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775 神話戰場

靈皇盤坐在古老的戰車上,黑發似星河般,光亮而濃密,眼神冷而寒,猶如刀鋒,他一拍腿上的兵器。“嗡”的一聲,一柄靈刀犀利無比,如化作一道匹練飛來,斬向葉凡的頭顱。 葉凡露出異色,這一刀看似平淡無奇,但是絕世犀利,釋放出了靈皇那不朽的意志與殺機,橫斷萬古蒼空。 一根又有一根仙羽在飛舞,圣潔無暇,在刀芒周圍相隨,劃出了不朽的氣息,巨大無比,有星河那么長。 “羽化之力,飛仙之芒!” “靈皇果然蓋世無雙,就是我等也是驚畏啊!”仙姥開口,露出異色,靈皇一出手就讓人心驚肉跳,每一個人都生出一股寒意來。 葉凡雙腳如釘子扎根在虛空中一動未動,而身體則若一株柔柳隨刀而轉,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形軌跡,避過其鋒芒,而后雙手暴擊,萬種符號一起乍現,形成大道壓制。 當! 虛空中爆發出一片熾盛電芒,無上刀氣洶涌,與葉凡的拳頭擦出了最為璀璨的光,宇宙四碎,天地爆炸,神話戰場劇烈搖動,即便浩瀚無垠,但也承受不住這種攻伐。 上萬種符文與那些飛仙神羽撞擊在一起,相互磨滅,迅疾熄滅了下去,原本就破碎的星海成為灰燼。 這種蓋世神威讓人驚顫,若是有準帝在這里一定會膽寒,這樣的氣機隨便溢出一縷就足以讓他們死上百次。 這也就是神話戰場,有諸天古尊留下的道痕,令其堅固難朽,若是換作另一片星系,必然全部成灰,化成混沌,什么都不復存在。 最后,刀氣盡失,道符亦滅,只剩下了一柄銀色的靈刀還有葉凡的雙拳。初看兩者平分秋色,不忿勝負,但真正如何就不知道了。 一聲怪笑傳來,仙姥出手,稀疏的發絲間飛起一支玉如意,毫光隱現。每道芒都是一掛星河。鋪天蓋地,鎮壓神話戰場。 這種逆天的手段令人驚悚,毀掉星空,開天辟地等,根本就不在話下,對于她來說太容易了,驚懾九天十地。 這已經不是一支玉如意,分明是一個真實的宇宙壓來,要以無上世界法道鎮壓葉凡。將其化成齏粉。 葉凡站在那里,巋然不動,異象撐開,同樣是一個浩大的世界顯化,對轟蒼天上那支溫潤的玉如意。 無聲的大碰撞,萬物破滅的氣息四溢。徹底毀掉了此地,遠處十幾具巨大的尸骸歷經萬古都不滅,長達也不知道多少里,現在卻成為灰燼。 其中有圣體一脈的小半截尸骨,任其肉身堅固不朽,這個時候也如破紙爛布般碎裂,徹底毀掉。 可以想見。兩者的碰撞多么的恐怖。 當然,這些骸骨都早已失去了仙精,被人煉走了,不如原本那么堅固。可相對一般的神料來說還是遠勝之的。 這一次對決,葉凡不動,異象收起,而玉如意也退走了。 “好一個圣體,我不得不佩服了,修行時間不長,竟然強到了這等程度,果然有逆天的資本!” 一個虬須大漢手持一張神弓向前走來,隨手拉了一下弓弦,上面并沒有搭上箭羽,可是一聲顫音傳出,卻讓人靈魂將碎。 這種手段讓人駭然,空箭穿心,無箭更勝有箭,令葉凡都變色,面對這個人時感覺了一種危險。 這個虬須大漢給人一股很怪異的感覺,像是曾經歷經了萬古那么久遠,比所有人沾染的時間氣息都重。 “尸皇!”他自報姓名,到了這等境界,大殺天宇,惟我獨尊,一般情況下根本不會對人客氣,現在卻主動報出了姓名,說明他對葉凡的尊重與顧忌。 “是你……出自地府的尸皇!”葉凡吃驚。 他曾去過地府,與鎮獄皇交手,了解到了很多秘辛,地府曾有一位巨頭出走,進入了太初古礦,自稱尸皇。 “不錯,是我!”虬須大漢點頭。 他的來歷極其古怪,是這個天地間第二位由尸而化為生命體,最后又成道為皇的人,極其強大。 據傳,他是被人從地府最深處挖出來的,究竟屬于何年代根本無法說清,旁邊有古碑相伴,依據那種文字推測,當屬亂古年代的尸骨。 由尸而皇,這種人極度可怕,是繼冥皇后的又一個蓋世強者,自有其恐怖之處。 嗡! 無箭弓弦再顫,他連續拉動了八次,結果七次為虛,讓人元神將碎,第八次卻化成了一道尸氣,自天而降。 那不是一般的箭羽,而是一道茫茫瀑布,壯闊無邊,長達也不知道多少里,將殘碎的星河都淹沒了。 由尸而皇,尸皇體內依舊有死氣,比星海還壯闊,準帝沾染上一點就要成為膿血,暴斃而亡。 現在無盡的死氣全部洶涌而來。 葉凡長嘯,天靈蓋中龍形血氣沖出,萬物母氣鼎飛起,可吞噬萬靈,尸氣竟然對其也是一種補充,不限于靈氣,萬物混沌都能被它吸收。 “圣體,你的膽子真的不小,我想以你之能可以猜到,我們懷著必殺你之志才出世,你居然還敢來!” 說話者語氣格外沖,話語鏗鏘,震的在場每一個人都心神劇顫,這是一個無上高手,即便是諸尊也都心中一寒。 “竟然是大鵬皇!”仙姥倒吸了一口涼氣。 “想不到那個地方出世的人是鵬皇!”尸皇也驚嘆。 “沒有辦法,我運氣較背,抽到了這一簽,不得不提前出世。”金翅大鵬皇冷漠的說道。 他雄姿挺拔,滿頭金色的發絲飛舞,從黑暗宇宙中走出,頓時間金光億萬丈,照耀整片神話古戰場。 他像是由黃金鑄成的一般,充滿了一種魔性,眸光凌厲,手持一桿狀若神劍、共有二十八節的打神鞭,神武蓋世。 這一次,四大生命禁區各出一人,要殺葉凡,出動的都是赫赫有名的無敵人物。 “嗡” 大鵬王輪動黃金神鞭,壓塌宇宙,發出嗚嗚的可怕異嘯聲,打向葉凡的面門,冷漠而無情,上萬種大道符文綻放。 這個人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強勢絕倫! “當!” 葉凡頭上的鼎飛起,與其相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一種恐怖的氣息,兩者間崩裂,直接蔓延向神話戰場各地,如駭浪滔天,壯闊無比,這是一種古來罕見的宇宙奇景。 轟隆! 大鵬皇極度自負,手中的黃金神鞭上可擊殺神明,下可鎮殺魔王,他勇冠天下,神威不可擋,始一出手后就不曾停下,向前大殺。 葉凡與他激烈廝殺,上來就是一場神戰! 顯然,大鵬皇是一個好戰狂人,即便身為至尊也是如此,本性不改,恨不得與葉凡征戰到死,一道又一道黃金光撕裂宇宙海,黃金神鞭揮舞個不停。 “大鵬皇,不要忘記我們是為殺他而出世,并非滿足你的戰意而來。”仙姥提醒道。 “我記得!”大鵬皇倒退,止住攻擊。 葉凡眉頭微皺,他知道遇上了大敵,無論是靈皇還是大鵬皇,都強大的超乎預料,這四人沒有一個是弱者,無愧為絕世皇道人物。 “圣體,嚴格來說你不是我們的對手,過去你雖殺了幾個至尊不過是因他們血氣干枯,被你活活磨死,而今日你再也沒有機會了。”尸皇喝道。 “戰過才知道,你們幾個殺不了我,今日當是你們授首時!”葉凡冷聲道。 “可惜了你這等的英杰!”靈皇一聲嘆息。 轟的一聲,在他的背后出現一片恐怖的禁地,南天門巍然聳立,正是神墟,仿佛一下子從那北斗星域跨越萬重星河到了這里。 事實上,這不是真正的神墟,而是此生命禁區的無上烙印,所有道痕綻放,隔著星海,從北斗烙印到了這里,布下無上神陣。 接著,仙姥的背后,巨大的墳頭如山一般隆起,連綿成片,雖是墳場,但是卻流淌仙家氣息,瑞光萬縷。 這是仙陵,它也隔著星海,烙印下道痕,再現禁區景象,讓這里成為仙姥的主戰場。 接著一座古礦出現,漆黑一片,深不可測,周圍山勢起伏,浩瀚如龍蟄伏,但緊接著古礦吞吐宇宙星輝,又讓那里璀璨一片。 尸皇屹立太初禁區當中,這也是道痕烙印而成,組成了無上神陣,化成了他的主戰場。 葉凡嘆息,幾大禁區雖然沒有真正橫空而來,但是卻將最可怕的皇道法陣移來了,真實再現,等若幾大禁區立在這里,將他包圍。 轟! 最后一聲巨響,九條山脈壯闊無邊,連在一座巨島上,鎮壓而下,出現在大鵬皇的后方,氣象驚人。 葉凡神色變了又變,眸光熾盛了又暗淡,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最神秘的禁區——上蒼,也名葬天島,但是依舊心中有驚意。 葬天島,為一座巨島,懸浮在東荒天穹上,平日隱在虛空中不可見。 它主體形似一口巨棺,而延展出去的九條山嶺,狀若九頭真龍,雄偉而磅礴,極具氣勢,震撼人心。 葉凡每次見到都驚疑不定,因為這與他當年見到的九龍拉棺太像了,甚至可以說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九條龍拉著一口巨大的青銅古棺而今不知落在何方,葉凡曾尋覓過很多次,都一無所獲,現在葬天島出現,讓他心神震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