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63 踏足仙路

最后一式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一個石人從地下崛起,吼嘯山……河,宇宙崩塌! 這是石皇出生時的情景,那個時候,上蒼為他而震,宇宙為他而抖,剛一出世,威壓萬古洪荒界。 他得到了上天的祝福,神道法則無雙,秉承天地意志而生,各種秘術禁忌神通自行大圓滿,法力無疆。 而在這一刻,他施展了終極神術,名字就為一一上蒼,再現出世時情景! 他是天地孕育的,是上蒼的子嗣,終極神通無量,排山倒海,萬物復蘇了又調零,宇宙萬道和鳴。 轟隆! 星河滔滔,無盡大星鋪天蓋地而來,如同海水一般洶涌,法則與秩序神鏈交織,貫通了古今未來,宛若上蒼發怒。 一個巨大的石人,在石皇背后崛起,而后與他合一,手持閃動金屬光澤的方天畫戟,立劈而下。 終極一擊! 宇宙失色,萬古崩塌,無論飛仙星,還是其他星域各地,所有強者都駭然,這種攻擊太剛烈與強大了,如何抵抗? 葉凡自然也是所有手段盡出,異象、秘法等合一,他那里成為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仙王、天帝臨塵,與他并為一體,轟殺向前。 最后,什么都看不到了,熾盛一片,茫茫無邊,日月星河一顆接著一顆的炸開,宇宙邊荒大破滅。 無盡的光成為了唯一。 神說要有光,這是在創世! 混沌炸開,大宇宙顫栗,茫茫光海中,兩道人影漸漸顯化而出,一桿方天畫戟血淋淋,幾乎將葉凡斜劈為兩半,嵌在他的身體中。 圣血灑滿了星空葉凡搖搖晃晃,幾乎就要倒在血泊中,圣血如河,染紅了這里。 石皇屹立神武非凡,面對葉凡,滿頭濃密的發絲飛舞,像是一尊天神般。 可是,此時的石中至尊眸子卻暗淡了下去,一手持戟立劈葉凡,另一只手卻血淋淋,努力抓住葉凡的一只手掌。 兩大至尊對面而立。 葉凡雖然遭創極重可是一只手卻無情的切進了石皇的眉心,直沒其腦海中,那里血跡淌落,看起來觸目驚心。 他的手掌在發光,那是無量的神能在燃燒。 石皇的仙臺瓦解了,喀嚓聲不絕于耳,一生道果在消散,眸子暗淡,但是他卻無能無力,終于是要結束這一生了。 “啊六 最后一聲大吼石皇暗淡的眸子怒睜。中噴出一口先天之精化成一股白茫茫的氣浪而沖向葉凡。 同時,他手中的大戟猛震要活活將重傷的葉凡劈死,寒光撕裂了大宇宙海! “開!” 葉凡一聲大吼,道音茫茫震碎先天之精,右手猛力向前一送,噗的一聲讓石皇的頭顱炸開了,血花沖起三千尺。 而且,他的身體寶光綻放,經文不絕于耳,另一只手化成天帝拳用力向下震去。 喀嚓! 葉凡動用了終極力量,將方天畫戟擊碎,化成一塊又一塊黑金碎片,沾染著他的血灑落在宇宙中。 “噗!” 石皇整體炸開了,成為了血霧,化成為了世間最可怕的大帝血雨,要沖向宇宙八荒。 這一戰雖然只是短暫的幾招而已,但是卻極為激烈,葉凡遭受了極重的創傷,大帝誰又會比誰弱多少,一旦拼命,天下無敵。 葉凡一語不發,盤坐在這里,迅速療傷,且雙手劃動,將石皇那將要沖走的血光全部牽弓了回來,將他淹沒。 這是皇血神精,為世間最強仙寶,他用來療傷。 成仙路變局在即,他沒有時間去靜養,必須要在第一時間恢復,而修為到了這步田地,所掌禁忌秘術通天,自然知曉如何化解道傷。 一位至尊即便老邁,衰弱了下去,但是所留之血精也非同小可,葉凡沐浴血光中,渾身發光,他在快速的痊愈。 “轟!” 突然,飛仙星那里有一股神秘之力牽引而來,欲奪血精,想分上一杯美羹,他倏地睜開了眼睛,頭上的鼎飛了出去,進行鎮壓,切斷了那股牽引力。 而后,鼎口混沌翻騰,猛的一個倒轉,將所有的血精都收了進去,幾乎在剎那間煉成了三枚血開。 葉凡吞食了一顆,天地間經文不絕,而他更是如被血水浸泡一般,赤霞漫天,各種道符浮現,寶相莊嚴。 最后,他長身而起,徹底復原,眸光像是兩道冷電般。 他收起黑金大戟碎塊,邁大步離開宇宙邊荒,重新趕向北斗星地。 剛才最后一招,宇宙各地顫栗,所有修士幾乎都膽寒,感受到了一種大道降臨,上蒼滅世的氣息,可是卻不知道最終的結果。 這個時候,葉凡出現了,顯然大戰有了最終的結果,他將石皇給屠掉了! “圣體又滅了一位至尊!” “石皇時代落幕了,想不到,石中的無上皇這樣結束了一生,終是被人斬殺了!” 舉世震驚,尤其是北斗星域,人們簡直震撼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一代無上石皇就這樣被滅掉了。 圣體的威嚴與戰力讓人們驚憾,全都覺得熱血沸騰,這是何等的大功績,他殺死了黑暗動亂危害最大的一個人。 “石皇被屠了!” 這一聲大吼,響遍了北斗,東荒大地都在抖動,世人歡呼。 葉凡來到了不死山,點收戰果,避免被人取走勝利的果實。因為整片不死山從此將成為無主之地了! 這里有一口神泉,還有一株悟道茶仙樹,為世間神珍,也是葉凡一直最想得到的不死藥。 “嗯?” 他嘗試收走,發現很特別,這片不死山不入法器內,非常牢固。 “不入輪回,不死為基!”一塊巨碑浮起。 葉凡驀地想到不死山來歷神秘,與昆侖、須彌山一樣,為宇宙本源神山,根本不一樣為最奇異的地方之一。 “倒是好寶貝,難怪只有這個地方可養活悟道樹,它就是發源于此。” 葉凡一聲大吼,單手將整片不死山拔了起來,在轟隆聲中,脫離動東荒大地,直接騰入了高空上。 “好重!” 他甚是驚訝,也只有他可以撼動換作任何一位準帝都不見得能夠提起來,這片黑色的山岳比很多星河都要沉重。 世間震撼,七大生命禁區之一,再次除名一個!這次依然是葉凡所為,實乃蓋世神人也,大殺至尊,讓人震顫。 “從此世間再無石皇,也再無不死山生命禁區,這……創造了一個歷史啊,將永載入神戰夾冊中!” 舉世震驚無比在議論。 葉凡顧不上這些單手擎著不死山地幾個閃滅,在宇宙中消失了他進入了混沌海中,將此本源神土封印! 半個時辰后,他才出現人間。 “嗯成仙路變局到了,有人要成仙?”葉凡吃驚。 飛仙星那里,光雨灑落,無窮無盡,到處都是,將那里淹沒,成為了一片最為神圣之地。 葉凡快速沖去,這一世竟然真的要有一個結果了。 至尊反目,這個時候,成仙路上打了天崩地裂,鬼哭神嚎,成仙名額有限,他們要爭那僅有的二三名額。 “是成仙鼎的原因嗎,竟然這么快就攻克了!”葉凡相當震驚。 他降臨在封印地,踏上了那條金光大道,無盡光雨灑落,讓他如沐春風,感受到了將要羽化飛升般的舒暢。 是的,一踏入這里,他每一個毛孔都舒張,排除這片宇宙的濁氣,吸納成仙路上特有的氣機,渾身輕靈,要飄起來了。 一座破碎的仙關矗立在前方,早已被打碎。 徑直入內,尸橫遍野,全都是神魔與仙靈,這些是法則所化,但是卻如此的真實。 在前方,是一個混沌洞,而后又有輪回門,模糊仙域界若隱若現,至尊們殺進去了,眼睛都紅了。 葉凡一聲輕嘆,他必須要進去了,因為混沌洞等又要閉合了,再不出手永遠沒有機會了。 “轟!” 他全力出手,清掃障礙,讓這條路貫通起來 葉凡踏足,標志著他參與進了成仙戰中,模糊的仙域世界只是一個投影,至尊擊穿了屏障,打出了一條路,在仙光大道上激戰、前行。 這自然讓葉凡心驚,真的看到了希望! 已經死了一個人,被慘烈擊殺,而今只剩下了來自仙陵古尊、萬龍皇、白虎道人、獸神、鳳翅鎏金銳五大至強者。 成仙鼎在最前方開道,擊穿仙域壁壘,不斷的向前而行,逼近仙域世界。 葉凡的到來,自然引發了所有人的仇視,當即就有幾道仙光法則飛來,殺向他近前! 激烈的大戰爆發,這個地方成為混戰地,六人都奮不顧身,全都向著最前方沖去,成仙名額也許真的只有兩三人,后面的人無希望。 “轟!” 突然,仙路外傳來浩大的波動,那是雷劫,在遙遠的星河深處,竟然傳到了這里。 “準帝八層天劫,而且是了不得的混沌大劫,這是要向巨龍進化了,真是選了一個好時機啊。” 仙路上,有至尊森然一嘆。 “喀嚓!” 又是一聲大劫傳來,浩瀚星河劇震,無數星域大破滅。 “又一個人,更為可怕,算是一頭幼龍了,竟然是陰陽大尊劫,這是準帝九重天的劫!” 白虎道人眸光閃爍,外界發生了劇變,連續兩人渡劫,利用他們不再的時機進行突破。 “不是當世人,是什么時代隱忍下來的,竟然在此時渡劫?” 轟隆隆…… 天地中,雷聲不絕,竟然不斷有人渡劫,選在這個時候。大多為準帝七八層天,也有個別人是浩大的九重天劫! 這震撼人心,過去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一瞬間竟有這么多蓋世人杰渡劫! “有道一,圣皇子、凰虛道等熟悉的氣機,還有更多神秘未知的人!”葉凡心頭劇震。 這只是他們所感應到的,而宇宙這么浩瀚,總有一些人不能被感知,只有些許波動擴散,不知究竟有多少絕代天驕利用這個機會來渡劫。 最為可怕的是,沒有一個是尋常的準帝劫,都是震驚萬古的特別天罰! “一群小輩真是能忍啊,選了一個好時機!”獸神輕嘆。 “轟!” 突然,一聲最為暴烈的聲響打斷了成仙路上話語,葉凡等所有至尊都一顫。 大帝劫! 竟然有人要在這個時候成帝了,在渡無量神劫,仙光鋪天蓋地,讓仙路上的古尊都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