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34 回歸

“很多戰部只經忍不住了,悲嘯天地間請我們開戰,以準帝領軍,殺向那些霸血強者,去滅殺幾位禁區之子,為死去的弟兄報仇!” 昔年,天庭何等的榮光,大軍所向,強虜灰飛煙滅,誰敢抗衡? 可而今自己解散,卻還被人打上門來,這是一種恥辱,更是一種莫大的憋屈。很多人寧愿在昔年的輝煌中落幕、戰死,也不想這般。 “我知道,兄弟們很窩火,很委屈,但是天庭早已被人研究透了,他們敢這樣出手,我想肯定有厲害的后手,要知道那些人來自禁區,有皇器,有神陣,就等著我們跳出來一網打盡呢!” 黑皇陰沉著臉說道,他追隨過大帝,沒有人比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回歸他更清楚這種人到底多么恐怖,而今這些人聯手了,怎不驚人?它正在竭盡所能整個各種后手與力量。 “實在不行的話,讓囡囡出去!”楊熙發狠道,他是主戰派,很想打今天翻地覆。 提到小囡囡,黑皇眼中出現了更多的陰覆,一聲嘆息,搖頭否定了。 葉凡在離去前,對它沒有保留,將自己看到的那一角未來告訴了它,為它演化,讓它一定要小心。 未來軌跡雖然偏移,有所改變,但是并未全部顛覆,不然老神也不會死了。 在那角未來中,小囡囡出動了,可是卻惹出不止一位古代自尊,要吞掉她,當成無上道果慚七掉。 從而引發了一場古來從未有的大戰,慘烈程度已經不能用言語形容,宇宙大崩,高手殞落盡,生命星辰與強者痕跡沒有剩下多少。 葉凡所看到的未來,最后……沒有了小囡囡。 黑皇得悉這些后,心驚肉跳,再也不敢真的將小女孩推出去了,它怕悲劇上演,它怕再也無法挽回。 “師傅,一定要回來啊!”小松輕語道。 還有一年,期限就將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回歸過去,而葉凡卻連一個大劫都不曾度過呢,到了現在,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兇多吉少,不然早該出現了。 情況沒有改變,偶爾還會有天庭戰將被殺,盡管被黑皇下了死命令,都隱藏起來,不得聚將,但是結果還是有人被尋到,戰死星空中。 最后,人魔忍無可忍,持那件近皇道的石器去大殺,結果遭遇了苦果。 禁區中的人果然有準備,動了真格的,這一次有皇道陣紋被帶出,甚至有人帶出了這一級的法器,圍剿人魔老爺子。 若非他玄功蓋世,近年修來修為大進,必然會死在外面,即便如此他也是遭受了重創,帶著一身血回來。 “別去了,我差一點誤入皇道殺陣中,這幫人準備了不止一種殺手锏!”人魔老爺子陰沉著臉說道。 這個結果讓人沉默。 “媽的,他們別逼我瘋狂!”大黑狗惡狠狠的叫道。 “師伯還有什么后手,都使出來吧,能滅他們的話盡早祭出!”āā道。 “能滅,但本皇也會消失,你永遠見不到了,你希望嗎?”黑皇露出一嘴雪白的大牙看著他。 “不希望!”āā搖頭。 在天庭陰云密布之時,外界也發生了各種大事。 世外三神尋到了混沌體的蹤跡,一路追了下去,但可惜只見到了他的背影,以映天晶石記錄了下來。 混沌體的出現,讓禁區之子的注意力分散了一些,他們也一路追了下去,要弄個清楚。 因為這關乎甚大,在神話時代,混沌體是最超然的血脈,號稱一旦出現,最終必然要天下無敵。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人現蹤,分散了天庭的壓力。 世間很多人都在推測,認為混沌體既然到了準帝境,不可能這么多年來一直無聲無息,肯定出來歷練過,應該有人見過。 “是他,我們見過那個人!”小天師張清揚驚道。 天庭內,也有人在討論混沌體。甚至,黑皇都承認,世間也許只有先天圣體道胎可與混沌體并列。 “當年我們來天庭時,看到他在渡劫,追上萬里長的青龍、化蛇等逐殺,混沌氣沸騰,恐怖無比。”龍宇軒補充道。 當日,他們與張文昌一起來橫渡星河,趕向天庭,在路上捕捉到了一個年輕男子渡劫時的畫面,也是背影。 而今,對比映天神晶的畫面,他們認出了,正是當日所見的人,那個男子的靈覺敏銳的恐怖,當時還曾追來,若非身在空間通道內,三人必亡。 可惜,就是他們也沒有見過那個人的容貌,距離太遠,一片模糊。 “此人應該沒有師傅境界高,還不曾被至尊感應到,不過再渡劫的話,也許快了。 混沌體的出世,以及葉凡的風波,讓這片星海中有暴雨將來的感覺,總讓人覺得會有一場驚世大戰。 數日后,混沌體再次露出蹤跡,世外三神中的一人追了下去,發生了大碰撞,結果那位“神”被擊成重傷。 這一結果出現,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宇宙各地沸騰,這個人果然了得,連深不可測的世樣三神中的一人都敗了,不是其對手。 而且,通過這一役明確證實,他就是混沌體,并非為虛,不只再是傳言。 一夜間,混沌體震動宇宙八荒,威名直線飆升,讓人感覺到了他的強大與潛力無盡,這儼然是帝路上另一個年輕大帝在崛起。 百年間,兩個人兩種不同的命運,葉凡原本同樣光芒璀璨,被很多人寄予了無盡的希望,但是現在卻生死成迷,還不曾出現,日漸暗淡。 而另一個人則于亂世中沖天,大有一飛破蒼宇之勢,全宇宙的目光都聚焦而來。 “呵呵,這就是命嗎,我看好你,可惜你沒有回來。現在出現了另一個人,這般的光芒耀眼,混沌體真成道的話恐怕能與帝尊一較高下了吧?” 地府外,一個少年盤坐,獨自面對浩大的黑色冥土,他星然是娃娃臉但是卻已經現出了老態,發絲雪白。 多年過去,他又回到了這里,震懾地府中的冥皇,一個人面對一個最古老的大勢力,這也算是一種蓋世威勢了。 可惜,他的生命終是走到了終點,命火將熄他有些遺憾,有些傷感,遙望星責深處。 “我該落幕了……” 混沌體曇ā一現,不久后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徹底擺脫了禁區強者的追蹤,但是他的話題卻不絕,神環加體。 隨著他的隱去,天庭的壓力再次倍增,禁區之子還有霸血一脈的人等全都在追逐他的蹤跡想要鏟除。 “黑熊圣者戰死了!” “什么老熊被殺了我又他大爺的,本座跟他們拼了!”龍馬急眼當年的十二圣者而今沒有剩下幾個了,這樣被殺,讓它戰血怒涌。 “唯一慶幸的是各戰部不再躁動,都隱忍了,散在宇宙各方,應該不會有太大的上傷亡了。”殺圣齊羅道。 即便如此,天庭部眾也倍感心痛,終究是死了不少人,每一個人心中都藏著一股火焰,恨不得立刻去大殺一頓。 “葉凡若是死了,本皇豁出去了,會帶領兄弟們大殺,將這宇宙捅破,為死去的弟兄報仇!”到最后,黑皇表態,以性命作保。 傷亡減少了,但是風波從來就不曾平息。 那幾個禁區之子橫行宇宙中,直接揚言,要掃滅天庭,不會給他們機會。 “沒錯,天庭必滅!”這是他們的聲音與決定。 可以說,欺人太甚,他們大殺天庭部眾,還這般的高調,于星海中肆無忌憚,完全沒有將天庭放在心上。 世人皆嘆,這個世間最強大的勢力果然是生命禁區,無以倫比,誰能相抗? 霸血一脈更是直接,從來就不曾止步,哪怕是天兵也不放過,這段日子發動了一切力量尋找,大殺天庭部眾。 他們的兇殘,他們手上的鮮血,更勝過幾位禁區之子,更加可恨。直到最后,很難尋到天庭的人,他們的腳步才有所放緩。 世上紛紛擾擾,血腥味越來越弄,大亂將起,成道禍將至,禁區都不寧了,這讓世人感覺要窒息。 宇宙邊荒,混沌石上,那個衰弱的身影動了,他緩緩起身,坐了起來,雖然年華不再,青春逝去,但是眸子中卻射出兩道冷電,犀利驚世! 他并未死去,倒像是從某種悟道境中醒來,臉上被歲月之刀刻上了難以磨滅的痕跡,但是精神卻不減。 “百年匆匆,可卻又像是一萬年那么久遠……”他自語。 下一刻,他邁開了腳步,離開了宇宙邊荒,進入浩犄星海深處,走向一處又一處生命古地。 “體內流淌有蒼天霸血的人?”他在路上聽到了一些傳聞,眉頭皺了起來,眸子開闔間光束驚人,壓蓋了日月。 “唔,老頭,小心一點,前方那邊星域去不得,聽說那里藏有天庭部眾,霸體一脈正在清查與追殺呢。” 白發人沒有理會,一步邁出,從這里消失,直接沒入了前方的星河中。 “咦,不對啊,剛才那個人有點眼熟。天啊,難道是他,見鬼了,我不會看錯了吧?!” 星河下,有霸體祖星的強者坐鎮,大軍無數,向這里開赴而來,尋覓躲在這片星域的幾個戰部,想血洗個干凈。 “你是什么人?”有人喝道,接著一群戰者沖來。 白發人眸光熾盛,剎那亮了起來,向前瞪去,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些人竟然像是遭遇了仙王怒斬,全部崩碎,化成了血與骨。 前方,大軍震撼與暴喝,向這邊沖擊而來,可是白發人眸光熾盛,掃視過去,成片的人直接灰飛煙滅,在宇宙中炸開,成為血霧,化作齏粉。 這個人簡直像是天神下凡,俯視蒼生,舉手抬足,任何一種波動,甚至是目光都能讓這個世界崩塌。(未完恃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