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97 十八層地獄

熒惑,一顆妖異的魔星,這是葉凡最真實的感受,在這里他有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半數同窗魂歸此地。 憶當年的經歷,恍若就在昨ì。 有多少往事可以重來?曾經的點點滴滴,隨著歲月而逝去,一些人永遠見不到了,還記得那一張張蒼白的臉,無助的眼神,渴望活下去。 葉凡默默戰立,就是在這個地方,有幾位很好的兄弟先后栽倒在血泊中,用力拉,卻再也不能起,無法挽留住生命。 時間像是一道河,緩緩流淌,將很多東西掩去,將許多心緒帶離。 九龍拉棺,不知起點,不知終點,讓他們流離,再也回不到過去。人生的軌跡因此而變,過往的歲月成為回憶。 生與死的經歷,血與火的悲歌,活著走到現在的人不多,只剩下了那幾位,道出一幕幕陳舊的碎憶。 風漸起,熒惑古星上一片赤紅,到處都是硬沙粒,干涸的大戈壁沒有一點生機,看不到熟悉人與器。 都葬掉了。 葉凡邁步,現在他一念間可令星辰沉墜,行星等對于他來說算不得什么,神識可以全部覆蓋此地。 在這里他感受到了一種龐大的壓力,熒惑絕對非同尋常,不能以常理度之,誰若是自恃功蓋當世,妄自煉化這片星地直會撞壁。 熒惑地下深處真的有大恐怖,敢妄動必然有血腥大劫,這是葉凡的第一本能反應,不禁蹙了蹙眉頭。 這里埋下了太多,記載了一份厚重與可怕的歷史,當年涉及到了皇級的大戰,塵封于歲月中,但至今不曾消散。 葉凡的注意力從地心深處收回,在地表上邁步,曾經的大雷音寺等早已不復存在。連殘跡都幾乎沒了。 憑著強大的神識,他尋到了大雷音寺的地基,鱷祖早已不復存在,地牢還ī氣森森。 當年釋迦摩尼設下十八層地獄。鎮壓了宇宙中十八位巨頭,血腥嗜殺如鱷祖,強大如大成圣體的神祇念,哪一個是易于之輩? 這里是ī陽牢,分上下兩層,互為牽制與補充,是一種絕妙的構思。利用天地自然等力鎮壓了兩大魔王兩千年。 葉凡再履故地,自然要看個清楚,昔ì他修為較弱,許多東西都難以盡摸透。 “這些壁刻果然有深意,暗示了熒惑地下的可怕之處嗎?荒獸為兵,窮奇、鯤鵬等為將,通向一片幽深的葬地。” 葉凡讀懂了,釋迦摩尼也想探熒惑海眼下的世界。可是卻失敗了,他缺少了什么東西,功虧一簣。只能選擇加強封印,防止里面的魔物突破出來。 葉凡輕輕一拂,塵埃盡去,一塊巨大的石柱上咔咔作響,墜落下一層石粉,九顆星辰熠熠生輝,閃耀了出來。 “十八層地獄的星空坐標……”葉凡訝然,果然內藏玄機。 這就是準帝六層天的實力,洞察秋毫,什么都不能瞞過。一點一滴的線索都能映照在心中,這是釋迦摩尼刻下的玄秘。 其余八顆星辰都如這里般,分上下ī陽兩層牢獄,分處在八大古域。 葉凡了然,走向地表,而后在熒惑上觀察了兩ì。并沒與輕舉妄動,而是橫渡星宇,去尋其他地獄層。 到了而今葉凡這等境界,這天下都可去得了,縱然是昔ì一位準帝封下的魔域,他也可以從容破入。 也許能得到更多的啟迪,從而穩妥一些的探到熒惑地下深處的秘密。 他的速度很快,雖跨越無盡星空,但是時間卻仿佛定格在了一瞬間。 第一站到了,在這里感受不到到生命的氣機,荒涼是主題,葉凡輕語,道:“這里難道是九十九座龍山曾駕臨過的舊地嗎?” 他仔細探索,發現這里曾經是一片生命源地,不過徹底干涸了,所有的靈氣都成空,被神秘的力量奪走,而且大地上有殘跡,那是一條條龍脈曾經座落過的地方。 熒惑也是這樣的地域,地球則是最后一站,幸存了下來,沒有毀滅。 一座殘碑矗立在這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不曾有人來過這里,無其他痕跡。 “封妖碑。” 斷碑上有三個古字,葉凡探遍古星也只見到這里有詭異處,確信是牢籠所在地。 他拔起石碑,頓時有陣陣妖氣沖起,噴薄上來,如火山爆發,云煙彌漫,遮天蔽ì。 這果然是一座地牢,有一個驚世大妖封在第一層內,發出了興奮而又可怕的吼聲:“外邊的道友,請助我一臂之力,必有厚報。” “報上你的名字。”葉凡平靜的說道。 “大夏龍雀!”吼聲驚天動地,有一種豪氣,也有一種傲氣。 葉凡啞然,龍宇軒的祖上不就是大夏龍雀嗎,乃是一代妖神,在古中國曾經呼風喚雨,睥睨一個時期。 難到是他,被鎮壓在了這里? 葉凡詢問,里面頓時一陣默然,而后暴怒,道:“我只是在那里呆過一段時間,尋找仙寶不成,反被鎮壓熒惑,你難道是在威脅我嗎,那里留下了我的一些血脈算不得什么,難以制約我。” 葉凡笑了,撕開了封印,一口古井中頓時沖起一頭龍雀,振翅擊天,而后俯沖向下來,有一股狂霸氣息。 “我救你出來,還想對我不利嗎?” 葉凡神è平淡,抬手就拍了上去,轟隆一聲巨響,大夏龍雀口吐鮮血,渾身血淋淋,金è神羽紛飛,露出駭然之è。 他當年為一代妖神,處在大圣絕巔境界,雖然被釋迦摩尼削去了大半道行,鎮壓在了這里,卻不是白度歲月,已然恢復,靜等脫困ì。 不曾想,這個人如此恐怖,這般年輕,不讓當年那個光頭,太過恐怖了。 “我是想試一試你的實力。對你沒有惡意。”大龍龍雀解釋,內心有一種大懼,這不是他的時代了,竟又出現了這等可怕的人物。 “砰” 葉凡大手又一次拍下。大夏龍雀亡魂皆冒,逆沖向天空,可是卻被一只金è的大手一把攥住了,逃脫不掉。 “請手下留情!”他忍不住大叫。 “給你一個教訓,世間能收你的人很多,不要自恃強橫,無道理殺戮。”葉凡將他放開。但卻讓他渾身溢血,骨骼崩斷了很多根。 大夏龍雀生畏,不再多語。 葉凡震開另一層的牢籠,結果卻是一場空,里面的人早已坐化數百年,只有一具尸骸,沒有熬過歲月的侵蝕。 大夏龍雀想走,但是卻被葉凡強行留在了身邊。它神通不小,行事過激,不合心意就可能出手傷人命。不然也不會被鎮壓。 大夏龍雀無奈,這個年輕人太強大了,他走脫不了,只得跟隨。 “我們被鎮壓,還能有ì命留下,一是那光頭還算慈悲,二是我們都知曉一些熒惑神星的秘密,對于后人來說還有些價值,只是這種‘留待有緣人’的遭遇,實在是讓人惱火。”大夏龍雀實話實說。 葉凡點頭。趕往下一處,這一次解封出來兩名生靈,一條銀蛇,一只百足天蟲。 這是兩尊大兇,剛一脫困就出手,結果被葉凡一頓劈。一只手將兩人打的服服帖帖,再不敢兇狂。 大夏龍雀嘆息,道:“當年這也是兩號驚天的人物,若非被釋迦鎮壓,多半會踏入準帝境,而今卻被一頓狠揍。” “你少說話,誰不知道當年你也是一個大兇人,現在還不是變成了乖鳥!”百族天蟲說道。 就這樣葉凡連破七星,共放出十二名古人,都極為強大,他對這些妖魔兇人沒有什么好說的,敢作亂就直接開打。 這種手段很有用,葉凡將這些大惡都拾掇的很老實,不敢作亂,被迫跟在他的身邊。 他也不禁錮這些人,準帝六層天足以威懾住,任何大兇在這等強者面前都只能盤臥,敢反抗只能是送死。 當來到最后一顆星辰上,有人向葉凡發起了挑戰,這是唯一的一位準帝,也是當年最強大與可怕的一個人。 此人被削掉了道行,借著兩千年的苦修,硬是恢復了神通,更是差點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他是一位準帝三層天的強者,奈何始終沒有脫困出去。 葉凡破解最后這座牢籠時,也著實廢了一番工夫。 這是一頭古鳥,渾身火紅羽毛亮麗,化作道袍穿在身上,上來就與葉凡決戰,因為他知道不戰就會被收服,難以脫身。 “你們若ì情平和,我不會收在身邊,任你們離去,既然我放你們出來了,就要對其他生靈負責,不容你們離去作亂。” 葉凡對他出手,依然很是簡單,袍袖一甩,將他收了進去,任他天大的神通也飛不出這片乾坤。 “這只老公雞當年號稱山凰,血脈復蘇,天下妖族中難逢抗手,遇到了光頭前一生不敗,而今ì竟然又遇到了大挫折。” “老公雞倒大霉了,心高氣傲,可是總遇到至強者,壓他一頭。” 其他妖魔低語,一些人幸災樂禍,當年吃過他的苦頭,樂見他吃癟。 “啊……” 這只上古山鳥大吼,凰血沸騰,道袍崩碎,化成十萬神羽è殺葉凡,想要掙脫出他的袖子。 “老公雞拼命了,腿毛大戰,果然是出離了憤怒,毫不保留,渾身光溜溜嘍。” 葉凡啞然,這只山雞ī化成的道人還真是暴烈,竟然這般,他抬手一翻,將其壓落,逼它化出了本體,竟然真的是一只沒毛的公雞。 相差了三層天,而葉凡又這般的強勢,這名古妖根本就沒有抗衡的本錢,雖然極為強大,但遠不是對手。 “服了!” 最終,老山雞屈服,道出了自己的來歷,他確實是一只公雞ī,在一處仙家洞府得道,修成了一身無上神通。 他痛恨別人稱他為山雞、公雞ī,自號山凰。 葉凡自然不會折辱他,好言告知尋他們的目的。 一行十四人重回熒惑星上,這些人當年都是為仙寶而來,都知道一些秘密,合在一起,對于探索這里有極大的助益。 事實上,這十三名大妖魔雖然起初有些不服,但是到了這里后,氣一下子順了很多,他們也想得見熒惑星中的至寶與大秘。 “諸位,既然我們選擇了同樣的路,那就共同探個究竟。”葉凡道。 他心中有些感慨,當年十八層地獄對于他來說只能算是一個傳說,不曾想有朝一ì竟然親手給破了,共放出十三尊活著的古人。 歲月飛逝,恍若一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