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739 沐浴霸血

天帝無雙,神威羔世,不可抗衡,他與葉凡一般無二,濃密黑發披散,眼神似冷電,有冷酷有也有凌厲,爆射電芒。 他就這樣傲世獨立,一腳踏在戰仙身上,將他鎮壓,口中高喝臣服,那道戰影跪在那里,劇烈顫抖。 天帝威勢,難以言表,睥睨人界,震驚世間,讓人戰戰兢兢,心神都要悸動。 “噗” 滄瀾吐了一口血,手臂嘎嘣作響,用力一拍,斷臂相連,接在了一起,骨頭生長,他臉上充滿了寒霜。 這是一種奇恥大辱,曾幾何時,他橫掃天下,九天十地無對手,寂寞無敵,而今卻被一個后輩將其神形壓的跪在地上,不可想象! 這比殺了他都難受,不光是肉身的劇痛,心靈的恥辱感讓他發狂,仰天長嘯,渾身霸血直沖天靈蓋。 逼著他的終極神形下跪,那不就是等同于讓他跪伏了嗎,這么嚴重的后果,等于在一個嘴巴一個嘴巴的扇他,不可忍受。 “啊六那尊戰仙怒吼,激烈反抗,渾身的血肉都崩裂了,骨頭都露了出來,要將那只踏在他的身上的腳震開。 可是,根本擺脫不了,那只腳黏在了他的身上,牢不可撼動,且讓他更加的承受不住,連頭都被踩的壓了下去了,碰到了自己的膝蓋。 “欺人太甚!”大成霸體大吼,他寧愿戰死,還從來沒有被人這般凌辱過呢。 “你不是喜歡沐浴圣血的感覺嗎,你來試試看?!”葉凡大吼。 他心中也有一股怒氣,對方幾次三番的提到,曾經擊殺過一尊大成圣體,視他們為廢骨,一次也就罷了,居然再次提起。 故此,他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殺!” 滄瀾怒吼,那尊戰仙渾身發光,點燃了神火,自己要炸開了。 “噗” 那尊天帝,也就是葉凡自己,冷漠的俯視,一腳踏下,頓時讓他身體劇顫,同時一巴掌按了下去。 啪的一聲,葉凡將他的天靈蓋拍碎,鮮血與腦漿四濺,景象可怕,要知道這可是一位至尊的戰影,等若是他自己,就這樣被打死。 轟! 戰仙崩碎,帶著一股暴怒,化成一團精氣神,沖天而起,成為一股股氤氳光霧,迅速沒入了滄瀾真身體內。 大成霸體劇烈搖動,神形的精氣神雖然回歸,但是卻讓他跟著遭受了重創,同時剛才被壓制跪下的感覺真實的浮上了他的心頭。 “我竟然被一個后輩這般欺凌……”啊!”滄瀾怒嘯,他想到從前,那個青春不再的圣體,被他打敗時的凄涼,當年他意氣風發,傲視天下,將那位年老的圣體撕裂,沐浴其血而狂,何等的霸氣。 現在,輪到他了,以年老之身對付一個血氣方剛、年輕到讓人震驚的大成圣體,這真到是一個輪回嗎? 當年的一切倒過來了,這是怎樣的一種悲哀! 不過,他不屈服,并不服老,這才是第一個回合而已,落敗一時,并不代表他真的會在這場神戰中最終殞落。 誰能笑到最后,現在還不一定說的準。 滄瀾擦凈嘴角的血跡,頭蓋中有一條龍飛騰而出,張牙舞爪,在其頭頂上方吼嘯,他憋屈與不甘。而后,一只朱雀、一頭白虎一條化蛇……”“各種仙獸瑞禽皆現。 血光中,荒獸猛禽大飛騰,宛若進入了神話世界,任何一個只要走出,都要橫掃人間界。 這一次,他不化戰仙,因為這個世上難以出現真正的戰仙,無法演化到完美,他剛才的神形雖然很強,但終究有破綻,被葉凡尋到,直接鎮壓。 “喀嚓” 青龍飛下,與他的頭顱融合,他擁有了龍頭,又像是一個青龍盔,青金閃爍。 接著,仙凰俯沖,沒入他的后背,一對火紅的神翅張開,從他的肋部展出,遮天蔽日,仙火騰騰,赤霞漫天。 而后,白虎咆哮,一頭山岳般的巨虎從天空中奔下,快速解體,與他的四肢融合,白虎爪鋒銳森寒,可輕易撕裂宇宙。 隨后,一條化蛇出現,長達也不知多遠,隨意一擺尾就可抽碎星辰,它快速化小,沒入滄瀾的背后,讓他生出一條巨尾。 他在進行可怕的變化,不再是戰仙,因為那種東西不存在這個世間,攻擊力雖強,但是有致命缺陷。他再強也比不過史上那位斗戰圣皇,猴子的父親蓋世無敵,當年幾乎成功了,但融合己身的剎那崩開,依舊差一點未達完美。 他動用了禁忌手段,分解重組各種神形,最適合己身,不算是純粹的神形,融合了法則,戰體的演化,所有手段綜合在一起,化成了另一種生物。 這是霸體的祖身! 這頭怪物,龍頭、化蛇尾、白虎爪、凰翅、麒麟甲、玄武背“……”集各種優點于一身,至剛至強,無堅不摧。 果然,這種霸體祖身一出,這天地暴動,是血與火的大罪,上蒼都不接受,驚雷萬重。 他剛一邁步,這天地就崩了,強大的力量無可匹敵,恐怖絕世,當年他就是以這神祖身擊敗大成圣體的,所向無敵。 “年輕的圣血啊,我依舊在渴望,也許能再為我延命,置入神爐,化成九轉圣丹。” 滄瀾咆哮,俯沖了過來,而這一刻他不但用了祖身,各種秘法也盡出,眉心發光,像是一個寶輪般刺目,壓裂了此地。 他每一寸肌體都在釋放能量,每一個細胞都是一個神藏門,霸血沸騰,神力狂涌。 葉凡神色凝重,一聲大吼,那尊天帝歸位,與他合二為一,這就是他自己,盡顯威嚴之態,俯視著那頭怪物。 “吸” 那頭怪物真的可怕到了極點,隨手一抓,這片宇宙撕裂,再一劃,遠處的另一片星河都崩碎,成煙成塵。 這就是古代至尊,常人無法理解,隨意一擊,一片星域都會湮滅,任何強者,即便是準帝等也擋不住這一擊。 砰! 葉凡硬撼,上來就是一掌,與對方的拳頭撞在一起,天崩地裂,鬼哭神嚎,這個地方出現了各種影子,屬于遠古的英靈。 兩人劇烈大碰撞,呼喝聲成片,最后葉凡身上出現了很多血跡,傷痕累累,可是大成霸體更為凄慘,凰翅被撕了下來,肋骨斷掉數根,裸露在外。 而個眈尾巴更是被葉凡截碎,白骨森森,鮮血淋淋,連那龍頭都幾乎被葉凡擊穿,而后又差點被割裂下來。 狹路相逢,沒有人避開,血拼大戰,原本也許是需要數千招的對決,現在被濃縮了,在數十招內有了結果。 葉凡身上有血,連胸部都出現了一個血洞,但是他付出的代價。 大成霸體就更慘烈多了,差點被撕開,祖身遭受了重創,即將瓦解,他不能理解,憑他修道這么長的歲月,另類成道,怎么會戰不過這樣一個后輩。 連他的經驗與閱歷都無用,對面那個人是一今天生的戰者,真如天帝般,在對決的領域中無所不能,力壓他。 事實上,葉凡并不輕松,雖然是九重天登峰造極,險些邁入另一個領域,但對上這個霸血強者,依舊毫無保留。 畢竟對方是一個至尊,震古爍今,葉凡動用所有禁忌手段,為的是威懾,讓暗中的其他至尊明白,想要阻止他,必然要付出血的代價。 當然,究竟管用與否,還要等待證實。 現在他就得凌厲出手,不殺到古代至尊痛是不會有效果的。 殺到狠,殺到狂,殺到至尊膽寒,要明白的告訴那些人,敢來阻他就要付出血與命的代價。 他現在看似強勢,實際上很危險。 “殺!” 大成霸體大吼,他心中悲涼,生平第一次這樣慘敗,他傲世而行,來此斬圣體,結果卻這般的慘烈。 顯然,又一位至尊崛起了,將踏著他的尸骨而進,一代新人換舊人! 事實上,暗中另有至尊在看著,眸光冷冽,穿透無盡虛空,見到了此地的情景。 所有人都心中震動,連跨兩重大劫,這超出了他們的預料,現在阻止的話,代價很大。 若是八層天的圣體,也許幾只巴掌拍來,葉凡就飲恨了,但現在任誰都要掂量一番! 古來僅見,前所未有,逆天的圣體跨了兩個劫,讓諸至尊都沉默了,阻止與否?阻的話,代價很大,不阻的話,其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殺!” 突然,清冷喝音傳出,霸體祖星方向,一道光波沖來,又有至尊出手,不讓葉凡殺滄瀾。 那是一種至強的道波,沖擊力驚人,在它所過的路上,所有星辰都熄滅了,開辟出一條真空通道,直達近前。 滄瀾橫移,準備退出生死險地。 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感覺到了一種難以忍受的挫敗感,生平第一次這樣大敗,連命都要保不住了,這是怎樣的一種悲涼。 “嗡!” 虛空顫抖,而后如畫卷一般定格,葉凡的肉身在動,揮動出了天帝拳,至剛至陽,打破永恒,縱天而上,迎上了那道光波,將其全部橫擊、擋住。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發光,金色小人踏天而行,右手持一座小鼎,在演化行字秘,超越了世間極速,讓時間定格。 同一時間,金色小人左手捏印“宙”字奧義極盡升華,發揮到極致,也影響到了時間。 元神合道,御鼎出擊,追上了滄瀾,噗的一聲,這種攻擊力太過霸氣與剛猛了,將其震的渾身崩裂,骨斷筋折。 強大的如森血至尊也承受不住,立即就要解體。 要知道,他是能可以硬撼帝器的存在,而現在卻要四分五裂了,渾身是血,白骨崩斷,軀體要爆開。 轟! 天空上,葉凡將那道巨大的光波擊潰,掉頭而下,元神與肉身合一,俯沖了過來。 “噗” 他將大成霸體撕裂為兩半,沐浴其血,將他軀體踏在了那里,冷漠的俯視著他。 屠掉了至尊! 宇宙震顫,十荒動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