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42 劫后余生

即將功成,可是葉凡卻也虛弱到了最低點,整個人沒有了一點的力氣,搖搖欲墜,渡劫是在耗命,拿人體本源在填。 主要是他的大劫過于可怕,超越世間常理,如果是別人早已成為飛灰了。 九天九夜,煎熬成傷,元神都要化成灰燼了,終于等到了最后這一刻。 “轟!” 突然,蓋世氣息澎湃,古代至尊的力量像是一片汪洋一般壓落,突兀而剛猛,凌厲而驚人,殺機萬道。 最后的時刻,生命禁區的存在出手了,要將他扼殺在最后的關頭,不讓他真正圓滿歸來。 曙光就在前方,可是黑暗卻籠罩的了大地,要將所有的光明吞噬,這是一種大道神則,斬神奪魄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劫后余生,滅殺人于無形中。 本來天劫都要消失了,一切都到了終點,這樣的殺伐出現,毫無疑問是毀滅性的。 葉凡拖著疲憊的傷體,橫移半片星空,躲避過了必殺一擊,那個地方湮滅,黑洞成片,而后混沌炸開。 “嗡!” 霸體祖星上,有一只大手拍來,化成了翻天印,漆黑如墨,遮蓋葉凡頭頂上方。 太迅疾了,他避之不過,竭盡所能硬撼“噗”的一聲大口咳血,身子橫飛了出去,差點就被打了個四分五裂。 傷體遭創嚴重,元神將碎,難以為繼,葉凡無法繼續大戰了。 最為可怕的是,不止一位至尊出手,北斗方向,有兩道巨大的光束掃來,震耳欲聾,星辰如塵埃般,在道波下是那般渺小。 葉凡變色,當即橫飛,極速躲避,然而這個結果有點恐怖,光芒淹沒了此地,強于天劫,讓他無處可棲身。 “噗” 葉凡四分五裂,因為身體渡劫后原本就破敗不堪了,現在被打碎,成為白骨塊還有血。 天空中三只大手向下抓來,欲攫取他的圣血,煉化成寶丹,結果三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劫后余生者互相硬撼了幾擊,竟將他當成了戰利品。 經文響起,葉凡重組真身,臉色陰沉無比,從三只大手的夾縫中沖了出去,又一次差點碎裂。 即將大成,卻有人這般對他,不給他生路,要在他最虛弱的時候要他的命,形勢極其危急。葉凡沒有停留,撕開宇宙,沖向遠方。 而天劫畢竟還未熄,盡管威力很小了,但是依舊驚動了大片的宇宙生靈,葉凡無法掩藏氣機,后方三只大手再次壓來。 “轟!” 很慘烈,葉凡又一次被擊碎了,苦熬了九天九夜,這時他真的沒有了精氣神,太過吃力,無法抗衡。 換作任何一人來此,也不會比他做的更好,現在能再聚血肉,有殘命飛遁就已經是奇跡了。 “嗡!” 又一只大手加入進來,霸體祖星的另一人動了,立劈當世,將葉凡覆蓋在下方,圣血飛濺,他被擊的差點神滅。 最后,都不知道是幾次了,若非他生命潛力超常,死十次都得多。 終于,天罰消失,那最后的雷光不甘的化成波紋暗去,天地恢復清寧,葉凡橫渡宇宙,隱藏氣息,躲避追殺。 他渡劫完畢,大成了,需要找個地方恢復過來,需要無盡的精氣,用以壯大己身,達到那相應的大圓滿境界。 然而,至尊給他這個時間嗎,就是要在此時滅殺,讓他形神俱滅。 這是一場大逃亡,葉凡沖到了宇宙邊荒,在無生靈的死寂之地行走,不斷的轉移地點,但就是無法擺脫,血越流越多。 “轟!” 北斗方向,生命禁區中,不知都是何人,幾只大手一起飛來,比剛才更恐怖了! 與此同時,霸體祖星方向,兩只大手亦是如此,真實化出,劈蓋了過來,他們一起出擊,葉凡再被打中的話必死無疑。 誰也承受不了數位至尊的同時轟殺! “就是這一刻!” 葉凡一聲大吼,雙手劃動,無始術綻放出驚人的光彩,他的頭頂上方,萬物母氣鼎發光,內部沖起滔天的光。 這像是一片汪洋卷了過去,將幾只大手都淹沒了。而且在這一刻,一聲鐘響,震撼宇宙,此地被點燃。 那是仙鐘的法則烙印,是仙器的秩序神鏈,這個時候炸開了,宛若一場大破滅,毀掉了宇宙邊荒,混沌氣淹沒永恒。 血在飛濺,天地烙印碎掉,幾只大手白骨森森,而后熔化,最后炸開,幾人的化身都遭了重創。 無上仙器突然碎掉,讓沒有準備的至尊都吃了暴虧。 葉凡利用這難得的機會,雙手捏印,左手刻出一個“宙”字,右手劃出一個“宇”字,崩開了天地,貫穿出一條時空通道。 他就這樣沖了進去,遁向遠方,混沌氣擴散,天崩地裂,仙鐘法則碎片湮滅虛空,將他留下的痕跡磨滅了。 清冷的夜空下,萬籟俱靜,葉凡盤坐那里,慢慢的吐納,他沒有大范圍的吞天地精華,不然這片星域都要暗淡,必然要被發現。 他正在緩慢的煉精化氣,強壯己身,從最基本的做起,這一次他傷勢太嚴重了,差點形神俱滅,就是有者字秘也吃不消。 渡完天劫,再遭擊殺,他幾乎被打廢,艱難的闖了過來。 諸天星斗,無盡星河,每一顆星辰都射出一道光沒入他的毛孔中,他雖然在壓制,但畢竟為大成圣體,無論怎樣都要吞吐海量的精氣,稍微一吸收就造成了這等景象。 葉凡每一個細胞都是一個無底洞,恨不得將整片星河都吸干。 但他很克制,最后離開了此地,前往下一處,免得動靜過大,惹出大敵來。 他又一次盤坐,慢慢入定,溫養元神,撫平上面的裂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聲暴音傳來,葉凡的頭顱四裂,元神幾乎被震散。 就在前方,有一位至尊化出道體,以至強神則沖擊,要斬他的元神。 終究又被尋到了! 元神不穩的剎那,他的肉身也被擊穿,血與肉齊飛,灑向遠方,重組后再次遠去。 葉凡發誓,一定要推平某些生命禁區,殺破大成霸體一脈的祖洞,今日他不斷遭劫,這些人連出辣手。 “起!” 葉凡一聲大吼,青帝兵飛來,早已被他藏于這片星域,用盡最后的力氣,將之復蘇,掃向后方。 這是一場逃亡大戰,不久后,吞天魔罐也被葉凡復蘇了,用以對抗后面的人。 大逃亡開始,葉凡豁出去了,只要給他時間,他就可以壯大己身,不久就可以君臨天下,現在只要活下來即可。 然而,這很艱難,他連渡兩重劫,超越了古代至尊的預料,錯過了擊殺他的最好時機,而現在可能是唯一的機會了,怎肯干休? 再給他時間,這天下將無人可制衡他。 半日后,葉凡再次被人尋到,于盤坐中被霸體擊碎,他心中怒火沸騰,橫渡向宇宙海深處,忍受怒怨,暫避其鋒。 讓他遺憾的是,這一次吞天罐并沒有像上次對付不死天刀時那般真正意義上的復活而化成一個女帝。 故此,他的處境很不妙,被動逃行。 直到兩日后,情況終于有所好轉,他進入了靈寶天尊的殞落地,扎入其苦海中,沖進其命泉神液中。 這是一種瘋狂的補充,盡管這些東西對至尊來說,屬于雞肋,不能延命,但是對于葉凡來說卻是無價之寶。 他滿是血與裂縫的肉身,得到了滋養,傷勢好了很多,這為他帶來了機會,給了他緩沖的時間! 而時間對他就是生命,在隨后的一天里,他橫渡宇宙海,不斷的大逃亡,盡管付出了血的代價,但是也吞掉了無盡的星光與混沌精氣,壯大了己身。 有至尊預感到,大勢已去,在不走出仙源、不出世的情況下,難以擊殺葉凡了。 第四日,葉凡直接從至尊的視線中消失了,擺脫了追殺,不時于各地顯化蹤影,瘋狂吞納各種精氣,無盡的宇宙,大片的星河在暗淡。 最后,他直接沒入了混沌海中,進行吐納。 大局已定,經過四日的恢復,他有了自保之力,無懼一戰了,當然也要盡量避免,他要等到全面恢復。 生命禁區中的人嘆息,他們知道阻止不了了,最起碼葉凡可以逃,能夠活下來了。 誰也沒有想到,葉凡整整ā費了一個月的時間,用于修復傷體,還有祭煉那口殘缺的鼎,身體與兵器最后極盡燦爛,達到了人生最高峰。 而在這期間,宇宙各地早已引發了軒然大,葉凡圣體大成像是颶風般席卷天下,各地皆震驚。 尤其是,他殺了一位大成霸體,早已被曝了出來,舉世顫栗,當真要天下無敵了! 又過去了半個月,葉凡睜開了眼睛,從盤坐的虛空中站起身來,一口小鼎落入他的手掌中,古樸而自然,有帝威彌漫。 “終于到這一天了嗎?” 葉凡眸光冰冷,在宇宙中邁步,不再掩飾行蹤,不再遮蓋氣息,他可以俯視天下了,無懼生命禁區。 “葉凡……他大成了,活下來了!”天庭中,有人喜極而泣,而后引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終于等到了,圣體大圓滿,可以叫板大帝了!” “師傅他將會做什么?”楊熙激動無比。 “自然是征戰生命禁區,掃平他們!”āā傲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