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689 赤子小松

少年屹立在星空下,所有陰兵都止步,星光點點,卻也有陰氣陣陣,一個人阻斷數十萬大軍的前路。 后方的人都震動,一個很漂亮的少年,還帶著稚嫩的羞澀,此時卻有那樣一種讓人仰視的氣勢,〖鎮〗壓星宇。 前方一名陰帥一揮手,后方所有陰兵手持青銅戈,遙指向前,甲胄森森,冰寒氣息彌漫。 “你是什么人?”鬼帥聲音如兩塊寒鐵在摩擦,缺少人性人情,讓人肌體生寒,生出小疙瘩。 “我是小松。”少年靦腆的說道,亮晶晶的眼睛,長長的睫毛,輕靈的發絲,單薄的身體,很是柔弱。 他給人一種矛盾的感覺,少年看起來很可愛,但是無形中散發的出一種強大氣息讓眾多陰兵陰將都感覺到了壓力。 “小松?沒有聽說過。”陰帥輕語,而他身邊另幾位同級的強者也都冷漠的搖頭,表示不知。 “你可知我們來自哪里?”一人冷幽幽的問道。 “不知道。”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臉上出現紅暈,覺得自己見聞太少了。 所有陰將的神色都很冷,其中一人道:“我們來自地府!” “地府……”少年小聲道,他并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有這樣一個修行門派,如實而又有些拘謹的答道:“對不起,我不知道,沒聽說過。” 后方,一群陰將頓時窩心窩火,一個個怒目而視,還從來沒有人敢這般輕視他們呢! 楊熙囂張,殺了他們一百零八位陰將,但也不敢說沒聽說過地府。葉瞳強大,連斬三大地府子,卻也得承認,這一組織極度可怕。這樣一個比女孩子還漂亮的少年卻這樣說,輕蔑他們,讓每一個有靈智的陰將都大怒,覺得受到了侮辱。 “你……沒聽說過?”一位鬼帥冷森森的說道,聲音都有些變了,陰氣中帶著一種逼人的鋒芒。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聽說過。”少年低頭,越發的不好意思,臉蛋紅撲撲。 一群原本在飛逃的圣賢都停了下來,有點發呆,更有部分人倒吸冷氣,這個少年誰啊,真是葉凡的弟子嗎? 他這是自恃嗎,沒有將地府放在眼中?可是有點不太像,那種表情與語氣不是裝出來的,真的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年嗎? 所有人都有點糊涂了,逃的人都停下來不走了,靜靜的關注。 對面,地府的不少鬼將惡氣貫胸,那張紅撲撲的臉在他們看來是蔑視到極致的表現,成心在擠對他們。 “多少年來地府都執宇宙牛耳,令天庭崩,而它卻萬世不倒,致眾神伏尸,誰敢不敬?你一個毛頭小子卻這般狂妄,侮辱我地府,今日倒要看一看你能否逆天。”鬼帥平靜而冷幽幽的說道。 “大叔,對不起,我真不知道。”少年解釋,有點局促。 陰帥聞聽此言,忍不住顫抖了一下,大叔?真是可忍孰不可忍,沒見過這么可恨的少年,太囂張了! “這個孩子……有個性!” “有恃無恐啊,難道圣體葉凡到了,或者說那只大黑狗來了,教他這般說的。 ” 諸圣都忍不住笑了,少年敢這樣,肯定有后手,能擋住地府的狂風暴雨,也許天庭大軍到了,要展開大決戰了。 至于地府這邊,很長時間內都是難堪的沉默,太過分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這個少年真是一點不留情面啊。 “殺!” 鬼帥一揮手,后方戰隊成型,大旗密布,陣臺成片,符文成片的亮起,這是地府的殺陣,由一群陰將主持。 可怕的陰氣彌漫,瞬間席卷了星空,正常人都一哆嗦,那是一種源自靈魂的悸動,死亡撲面。 少年小松的氣勢也陡然一變,雖然依然很靦腆,但是散發的氣息越無比強大,像是一座不朽神岳矗立在那里。 一桿桿大旗飛來,一座座陣臺降落,〖鎮〗壓小松,全都爆發出了可怕的死亡氣息,陣紋如宇宙的筋脈,閃爍刺目的光。 “喀嚓”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所有陣臺與大旗都無用,剛一臨近小松都爆碎了,而一群沖殺過來的鬼將更是橫飛了出去,自己咳血不止。 少年不曾出手,他的體外只是有一道紫色神環籠罩而已,這是一種本能防御,就將所有人都震飛了。 “好強!” 人們心驚,臉色當即就白了。 鬼帥陰沉著臉,親自上陣,手持準帝器殺來,那是一桿黑色的鐵戈,如一頭黑色的蛟龍撕裂宇宙,陰森而人。 “當!” 可惜,攻擊依然無效,準帝器被神環崩飛,這名鬼帥橫飛了起來,渾身骨頭作響,遭受重傷,幾乎化成一團肉泥。 眾人眼皮都在跳,攻擊的力量越強遭受的反擊越大,這實在是可怕,一個人畜無害的少年而已,竟然這般逆天。 連準帝兵器落下都難傷他分毫,被自動反彈了回去,這得是多么的驚人? “你們……沒事吧?”少年顯得手足無措,似乎從來沒有殺過人,見到有人咳血,看到有人倒地一動不動,非常的不安。 “準帝!”鬼帥艱難的站起,重接斷骨,臉色蒼白的吐出這兩個字,震動了所有人。 一個看起來很稚嫩的少年,竟然是一個準帝! “你到底是誰?”地府的人喝問。 “我是小松,是……圣體葉凡的弟子。”少年聲音不大,有些局促,有些拘謹,看著眾人。 地府眾人立時炸開了,竟然是葉凡的弟子,果然是沖著他們而來,再聯想到剛才的“羞辱”眾鬼將更加的不忿。 這個收少年是葉凡的門徒,雙方絕對是死敵,剛才所有的一切都必然是他故意的,每一個人都敵意甚濃。 “你太過分了,欺人太甚!”鬼帥大吼。 “伯伯,我沒有,對不起,我不想傷人。可是你們卻要去找天庭的麻煩,還對我出手,我只能被動防御。”少年小松解釋。 “地府與天庭仇怨難以化解,葉瞳必死,葉凡的血要流盡,你是他的弟子也要伏誅!”后方,早有鬼將氣壞了,對方這個樣子,明顯是在調侃他們。 “天庭一脈當滅!” 一群鬼將喝道。 “為什么要這樣,你們這樣是不對的。”少年說道,很認真與不安的反駁,有些激動,而臉上亦有些潮紅。 “我受不了,欺人太甚啊,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狂妄的人,囂張到了極致,羞辱我們一次也就算了,還不斷繼續,跟他拼了!” 有人祭陣臺,動用了準帝法陣,轟殺前方的少年。 “這樣真的不對,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一談,戰爭真的很不好。”少年喊道,顯得很淳樸。 轟! 準帝法陣復蘇,剛猛無比,氣息驚天動地,鬼神避退,遠超一般的準帝法陣,這是為攻破天庭準備的后手這一。 少年頭頂紫光一閃,天靈蓋內沖起一座塔,更有九層,形狀很怪異,有些像松樹結出的果子——松塔。 此塔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那種氣息,那種光澤,那種道芒,宛若上界仙寶飛來,絢爛刺目,道光驚人。 這是一座紫色的道塔,晶瑩欲滴,通體紫光繚繞,氤氳蒸騰,每一層都有一個仙尊在內盤坐誦經,講述開天的秘密。 它是以神痕紫金鑄成的,整體都是,沒有哪怕是一點雜質,無暇燦爛,仙光逼人,蘊含了開天辟地時代的神痕,是天生的經文。 “居然煉化到了這種地步!”人們驚嘆。 每一種仙金都有其與眾不同的價值,神痕紫金若是被祭煉到的通靈通仙的地步,與主人靈魂交融后,可以捕捉天地間的大道符文。 尤其是進入古跡,探索遺址時,有這種仙寶在手或有可能摹刻下古代人悟道留下的各種符痕,妙用無盡。 雖然有這種說法,可是古往今來還沒有見誰將神痕紫金祭煉到這般逆天的地步,賦予了它全新的生命,通靈而神。 這個少年是怎么做到的,傳說唯有近仙的人才能有這種神通! 神痕紫金鑄成的松塔,更有九層,每一層都盤坐著一個仙尊,這是人們最不能理解的地方,他們在誦不同的經文,隆隆而動。 “他藉此神塔得到過很多經文,盡管都是殘缺的,但還是讓人震撼!”不要說是地府眾人,就是后方的諸圣也都快傻眼了。 世間有兩種神物有這種捕捉天地道紋的逆天可能。一是通靈通仙的神痕紫金,二是仙玲瓏。 不過后者不實用,相傳唯有在仙界內得到仙氣滋潤才可用,在這一界幾乎沒有意義。 神痕紫金不是沒有人得到過,可是煉成這般通仙的卻僅此一份,與修為無關,與持有者近仙的本性有關。 葉凡怎么會有這樣一個弟子,真的是可以震動世間! “世間真有這樣的人嗎,難道說他將來會成仙?!”所有人都發呆。 這等表現震撼人心,比葉瞳的戰力更加讓人忌憚,因為誰都不知道這個靦腆的少年將來會成長到何等地步。 “我明白了,他不是有意奚落我們,而就是這種心性,赤子之心,不被紅塵所染,純凈無暇,才得以近仙!”鬼帥徹底明白了。 想通后,他生起深深的憂慮,道:“殺了他!” 他命令陰兵陰將打開那座囚籠,讓所有人都倒退,欲讓那個曾經在這個世間蓋代無敵的人出來,斬殺小松。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