這一次,搖光將永寂。”搖光凄涼一嘆。 “你可以活下來的。”葉凡道。 他于金色光彩中,血跡斑斑,不斷咳血,但是卻在笑,道:“宇宙很大,但是卻不能同時容下你我兩人。” 葉凡默然。 “我這個混沌體終是有缺,此生只能修煉到這一步。”搖光悲涼一笑,像是自嘲,也像是告知了葉凡一個信息。 “噗” 他炸開了,血花濺起,真正的凋零,世間再難現。 “能有你這樣的對手……”搖光最后的話語沒有說完,只余殘音在神話戰場回蕩。 天風吹起,嗚嗚而泣,一代人杰搖光就這般落幕,這個結局讓很多人都無聲。 “勝佛坐化了!”有人一聲大叫,打破了這種沉寂。 眾人慟,這一刻百感交集,人杰的戰死,老輩凋零,這就是修士的路啊。 帝路的悲歡,世間的征戰,譜寫出一曲鏗鏘戰歌,只屬于一個人的輝煌,葬進了太多人的血淚。 看那人崛起,看那人屹立絕巔,看那人俯視天下,那背后卻是無邊的尸骨,血路漫長,天上地下獨尊,有著這般的殘酷。 敵手、親朋,在其通向極盡絢爛時,大都逝去了,再回首,還剩下了什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