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38 古來未有

這個境界的人,就是如此,自信古今無敵,唯我獨尊,不然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而這種性格的人在世俗中也不少見,失敗者自然成為了笑柄,而成功者則光輝萬丈,一生強勢,那種自負是反倒成了性格鮮明的特質。 大成霸體顯然就是后者,無敵天下,與他的性格有關,他就是這般的自信,從來都是如此,信心爆棚,眼中不會有他人。 “安心渡你的準帝八層天劫吧,不然殺你都覺得污了我的手。”他輕語,臉上帶著冷漠,這種話很難聽,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卻也是實話。 他是這從這一步過來的,早已算是一種另類的成道,親手殺死過大成圣體,面對一個八層天的人自然有說這種話的資本。 “哈哈”哈哈哈“……”葉凡大笑,盡管拳頭血淋淋,但是依舊很豪邁,道:“死字怎么寫,你還不知道,今天我會拎著你的頭顱,讓你看清楚!” 大成霸體臉色冷了下來,道:“不想多活,求速死的話,我便成全你!” 轟! 場中,那個磨盤越發的恐怖,上面的人影更加真實了,這是天地大道的意志,神威蓋世。 葉凡與他一拳撞在一起,兩者全都被崩的血肉模糊,白骨茬森森,赤血飆飛,灑落的四處都是。 “有血有肉,有形神,還真有什么鬼東西不成?我不信,不過是閃電摹刻下了昔日強者的神,殺你!” 葉凡大喝,渾身毛孔舒張,他肌體流動仙輝,雙手捏印,瞬間就震出了一股驚悚了人間界的氣息。 他左手劃,動,在虛空中刻寫出一個符文轟的一聲,一個“時”字出現,震碎天地,有一種時間長河奔騰過的聲音。 在其附近時間紊亂,天地模糊,什么都像是不復存在了,被打入了歲月的海洋中,徹底的顛覆。 而其右手捏印,也在劃動,一個巨大的符文同樣刻在虛空中,一個“空”字出現宇宙崩塌,星空亂抖。 空間之力擴散,傾覆了此地,讓乾坤都為之顫栗,這是一種摧枯拉朽的力量,長空崩開了又重組,隨葉凡的右手而改變。 大成圣體當即就變了顏色,這種法太過恐怖,左手代表了時間,右手代表了空間兩者相合豈不是就是“宙”和“宇”。 這是何等的大氣魄才會創出這樣的秘術?! 大成霸體臉色冷冽他意識到,這種秘術演化下去必然會極度可怕會與九秘等并列,前景驚人。 果然,葉凡左手按下右手震出,前方時間紊亂,空間炸開,讓那道虛神暴退,口中咳血。 “轟!” 接著,葉凡雙手一合,融在了一起,宛若穿越了宇宙洪荒,凝練了天地玄黃,這一刻他宛若在創世! 天地炸開,那鎮壓而下的磨世盤直接出現裂痕,發出了可怕的喀嚓聲,而后炸開。 就這樣毀掉了,大五行之力全部潰散,葉凡的金色元神飛天,吞納這些五行仙光還有雷劫,還有鼎也是如此,在那里沉浮,吞掉了磨世盤碎片,鼎身越發顯得古樸。 至于他的肉身不用刻意去控制,渾身毛孔都張開了,每一個細胞都像是無底洞,吞噬五行神劫。 那般恐怖的大劫,凝鑄成的磨石盤,連大道意志都降臨了,化作虛神,卻被葉凡在關鍵時刻以雙手擊碎! 虛神也消散了,被金色元神拘禁,張口吞下,煉成仙精。 他沒有浪費一滴力量,全部煉化,容納己身中,進行淬煉,補充海量所需,這簡直聞所未聞,震驚世間。 有誰敢這般?對天劫都這樣“洗劫”,貪婪的吞納,寸草不留,不浪費哪怕一分,這實在是沒有道理,因為別人想活下來都難。 大成霸體滄瀾眼皮直跳,感覺不對勁,對方的實力過強,超出了八層天的范疇,似乎在另一個大臺階上! “不可能!”他眸光爆射,盯著葉凡看個不停。 他有些不敢相信,舉世皆知,準帝最后的臺階一劫比一劫難度,不能跨階而逾越,只能一層一層的渡。 自古以來除卻不被證實的傳說外,還沒有一件實例,從未有人可以在最后的層劫時縱跨,都只能一步一個臺階的上。 所有人都需要積累,那是一個牢不撼動的神話! 可是,為什么此時他有些心悸,感受到了一些威脅?強烈的危機感浮現心頭,最敏銳的神覺告訴他,出了大問題。 “轟隆!” 在那八層天劫之上,又有一重驚世天罰降臨,大到讓人無法想象,蓋住了此地,擊穿了八層劫所有雷光。 這種景象駭人心神! 這如仙界降落的毀滅之光,破毀萬物,什么都將被平掉,化成塵埃。 大劫降臨,毀掉了原本的八層天罰,擊破了一個雷海大世界,更高層次的仙力出現,繚繞混沌霧氣。 那是一種茫茫波瀾,很詭異,很玄妙,入眼無窮無盡,一會兒虛淡,一會兒飄渺,一會兒又如汪洋席卷。 最古老的本源法則在擴散,欲重新開天辟地,破滅這里! 大成霸體倒吸冷氣,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所見,但卻不得不承認,真的有人縱跨兩劫,打破了神話。 這是如此的不真實,簡直像是一場夢境,讓他瞠目結舌,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了面前,證實了傳說。 大成霸體滄瀾倒退了出去,沒有真正沾染那種天罰,他雖然也曾經歷過,但是卻不愿貿然進入。 “九重天”大成!” 他眼中充滿了驚人的光芒,如天火在熊熊燃燒,今日之事或許為古來僅有! 轟隆隆! 葉凡體內血光爆射,肌體抖動,左手捏宙印,右手宇印,碰撞出了最為璀璨的光,嗡的一聲他的血與骨在劇變,更上一層樓,血氣鋪天蓋地,淹沒了宇宙。 這時空在崩塌時間長河貫穿而過! 這里景象恐怖無比,葉凡生生邁上了一個臺階,超越了古人,做出了讓霸體都難以相信的事,打破常理。 他的境界在面對第一神將時不曾掩飾,但獨自一個人渡劫,面對大成霸體時,還是有所保留的。 他自身足夠強大所以應付第八層天的大劫時,并不是多么費力,而今引動了九層天的無止大劫! “九層天又如何,當年早就被我踐踏過了。”滄瀾平靜了下來,畢竟是至尊,曾于一個大時代君臨天下。 話雖如此,但是他卻不在大意,嚴陣以待,因為葉凡的妖孽表現超出了他的預料,縱跨兩層天開古來未有之盛事。 過去亦有這樣的傳說例如狠人,例如虛空例如無始,但是并沒有留下什么證據。 因為,過于亦有另一種傳說說是仙鐘庇護,荒塔遮天,而今葉凡這才算是實例! 身為至尊,對這種狀況最是敏感,滄瀾知道,葉凡的前途不可限量,也許真能打破詛咒,圣體成帝也說不定! “轟!” 九層天的蓋世大劫,是名副其實的滅世,亂天動地,雷光席卷一切,蒼宇四裂,天地萬物俱滅。 強大如葉凡,當場也差點被劈成碎塊,僅一個照面而已,他便血肉橫飛,血雨灑濺,白骨外露,可怕無比。 葉凡的軀體都差點崩開,有些地方露出森森白骨,這是一種可怕的景象,古來有不少人走到這一步,但是都死在了雷劫中。 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杰! 葉凡的大劫更是遠勝他人的“九層天”,雷光之強比肩神話,與其實力成正比,此劫在古來最強一列內。 然而,巨大的雷光降落后,忽然又穩定住了,在虛空中洶涌,不再劈落。 而且,這個地方顯得很祥和,有一道道仙氣繚繞,飄散而來,讓人有一種要羽化飛仙的般的感覺。 這不是幻覺,大片的光雨灑落,葉凡通體發光,傷口當時就愈合了,而且精血更加旺盛。 “這是要出現……九重仙劫嗎?!”大成霸體震驚,修士的劫一旦沾了個仙字,那絕對寓意非凡,必震古爍今。 他感覺大劫正在醞釀,真的要現傳說中的九重仙劫,宿敵一脈的這個后輩讓他神色越發的陰冷,就是現在,早些解決掉為好! 雷光不顯,凝聚高天,唯有仙霧飄繞,以及光雨灑下。滄瀾沖了過去,大口的吞光雨,而且渾身毛孔都舒張,瘋狂吸收這些金色的雨點。 “你老了!”葉凡沒有阻止,只有這樣三個字,很冷漠,很無情。 而正是三個字讓滄瀾身體一震,霍的轉過了身,眸子如刀鋒一般盯著葉凡,對方的話捅進了他的心中。 他渴望生命物質,希冀這種仙雨,為的是可以活的更長久,可是如果與對面那個年輕人一般年歲,他又怎會這樣? 對方才開始崛起,血氣旺盛如海,根本不在乎這些,三個字讓他心神難寧,對方說的很對,他不再年輕了。 “呵可”哈哈。”滄瀾大笑,滿頭紫發倒舞,他向前逼來,道:“你們這一脈算什么,當年我又不是沒有殺過大成圣體,只是見證我輝煌的一堆廢骨,殺到你們臣服!” “內心虛弱,你不行了!”葉凡的話很簡潔。 “是嗎,殺!“ 大戰爆發,兩者上來就動用了禁忌神術,也許需要數百上千招才能分出的勝負,他們希望在瞬間就有結果。 大成霸體九種神形齊現,而后融合為一,那竟然是一尊戰仙! 這個結果絕世恐怖,任誰都要震驚,他昔日能夠稱雄天下,無敵宇宙間,不是沒有道理。 葉凡周圍異象紛呈,且左手捏宙印,右手捏宇印,劃開了時空,與那戰仙還有霸體劇烈大碰撞。 “噗” 鮮血飛濺,葉凡肩頭被洞穿,冒起一串可怕的血花,但他頭也不回沖了過去。 而后方,鮮血更多,大成霸體整條臂膀被撕裂,幾乎就墜落了下來,只連著一層肉皮而已,差點被連肩斬斷。 而最為可怕的是,葉凡的異象合一,凝結為一尊天帝身,與他自己一模一樣,睥睨天下,將那戰仙踏在了下方。 他生生壓著戰仙跪伏下去,口中喝著:“臣服!” 而葉凡自己也轉過身軀,冷漠無情的看著霸體的真身,道:“究竟是誰對誰臣服?!” 修道路上太危險,召喚法寶,呼喚月票,求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