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72 史上最強圣體

那聲音不高,卻足以震動各大星海,五百年過去了,葉凡一直不曾出世,許多人都在懷疑,他是否在那成仙戰中被打廢了,不曾想今日卻這般強勢,各族心顫。 過去,他殺出了赫赫無敵名,實在是是禁區至尊頭顱第一收割者,天下無敵,誰人不懼? 就是現在出了一個真正的大帝,似也沒有他光芒璀璨,令無數人敬畏,不敢與之為敵。 天劫驚空,宇宙八荒為之而動,葉瞳不斷沖擊,他超脫出了九重天劫難,而后竟然引來了更為恐怖的雷光。 “他真的要嘗試邁入大帝領域?” 世人吃驚,天庭這一脈真的太可怕了,不僅有一個葉凡坐鎮,其弟子也成長到了這般恐怖的境地,這可如何是好? 不要說是他們,就是禁區中的至尊也有人露出了憂色,因為再這樣下去的話葉凡便有了左膀右臂,將來說不定真會來平掉禁區。 而今葉凡一個人勢單力薄,沒有幫手,他想要有大動作,也得考慮嚴重的后果,可若他的弟子一個個都踏足這一領域,那他還有什么可顧忌的? “咻!” 一道神光破來,斬向葉瞳,恐怖無比,更勝過雷劫。 有古代至尊出手,不過并未透露氣機,只是激射出一道破滅之光,意在干擾葉瞳,不讓他順利觸摸帝境。 葉凡的大手本已探出,但是又收了回來,當年他渡劫時九死一生,也曾經遭受過種種磨難,他希望弟子可以經受住考驗。 “當!” 悠悠鐘鳴響起,葉瞳張口吐出一座神鐘,那不是真實的鐘體,而是由太陽神精聚成,以法則澆鑄而生。 “吸!” 神光不朽,洞穿大鐘,讓它一下子炸碎于天地間,化成一股金色的風暴,法則成為碎片。 而且那神光不停,依舊向葉瞳沖去,讓他在面對更為恐怖的雷光時亦陷入了生死險境。 “真是下了重手啊,如當年對付我那般。”葉凡自語,不過他依舊沒有動。光束縱橫,葉瞳各種秘法盡出,在雷海中沖擊、游移,以天劫耗盡神光之力。 “轟!” 突然,有一只巨大的光掌拍落,蓋住了整片天劫,將所有一切都覆蓋在下方。 “哧!” 一支玉如意劃,破天空,敲落了下來,看起來柔和,但細看的話,它流動出的一道道毫光竟是一掛一掛星河,這讓人震驚。 葉凡并未出手,只是在仔細觀察,看究竟來自哪些禁區。 顯然,即便是強大如禁區中的存在,而今也很顧忌葉凡的憤怒,都與那些神則斬斷了聯系,無源無根,不可追尋。 四五道光束飛舞,葉瞳大口咳血,渾身欲裂,最轟然炸開了幾次。 大劫在繼續,葉瞳總算是躲避過了那些攻殺,時間一長所有光束以及有法則凝聚成的兵器都磨滅在了雷光中。 他凝聚太陽神血,仰天怒吼,重組的肌體強健無比,奮力一躍,不僅是肉身在騰飛,而且是境界上的一躍。 他努力向大帝境界探去,要躋身入這個領域,盡管無比艱難,但也在沖擊與嘗試。 “轟!” 天地間,風雷大作,陰風怒號,神雷滾滾,仙人虛影下界,大殺四方。 景象慘烈,讓人發毛,這是成帝不可避免的磨難,這還不是真正的帝劫,葉瞳艱難邁出去了一步。 “不好!” 生命禁區中有人低語,覺得大事不妙。 有金烏大帝在,其他人無法成帝,但是邁進這一領域多半邊身子,甚至另類成道,卻是能做到的。 到了那個時候,就真的可以追隨葉凡而去大戰了,一個無敵圣體就已讓人不安,若是再多一人,那所有至尊都會坐不住。 剎那間,神霄出鞘,一劍祭出,四方云動,斬殺萬靈,圍困星漢! 那把劍的殺氣太重了,有人凝聚出一道無上神則,比剛才的攻擊都要恐怖,斬殺人于一念間,即便是準帝九重天也擋不住。 葉瞳抗擊,不斷躲避。 而這個時候,其他人的殺光也祭出了,都是憑空幻化,直接鎮壓下。 葉凡不再漠視,天靈蓋中飛出一口萬物母氣鼎,降臨在那里,橫阻所有攻擊,鼎口內混沌如海,將各種殺光都吞噬了進去。 最讓人驚心的是,鼎上有很多暗紅色血跡,鮮紅欲滴,映出幾道人影,這讓人駭然,竟然是逍遙天尊、石皇、白虎道人、獸神等。 葉凡雖然未成帝,但是此鼎卻飲了多位古尊的血,早已進化與通靈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瓦解了各種殺光。 不等天空再現神光,萬物母氣鼎逆轉,剎那遠去,降臨在火桑星的上空,隆隆而動,震下可怕的光束。 這一刻火桑星所有金烏強者都發抖,沒有一個人能承受這種威壓,整顆星辰上的生靈都軟倒在地上。 他們不由自主叩首,戰戰兢兢。 “道友這是何意?”一片巨大的巖漿地,到處都是金色的火桑樹,一座宮殿懸浮在上,一股帝威鋪天蓋地而出,擋住了鼎氣。 “我希望我弟子渡劫時,你莫要干擾!” “本帝不曾出手。”金烏大帝說道。 即便他是當世大帝,但也被搶了風采,讓金烏一族上下很憤懣,但是一直以來卻被命令不得尋釁,倒也克制。 從心里上來說,他們很不服,過去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年代,但凡大帝出世,誰與相抗?八方都要來朝賀。可是這一世,出了一個異數,不是大帝,卻世間稱尊,享受到了同樣的榮耀。 金烏族上下恨而怒,但卻不敢言。 不死山崖上,葉凡不置可否,沒有追查老金烏是否出手。 萬物母氣鼎飛走,直沖北斗星域而去。 這里的事情自然震動了宇宙兩大至尊這是第一次交鋒,并多人都已期待五百年了,不過終究是未能等到一戰。 “圣體太強了,分去了妖帝應有的光彩!” 許多人私下議論與葉凡同處在一世,對于成帝者來說實在是背運,大帝都會尷尬,因為他太強了。 “也許,他可以稱之為史上最強圣體了!” 有誰敢這般威凌大帝,從未有過這樣的人,葉凡卻這般震懾當世大帝,自古從來沒有過這種事情剛成道時哪個人不是宇內獨尊? 萬物母氣鼎沖過大片的星河,降臨在北斗星域,世人震顫,此鼎代表了葉凡,而今現于此地,神威如海。 眾生皆顫,更有部分人悵然,當年的圣體與他們同世而爭,可如今已是天地之差,與古之大帝并列威勢這般隆真身不顯一器既出,天下懾服! 所有人都吃驚的睜大了眼睛因為他們看到此鼎直沖仙陵而去,威勢爆發,茫茫混沌海垂落像是要毀掉那里。 而后,此鼎又去了神墟、太初古礦等地,一樣爆發出了威勢,一幅要征戰的樣子。 “這是在……警告生命禁區!” 宇宙中,各大強族的老族長無不覺得口干舌燥,太震撼了。 “人族圣體這得是多么的強勢啊?!”外界有人輕嘆。 禁區中傳出了冷哼聲,但是并沒有出來對決。 萬物母氣鼎懸在北斗上方,震懾這里的一切,巡視而行,其強勢讓宇宙各族都目瞪。呆,心中犯嘀咕。 再無人攻擊葉瞳,他奮力掙扎,很想躍起而進入大帝領域內。 最后他探進去了部分身子,便再也難以逾越半步了,雷光就此止住,讓他一嘆。 經過這件事,宇宙各族莫不驚顫,葉凡的強勢表現以及葉瞳的崛起,讓人感受到了天威不可惹。 “師傅,你難道還不能成帝嗎?”小松問道。 黑色的山崖上來了數人,都是下一代人。葉凡搖頭,道:“有人先一步成道了,我一直在尋找瓦解之法。” “我覺得師傅可以擊殺那只金烏,盡管他很強,但我相信師傅更強!”好戰分子楊熙道。 “他不是最可怕的,最為難測的是這宇宙天地。”葉凡指了指天穹,道:“而今一道為尊,萬道相合,幾乎不可破。” 五百年了,葉凡一直都沒有走出過不死山,這讓弟子還有黑皇、東方野、厲天都很不解,一直以為他傷勢未復,現在終于長出了一口氣,看來他是在思索更為高遠的道果。 “你們都抓緊修行,一由都要小心。”最后葉凡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這讓眾人心中一凜,覺得他這是在告誡,難道要發生什么?他們都露出了疑色。 “師傀……大戰要開始了嗎?” “是的,禁區大戰要開始了!”葉凡眸光爍爍,遙望廣袤而深邃的星系。 “禁區大戰!?”所有人都震撼,而后熱血沸騰,血脈噴張,激動到顫栗。 葉凡曾經給他們畫過一卷浩瀚戰圖,難道現在就要開始了嗎?這些人都很緊張而又期待 “不是我要挑起爭端,五百年來我曾做過推演,洞悉有一種大危機要降臨,直到葉瞳渡劫我更加確信,有人心生大懼,怕我逐一平掉禁區,要對付我了。” 眾人一呆,同時毛骨悚然。 這肯定不是一位至尊要動手吧? “他們一直在等,希望與我金烏大帝碰撞,那時收拾我,不過我一直沒有給他們機會。”葉凡很平靜的說道。 “師傅,這一次是不是很危險,我要抓緊突破,大成之日,徒手撼他們的皇道兵器!”楊熙攥緊雙拳道。 “也不用擔心,誰殺誰還不一定呢,而今的生命禁區早已不比十幾萬年前,歷經狠人大帝、虛空大帝、無始大帝后,至尊銳減,先人已經打下了浩大的戰土,又經歷過兩場成仙大劫,所剩下的至尊真的不多了,我有生之年一定有機會掃平!” 所有人都顫栗,掃平所有生命禁區?這跟天方夜譚一般,古來從未有人做到。 “先輩灑帝血,拋頭顱,踏足各大禁地,早已打下堅實的基礎,我若還不能在有生之年平掉,遺留給后人去解決,那就真的對不起幾位逝去的大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