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27 大成霸體

漫天星斗如螢火,此時在快速熄滅,黑暗中一只黑色的大手探來,遮住了這片星空,星辰全都爆碎。 這種景象太過可怕,黑色的大手從未知處探出,遮蓋了整片的宇宙,萬物在其面前顯得這般微小,連塵埃都算不上。 這種景象震撼了所有人,有修士從附近路過,嚇到亡魂皆冒,這是怎樣的一種偉力?根本不可揣度啊。 有古代至尊出世,向這里出手了! 人們第一時間生出了這個念頭,根本不可能有別的原因,古來最強大的那些人再次出世了嗎? “噗” 路過這片星空的圣賢,難以掙扎,修道數千年,位列巔峰,可以統治一域,可是在至尊面前依舊如螻蟻般脆弱不堪。 古賢直接爆碎,黑色的大手不曾觸及,他們就在壓力下形神俱滅,化成了血霧。 域外的人從頭涼到腳,顫抖著,倉皇后退,渾身都在痙攣,內心恐懼到極點,逃向遠方。 這是在開天辟地的神祇嗎?一只手覆蓋星河,什么都毀滅了,冰冷的宇宙中只剩下一只黑色的手掌,這是何等恐怖的景象! 這是真實的神話,是最古老年代滅世的景象,震撼人心。 在黑色大手前方,有一團巨大的雷芒,同樣滔天,淹沒了大片的星空,在極速沖向遠方。 黑色大手過于悚人,看似緩慢的覆蓋而下,但是卻能追上并要超越了那世間極速的雷電光芒團。 葉凡心中劇震,雷光中的人自然是他,在渡最可怕的大劫,此時運轉行字訣躲避后方追下來的黑色手掌。 他的處境極為可怕,面對蓋世雷劫的時候,還有古代至尊出現,要對他出手,這簡直是必死之局。 至尊發難。這一日來的這般快,真的發生了。 在過去,他已然算很強,在世間也算得上是絕代高手了。可是在那些至尊眼中也許依舊如螻蟻,從不被放在眼中。 他只要不大成,不成道,根本就不放在那幾人的心上,至尊是無敵的,也是驕傲的。 今日,他終于入某些人的法眼了嗎。從沉睡中醒來,這是要扼殺他于大成的途中,不給他機會啊。 葉凡將行字訣發揮到了極盡,時間長河都為他停下了,他極速穿行,途中他眉心發光,在召喚吞天罐,要進行一戰。 為了渡劫。他不曾將罐子帶在身邊,藏在另一域。 “轟!” 黑色的大手覆蓋無窮星河,天宇皆被籠罩。眨眼就要將葉凡覆蓋在下方了,星辰不知道毀掉了多少。 這種一手遮天、宇宙只承載一只黑手的可怕場面,震驚世間。 葉凡雙眉倒豎,時間有點來不及了,形勢危急到了極點,難道要崩開萬物母氣鼎嗎,讓仙鐘法則炸開?太可惜了。 可是不這樣的話,召喚吞天魔罐都些不及了。 死亡是這么近,古代至尊高高在上,本身就處在渡劫危險中的葉凡。現在遇上了大難,可能要殞落。 “是霸體!” 葉凡覺察到了相似的波動,與昔日霸王的血脈一樣,讓他能生出感應。那紫血古雷,早已沸騰,要將他崩碎。 顯然。大成霸體出現了,而且動用了他最強大的一擊,不想出現意外,就是要一擊毀掉圣體葉凡。 這兩族自神話時代就開戰了,征伐到現在,世仇難以化解,他來殺葉凡,不讓他大大成,不用去講什么道理。 古代至尊出手,而且是最強的一擊,不是隨便殺伐,這樣的恐怖后果,這一代誰也擋不住,除非葉凡大成,或者成道! “霸體,我看中的人你也敢動?當心我滅了你所有的血脈!”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另一只大手拍落,轟的一聲與黑色的大手撞在了一起。 這個是一個少年,眼神清亮,背上背著一把黑色的硬弓,右手拎著一根石棍,睥睨八荒,屹立在星空下。 他剛才以左手硬撼大成霸體,擋住了絕世攻伐。 黑色大手淡去,在那里出現一道高大的身影,紫色的長發飛舞,雄姿懾人,比之昔日出世時竟然氣血旺盛了不少! 他很沉默,盯著少年,很久都沒有言語。 遠處,雷海漫天,將星域覆蓋,爆炸聲不絕于耳,一顆顆星辰在炸碎。 葉凡開始渡劫,根本就控制不住了,遭遇了一場大磨難,少年出現,他知道可以安心應付自己的天劫了。 “你就是古天庭第一神將川英?名不虛傳。”大成霸體開口,聲音低沉,擁有一種可怕的穿透力,直接可以震裂星辰。 川英,一個活著的傳奇,連帝尊都驚嘆不已,親手將他封印,想留待他日成道,但終因他執念太深,曾提前出世。 “原來不是真身,你這樣只來一具化身,不夠我殺啊。”川英笑了起來,很是燦爛。 化身用秘法,也許短時間能發揮出真身的威力,但世間一長必要被斬。 “你認為他能成道?”沉默片刻,大成霸體冷淡的問道,血氣旺盛,紫發如星河,雙眼中光束驚人。 “哈哈……我看重的人,無需要什么理由,你敢動他一個指頭,我就殺你!”川英放肆的大笑,偏偏是個少年,看起來灑脫中有一種特別的狂放。 在當今這一世,誰敢這么對古代至尊不敬,以這種高姿態面對,睥睨古代皇道高手? “從我出生到現在,對我說這種話的人很多,但都死了。”大成霸體平靜的說道。 “轟!” 少年二話不說,拎著石棍就沖了過去,進行大殺,棍劃長空,如一條灰色的蒼龍,壓滿宇宙,威能舉世無雙。 十方天宇崩塌,星辰一顆顆炸開,什么日月。什么星辰都成煙火。 大成霸體,剛猛霸烈,上來就是霸拳,震的宇宙隆隆轟鳴。 至尊戰爆發! 兩者都是強者。高手中的高手,這一戰自然影響甚大,震動大宇宙,各域皆驚。 嗡! 紫光錘,如一道紫色匹練般從遠空飛來,砸向川英,這是一件至尊器。從霸體祖星鎮殺而至。 “當!” 古天庭第一神將,以手中石棍橫擊,與此器碰撞,爆發出的光芒熾盛無比,至此這一域再無星辰,全都化成了齏粉。 就連在另一域的葉凡都受到了影響,遭遇了沖擊,雷劫海暴動。更為猛烈。 戰斗在持續,但這卻暫時與葉凡無關了,他靜下心來對抗雷劫。進行沖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宇宙寧靜了下來,因為葉凡的大劫結束了,雷海消失,他吞吐天地精氣,補充己身。 在另一邊,早有一個少年在盤坐,看著他結束后,笑了笑,道:“還不錯。” “多謝前輩。”葉凡施禮感謝。 “看不過眼而已。”古天庭第一神將說道。而后又道:“霸體祖星不算好惹,絕不止一位大成霸體,據我近年來的了解,當年在古路上擊殺過圣體的至尊還有人活著,自封祖洞中。” 當葉凡聽到這些話語,眸光頓時爆射精芒。真的如他當年所料的那般,這一脈夠恐怖,形成禁地,有至尊長存。 而這也是他當年所希望的,若是昔日的人都死了,帶著擊殺圣體的榮耀落幕、逝去,那或許更讓人遺憾。 “他們未死,我就放心了!”葉凡說道。 “哈哈哈,好,有魄力!”古天庭第一神將大笑了起來,而后又搖頭,嘆道:“成道注定是一條孤單的路,在最后的輝煌中品味一個人的孤獨與苦澀。” 第一神將離去,來的快,去的也迅速,葉凡修為猛增,實力達到準帝七重天,距離大成已近,他更進一步感受到了成道的氣息。 在這片宇宙中,若非遇上古代至尊,他真的可以橫推天下了。 同時,他開始深思,過去他在至尊眼中是螻蟻,算不得什么,但隨著他逼近大成,也許有的人會被驚醒,坐不住。 就如這一次,大成霸體就是這般,想一掌直接毀滅他,扼殺在成道的途中。 也許,昔日每一位成道者都曾經歷過這些,大帝的上位,會威脅到個別至尊的安危,他們會想辦法阻止。 葉凡越想,越發覺得通體冰冷,他不是為自己而憂,而是為朋友、親人。 他想到了妖皇雪月清,一走就是五百年,不肯回故鄉,直到等他的少女魂骨歸黃土,留下一生的遺憾。 此中有著太多的隱情,想來他是怕將成道禍引到故土,所以不成道,始終不肯回歸。 葉凡眺望宇宙,他要早做準備,隨著他修為日漸深厚,那些巨龍會逐一被吸引來目光,開始關注他這只螻蟻。 不讓他蛻變成龍,擊殺于凡塵中,這也許是他這一日后將遇到的可怕災難。 “成道注定是一條孤單的路,在最后的輝煌中品味一個人的孤獨與苦澀。 古天庭第一神將的話,顯然有所指,他是在暗示這條路的凄涼嗎?若想成道,不光是自己要驚艷,能闖過那一關,還要面對其他古代至尊的可怕鎮殺,禍及親故。 葉凡心中升起一股寒意,若是他一人成道,所有親人朋友都要死,這道還要成他作甚?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大成霸體出手,其他至尊也要開始關注他了。 從來沒有人可以一躍成帝,最后的八重劫、九重劫、成帝劫,一重比一重可怕,每一重最要用性命搏生死。 也許,他會有三次“至尊難”,一次會比一次可怕,尤其是前兩重,最是艱難,有些人不會容許他大成。 葉凡盤坐在宇宙中,開始思忖,怎樣阻止這一切,他要做的是,君臨天下問長生,而不是看著身邊的人都殞落! 凄凄慘慘,月票榜上好慘呀,不開單章就木人開后面的話嗎,求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