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17 不死殘神

“還是讓他走吧,執念太深,心愿完不成,不死不散。”砍柴老人說道,即便這不是真正的第一神將了,但是卻也擁有可怕的戰力! 四野一片寂靜,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多語,無論是敵我都心緒復雜。 第一神將寧飛這般的絕艷,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讓人扼腕嘆息,這樣一代天驕就這般落幕了。 也有人同情不死天后,就兩人相隔了一世,顯然她與寧飛之間有一段故事,可終究是沒有能夠在一起。 葉凡的頭上吞天魔罐沉浮,眸光如電,他并非鐵石心腸,第一神將這般的執著,縱死也在守護曾經心愛的女子,讓他的心情也很沉重,可是他看到了那一角未來,不死天后親自殺了葉瞳、小松、還有小紫,因此他不想放過天后到將來去,哪怕付出極大的代價。 轟! 這天地震動,遙遠的星空深處傳來至尊的氣息,氣吞日月星河,震懾人心! 葉凡第一次變色,他輕輕一嘆,讓開了道路,不再阻擋寧飛,讓他帶著不死天后離去。 因為,他想到了更可怕的事,古天庭的第一神將還有寧飛,剛才去殺至尊了,他們成功了嗎?還是自身徹底戰死,并無大作為? 萬一若是禁區中的至尊出來滅世,那將可怕到極致! 銀色神輝沖天,寧飛躍馬橫空而去,從這個地方消失,一眨眼就沒入了宇宙最深處。 星辰閃爍,不斷倒退,不死天后流淚,她用手摩挲那張英氣不減的臉龐,顫抖著,她怕一眨眼,就再也看不到。 可是,她也知道。這真的是永別了,守護了她一世的銀袍少年再也不可見了,他曾經是那樣風采出眾,橫戈立馬。這九天十地都困不住他。 現在,一切都成為了歷史。 在那星空最深處,不死天后安全后,天馬止步,渾身都在燃燒,英姿無雙的第一戰將也開始模糊,銀色的光輝沸騰。他將不復存在。 不死天后撲到近前,大聲的哭泣,手中攥著那只銀簪,是一根銀色的小戰戈,她想與少年融為一體。 不過,這顯然是徒勞的,英姿勃發的銀袍少年迅速老去,而后解體。就連天馬也如此。在最短的時間內經歷了一生,從如天龍下凡,到皮毛失去光澤。長健的腿瘸掉,栽倒在宇宙塵埃中。 “不!” 不死天后一生凄厲的大叫傳來,充滿了絕望。 那銀色的火光中,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沖著她點頭,進行最后的告別,最后的剎那,他的神魂復蘇了,見她活了下來,就此解脫。 “啊……”不死天后踉蹌前行,想要抱住那道身影。結果是一場空。 恍惚間,在最后燦爛的銀色火光中,她看到一個白馬銀袍少年正在沖她笑,是那樣的出塵,雪白的牙齒很燦爛。 不死天后如遭雷擊,這正是當年他們第一次相見時的情景。他是那么的風采絕世。 轟! 銀光炸開,什么都不復存在了,那道身影磨滅,但卻永遠烙印進她的心中。 這片宇宙中傳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悲呼。 戰場上,葉凡等人遙望宇宙深處,并無感應到至尊出世,心中雖然還不算徹底放心,但也稍微平靜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戰場徹底定局,不會有什么懸念了。 “殺!” 老神喝道,他們與不死天皇一脈是死敵,從來就不可能化解,天生對立,等待了萬古,一切都要有個結果。 盡管還有最大的敵人活在生命禁區,不可撼動,但是現在卻可以了卻一段因果了。 不要說是龐博、東方野、葉瞳等人,就是黃牙老頭子、砍柴老人等也都出手了,戰場上沒有仁慈,只有生死。 這是一場屠殺,鮮血染紅了天空,日月無光,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這個地方徹底成為修羅場。 八部眾后裔被殺了個干凈,追隨天皇血脈的強族也不知道被殺多少,連星空都成為了血色,慘不忍睹。 到了最后,天兵天將與道宮還有神組織的人實在殺不動了,葉凡、砍柴老人也早已收手,這才結束。 首領等全部伏誅,余者臣服,全被鎮壓,這個地方成為一片血染的魔土,千百年過去后成為了一片可怕的葬地,世人但凡談到都要色變。 這片戰場被保留了下來,被寫入史冊中,多少萬年后還有后人來此憑吊,以及追憶。 星空深處,不死天后跪在地上,悲咽低語。 “你已經不在了,我與你又錯過了一世,還有什么意義,究竟是哪個禁區,我為你復仇!” 她不知道寧飛是否殺至尊成功,但他的確是戰死了,她眼中充滿了瘋狂,要進行報復,不顧一切代價。 “冥皇老鬼,你想要的天皇血給不了啦,我要復仇!”不死天后癲狂,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似乎瘋了。 她的眉心不斷的滴血,先是鮮紅如血鉆,而后又出現其它顏色,最后凝聚出五色,燦爛奪目,在其頭顱前化成一只仙凰,展翅擊天。 這是不死天皇的血液,擁有不死仙藥的特性,當中殺氣與法則等早已化了個干凈,被她煉入體內,續了一世命。 然而,現在她卻在進行逆轉,將凰血再次化生了出來,在眉心前凝聚成形,爆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而后,她重新召喚那座道臺,讓它漂浮在身前,將所有的五色神血都淋了上去。 古樸的道臺像是海綿般,將所有的血液都吸收了,而后開始發光,五色神芒沖霄,撕裂了宇宙。 在那臺上出現一道虛影,恐怖而龐大,震動了這片宇宙,擁有一股浩瀚如海的力量。 “天皇不肯出現,我來喚你,由法則與秩序構筑成的神戰者。當為八部眾去復仇一戰……”不死天后道。 外人不會想到,不死天皇的悟道臺中竟有這樣的無上秩序神鏈,竟然通靈,構筑成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天后對我了解甚少。我已無一戰之力,我本由信仰之力凝聚而成,不是此道臺之神祇,可那念力身早已被無視鎮壓,而今只剩下了法則殘神,支撐不了多久。”這道模糊的身影說道。 連不死天后聽到后都是一呆,她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不死天皇君臨天下。法力無疆,舉世無匹,接受宇宙各族膜拜,無窮的信仰之力匯聚而來,為他鑄就了一道不朽的神軀。 那個人是念力所化,同樣恐怖無比,甚至快要堪比不死天皇了,因為天皇所會的。那具念力身也都會,兩者本就是一個人。 “你的神體被無始鎮壓了,你是他的殘神……”不死天后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皇無上的意志離去了。賜予了我的新的生命,可是我愧對天皇,我敗了,替天皇丟臉了。”殘神說道。 他敗了,雖然意志沒有天皇強大,但是那具神軀卻是弱不了多少,可依舊被鎮壓了。 “天皇功參造化,震古爍今,在成仙路上逆奪了那么多的造化,實力古來數一數二。但無始實在太逆天。也可逆仙,真正大對決的話,多半勢均力敵。”殘神說道。 不死天后默然,她知道了,不死天皇不出世不是兩敗俱傷落幕,就是在與無始對峙。這一生都可能走脫不開了。 天后在快速老去,僅一剎間就白了秀發,絕美的臉上也爬滿了皺紋,她將那只銀色的小戰戈抱在胸前,凄然一笑,道:“召喚你出來也無用啊。” “也未必,如果非要戰,我還有一法。” 衰老在加劇,不死天后已經沒有了時間,逼出凰血后,她幾乎在一瞬間就蒼老了幾千年,開口道:“我生命無多,請你帶上我的尸骨,將我葬在第一神將戰死的地方,既然你還有辦法,那就去平掉那個禁區吧。” “這不合規矩!”虛影道。 “我召喚你出來,只要你做這一件事。況且,寧飛他可能已經擊殺了那里的至尊,你只負責葬我的骨!”不死天后凄然說道,她沒有時間了,重傷再加上心傷,壽元又被剝脫了出來,白發紅顏,生命在走向終點。 “好吧,我盡力!”凰臺上的身影說道,而后開始吟誦一種古老的咒語,一道道符文閃爍,而后化成大道規則,沖向宇宙八荒。 他在召喚一種至寶,一宗古來最可怕的大殺器! 宇宙邊荒,混沌氣洶涌,一口天刀雪亮如閃電,劃破了混沌,各種開天前的精氣洶涌而來,沒入這口天刀下的石蛋中。 若是砍柴老人在這里,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在很多萬年前他就曾經見到過這一幕! 他自封到這一世,就是想看一個結果,可是復蘇一二百年來,一直無所獲。 若是葉凡在這里,也一定可以認出,這口天刀與當年擊殺天皇子所得到那口仿品一模一樣,這是真正的不死天刀! 此刀殺氣逼人,氣浪茫茫,初看是一個整體,為一種古樸的顏色,再細看卻發覺,共分五色,竟然是由五種神金混鑄在了一起,完美融合,成為一個整體! 世間有傳言,當各種神金共熔于一爐,祭煉成一個完美帝器后,有化成仙器的可能,攻擊力將舉世無雙。 這么多年過去了,天刀下這枚石蛋依舊不曾出世,還沒有任何變化,它在吞納星光,汲取混沌氣。 這個時候,凰臺上殘神的咒言,被不死天刀感應到了,在召喚它,讓它前去一戰! “掃滅禁區……不可能!” 遮天大帝玩頁游的有木有?最近在做一個頁游推廣,【辰東醉西游專服】將在3月27日15點開服,有想與我互動,想玩的同學可以加群哦還有,開服有獎勵拿,大家可以去我的騰,訊,微,博,看具體活動和游戲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