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677 當世天驕

萬古來第一次有這么多的人到達這里,過去都是一小股,都是帝路爭雄的勝利者們。 今世大不相同,很多人都在等待機會! 那一株株仙藥在古山上飛行,璀璨的金色扶桑,火紅的朱雀植株,看起來是那般的誘人。 “不對,多半是雷元素凝結而成,不是真的,要知道金色的扶桑絕對沒有在這里,太陽圣皇的不死藥葬在紫微星域。”葉凡道,他曾親眼見到過,并有幸煉化了一個枝椏。 同理,其他不死藥也不見得是真的,應該是恐怖的雷元素所化,曾經有大帝登臨過這里,被此地摹刻下了印記。 轟! 古山中,那里有一個仙窟,飛出一片仙雨,化成了各種符號,烙印在虛空中,成為大道的載體。 嗡隆震耳,那是一種道鳴,僅在這一剎那間,所有人都生出感應,莫不如癡如醉,他們體悟到了一種經義。 這不是一個人、兩個人得到,而是一群人都有所獲,視修為深淺,視悟性不同而所得也不同。 “帝尊經文!” 有人得到了一段話語,如醍醐灌頂,直接就盤坐了下去,也有人悟通了一些困擾多年的修道難題,手舞足蹈,狀若瘋狂。 這是一種博大精深的經義,如流水一般漫過眾人的心田,不少人都有所獲,沉浸到了一種奇妙的境地中。 不過少有人可以得到文字,悟通的都只是一段或者幾片秩序符文,所以每個人的感受各不相同。 這不是幻覺,而是一種真正的經文要義,刻在前方的大山中,自噴薄的古洞中綻放而出,灑滿了高天。 一個又一個符號,閃爍著熾盛的光,令所有強者都心中震撼,收獲極大。 “想不到。帝尊仙經竟然真的存于世間,看樣子我們都能得到啊!” 許多人都激動了起來,尤其是那些沒有資格走到這里,只是因為這一世特殊、九座帝關莫名開放而趕來的一般修士,莫不歡欣鼓舞。 這是一場大驚喜! 符文閃爍,大道和鳴,一段又一段經義化成了真龍,成為了起舞的鳳凰。都不過手臂長,在那里舞動了天風,震驚了世間。 這就是帝尊的手段嗎? 逝去無盡歲月了,可是他留下的經義卻宛若有生命一般,在這里鳴動,讓每一個人都生出要朝拜的沖動。 “這只是帝尊的考驗啊。” 準帝戰船上葉凡輕語,道破天機,讓李黑水、花花等人警醒,而后若有所思。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黑皇說道。心神迷醉,認真揣摩。 “這部經文適合人形生物。”東方野提醒。 “本皇比人還人,有些人比我還我。比如那群家伙,其實也就是甲乙丙丁,卻偏以為自身超然物外,不過同為畫中走卒而已。”黑皇掃視前方,冷笑不已。 “爺爺,那只黑狗好兇殘哦,不會咬我吧。”不遠處一個小男孩怯怯的說道。 “不會,它很乖。”老人笑瞇瞇,露出一嘴漏風的黃牙。牽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站在人群外。 “它很兇。”小男孩虎頭虎腦的說道。 “它說的有點道理,說到底都是自以為是啊,同是畫中走卒,指點江山者如人。也有狗。”一嘴黃牙的老人哈哈大笑。 葉凡、人魔、圣皇子轉身,他們沒有聽到議論聲,但是本能的感應到了一種氣機,很驚人,超級不凡。不是懾人的波動,而是一種驚人的感應,這必然是一位絕世高手。 “呀,畫中人看到我們了。”小男孩道。 “我們同是畫中走卒。”老人摸了摸他的頭,而后領著他轉身就走,不作停留。 帝尊經文閃爍,眾人全都有所獲,但是到了最后都了解,不能得到更多,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在仙洞中震出。 然而,這更加讓人振奮,這里絕對是有帝尊的足跡,留下了他不可磨滅的印記,大岳與混沌深處多半有完整的古經,人們莫不想得到。 “那座山上有太陽圣皇的神像,另一座山上有太陰人皇的塑像!” “有一直金光璀璨的猴子,似乎是斗戰圣皇,在另一座大岳上!” 人們吃驚,古之大帝的神像,太古皇的塑像,若隱若無的出現,有一種神秘波動,人們相信,可能留有道則。 黑珍珠號上,圣皇子不能平靜了,火眼金睛,遙望其中一座山體,目中神芒爆閃。 “又有人動手了,我們也向里闖吧,說不定就能得到一世帝緣,最起碼也要得到更多的經文!”有人想冒險。 事實上,早有強大的戰部開動了,領軍前行,震出了無數的波紋。 其中幾個大族間速來不睦,依然在此激戰,濺起一朵朵血花,讓這里越發的混亂。 人山人海,一旦發生大戰,那是很可怕的,可能會成為流血成河的導火索。 不少人后退,怕卷入可怕的漩渦中。 葉凡他們沒有動手,準帝船縮小,暗淡無光澤,停在邊緣地帶,他們冷靜的關注著這里的一切。 “轟!” 山中,混沌氣翻滾,兩道身影在激烈搏殺,竟然是從混沌仙土中打出來的,是這么的突然,震動了每一個人。 “什么,他們是在里面闖出來的,什么時候進去的,對決幾年了嗎?” 人們清晰的記得,這幾年來先后有人闖入過,卻一直沒有再出來,現在突然出現兩人,自然引發了極大的轟動。 “是道一與火麒子!”葉凡輕語。 道一,空明出世,他身材修長,超塵脫俗,一如過去,舉手抬足都有一種超脫世間的神韻,但是攻擊力暴強! 火麒子水藍色發絲披散,如瀑布在舞動,他軀長碩而強健,每一擊都是一頭仙麒麟沖起。驚悚人間界,力道震驚世間。 這是兩尊準皇,而且極其強大,是不可揣測的至強者,他們經過百般磨礪,如絕世仙劍出鞘,亮出了最為璀璨的鋒芒。 “這般強大,那些雷元素化成的龍、朱雀等都奈何不了他們。太可怕了,竟然可以自由出入此地!” 所有人都發呆,古皇之子而今都成長到了準皇境,這兩人是天生的大敵,一路對決與血拼,成為了而今最可怕的修士。 “轟!” 混沌中,一座大山搖動,一個曼妙的身影出現,火麟兒殺了出來。一掌拍碎了一件準帝器,顯然剛解決了一位大敵。 “太可怕了,那是一柄準帝利刃。竟然被她徒手擊斷了。”人們驚嘆。 火麟兒出現后,直接趕向自己兄長那里,要與他聯手合戰道一,將他滅殺。 “不要過來,這是帝路爭雄戰,我已解開了心結,放下了仇怨,這個對手我自己來!”火麒子喝道。 身材曼妙、膚色雪白、如花樹墜神鉆一般絕麗的火麟兒,光華四射。美的驚,人滿頭藍色發絲甩動,靈動大眼掃視,而后轉身又進入了古山中。 這引發人們熱議! “眾古皇子都來了嗎,誰成登巔?” 圣皇子、道一、火麒子、凰虛道、神蠶道人等。太多人都在這一世共出,還有人族可能存在的帝子,這天注定都要被打破。 可以說,這將是史上最殘酷的一次帝路爭雄戰,每一個人都應是冠絕一個時代的英杰。來自不同的時期,被集中在了一起,將產生最可怕的碰撞。 從某種意義尚來說,這將是古皇、大帝間的征伐,他們的子嗣代表了他們的道,完成一次巔峰對決,滿足遺愿。 果然,不出人們所料,古皇子來的不算少,凰虛道出現了,化成一頭血色神凰,沒入古山混沌中,震動了此地。 嗡隆一聲,一口碧玉棺槨炸開,一具渾身都被碧霞籠罩的人沖進了山中,他一出動就震的四方皆顫。 “是地府的人,是一尊準帝,可能是下一代的府主!” 此言一出,許多人震撼,地府的恐怖深入人心。輪回盡頭一切都將落幕,地府是眾生的歸宿,這些話曾流傳世間,讓人心懼。 “哧!” 一道劍光斬破蒼穹,切開了混沌,筆直的沒入古山間,一個白發如雪的男子,一步就邁入了戰場中,手持一口黑劍,殺了進去。 那種劍芒絕世犀利,世俗僅見,讓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太過可怕了,他是劍仙嗎?很多大圣身上的毛發都在簌簌墜落。 冷冽的殺氣掃過,很多人肌體都出現血痕,差點崩開! 而這只是他沖過時所自然流轉出的氣息而已,并非是攻擊力,仙劍神威。 “是他,神!”葉凡驚訝,相隔這么多年,居然又見到了。 昔年,他在前往永恒星域時,于半途曾經見到一顆枯寂的古星,那里有一個開天巨人,日月星河都如環繞在其身畔,渺小如螻蟻,他簡直像是一個創世神般,可惜證道失敗了,在那里死去。 而那時曾經有一個白發神恐怖無比,在那里祭拜。 “竟然是他!”葉凡自然想起了。 事實上,在成仙路開啟時,這個白發神也曾出現,手持三分之一綠銅鼎,猛擲了出去,轟碎了成仙路,讓長生天尊差點就葬送在當中。 而今,這個人再現,絕對是一個蓋代高手,他對地府很有敵意,而今沖進去,自然是為了地府接任者。 幾道身影一起閃現,又有幾人沒入,一個個法力如海,抬手間可摘日月。 “我感覺到了生命禁區中的氣息,有他們的后代進去了!”圣皇子道,他手中的仙鐵棍在顫動,它斷于昔日那一戰,對某些禁地的氣息最敏感,此時渴望一戰。 葉凡默默感應,他知道,最起碼不死山的暗菩來了,沒入了當中。 圣皇子先一步行動,直接殺了進去,進入混沌古山間,他要去他父親的神像前一觀,了卻心愿。 不久后,這個地方沸騰。 誰也沒有想到,諸多天驕進入,不可避免的要爭雄,大戰突然的爆發了,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恐怖! 諸皇后人大戰,這是古代至尊曾經渴望、但卻不曾進行過的大決戰另類演化! “唉!” 突然,一聲蒼老的嘆息響起,讓葉凡震驚,源自混沌山間,那里像是有一尊大帝在俯視著后人,盡顯滄桑與疲憊。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