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80 古天庭遺地

巍峨的天宮,宏偉的仙闕,座落在白云上,那里云蒸霞蔚,壯麗驚人。所有人都呆住了,最后的神秘世界早有人入主,人們失去了爭奪的意義! 這片戰場鴉雀無聲,天空中只有那道威嚴的聲音在回蕩,像是古之大帝活了過來,重新君臨天下。 混沌山一座接著一座的移開,隆隆而響,矗立在天地盡頭,那些閃電化成了金色的禁忌之海,洶涌浩蕩。 九輪天日西斜,殿宇樓臺在夕陽下被金色與紅色的光彩染的非常圣潔,瓦片都在流動祥輝。 下方的金色禁忌之海涌動,偶爾會爆發出雷鳴,像是上天在發怒,可以演化為天劫,震懾人心。 大鐘悠悠,震蕩千古。 “是天庭沒錯,想不到并未全部毀去,坐落在這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老輩強者輕嘆。 很多人都在發怔,不知道說什么,可心中早已浪濤擊天,怎么會這樣?這是當年曾經與不死天后硬撼的人嗎? 黑皇盯著那片宮闕,尤其是看著那缺了一角的區域,道:“真的是天庭,你們看,南天門那里不見了,墜落在神墟中!” 事實上,不只它一個有所覺,很多強者都有重大的發現,有人指出,這種風格與有某些古域的遺址一樣。 “看到了嗎,那個是化龍池,坍塌了半邊,在我們的那顆古星上有另一半。” “唔,萬妖塔也斷了,我們那里有一片殘跡,與這個地方能對接起來。” 人們驚嘆,這果真是天庭的故址,雖然不是那么的完整了,但是可與所知的一些古跡印證,相互聯系起來。 龐博盯著前方,也不禁露出異色。嘆道:“原來如此,煉丹與煉器的樓閣區域半毀,有一半墜落在荒古禁地外啊。” 他想到了北斗的那片仙宮,與這里的風格一樣。而且可以尋到對接處,屬于曾經的古天庭,讓人感慨。 葉凡也是心中一震,有一些同學都是在那里消失的,至今都不曾得見,現在不知道身在何方呢。 一聲巨響,在那片宮闕間有一條巨大的白玉階梯降下。一直鋪展到人們的眼前,橫在下方的金色雷海上。 而一些宮闕更是轟鳴,發出無量神音,讓這個地方更加顯得莊嚴而肅穆,眾人不禁呼吸一滯。 浩大的天宮太空曠了,沒有天兵天將,沒有宮女侍從,那里冷冷清清。只是有一種嚴肅與威壓在散出。 “哈哈……” 一道豪邁的大笑聲響起,在白玉石階上出現一個大漢,滿臉絡腮胡須。看起來很粗獷,氣息迫人。 黑珍珠號上,厲天、燕一夕當時就瞪起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又是那個大胡子,難道是他入主了這里,不對啊,聲音并不蒼老。 大胡子是一個準帝,早已經得到證實,顯然當年第一次在紫微星域相遇時。他是在紅塵中游歷呢。 虬髯滿面,大胡子很威嚴,可是當眼睛轉動,看到厲天他們時,那種一閃而沒的猥瑣還是沒有逃過兩人的眼神。 這讓師兄弟二人的身上起了一層起皮疙瘩,這主游戲紅塵。絕對不是什么古板與德高望重的前輩名宿。 下一刻,殘破的南天門前,又一出現一個老人,一嘴黃牙,卻還不全,有些漏風,領著一個虎頭虎腦的孩子走了出來。 “是他!” 龐博等人都是一怔,此前心有感應,他們回頭觀看時,發現這一老一少關注關他們一船的人,那個時候就知道他是一位絕代高手了。 這時老人一出,引發一場轟動,看其樣子雖然很鄉土,但是這必然為一絕代高手,不然怎能入住天宮。 “力敵不死天后的人就是他嗎?” “他到底多么強大,要結束血與亂,平定宇宙十方。” 所有人都仰頭看著,這個老頭很神秘,剛才那雪亮的刀芒就是他劈下來的嗎?可那種強勢與現在的氣質不相符啊。 “別看我老朽,我只是個打雜的,牽著孫子路過。”糟老頭子露出一嘴黃牙,怎么看都覺得怪異。 他拎著一個破木桶,沿著白玉階梯拾階而下,來到金色的雷海前,砰的一聲壓了進去,打上來一桶金色的液體,混沌氣澎湃。 一群人震驚,這可是混沌雷神海,那是金色的雷電化成的液體,他竟然當水來打。 許多人估測,大圣觸到那些金色的雷元素必成飛灰,就是準帝強者在那么濃郁的環境中也不會多么好受。 糟老頭子很平靜,領著孫子,再次拾階而上,將一桶金也色雷元素濃縮成的液體倒進一株干枯的古木下。 不少人心驚,全都眸光爆射,盯著那株干枯的古木,眼睛都不帶眨動的。 這是傳說中的仙樹嗎?當年帝尊死,天庭崩,有一種至神古樹因此而生命干涸,再也沒有活過來,是它嗎? 據傳,當年帝尊為長生天尊延巔峰帝命兩千年,是因為煉了一爐大藥,其中一味主藥就是來自這棵古樹的果實,輔以帝尊的無上天功而成逆天大藥。 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兩千載歲月,而是真正的絕巔“帝命”,且當時別的方法都被長生天尊用了,什么古藥、神髓等,他都食過了,再食都無用了,尋常歲月不可與這兩千年帝命相提并論! “老家伙這是在以金色的雷電液澆灌仙樹,希望它復活嗎?” 所有人都眼睛泛光,天庭遺址真的有好東西啊,這株古木竟然還在世上,許多人都曾猜測,它比其他不死仙藥效果更甚。 它并不遮天蔽日,只有一人高,但是枝椏蒼勁,像是歷經數十上百萬年的生長才達到這個樣子,樹體干裂,沒后一點生機。 “有點像人……” 不少人吃驚,這株樹很特別,接近人形,不過像是被打殘了。而今歪曲著。 “這株樹可是寶貝啊,即便死去了,這樣挖下來刻上帝紋絕對會成為大殺器,也許持有它還能悟道。效果不會差。”黑皇雙眼放光。 不少人都在吞口水,每一個人都知道,這是一種無上仙藥樹,即便干枯了,想必也有一點效果。 “轟隆!” 中央天宮的大門開啟,不知道何時,那里立著有一個道身影。像是亙古前就存在一般,虛無縹緲,偏偏又有一種無形的威嚴在釋放。 “諸位請進。”他對所有人都開口。 很多人驚異,感覺到了一種鋒芒,他像是一段天道秩序化形,成為了一個人立在那里,讓人不解。 這個人很特別! “他是一個器靈。”有人低呼,猜出他是至強兵器內蘊的神祇! 而今的天宮主人實力一定很驚人。不然何以有這等神器追隨,肯定蓋代無匹,難道剛才那道雪亮刀芒就源自這個器靈? “走。進去看一看!” 所有人都很好奇,不少膽大之輩自然希望一探傳說中的天宮,藉此看個究竟。 有人打頭就有人跟隨,人流涌動,浩浩蕩蕩,他們相信以此地主人的實力想殺他們易如反掌,不會弄什么請君入甕的把戲。 葉凡、圣皇子、龐博、黑皇等人匯合,也進入了這片宮殿群中,要見一見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人流涌動,剛一臨近。人們就覺察到了一種大道意境,此地果然不凡,有道在和鳴! 中央天宮內,每一個巨大的柱子上都雕刻著青龍、朱雀、鯤鵬等,這可不是裝飾,而是一種大道烙印。 可以見到一些小龍從柱子中飛出。閃爍青芒,還有幾只朱雀也脫離桎梏,在虛空中吐火,劃出一道道赤紅火光。 “這是帝尊曾經棲居的地方,果真不一般!”每個人心中都生出這樣的念頭。 眾人心中凜然,避過這些看起來很奇異的圖騰影跡,不敢與之碰撞上,怕惹出什么不好的變故。 “無妨,這是機緣,若真有人可以與它們相融,可以得到它們的道與傳承。”天宮中央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眾人一怔,而后眼中露出震驚的光芒,這是帝尊留下的嗎?何等的逆天,那是無上的道果啊。 一聲輕鳴,被姬紫月養大的小不點,它通體呈金黃色,為一頭火凰,此時與一頭虛凰碰撞在一起,發出了熾盛的光,兩者交融,大道共鳴! 竟然是真的!所有人都發呆,而后瘋狂,全都想要與那些烙印交融。 可惜,這是一種不可求的機緣,即便撞上了,那些虛影也會立刻消失,并不是真正的沒入了他們的體內,讓人無可奈何。 這里自成一界,無論進來多少人大殿都容納的下,白色的霧氣在眾人的腳下彌漫,像是踩在云朵間。 許多人都向前望去,想要看一看,那里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大殿中央,沒有什么浮華與奢侈的布置,只有一個簡單的陰陽魚道臺,被混沌氣籠罩,一個老道人盤坐在上,融在虛無中。 葉凡、龐博神色劇震,張了張口,沒有說出話來,他們看到了兩條熟悉的身影,已然數百年不曾見過。 在那老道人的身后,有一對男女,平靜而立,顯然是昔日的兩個道童,不過現在早已成年。 男子儒雅,頭戴紫金道冠,身穿月白道袍,說不出的出塵,很有氣質。 女子靈動,飄逸空明,如一尊謫仙,靜靜而立。 “周毅!” “林佳!” 葉凡與龐博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在古天庭中見到昔日的同學,這個結果讓他們吃驚,一別數百年,他們竟然出現在這里。 混沌氣散去,殘破的陰陽魚道臺上,那個老道人顯出真身,相貌清癯,道袍古舊,容貌與氣質并不出眾,看起來很普通。 “是他!” “竟然是他!” 葉凡與龐博這一次更為震驚,全都動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