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744 輪回盡頭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一定是地府中的至尊,那種氣息不會錯,唯有這種人可以這般威壓九天,即便身上淌黑血也能如此。 陰兵陰將早已散去了,不敢過來,戰戰兢兢,承受不住兩位至尊的氣息,全都惶恐。 “冥皇?!”葉凡喝問。 對方是至尊沒錯,但是他也是這個級數的存在了,直接喝斥,根本就無懼,本就是為了了斷而來。 冥鐵戰衣烏光閃爍,但不少地方破碎,在滴黑血,那個人坐在鎮獄殿前的臺階上,拄著戰戈,瞳孔像是兩道刀鋒,冷幽幽的望來。 他連頭顱都被黑色的冥鐵盔遮住了,只有眼睛、嘴巴露出在外面,連發絲都不可見,難睹真容。 “你來晚了。”他說這了這樣一句話,雖然簡單,但是卻道出了很多事情。 從其冷漠的語氣以及有點不穩定的波動可以感應到,他受創極重,顯然有所指,……死了,而他也不復巔峰。 葉凡盯著他,透過其身后那半開的殿門,看到了點點血跡,以及幾塊殘碎的石棍碎片,那是】英的血與兵器。 即便知道他來晚了,早已成為了定局,但是他依舊心中有悲,正是他渡劫那一日,古天庭第一神將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那你就去為他陪葬吧!”葉凡冷漠的說道。 他不想說什么廢話,一掌向前按去,緩慢但卻有力,這個地方風雷大作,神魔嘶吼,這樣隨意一擊就讓天地失色,日月無光! “當” 冥皇手持黑色的戰戈阻擋,火星四射,他橫飛了起來,大口吐血砸進后方的宏偉殿宇中,古老的建筑物倒塌了大片。 強大如地府的主人,也這般血濺宏偉古殿中,讓人震撼遠處的陰兵陰將全都發毛,徹底心涼了。 而從另一個角度考慮,也足以說明冥皇的可怕,早已遭了重創,但卻在大成圣體的蓋世一擊下不碎,依舊擋住了殺伐,可見其無上戰力。 “你果真老了!”葉凡無情的說道。 “是,我老了。”冥皇站了起來口中溢黑血,拄著戰戈,道:“你不來,我時間也無多了,算是為那……陪葬了。” 葉凡聞言吃驚,他知道古天庭第一神將強大,可是卻沒有想到逆天到這種程度。難怪會被帝尊格外看重,親乎將他封印,言他錯開一世的話會成帝。 同時,他也覺得地府很不對勁難道而今只有一個冥皇了嗎?若是如此的話今日他足以將此地推平讓世間從此再無地府! 葉凡很冷漠,向前逼去腳步聲在大殿回蕩,這里密布有皇道陣紋,但是卻也難以阻他半步。 “你不想和我聊聊嗎一個死人而已,你不殺,我時間也不多了。”冥皇笑著說道,。中淌血,眉心亦裂開,黑血溢出。 “說吧,我想聽一聽。”葉凡站在宏大的殿堂中央,俯視昔日的至尊。 冥皇也是非凡之人,并不想被人這般對待,冷哼了一聲,轉過身去,緩緩走上了那最高的寶座,鎮定的坐了下來,向下俯視。 葉凡血氣繚繞,生機旺盛如海洋,現在絕對可以擊殺重傷將死的冥皇,但是卻沒有動手,冷冷的著著他,等他道來。 “我是一位至尊,曾徑成道,而后墮入了地府,研究不死之法。”寶座上,那個聲音在回響,隆隆而鳴,讓天地都要臣服。 “我知道。”葉凡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如果說,我不是冥皇,你信嗎?”冰冷的王座上,那道身影顯得很威嚴不可侵犯,竟然說出這樣一句話。 葉凡神色一滯,對方不是冥皇,這則消息確實震撼,出乎了他的意料。 “昔年,冥皇與人聯手,在最為關鍵的時刻襲殺帝尊,難道當時被擊斃了嗎?”葉凡問道。 “不,早在那個時候,冥皇就不在了,是我持掌他的皇道法器,參與了那一戰。”上方的身影落寞的說道。 顯然,那一戰對他的沖擊不小,幾位皇道高手齊出,都沒有能擊殺帝尊,還讓其揚威萬古,對于皇道人物來說打擊太大了。 葉凡思忖,從】英與地府對峙百年來看,的確有很多疑點,萬古不衰的地府不止一位至尊啊,怎么會這般羸弱,被人殺上門來卻無可奈何呢。 “冥尊,也就是冥皇,驚才絕艷,不說古來為尊也差不多了。他是第一今生前是位皇道至尊而死后還能由尸成道的人,其軌跡難以復制!” 葉凡亦聽到過一些傳聞,特別是古天庭后裔老神所講的那些,言稱冥皇深不可測,能與帝尊過招,一爭高下,盡管最終敗了。 “呵呵,真正的冥皇是不會在那個時刻襲殺帝尊的,因為他們關系復雜,亦師亦友。” 這個皇道高手說出了這樣一則秘聞,簡直是石破天驚,震的葉凡都說不出話來。將之與老神的話印證分析,冥皇似乎對帝尊還是有些恩惠的,只是后來發生了成仙路上的絕殺事件,才顯得關系有些混亂。 “那時,冥皇坐化多年了,是我持其皇器而出,代他而伐天。”他說的很平靜。 “冥皇死了?”葉凡眸光流轉,如兩道寒氣茫茫涌動。 “若是死了,地府也不會成這個樣子了。”上方的人自語,道出了一些驚人的秘密。他將死去,顯然是因為碰到了一個同類,或者說是同級別的人而想將一些憋在心中很久的古秘說出來,不想帶到地下去。至于那些陰兵陰將在他眼中也許只是蟻蟲,跟他這樣盤踞在云端的天龍沒有交集與共同話語。 葉凡怔然,聽到了一些如同天書般的東西。 神話時代末期,冥皇坐化,那應該是數百萬年前的事情了。 可是,一百多萬年前,地府中的至尊感應到了他的氣息,知曉他復蘇了,與所知的坐化結果相悖。 “這并不能證明他現在還活著。” 葉凡道。 “通天仙寶或者說是通天冥寶在數萬年前飛走了,除卻他再次出世外,無人可以從地府中召喚走。”冰冷王座上方的人說道。 葉凡知道這件神器,當年無始大帝要攻伐地府時就是這件秘寶掩藏了地府,讓浩大的冥土從宇宙中消失了。 同時他也明白了,為何”英那般攻伐,以及他這樣闖進來,地府明明虛弱不堪了,還不隱藏,原來失去了通天冥寶。 地府要沒落了,要完了! 當葉凡得出這一結論時他真心驚呆了,要知道,這可是古往今來真正不朽的大勢力,可與古天庭叫板的組織,恐怖之極。 “輪回盡頭,一切都將落幕,地府是萬靈的歸宿……” 這些話依舊響在耳邊,葉凡怎么都不會相信,地府要完了。 這些年來,陰兵借道在各大星空徘徊尋找上古神尸愈發顯得他們的恐怖與昌盛不可抗衡,怎么現在走到了這一步? “因為冥皇要回來了他會拿回屬于他的一切。”冰冷王座上的人說道,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僅這一句話就足以道明了一切,地府現在的至尊恐懼冥皇歸來怕對他們清算。 葉凡從這里又得出一條結論,冥皇絕對恐怖無邊,其戰力可能遠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不然絕不會這樣。 “我是鎮獄皇,也是昔日的一位古尊。”終于,上方的人道出自身的來歷,關于鎮獄前的尊稱,他沒有說。 葉凡心潮起伏,不能平靜,地府中的主宰來頭大的驚人,也許其神話時代為某一天尊也說不定。 “閻羅死在了地府,自然坐化。長生天尊進了仙陵,沒有再回來。還有一人在通天冥寶飛走時,心中不安,進入了太初古礦。目前的地府,只有我一位皇道高手。”他道出了事實。 這些消息若是傳出去,定然要震驚人間界,太過震撼了,地府竟然早已發生了大變,外界根本不知。 這些萬年來,地府頻繁活動,于各星地尋覓,其實是在找通天冥寶,為的是要將冥皇給搜出來。 鎮獄皇認為,冥皇在蛻變中,趕在他覺醒前,可以將之擊殺。 可惜,這么多年過去了,地府出動了那么多的大軍,損失很大,依舊沒有什么收獲。 故此,地府空了,長生天尊不肯回來,閻羅死了,另一人進入太初古礦,而今只剩下了他自己。 鎮獄皇道:“冥皇大才,讓人心中有大恐懼。我知道,他早晚會回來的,他為了長生,一直在闖一條路,在死與生間,沒有人比他走的更遠。” 葉凡心中浪濤擊天,難以寧靜。 過了很長時間,他又想大笑,莫名而慨,道:“地府,一個浩大的禁區,起始于無盡歲月前,現在竟然要落幕了,是冥皇,還是我,要將它終結?” 這很不真實,地府給人的壓力太大了,時至今日,早已深入所有強者的心頭,此時這個結果讓葉凡覺得很荒謬。 “你錯了,只要冥皇還活著,地府就還在,永世不會終結,一時沒落而已。”鎮獄皇道。 “地府是萬靈的歸宿……這些話有些可笑,是你們放出的嗎?”葉凡冷漠的問道。 “是冥皇說的,而且得到了證據。”鎮獄皇道,他搖晃著站起身來,咳了幾大口血,顯然快堅持不住了。 他走出鎮獄皇殿,望著浩大的冥土,手中的戰戈輕輕一切,大地頓時裂開了,道:“你看下方有什么?” 事實上,他切開的大裂縫很廣闊,貫通了許多大星的砸出的大坑,但是相對于浩瀚無疆的冥土來說依舊算不得什么。 無須細看,葉凡也知道地下有很多尸骸,年代古老的嚇人。 “你說,一顆星辰、兩顆星辰、十個星辰、百顆星辰上的生靈即便都死去,能造成眼前的可怕景象嗎?”鎮獄皇問道。 一種很奇怪的關系,雙方明明敵對,但是現在卻在認真討論。原因無他,只是他們都為至尊,這個級別的人太過罕見。 葉凡心中一涼,這浩大的冥土究竟是如何形成的,過去他就琢磨過,越是深思越是覺得可怕。 “葬下了全宇宙所有生靈,而且不止一個,紀元,這是在輪回!”鎮獄皇道。 “輪回盡頭,一切都將落幕,地府是萬靈的歸宿……”葉凡輕語,過去沒有,而現在這一刻,他覺得這句話是如此的可怕。 ♂♂ 下載本書最新的電子書請點擊: 本書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