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04 聯合

橫跨很多星域,葉凡的眉心都在光,者字秘運轉,修復遭創的神,血氣蒸騰,五大秘境一齊轟鳴。 最后,他總算恢復了過來,讓一個準帝都付出了這般代價,可見靈寶天尊的那種秘術多么的可怕。 一點光在葉凡識海中漾,安妙依的話語在回蕩,講述了一則可怕的事。 凰巢與地府暗中一直有往來,曾在尸海深坑中洽談,當時地府的巨頭陪那名神將尋尸,想看一看到底有沒有當年的八部神將。 在那里,他們談了一些重要的事。 冥皇不該覺醒,他要蟄伏,繼續沉睡,可是不死天后相邀,希望他出世對付大敵。 按照安妙依所說,冥皇絕對與不死天皇一脈的人在漫長歲月前就有過接觸,有交集,不然不會有這些來往。 “天后愿提供一瓶仙血,請冥皇出世。” 那是神將的原話,竟然可以提供這樣一瓶寶血來彌補冥皇出世的損失,據說完全可以彌補回去。 當然,冥皇高高在上,俯視蒼生,而今一直在沉睡,不可能與那位神將對話,一切都是地府而今主事的一位巨頭處置的。 據他們談話可以得悉,那瓶所謂的仙血乃是不死天皇自身的血精,淬煉了很多年,封印下來,價值無量! 不死天后有這樣的凰血并不奇怪。 不死天后要做什么?不該是為了滅天庭而興師動眾、這樣大動干戈才對,應另有目的。 葉凡看著識海中漾起的畫面,安妙依如實的將那一日的情景留了下來,那個神將做了一個手勢,是飛仙的動作,羽化騰天。 “地府最怕的是靈寶天尊,一直在尋找他的陣圖,可惜不能得到,也許能克制冥皇。” 這則消息對葉凡觸動很大,自從他從流傳在凡塵中的普通度人經中悟出神術來。他就知道,靈寶天尊鎮壓尸禍的傳說絕對為真! 而他如今掌握的度人經是完整版的,處在那盞人身鬼面燈,近來常誦讀,體悟更多了。 “我要讓所有天兵天將都懂度人經,到時候數十上百人齊吟誦,若是能尋到那陣圖與四劍就更好了,所有充滿陽氣的生靈一起催動斬冥皇。” 葉凡想尋到那張陣圖。只是不知道那四劍在當年的黑暗動亂中是否毀掉,若不存在了,只能以其他兵器代替。 不過目前最要緊的是阻止凰巢與地府達成交易,不能讓那瓶不死凰血入地府,截住的話,冥皇就不敢隨意出世。 冥皇若不出,給天庭時間發展,他將可以從容等待境界提升,而不會像這般焦慮。 一瓶凰血。關乎著未來某一時期的變局! 葉凡眼中殺機畢露,第一次這般的充滿戾氣,他要阻止這一切。殺出一條岔路來,導向另一個不同的未來。 “不死天后求冥皇出手,真正目的是什么,爭奪小囡囡的道果,還是她已知曉那個肉球的存在了,要鋪一條路?” 葉凡心中有一種懷疑,那個肉球可能是不死天皇,除卻他外,還能有誰讓無始大帝無力他顧! 很多事串聯在一起。葉凡心頭有一道道閃電劃過,黑暗動亂時,生命禁區內的人都曾提到過不死天皇。 想來,若是這位天皇還活著,他并不是孤單的。當年多半與其他皇者有來往、有同伴。 葉凡回到了天庭,暗中召集眾人,遣人尋李黑水還有段德,要借吞天罐,他沒有時間了。要雷霆出手。 所有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晉升到了準帝六層天、而且可以時時觸發神禁的基礎上,可與當世絕代強者一戰。 天庭暗中各部都行動了起來,尋找段德,希冀吞天魔罐盡快重組,可以一戰凰巢天后。 各部天兵天將在分散向各地,這一戰結果難料,葉凡為了避免意外發生,必須要做好一切準備。 就在此期間,楊熙渾身是血的回來了,見面就道:“師傅,有人欺負我。” 葉凡吃了一驚,當看清這些血不是他的,這才放下心來,問他怎么回事。 “近年來,凰巢、地府都一直在針對我等,我氣憤不過,管了一些閑事,與他們發生了沖突。” “然后呢?” “我不小心將他們殺了。” 葉凡嘆了一口氣,道:“這就是你說的被欺負了?” “是啊,他們要動用神將,我沒法在外面歷練了,那些神將近年來法力在逐步恢復,我看到后肯定得跑路,這不是被欺負了嗎?”楊熙抱委屈。 “最近,老實點吧。”葉凡沒有多說什么,不過也不限制弟子與凰巢的沖突,只要注意自身安全就夠了。 因為,他自己也要動手了,勢必也凌厲破天! “你們最近都小心一些,傳告所有人。”葉凡又一次叮囑,透露了一些自己的意向,讓楊熙這個好戰分子激動的直搓手。 葉凡離開了天庭,他前往星空古路盡頭,尋訪天庭遺址中的砍柴老人,欲聯合他一起動手。 金色的雷海上海,一條白玉通道鋪展下來,道宮中一些重要人物下來迎接,其中一人葉凡太熟悉了,正是林佳,為砍柴老人的弟子。 這些年來,他們雖見過面,但并未真正細談,都忙于閉關。 至于另外一位熟人周毅,近年來一直在各域歷練,有了極大的名氣,隱約間像是一顆帝星在崛起,此時不在。 “這些年來你還好嗎?”葉凡問道,說這些話時感慨無盡,誰能想到他們這群人走上了這樣一條路。 “沒有星空另一岸好。”林佳笑了笑,白皙的臉上有懷念,有沉湎,很復雜,踏上修行路不是她的本意。 “有一天我或許會放下一切,回到都市去,做一個普通的凡人。”她又補充說道,很是認真。 “放下?”葉凡大受觸動,可是走到了而今這一步,他還放得下嗎?他已經走上了一條只能前行,不能回頭的路。 “誒,我說小哥,你是吃帝皇肉長大的嗎?怎么才二十年未見,就一下子突破到了六層天,這不是要嚇壞老頭子嗎?”那個滿嘴黃牙的猥瑣老頭子湊了過來,嘖嘖稱奇。 “你那害羞的孫女呢?”葉凡問道。 “我警告你,那是我孫子,不是孫女,別亂打主意!”黃牙老頭子防賊一樣看著他。 “我看她資質不錯,和我一個徒兒有緣,不如嫁入我天庭吧。”葉凡微笑道。 “小奸賊,你想讓我孫子綁架老頭子我一起替你賣命,沒門!”老頭子呲牙瞪眼,沒有一點高手風范。 “大胡子哪去了,我打算送他兩個徒弟,一個叫厲天,一個叫燕一夕,都是他當年相中的。”葉凡左看又轉。 林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別這樣好不好,這樣挖我們的道宮的人是不是太明顯了?” “唉,缺人啊,人手嚴重不足。”葉凡一嘆,不再多語,在眾人的陪同下進入了中央天宮內。 二十年過去了,而今的道宮高手如云,投奔者不計其數,因為這里的吸引力太大了,138看網,供人悟道,都是古天庭的遺產。 砍柴老人盤坐殘缺道臺上,臉色紅潤,看起來很好,但是葉凡知道,對方的道傷至今還不曾痊愈。 葉凡遞上一個玉盒,里面有一株藥王散發清香,這種東西直接可延命幾百年,價值無量,任何高手都會心動。 這是小松當年還未化成人形時,背著小藥簍,在昆侖成仙地挖出來的,而今帶來了幾株到天庭。 葉凡送給砍柴老人一株,希望他盡早治好傷體。他很直接,當旁人退下后,說出了來意,要聯合道宮,一起攻伐凰巢,一戰平掉! 無論是砍柴道人,還是猥瑣的老頭子,亦或是林佳等,莫不吃了一驚,這絕對是一件大事,這么多年來的對峙,他們深知對手的可怕。 “而今,那兩位神將可是恢復了很強大的法力,比以前恐怖了很多!”黃牙老頭子神色凝重的說道。 “我不打無準備之戰,這一次你、我、神組織三家齊動,我天庭可以出動兩件無缺帝器,這一次我要打破凰巢!”葉凡殺氣騰騰的說道。 “容我調查清楚一件事。”砍柴老人道,他吐出實言,凰巢中的兩位神將不僅可能在持續的恢復力,還可能又尋到了一位了不得的絕代神人歸位,要弄清楚。 “行,我等你們消息!”葉凡說道。 數日后,葉凡得到好消息,段德來了,完整無缺的吞天魔罐湊齊了。 段德很不滿,道:“小子,我覺得這罐子成天庭的了,但凡有戰,貧道都得跑路,把罐子借給你們用。” “攻下凰巢,你好處多多,今后都不用盜墓了。”葉凡笑道。 “屁,這次我損失大了,被你們亂呼喚,你們知道我錯過了什么嗎,一把天刀,一枚石蛋,就差一點被我堵住,結果被花花這個小兔崽子驚跑了!”段德憤憤不已。 所有人聞言都大吃一驚。 吞天魔罐合一,頓時有一種特別的氣息彌漫,懸在葉凡的頭頂上方,他剎那觸發神禁,在這一刻他感覺可與至尊一戰! 處在這個境界,他可以動用這可怕的魔罐,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吞天納地。 葉凡沒有耽擱,橫渡星域,向神組織而去,對這個傳承了解的不夠多,他需要防備一些。若是聯合成功,凰巢想不滅都難!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