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19 魔罐當世

青蓮扎根宇宙中,汲取虛空之力,壯大己身,它比參天古樹還要巨大,根莖粗壯,如同一條條虬龍,沒入星空中。 它在暴漲,撐開宇宙,像是在開天辟地,混沌氣洶涌,到了后來一顆又一顆星辰繚繞在周圍,成為點綴。 這個地方碧光遮天,一株青蓮撐開了宇宙,垂落下無數道精氣,守護這里,天刀被逼退,沒有立刻進攻。 一座座星門已筑成,大軍成批的離開,快速退走,這柄天刀太恐怖了,再不走可能所有人都要死在這里。 正如砍柴老人所說的那樣,這柄天刀與其他帝器不一樣,通神近仙,超越了常理,擁有無以倫比的攻擊力。 “嗡” 天刀在顫,通體雪亮,照耀出了萬古輝煌,再次劈來,驚天動地。 葉凡長嘯,濃密長發倒豎,將吞天魔罐祭出,進行打對抗,當的一聲與天刀撞在一起,兩件兵器都猛烈顫抖。 劇烈的交鋒,吞天魔罐還是那樣,古樸無比,沒有什么特別的變化。 相反,不死天刀更加璀璨了,神光暴漲,震的遠處的星河全面崩斷,整片星域都炸開了,成為了宇宙塵埃。 這種景象跟滅世般,讓人絕望! 怎么去對抗,拿什么去抵擋?這柄天刀太強了,真的代表了天道的意志,無以倫比。 葉凡倒退,嘴角溢出一縷縷血跡,這是不死天刀的神力震動所致,強大如他的體魄也負傷了。 哧! 一道眩光閃過,那柄天刀化成一丈長,神出鬼沒,避過吞天罐,沖向青蓮,依舊是要截殺所有人,不放過諸雄。 “轟!” 混沌青蓮搖動。震出漫天的混沌氣,巨大的波動震驚了人界,讓遠在宇宙邊荒的圣賢都驚顫,心有所感。 青帝兵器復活。扎根在這里,擋住前路,不死天刀這一擊沒有奏效,沒有能攻進去,被擋在外面。 所有葉片都在搖動,碧海青天浮現宇宙中,這株青蓮有一股龐大的生氣。它像是復活了,有了生命,猶如青帝再生。 這種詭異的變化讓所有人都一呆,果然,這件兵器也不一般,有著外人無法理解的秘密。 不管怎樣說,它的防御力驚人,暫時守護住了這里。為眾人的撤退爭取了時間,星門閃耀,大軍迅速離開。 天刀沉沉浮浮。懸在不遠處,與這邊的人對峙,它在尋找破綻,想要沖進來,大開殺戒! 青蓮搖動,萬葉生清輝,如一株巨大的古樹,竟然發出陣陣松濤音,如一片林海在風中擺動。 有一縷縷青光從葉片上飛出,蔓延向宇宙深處。細看是沖向天皇喚將鼓帶著石蛋離去的方位,它在尋覓。 “好一株青蓮,你想吞食仙卵精氣?!”不死天刀中傳來冷漠的聲音,有些無情,有些怒意。 現場氣氛一陣緊張,雙方在對峙。 “不愧是以五種仙金鑄成的兵器。想與帝尊比肩嗎?!”老神嘆道,心中凝重無比,敵人的強大超乎想象。 而他所憂心的不僅是這把兵器,還有不死天皇,若是還在世上,怎么對抗?帝尊不復活,世間誰還能與之一戰? 整片世界都安靜了下來,天刀在尋戰機,它要以最小的代價毀掉眾人,也不想真的與青帝兵器血拼。 葉凡在積蓄戰力,體內的血液隆隆奔騰,神禁狀態還不曾退去,這一刻他再次施展出了“皆”字秘,體內隆隆作響。 如海的血氣沸騰,渾身都被霞光籠罩,連天靈蓋都蒸騰起陣陣血霧,體外圣光熊熊點燃,他成為了一個熾盛神祇般的存在。 砍柴老人屹立在青帝蓮上,進行防御,老神吹響了秘器——帝尊號角,干擾天刀,這不是真正的皇道法器,但是卻擁有奇異的神能。 葉凡主攻,他的額骨前綻放出爍爍霞光! 身在神禁領域,身體本能就打破了禁忌,實力提升了一大截,而皆字秘運轉后,又是十倍的強大了起來,他的眉心燦爛如一盞照破萬古的神燈。 一個金色的小人從額骨中邁步走出,它盤坐在星空中,而后雙手劃動,一縷縷仙光飛出,沒入吞天罐內。 葉凡這是在以元神勾動魔罐,用心去感應,讓它復蘇,他堅信此罐威力無雙。 一枚青銅指環出現在他眉心前的金色小人手中,綻放出了燦爛的仙光,他口中輕輕呼喚道:“不為成仙……” 還有半句他沒有說出口,是那“只為在這紅塵中等你回來”。 這句話像是一種魔咒,讓懸在他頭頂上方的魔罐震動了起來,釋放出一股巨大的生機,而后蒼穹顫栗。 金色小人手中的那個指環,瑩瑩生輝,它是凡銅,之所以能如此完全是神力滋養所致,華光千萬縷。 隨著指環飛起,接近魔罐,這件帝器劇烈抖動,上面那個鬼臉印記像是有淚珠滾落,栩栩如生,讓人震撼。 這枚指環是臨行前,姬紫月交給葉凡的,讓他保命用,因為此器與吞天罐有著莫大的聯系。 當年青銅仙殿有仙尸炸開,這是姬家在那一次得到的好處,是蘊含于血肉中的唯一器,為狠人大帝生前倍加珍惜的神物。 “叮” 當指環落入罐內,發出一聲清脆的顫音后,這座吞天罐完全的復蘇了,吞納日月星河,宇宙深處的星海光輝全部匯聚而來,沒入罐中。 “嗡!” 不死天刀光芒熾盛,它預感到了什么,率先發難,化成一道熾芒,立劈而下,要摧毀吞天魔罐。 刀芒沖天,切斷宇宙,阻擋了所有星輝,它成為了唯一,筆直的落了下來,化成茫茫神瀑。 吞天魔罐抖動,像是一個人要復活了般,震動萬古諸天,宇宙各地許多強者都生出一種奇異的感應。 它爆發出來一股滔天的戰氣。這種凌厲絕對不弱于天刀的鋒芒,大道符文成千上萬,擊向高天。 轟的一聲,兩件帝器大碰撞。這一次更為劇烈,開天氣息將此地席卷,成為一片沸騰的海洋。 葉凡退后,站在巨大的青蓮上,到了現在他都不用去催動了,吞天罐以超越常理的狀態出世,真正的復活。迎擊不死天刀。 這兩件都是不能以道理計的兵器,不可揣度。 這一刻,乾坤崩開,這是兩件兵器復活后的激戰,至此混沌青蓮守護的諸雄才長出一口氣,終于擋住了天刀。 狠人大帝才情無雙,古來最為絕艷,果然不是說說而已。以一介不如凡體的體質修到逆天,在這一刻展露出了一角傳說。 天刀如虹,連續劈斬。在天空中縱橫交織,閃電爆發,落下的光雨恐怖無比,每一道都能毀掉一片星系。 而這里已經沒有什么可毀,星辰大多都成為了塵埃。 “嗡” 吞天魔罐震動,蓋子飛起,綻放瑞彩,有元神的波動擴散,而罐體則如無底洞般,吞噬八荒精氣。 最后。一股仙光從罐口中飛出,化成了鎖鏈,向不死天刀纏繞而去,要將它拉進罐中,徹底鎮壓與煉化。 所有人都心頭劇跳,這吞天罐太強勢了。直接就要吞掉天刀,何等的霸氣無雙! “鏘”、“鏘”…… 天刀震動,劈開一道道仙光,避過這種吞噬力,而后如一道匹練般側沖了過去,劈向罐身,刀芒爍爍,寒氣凍結了宇宙。 殺意蔓延,就連要遙遠的宇宙海深處有些星辰都暗淡了下去,被它沖擊的碎掉了,精氣散盡。 天刀劈出的光芒如一掛掛星河,浩大而恐怖,卷動宇宙,黑暗被撕裂,冰冷的宇宙破碎。 吞天魔罐錚錚作響,綻放出一串串火星,它堅固不朽,在撞擊與劈斬中并不受損,承受住了天刀的力量。 所有人都很緊張,畢竟天刀是由五種仙金鑄成的,熔煉為一體,號稱可以通天,成為仙器,人們怕吞天罐被斬開。 天刀越來越快,化成了一道熾電,圍繞著吞天罐飛舞,只要捕捉到合適的機會就會迅疾劈落,殺氣滔天。 每一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是葉凡卻放松了下來,因為他眉心前盤坐的金色小人感應到了一聲幾乎不可聞的嘆息。 那聲音很飄渺,很虛幻,如同天籟,似自從那域外仙界傳來。 吞天魔罐在升華,發生了更進一步的變化! 當天刀越來熾盛,鋒芒凌厲,刀氣如海后,它真的快天下無敵了,超越了常理,宛若一尊古帝出手,越發的強勢。 而這個時候,吞天魔罐很祥和,且逐漸的的模糊,幾乎看不清了,沒有了罐體的形狀。 “那是……天啊!” 過了片刻,許多人驚叫了起來,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眸光,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就是葉凡也是血液澎湃,一臉震驚,說不出話來。 那有形的罐體越發的模糊,慢慢消失,最終化成了一個虛淡的女子身影,她逐漸的清晰,屹立在萬古星空下,傲視人間。 “狠人大帝!” “古來最具才情的女子!” 所有人都在驚叫,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世上有一則傳說,吞天罐是狠人大帝第一世身鑄成的,當被后人祭祀,達到一定的條件時,她會重新君臨世間。 今日,人們見到了這一神跡,她竟真的再現了! 求月票啊,求月票,月底的呼喚。各位大帝,亞歷山大,月票榜真是激烈,咱得求票,各位兄弟姐妹多多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