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57 風云亂

“既然有成仙的希望,那么就要做另一種準備了,我將開辟十大凈土,你們靜靜等候,若是我得成仙契機,接引你們共渡。”葉凡認真的說道。 這一世不得不爭,竟然出現了飛仙的預言,注定將要創造歷史,生命禁區中所有人都必然會來征伐。 無需細想,不久后將會有一場難以想象的激烈大碰撞,諸皇并起,爭那仙路,也許會打到這片宇宙破碎。 “父親,你一定要小心呀!”一個少女充滿了擔憂,幾百年過去了小紫長大成人,清麗絕俗,此時有些愁緒。 她與姬紫月很像,平日間俏皮可愛,充滿青春與活力,在天庭中倍受人喜愛。 葉凡揉了揉她的頭,道:“放心。” “弄亂了。”小紫咕噥道,一頭烏發流動光澤。 一群孩子都長大了,一個個都是驚艷的天才,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很多人超越了他們的父輩,讓天庭越發顯得繁盛。 唯一不變的還是小囡囡,她依舊那么幼小,瑩白粉嫩,嬌憨可愛,天真爛漫,始終是所有人都想呵護的小不點。 “大叔,讓我們與你一起去戰仙路吧?”李黑水家的小子,還有東方野家的娃最是好動,都露出希冀之色,他們哪里是想打仙路,分明是想讓葉凡帶著他們去見識一番。 “你們都老實一點吧。”東方野挨個敲他們的頭。 天庭人才濟濟,潛力無窮。一群孩子長大成人,憑他們就可以撐起一片青天,欣欣向榮,讓人欣慰。 接下來,葉凡開始忙碌,他在開天,混沌氣洶涌,萬物母氣鼎沉浮,將他所開辟出的凈土中的先天之精全部吸收。 到了他這等境界,開辟一方神域自然不成問題。就是點綴上真正的星辰也不是很難,因為這個級數的人本就能如此。 葉凡要開辟十大凈土,留給天兵天將避難用。 在這開天的過程中,他的弟子以及天庭的重要人物都在看著,這不是小世界,而是真正的神域,值得人們觀摩與感悟。 葉凡法力洶涌,演化生死,開辟太初。鼎定乾坤,再造星辰。所展現出的手段讓人嘆服。 在混沌中開天,偶爾會遇到一些奇異的材料,有些極其珍貴,舉世難尋第二件,不過除卻大帝級人物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這樣開天辟地。 葉凡要開十層天,可以說極度驚人。 “叮” 一聲輕響傳來,在開辟第八層天時,一道赤光閃耀,與萬物母氣鼎撞在了一起。竟然不碎,且有流光飛出。 “挖到混沌仙寶了!”花花大叫,非常的激動。 他沒有黑皇動作快,大黑爪子一扒拉,直接按住了他的光頭,自身先沖了過去,張嘴就咬。論奪寶能力除卻段德外,無人能比肩。 “黑皇師伯,你這是干啥?”一群孩子都望向它。 “忘記了,都是自己人。寶貝爛在肉鍋中跑不了,條件反射而已。”黑皇訕訕的說道。 小紫、燕霄、東方長生等一群孩子都偷笑,而厲天、李黑水、東方野等則相當的淡定,大黑狗要是不是這種反應那才怪了呢, “真是仙料啊!” 當黑皇從混沌中將那寶貝取出后,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凰血赤金!” 眾人眼神火熱,竟然是凰血赤金,這是古之大帝用以煉兵的材料,誰也沒有想到開天辟地,竟然得到了這么大一塊。 “咦,不對呀,這不是先天之精塊,而是被人煉化過,你們看這是一段戰戟啊,還有古樸的道痕呢,這是多么久的歲月前流下的?”黑皇震驚。 眾人都圍了上來,就是葉凡也一陣訝然,混沌中都是先天存在的東西,不在大宇宙內,怎么會有兵器碎塊? “是帝道法則殘痕。”葉凡鑒定后說道,這截戰戟是無盡歲月前流下的,當中有還有道痕不曾滅。 “這怎么可能,難道是至尊激戰到了這里,折損兵器,而最終沉埋混沌中?” “不可能。”黑皇搖頭,他一直在觀看葉凡開天辟地,這里混沌如海,并沒有通路,不曾發生過戰斗。 可以說,這里是一片先天之地,此前不能有人來過,一直都是如此荒寂。 “那怎么回事?葉叔叔,趕緊開天,看一看這里還有沒有仙寶。”有孩子興奮的叫道。 葉凡眉頭微蹙,他手撫這段斷戟,感受到了無窮的歲月力量,這種帝道法則古遠的驚人,不屬于任何傳說中的皇者。 他繼續開天辟地,再拓一片凈土,并未再得到凰血赤金,但卻挖出小半塊殘碑,上面刻寫有少許文字,可惜一個都不認識。 “超越神話時代的文字,無人可辨!”這是人們的共識,即便尋專人來看,也都只能搖頭。 “與地府中的那一塊碑的文字一樣,同處一個時代。”葉凡輕嘆。 當說出這些話后,他心中劇震,這是湮滅的歷史,這是一個輪回嗎?曾經葬下了幾個紀元,這就是殘跡嗎? 在這一刻,葉凡心神大震,所謂的一個輪回比他想象的還要浩瀚啊,葬下了宇宙,重歸了混沌中。 而后世又重開了宇宙,又有了不同的文明與發展。真是這樣嗎?當想到這一可能,他渾身冰涼。 所謂的更迭,宙都不知道顛覆了幾次。 仙! 最后,葉凡想到了這個字,只有長生,只有打破永恒,才能洞曉一切,不然終是這宇宙中的一朵花,綻放了又凋零。 即便是大帝,也只是最艷麗的一朵花而已。 “連宇宙都有盡頭啊,當天地再換時還能剩下什么,唯有跳脫出去。”葉凡輕語,這次意外發現,讓他觸動很大。 “葉叔,您趕緊多開幾層天吧,說不定能挖出一堆寶貝來。”東方長生笑道。 “小孩子懂什么,別亂說。”東方野賞了他一巴掌。 即便是大帝,這樣大規模的開天辟地,持久下去也很吃力,因為這不是小世界,而是真正的浩瀚凈土,封在當中,生存無盡歲月都沒問題。 最后,這段凰血戰戟被葉凡送給了山凰,這尊老準帝這些年來實力大進,成為了天庭的高端戰力,為守護者之一。這個收獲,讓老山凰欣喜與激動不已。 “需要我與女兒同你一起去嗎?”在離別之際,姬紫月問道,臉現柔色,修煉到后期,元靈體的可怕之處盡顯無疑。 也許她的修為還不是多么逆天,但是若與一位至強者走在一起,卻可以增加對方的法則波動威力,為其加成。而且她可以吸納過來天地母源,讓至強者恢復加快,可以說是近仙,天生受庇護。 元靈體不成則以,一旦有成那就是近仙的存在,這是黑皇私下與葉凡推演得到的結論。 這種體質太過罕見了,古來只有兩三個,皆早夭而亡,不曾有成。 現在姬紫月有這種天賦血脈,小紫也繼承了,故此母女兩人都希冀與葉凡同行,相助他一臂之力。 “不用,你們等我回來!”葉凡堅決的搖頭,不希望妻女跟著去冒險。 他安排好天庭的事宜后上路了,徑直趕往飛仙星。 大星上,荒獸眾多,蠻禽橫天,原始老林密布,大山宏偉,瀑布如九天銀河垂掛。 這是一片壯麗的世界。 可是近來卻不寧,所有強者都不安,所有異獸兇禽都在嘶吼與長鳴,最中心地的異常越來越可怕了,直接聽到了嘶吼聲,古碑林立,魔氣與仙霧共同蒸騰。 最為關鍵的是,有至尊顯化了,來此觀看,在為不久后的大戰做準備。 葉凡來了,沒有什么掩飾,震動了星海,飛仙星上萬靈更是大受觸動,另類成道的圣體駕臨,比古代至尊更可怕。 因為他血氣旺盛,而且通過實戰,斬過升華的天尊,其威嚴與神能毋庸置疑。 “這都是封印之碑啊。”葉凡輕嘆,而今封印松動了,這些碑離開地層深處而起,出現在人間。 顯然,下方的封印維持不了多久了,再也不能鎮壓這片密地,所有的秘密都將出現。 碑文不認識,只有個別字隱約可辨,葉凡注視,那是帝字,代表了法道的極致,無論古今都相同,是它們在起作用鎮壓此地。 不是《道經》中的精華九帝字,也不是太陰母經與太陽仙經中的精華帝字,那些字只是代表了一種封印之道,與大道共鳴,隆隆回響,萬古不毀。 葉凡看罷良久,沒有出手,他進入太空,盤坐在一片虛空,眺望下方的大星,進行鎮守。 就這樣時光匆匆,整整四十九年過去了,他都一動不動,除卻悟道就是眺望飛仙星。 在此期間,至尊化身來了又走,幾大生命禁區都有動作,全都有無上存在來此觀看過,要探個究竟,所有人都在等待。 山雨欲來風滿樓,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地方的封印要徹底毀掉了,地心的秘密將要出世。 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去先解除封印,諸皇很沉得住氣,都在等待,竟待這一逆天大世的到來,等仙路開啟。 不光是葉凡有所覺,各大生命禁地的皇道至尊,能夠達到那個境界怎能會是凡俗,他們也通過秘法,透過禁術,了解到了一片模糊的未來,猜到了部分驚人的結果。 嘩啦啦! 鐵鏈聲響動天,像是有仙魔要出世,似乎正在自那仙域跨界而來,要推開那緊鎖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