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82 君臨天下

北斗的氣氛很緊張,這是大帝級的對峙,一場驚天暴風雨隨時會發生,壓抑到讓人將窒息。 一聲冷哼傳出,最終三大禁區無人出世,神墟已成為過去,他們當時沒有來得及出手,此時也沒有必要了。 大戰風云消弭,神墟被平,從此成為過往煙云,這個禁區中的諸神再也不能現于世間了。 葉凡回首,看向青銅仙殿上的麗影,心中波瀾起伏,到了現在怎能不知這是誰,古來才情最高的狠人大帝! 她一襲白衣,恬淡而空靈,那種氣質世間不可尋,靜時若處子,一旦凌厲起來大宇宙都要顫栗。 二十幾萬年過去了,她風華依舊,歲月并未在她身上留下一點痕跡,她的狀態讓人驚疑,連禁區中的至尊都不知。 這是一條驚仙的蛻變之路,由魔體蛻變出神胎,她的一生充滿了傳奇,到現在還有許多事情不為人知,輝煌到極致。 古來有幾人敢號稱天帝?她就是其中之一! 太多的傳說,太多的傳奇,留給了后人太多的未解之謎。 她輕靈若仙,飄落進入青銅仙殿,就此消失不見,整座古殿沉入荒古禁區中。 諸神被殺盡,再無神墟! 天庭一行人進入這個禁區,清除這里的危險陣紋,要將它移走,化作天庭的另一片庭院,將是最輝煌的戰利品。 一株古樹,并不是多么高大,生長無盡歲月,也只有一兩米高,這讓人詫異。 這就是蟠桃古樹,一株真正的不死藥,遠沒有瑤池的那株不純粹的樹高。老樹皮開裂,像是龍鱗,雖然不高碩,但是卻足夠的蒼勁,盡顯古意。 “多少年了,想不到還能見到我族的寶藥!”斗戰勝佛輕語,神情恍惚,想到了父兄,想到了過往,真是歲月如煙啊。 猴子也是久久沒有動一下,面對此樹有著太多的心緒。 這一戰落幕,震驚宇宙,神墟除名,天庭多了一個更為浩大的庭院,一株老桃樹栽種當中,常有孩童在那里跑來跳去。 此戰過后,天地間大震,天庭神威浩蕩,傳遍各界,無人可與之爭鋒。 這樣的輝煌戰績,誰能匹敵? 葉凡威名震動宇宙,被稱作無冕之帝! 從來唯有這樣一世,有人可以橫推禁區,連平輪回海、不死山、神墟,其功績注定要載入史冊中,誰也抹殺不了。 天地間喧沸,足足有數十年才平靜,所有人都意識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真正黃金盛世到了,不同以往。 是的,連至尊都不見得可以危及人界了,正如圣體葉凡所說的那般,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趴著。 這是一段輝煌歲月,各族都涌現出一大批天才,讓這個大世更顯得璀璨了,英杰輩出,強者如林。 可天庭則依舊是獨領風ā,無以倫比,有幾位可戰至尊的強者坐鎮,誰能比肩? 他們的下一代也同樣的驚艷,于各大星域中戰出了赫赫威名,欣欣向榮,一片繁盛,讓人驚嘆。 轉眼過去了數十年,天庭ì漸鼎盛,一門數尊,這唯有神話時代可以比擬,開創了一段不朽的傳說。 雖然沒有一個人成帝,還不是真正的無上皇道強者,但是每一位天庭部眾都堅信,他們必將會創造歷史,數帝并存。 現在想一想葉凡所描繪的宏大戰圖,竟然成真了,簡直如同夢幻一般,征戰生命禁區不在是虛談。 這個世間還有禁區子,但是而今低調到近乎消失,再無一人敢挑事。 相反,這些年來,天庭許多后輩,如厲天的玄孫、東方野的四世孫、李黑水的后人等全都趕向了北斗,毫無懼意。 這些人追尋前輩的足跡,一大批天庭弟子想重走一遍葉凡等人所走過過的路,要親歷那種悟道的經過。 就這樣,北斗突然變得無比繁盛了起來,古路豪杰皆前往,主要是天庭的一大批后輩英杰帶動起來的。 這里風起云涌,有神尊的后代,有尹天德的后人,有火麒子的親子,轉眼間另一代俊杰蓬勃成長了起來。 在這個過程中,葉凡所走過的路,如東荒、如神城遺跡等,都成為了人們的駐足地。 甚至,賭源再次風行一時,礦教的點滴,天庭初立的種種,也都被人挖掘了出來。 最為讓人無言的是,有人竟然趕到了仙陵外,也有人眺望太初古礦,圍繞著打轉。 有禁區子怒出,但是卻也不敢大開殺戒,因為這些后輩中,不僅有各大星系的俊杰,還有天庭的直系后代。 他們怕挑起大的戰端,一旦天庭殺來,那將是一場大災難,他們的父輩而今都在忌憚那個可怕的圣體。 消息傳出,老輩人物都啞然。 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何曾有過這樣的事,禁區竟然這樣有顧忌,居然懂得變通了,與過去的風格完全不一樣。 要知道,在過去一旦有人驚擾他們,必然死無葬身之地,他們一向是:雖遠必誅! 可現在禁區卻在極力避免沖突,原因只有一個,他們怕葉凡殺來,不想發生大戰。 這是怎樣一種威勢?所有人都不免長嘆。 昔ì一戰,葉凡殺出了赫赫名,連禁區之主都生出了憂慮,不愿輕啟戰端。 人們幾乎生出一種幻覺,到底誰是禁區至尊,現在的情形反差很大,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 當然,偶爾也有沖突。 這一ì,厲天的玄孫渾身是血返回天庭來請救兵,道:“祖爺爺,快出動啊,我們的人被抓進仙陵了,有禁區后人想開殺戒。” “什么?點將,殺上門去!”厲天勃然大怒。 他第一個就找上了葉瞳,那是他的好徒弟,引以為傲,而后好戰分子楊熙聞訊趕來,順便拉上了人魔,叫他去打獵! 當天庭大軍浩浩蕩蕩殺來時,北斗震動,天地四極劇震,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這才過去多少年啊,幾十年而已,難道大戰又要開啟了嗎? 楊熙他們來到仙陵外,大有一沖而進的架勢,若非葉瞳足夠穩重,估計另外兩個好戰狂人早已大殺了進去。 這么多年來,天下共尊天庭,禁區居然又挑事了,自然引眾怒。 仙陵很快做出反應,出現一個老仆,看到幾人后神è慘變,而后快速露出微笑,非常的客氣,道:“諸位我想這是一場誤會。” “什么誤會,放我等子嗣出來!”厲天喝道。 最終,天庭的幾名弟子全被放了出來,而出手的人也被押出,被那老仆人訓斥了一頓。 這個結果傳到外界后,引發軒然大,禁區居然主動低頭,這可真是千古罕見。 到了這一刻,人們知曉,天庭無法抗衡了,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君臨天下! 這件事過后,天庭威勢一時無兩,直追神話末期的古天庭,他們的氣勢太強了,天下無敵,連禁區都不愿惹怒與挑釁他們的威嚴。 在隨后的幾年里,人魔、楊熙出動,在宇宙中尋找幾個人的下落,皆為流落在外的禁區之子。 有上蒼的人,也有如不死山這樣被滅掉的禁區的人,當年葉凡閉關百年悟道,這些禁區子大殺四方,讓天庭損失了幾大戰部,很是慘痛。 這些人有的躲進了禁區也就罷了,流落在外的成為了他們追殺的對象。 數十年而已,昔ì曾經大殺天庭部眾的人幾乎全部被先后擊斃,這讓人驚顫,世間的修士既激動又惶恐。 對于經歷過那一劫的天兵天將來說,這是最好的消息,讓他們振奮,覺得天庭浩大戰圖正在鋪展開。 天庭真的太強了,而今這個龐然大物無法撼動,唯一讓各方修士安慰的是,他們并未欺凌弱小,始終以掃平禁區為目標。 “轟!” 這一ì,神話戰場突然傳出浩大的波動,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不敢去探尋。 后來,有人終于前往,但是卻什么也沒有發現,大戰早已結束。 數年過后,都沒有人知道是何人曾在那里激戰。 不死山中,葉凡盤坐,距離平掉神墟已經過去了百年,他大半時間都在閉眸悟道。 “師傅,你覺得金烏大帝這個人怎樣,我感覺可能會成為一個禍胎啊,百年前那一戰他雖然相助了我們,可是選擇的時機太……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花花道。 “無妨,他永遠成不了禍胎,會安心做他的大帝的。”葉凡說道。 不光是花花,就是其他人也有感,金烏大帝讓人猜不透,總覺得這個人看起來大義凜然,但是卻又有些深沉。 “為什么會這樣說?”花花不解。 葉凡捻起一根金è的羽毛,道:“只要我足夠強,他就永遠成不了禍胎,會安心做他的金烏大帝,且將會青史留名,每次平定禁區都有他一分功勞。” 花花不解,但是當盯住那根金è的羽毛后,漸露出驚容,道:“這是金烏大帝的神羽,這么說來……幾年前那一戰,是師傅與他對決?” 葉凡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消息終于傳了出來,數年前,葉凡與金烏大帝進行了一場切磋,結果妖帝大敗而歸,并不是對手。 宇宙嘩然,這讓人心驚肉跳。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葉凡夠強,但是又一次證實其無敵威勢還是嚇了許多人一大跳。 當世大帝敗了…… 從來沒有一世像今世這般,在大帝鼎盛的歲月中,根本就沒有敗過,這是一個不可打破的領域,與剛成道的大帝同處一世,再偉大的天驕也只能黯然。 可是,這一世都不一樣了! 葉凡不曾成帝,卻力壓大帝,開創古來從未有之奇跡。 盡管人們早有預感,因為平禁區時,他早已表現出了足夠的神威,可是而今這樣被證實后,依舊很嚇人,更顯其神威蓋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