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26 修道路上行

當! 悠悠鐘聲回蕩,滌人心神,讓人肉身毛孔舒張,更有一種醍醐灌頂般的感悟。 這是大雷音寺,葉凡最后還是來到了這里,走了進來,有老僧相迎,有羅漢引路,對他很是禮遇。 釋迦摩尼已離去,并不在飛仙星上,但這里卻也有高手坐鎮,無人敢闖,窮奇、梼杌、燭龍等強族也不愿惹。 “葉兄好久不見!” 進入大雄寶殿時,一個白衣僧人走來,向他問候,很是年輕,超塵脫俗,器宇不凡,正是金蟬子。 不得不說,這個人很強大,這些年來修為突飛猛進,也早已晉升入準帝境界了。 在他的旁邊,還有一個女子,氣質出眾,也是故人,曾在北斗與他并肩作戰過,是西菩薩覺有情。 這么多年過去,再次見到兩人,葉凡保持微笑,雖有驚訝,但也沒有什么心緒波瀾了。 “我師在尋成仙法,在找仙路,希望在不朽路上打碎禁錮,得見長生。”金蟬子道。 葉凡點頭,隨著實力的提升,他越發的感受到了一種無奈,強大的修士走到盡頭都要面對生與死的終極關卡。 所有人都想闖過去,但誰又真正成仙了呢? 他們相談,提到不少軼聞遺事。 金蟬子道:“我見到了圣皇子兄在與另一只神猿戰斗。” 葉凡心中頓時一動,眸子精光爆射,那兩人終于相遇了嗎,這讓他生出一些憂慮,為猴子擔心。 “我曾上前去相勸,結果到與他們發生了混戰,差點平白遭劫。”金蟬子苦笑不已。 圣皇子與六耳獼猴遭遇了,兩人在切磋,在對決。不許他人參與,要分個輸贏,論個高下。 從血脈上來說,圣皇子占優勢。但是到了準帝境,這不是終極決定因素了,因為到了這個境界又有那個是凡俗? 且,六耳獼猴是泡著天尊命泉神液長大的,根骨極佳,幾乎被煉成了不死身。這么多年來,他在宇宙流浪。六耳一動,聆聽八方,得到了諸多秘法與經文,很是強大。 “我看那兩人也不是在分生死,不然不會沒有結果,早已血濺星空了。”金蟬子道。 葉凡怪異的看了他一眼,兩只猴子,一個和尚。還好沒有向可悲的結局發展,一切都還算可控。 半日后,葉凡離去。漫步于這顆星辰,他并不是想進行戰斗,而是在追尋與探索,已經了解了很多,他又來到了禁區地。 血色的土壤,風干的尸體,廣袤的疆土,讓這里空曠而蒼涼,顯得很詭異。 這一次,他的眉心在發光。前字秘運轉,仙瞳也睜開,要看破一切虛妄,將來可能會有一場大戰在此爆發,他要將戰場觀個清楚。 依然有奇異的力量影響,但是卻不能惑他心神了。 忽然。葉凡感覺身上的一件器物一顫,有些灼熱,他取了出來,發現竟然是半面虛空鏡有了感應。 神話時代的禁區封印地,讓古鏡灼熱,這讓葉凡有點驚訝,他持在手中,向前邁步,仔細感應與尋找。 行進了上百里,他駐足,虛空鏡發光,上面那些暗淡的血跡變得鮮紅,宛若要滴落下來。 這種威能讓葉凡都有了一種強大的壓迫感,覺得驚人,古代至尊的血液活性太強了。 這里,依舊是一片枯寂,寸草不生。這是一片石林,最深處很干燥,有一口石洞,很小,一直通向地下,給人以深不可測的感覺。 突然,葉凡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危險,他不禁向后倒退,一陣奇異的響聲傳來,一株多半米高的小樹出現。 “這是……” 他大吃一驚,那是一簇火焰,騰騰跳動,恐怖無比,像是可以燒塌諸天萬界,溫度熾熱,法則交織。 這不是尋常意義上的火,并不是多么巨大的一團,但卻是有符文組成的,以神鏈交織而成,一個又一個符號在跳動。 這是北斗火域中的那簇仙火,不曾想在這里出現。 葉凡并不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就有曾發覺,有過近距離觀看的機會,而今又見。 是蓋九幽帶入星空的嗎?還是它認為這里會成為成仙地,自己選擇來到了這里,葉凡不得而知。 虛空鏡飲了不止一位至尊的血,依然快要通仙,可能要向仙鏡進化了,但最后卻被擊碎,實為可惜。 仙火出現,沉寂多年的廢鏡再動,掙脫出葉凡的手掌,而后開始光華大作,不斷的閃耀,向那火焰落去。 葉凡發怔,而后倒退。 熾熱不是關鍵,那符文才是根本,是仙火可怕的原因所在,虛空殘鏡落下,符文火焰跳動,將它淹沒。 殘鏡抖動,鏗鏘作響,而后破碎的部分開始融化,竟然在重組! 葉凡吃驚,這虛空鏡在利用仙火重煅自我,進行修復,沐浴這種神秘的火焰再塑鏡身。 到了后來,鏡上的很多裂痕都消失了,重新光滑,但畢竟只是半面,缺少另一半,那些碎片天知道在何方。 突然,鏡中影子一閃而過,葉凡呆住了,如泥塑木雕般,在剎那間,他看到了姬子或者說是虛空大帝,其容貌一閃而逝。 盡管模糊,盡管虛淡,只是個影子,但就是昔日的人。 他輕輕一嘆,盤坐了下來,等待虛空鏡修復完畢,不去打擾。 這個過程整整持續了日,期間域外竟然有光雨飛來,是虛空鏡殘片,落于火光中,與殘鏡重合,修補上了小部分。 但依舊差了半截,最后還是殘鏡,只不過比以前強多了,裂痕消失。 “難道這里真的會成為成仙地嗎,仙火這是提前等在了這里嗎?” 很久后,虛空殘鏡飛回,仙火退走,沒入了那個通向地下的石洞中,葉凡沒有去追。也不想下去。 他隱隱覺得,這可能直入封印地,而今過早探查,沒有什么好處。可能會引來大禍。 “終究還不是至尊,不然哪里去不得!”他嘆道。 葉凡離開了這顆星辰,前往星域深處,尋找圣皇子還有六耳獼猴,他可不希望發生什么意外。 最終,他得見了圣皇子,相談了一番。言語間,猴子對六耳獼猴相當的欣賞,竟然打出來了一些交情。 雖然還不是朋友,但是兩人間應該不會生死相向了。 “他吃了一顆完整的九轉仙丹,筋骨蛻變到了一個變態的程度,真是逆天造化啊,很是強大!”猴子道,透露出這樣一則秘密。 葉凡啞然。近來時常聽到這種仙丹,別人都只是吃到了殘渣而已,六耳獼猴卻吃過完整的一顆。的確是逆天了。 要知道,那可是古之大帝為自己煉化再活一世的大道丹寶啊! 葉凡離去,悟道、尋覓,隨心而動,他深知,未來的路很難見,而今的敵人已經該放眼生命禁區了。 現在他很強,可以橫推世上的高手,可是面對沉睡的古代至尊來說,還遠不夠。 “當……” 悠悠鐘聲不絕。遍地皆是廟宇,這是阿彌陀古星,葉凡身隨心動,他在宇宙中游歷、感悟,降臨在此。 他到了佛門中心古廟,那像是由金子鑄成的神廟。光輝灑落,極其圣潔。 葉凡拜訪,登上門來,即便是佛門祖地,高手如林,也不得不重視,有重要人物出來相迎。 一位熟人迎了出來,身材高壯,他是一位頭陀,數百年前葉凡曾經與他一路同行過,是曾經的競爭者。 “你是……苦頭陀?” “想不到你還記得我。”對面的中年頭陀輕嘆,他而今已然是大圣,但是距離葉凡的準帝境來說,還是很遠。 昔日,在族人古路上,苦頭陀、羽仙、歐冶魔、穆廣寒等幾人都很強大,與葉凡一路前行,同為種子選手。 成為一位大圣,也足可以統治一域了,畢竟宇宙浩瀚,人才輩出,不可能所有天才都有沖擊準帝的希望。 “他們呢?”葉凡問的另外幾個在古路上遇到的天才。 “如我一般,可在一域稱雄,但放眼全宇宙,肯定不行。”苦頭陀道,這就是他們這些人的歸宿,人生軌跡已定,在帝路上這般落幕。 “咦!” 當與苦頭陀走進廟宇深處,葉凡心頭一動,感覺到了另一股熟悉的氣息,在那后山。 那里有幾座小廟,并不是多么宏偉,返璞歸真。 “你的一位故人在那里修行。”苦頭陀道。 葉凡來到后山,在古剎中見到了一個老僧,確切的說是一只老猴子,火眼金睛,毛發金黃,穩若磐石,坐在蒲團上。 竟然是斗戰勝佛,時隔多年,再次相見,竟然在這里。 “見過前輩!”葉凡行大禮,當年得到過他的庇護,一直心存感激。 “孩子,免禮!”猴子的叔叔早已成為準帝,一把拉起了葉凡。 在其旁邊還有一個蒲團,上面坐著另一個老人,看樣子與斗戰勝佛身份一樣尊崇,與他平起平坐。 此人年歲很大了,很蒼老,但是精氣神十足,眸光如火炬,也是一位強大的準帝。 “這是古天舒道兄。”斗戰勝佛介紹道。 葉凡聞言一陣發呆,關于這個名字絕不陌生,這是紫山中的至強者,曾經甘愿為無始大帝守護陵寢。 老猴子曾與古天舒在紫山戰斗過,兩人不打不相識,最后成為了朋友,后來一起來到阿彌陀古星域修行,半隱居。 葉凡見到這兩人,有太多的話想問,尤其是古天舒,曾經近距離接觸無始大帝,所知不會比黑皇少。 “無始大帝是生是死,連我也不知道。”古天舒上來就說了這樣一句話,堵死了葉凡很多的疑問。 但是,接下來他的話語卻給葉凡極大的觸動,他講了不少關于無始大帝的事跡,都是秘辛,甚至談到無始是如何創法的,那是一段輝煌的人生。 葉凡在此盤桓了數日,最后離去,收獲巨大,再次登上天路,進入星空,這是一種修行、悟道之旅。 這一次并沒有走遠,剛跨過一個星系而已,他就停下了,因為他知道,又要渡劫了! 百萬雷電降落,準帝七重天的劫難劈落,淹沒星域,震動十方。 “又渡劫了嗎?”在一顆古老的星辰上,一股強大的氣息彌漫,探出一只大手,轟隆一聲拍落了過來,導致這里整片星域都在崩! 那顆星辰是霸體祖星,出手者是誰顯而易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