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60 帝尊手段

一股浩大的氣息在擴散,一個虛影在成型,威嚴無比,俯視萬物蒼生,他矗立在成仙路前,站在古地中央,像是要接受眾生叩首、諸帝來朝拜。 這是怎樣的一個人?剛一出現,就這般的強大無比,一道虛影而已,幾乎要汲取干了九天十地小半的精氣。 這一刻,宇宙萬物凋零,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大道漸高遠,精氣在干涸,所有的神痕與法則還有本源氣都瘋狂向飛仙星涌去,要在那里鑄成一道金身。 “怎么可能,帝尊不是死了嗎?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萬龍皇吃驚,但是卻不得不相信所見到的事實。 世上最為可怕的一個人,為神話時代最后一位天尊,后來據傳撇棄了所有的神術、法則、甚至道行,就此消失。 當他再現世間時,是一個嬰兒,天生地養,剛一臨世,吞納宇宙萬物精華,極盡而尊,無以倫比,萬古未有。 后來的事情,舉世皆知了,他天上地下無敵,走出了一條最為輝煌的路,沒有人哪怕稍微能阻擋他半步,九天十地皆臣服。 自從后,他號稱帝尊,終結了天尊至高的神話時代的統治,他成為了萬古最尊之人! “死了的人,還想出來作亂,世間沒有真正的轉世,既然滅亡了,就別來作亂了,殺!”來自仙陵的至尊大吼道,向前攻去。 “不錯,既然已經衰敗,逝去,就永遠不要出現了!”獸神喝道,也瘋狂出手。 在場的都是一個時代最強大的古皇,從來不敬天、不敬地,惟我獨尊,即便是帝尊古來威名隆隆,他們也不可能真的被鎮住。選擇無情出手。 至于那寂滅天尊更是瘋了,灰發飛舞,口中嘶吼,各種禁忌手段無窮,大殺向前。 “這是亂古年代封印下來的至高凈土,也的確是成仙地,帝尊攻破昆侖時沒有殺我,將我封在了此地。留作復活己身用。”化蛇喃喃自語,他不再懵懂,想起了過去的事。 “我那個時代的人都死了,荒塔主人將我鎮壓、看護仙路……然后,那個不弱于荒天帝的人來了,重新布局。”史前生物也自語。心神動蕩,很不穩定。 這些話語一出,所有人都發呆,那得是多么古老的一段歲月,還有一位與帝尊一強的人? 是了,荒塔的主人怎能不強! 這些太過驚人,荒塔為仙器,史前生物是其主人封印下來的,這些透露了太多的秘密。人們想不到還能見到這樣的奇跡。 今日發生諸事過于玄奇,讓人震撼。 帝尊逝去,殤于神話末年,怎么相隔了太古、荒古這么漫長與無盡的歲月還能再現?這不符合常理。 可那道模糊的虛影不會為假,還有誰這般威嚴,敢俯視諸皇,等待他們臣服? “轟!” 萬龍鈴飛舞,橫掃了過去,紫金光刺目驚人。讓這里沸騰。 白虎嘯天。那名白發道人也是眸子綻放冷電。所有人都大開殺戒,一齊向前攻殺。 當年。帝尊的戰績不為虛,后輩皇道高手都聽說過,不敢大意,若是因他的復活而奪走成仙路,那太讓人懊惱。 天地崩開,星海破碎,尤以寂滅天尊最怒,神智復蘇后殺到狂暴。 然而,前方有一種莫名的巨力,成片的陣臺恐怖無比,分解了眾人的攻擊,化成神力沒入那道虛影的體內。 “敢奪我們的精氣復活?!” “本就是一個死鬼,還想借尸還魂,別做夢了!” 轟! 更為恐怖的攻擊展開了,前方的陣臺終于是崩碎,化成了煙塵,而那道虛影也淡了不少,不過此地聚集的精氣不減。 “啊……” 突然,化蛇嘶吼,眉心淌血,元神燃燒,身體飛出大片的光雨,沒入廢墟中。 “不!”史前生物大叫,驚恐無比,臉上的表情凝固了,渾身龜裂,不斷的淌血,精氣外泄,元神快速裂開。 “帝尊,你好狠的心!”寂滅天尊盤坐了下來,他的軀體綻放血花,眉心出現一個可怕的血洞,元神在炸碎,一生的皇道精氣都流淌向亂地。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身上的仙鐵鏈燃燒、熔化,成為了一種不明的禁忌法則,將他們分解,送上人生末路。 眾人寒毛倒豎,即便是古代至尊也悵然,帝尊太強大了,封印下三人,時隔萬古,依舊難逃一死。 帝尊在如日中天時,就布下了這樣后局,若是有朝一日他遭遇不測,是想藉此地復活! “殺!” 眾人大喝,必須要阻止這種狀況繼續發生,不能讓詭異的帝尊借尸還魂,他所表現出來的可怕處讓人不安。 “殺!” 六大至尊動用了皇道法則,持兵器鎮殺,這個世間自然沒有什么人可以抵擋,所有一切都破滅了。 亂地成墟,符文磨滅,消散不見,可是一種烙印不絕,依舊在繚繞。 與此同時,化蛇、寂滅天尊、史前生物全都爆碎,他們體內有禁制,這種命運早已注定,并不讓人意外。 轟隆一聲,三股磅礴的精氣合在了一起,沖向亂地中一口仙井,一下子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一股風暴,再組虛影。 “不滅仙陣!” “這個地方布下了可怕的陣紋,始終不滅,他還真想復蘇嗎?” “殺!” 六道至尊齊動,打的這片星系都成灰燼了,飛仙星也崩碎了,只剩下了這片封印地始終不滅。 “有亂古歲月中那位天帝的道痕,也有帝尊布下的神則,兩強相合,形成了一種不朽的法文,真的讓人震驚。” 他們奮力出手,不信六位至尊還不能毀掉這里的一切。 “轟!” 那道虛影再一次炸碎了,可是片刻后又現,又一次重組,不死不滅。 “煉化掉他!”有人提議。 當想到煉化的人是帝尊。幾人心中都有一種莫名的情緒,一個最為恐怖的人竟會這樣被他們踐踏。 六道仙火沖向一起,化成了一個最為可怕的洪爐,將那道虛影籠罩,熊熊燃燒,至強法則縱橫,一道接著一道。 “不對,他就是需用我們的道火。快收回來!” “好一個帝尊,他需要五位以上的皇道高手為他點燃神火,創造復活的希望!” 他們都是非常人,通天曉地,剛一入局,很快就覺醒了過來。都迅速后退。 可是那團火無法熄滅,因為化蛇、寂滅天尊、史前生物都炸開了,血肉精氣都填充了過去,此時被點燃,補充帝尊所需。 “他……達到目的了!” “不可能,有我們在,他別想復活!” 六人再出手,鎮殺前方的虛影。 嗡隆一聲,亂地內騰起漫天的光束。那是一道道仙道秩序神鏈,此時交纏在一起,化成了一張大網,勾勒無上規則,將團神火罩住了。 “好強大的規則,是亂古年代的天帝法陣與后來的帝尊烙印相融的法則嗎?” 眾人狂攻猛殺,那道虛影始終難以在網中清晰起來,然而這個時候宇宙變了,各地都有莫名氣息流淌。 “那是什么?”宇宙各地。一些強大的種族顫栗。他們看到了一道道綠光,劃破了星河。沖向遠方。 “天,那是兵器碎片,怎么會有這般強大的波動,太恐怖了,這是仙器啊!” 霞光沖霄漢,宇宙大震動,許多地方都有綠光橫空,照亮了永恒,那種氣息讓人震顫,渾身哆嗦,太強大了。 “是成仙鼎的碎片!” “真的是它,所有碎片居然都在向飛仙星那里聚集!” 終于有人認出了綠霞為何物,是昔日綠鼎,這一次它要重組了,要歸一。 飛仙星,六位至尊自然感應到了,也都吃驚,一塊又一塊古樸的碎片飛來,此時都燃燒了起來,仙光艷艷,讓他們心驚肉跳。 “鏘”、“鏘”…… 綠色碎塊融合,在那里重新鑄成了一座鼎,古樸而神秘,三足兩耳,碧綠如長了銹,漸漸成型。 域外,葉凡吃驚,他能夠感應到,他當年所掌控的那部分鼎塊也在當中,而今真正的融合歸一了! 亂地內,帝尊神火不朽,與交織成網的法則熔煉在一起,而后一起沒入鼎中,進行鍛造、錘煉,再現成仙鼎。 帝尊沒有能夠復活,可他的鼎卻再現了,得到了新生! “嗚嗚……” 宇宙中,還有一道道神秘法則飛來,類似于神祇,也沒入了鼎中,那是鼎中的法則與神祇再現! “好啊,此鼎再出世最好不過,用來擊穿成仙路屏障,助我等成仙,帝尊你安息吧,我們會代你踏如仙界!”獸神無情的說道。 在鏗鏘聲中,成仙鼎再現,真正合一了,所有裂縫都愈合,被神火重新鑄煉完畢。 忽然,綠鼎震動,鼎口對準了宇宙某一個方向,瘋狂吞納,不僅宇宙精氣涌來,還生出了一種神秘的感應。 葉凡所開辟的一個混沌仙土中,神娃突然凄慘大叫,密封他的仙源炸開了。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而后吃驚的望著他。 “瓜娃子你怎么了?”厲天喝喊道,別看平日常拾掇他,但眾人其實很關心小胖子,早已生出了很深的感情。 “我疼,不由自主要飛走,要離開此地。”神娃驚恐的大叫。 “按住他!”所有人一起上前,想要按住,然而冥冥中有一種莫大的力量出現,震飛了眾人,牽引著他,要脫離此地。 所有人都焦急,無論是黑皇,還是花花等,雖然平日常奚落小胖子,但早已將他當成了家人與親人,怎能容他發生意外。 “囡姐救我!”關鍵時刻,神娃呼喚小囡囡。 小女孩早已向前跑去,一直努力想抓住神娃,可是終究是晚了一步,眼睜睜的看著他飛走。 “嗚嗚……我不要死啊,救我!”這是小胖子最后哭喊出的話語。 “神娃,不要絕望,將來我與大哥哥一定會救你回來!”小囡囡含淚喊道。 殘破的飛仙星封印地,光華一閃,神娃出現,落入鼎口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