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668 帝路骨

這并不是葉凡的終極異象,不過是其間的一個蛻變的過程,而今演化到這一步而已。 這片“域”無法通行,被葉凡的法道所籠罩,元神沖起也無用,剛騰上高天,對面就飛來一只仙光繚繞的金烏,要將他啄食。 神冥悲吼,他知道自己完了,即將殞落,可嘆他這一生,黑暗動亂年代見過人族大帝,不曾殞落,而今卻要死在這一世。 他的父輩成道時,天下獨尊,自斬一刀后也依然稱尊,可與古之大帝決戰,身為這種人的后代卻敗了,這本身就是一種恥辱。 他恨欲狂,原本心高氣傲,凌壓世間,心有大氣魄,小覷天小英雄,現在卻落得這般下場。 “啊……”他抗爭,不屈服,陣陣嘶吼動天,在異象中掙扎。 人們有些同情神冥了,這本是一個至尊子嗣,誰敢招惹,誰能攖鋒,現在卻如一只網中的鳥雀,徒勞掙動。 葉凡太強大了,屹立在那里,異象淹沒宇宙,這里成為了他的主戰場,被他所主宰。 金烏橫空而過,狠狠的在神冥的元神上啄了一口,讓他痛徹心骨,光芒黯淡,如血般的神輝飛濺,他遭受重創。 又一條螭龍騰天,越過洪荒大山,飛度過蠻荒森林,上擊長空,一道赤光閃過,神冥的元神又缺少了一大塊。 要結束了嗎?神冥悲涼的一聲長嘆,禁區之子竟落到這般天地,他沒有一點力氣抵抗,敗的很徹底。 外界,黃金天女在攻擊,龍女持皇道法器也撕裂了宇宙長空,要瓦解葉凡的準帝神域,將神冥解救出來。 可惜一切都是徒勞的,并沒有擊中。葉凡在動,行字訣天下無雙,觸及到了時間領域,避過萬重攻擊。一念間就是十萬里的橫移。 連帶著他的異象,跟著橫穿宇宙,避過那兩人的攻伐,所有的攻擊都只能落在一片茫茫虛影上,并不曾擊中他哪怕分毫。 當真正的皇道波動襲來時,葉凡手上還持有混沌青蓮,一掃之下。皇道法則破滅,天地初開,萬靈寂滅。 “我敗了……” 最后的剎那,神冥充滿了落寞,不再掙扎,那個拳頭大的小人被一頭朱雀銜住,一口吞了下去,如血雨般的光點灑落。 葉凡的異象消失。原地只留下兩半裂開的軀體,還有一塊又一塊的準帝神爐碎片。 可嘆一代古皇子,就這般伏尸。結束了一生,在古代曾經爆發出過璀璨的光芒,在這一世遇上了一個不該遇到的人,黯然收場。 很多人默然,難以說出什么。 “那可是好東西啊!” 只有天庭眾人還能開口,神冥崩斷了他們筑的一條古路,這些人決不可能同情他,盯著那神爐碎片還有血泊中的軀體。 那是一頭古獸,化出了本體,巨大無比。準帝血光華耀眼,通體都是寶,讓任何大勢力見到都要眼紅。 “體內流淌有古代至尊的血,能淬煉出部分,煉成人體大藥,這是無上神物!”黑皇道。 暗中。盡管有很多人眼熱,一些大勢力蠢蠢欲動,可當看到葉凡那那雙冷漠無情的眼后,全都如冷水淋頭,止住了沖動。 連仙陵內無上存在的后人都敢殺,葉凡還有什么不敢干的?! 鏗鏘聲驚四方,黃金天女動了,一戰驚星空,她滿身都是霞光,如一座金色的火山在噴薄,飛刀、黃金葫蘆、神鐘、道塔等齊出,化成古符,烙印在她的身上,在這片刻間,她穿上了一身黃金戰甲,光芒刺人雙目。 這是幾種禁忌秘術的結合,她深刻感受到了葉凡的可怕,這個人已經不是一個人的敵手,而注定會讓所有古皇子悚然,這是至尊后代要面對的一個絕世大敵,會擋住很多人的路! 黃金天女血拼,動用了所有能動的手段,不然的話,她覺得沒有了希望。 而且,她做好了準備,若是絕殺不行就立刻遠遁,因為強撐著血拼下去必然會白白殞落。 “轟隆隆” 黃金符文閃爍,附在體表上,與她的形體結合后,成為一塊又一塊特別的甲胄,那些都有生命,若一個又一個神祇寄生在她的軀體上。 “鏘” 她隨便一出手,就是恐怖一擊,她從后背拔出一把金色的龍劍,真的就化成了一條金色的怒龍,沖向葉凡。 仙劍無情,立劈開虛空! 當的一聲輕響,葉凡的鼎向前鎮殺,就此擋住,她不曾攻破,不過她并氣餒,整個人都沖撞了過來。 左肩頭黃金葫蘆化成甲胄符文繚繞,飛出一尊神祇。右肩頭道鐘化成的甲胄光芒燦爛,沖起一尊古神。胸前的黃金蓮花烙印閃耀,沖起個五行神祇…… 諸神繞體,眾多黃金道器加身,將她襯托的如同黃金仙王一般,這是一種絢爛的華麗, 誰能有這樣的威勢,一尊一尊古代神明相伴在旁,將其拱衛在中央,古之大帝摸過如此,威勢滔天。 黃金天女發動了最強攻擊,身法道神合一,擊殺葉凡,原本這片黑暗的宇宙中星辰早已破滅了,現在卻出現了一個又一個亮點,比以前更熾盛。 那是一尊又一尊的神,到了最后越發的多! 轟! 絕代攻伐,讓所有人都魂魄一顫。 “好強大的禁忌領域,諸多秘術融合,疊加而出,一擊驚神!”人們頭皮發麻的同時也忍不住贊嘆。 葉凡沒有避退,頭上懸著萬物母氣鼎,徑直向前,迎擊諸神,竟然是硬碰硬,沒有一絲的動搖。 他如一尊熊熊燃燒的大火爐,霞光崩天,如眾神之王,那股氣息讓每一個人都心中悸動。 轟然巨響,猛烈的大碰撞,諸神全部鎮壓了下來,葉凡頭上的鼎承接了所有的攻擊,鼎口內混沌如海一樣深邃,望之不透。 突然。鼎內混沌海驚起滔天駭浪,阻擋這些攻擊! 諸神降世,剎那散開,又從四面八方撼動而來。天宇破裂,這里成為了一團粥,化作毀滅源地。 鼎口中,萬物母氣垂落,如一道道簾櫳,垂掛而下,又如一道道瀑布。遮擋住了葉凡的真身,他在內并不受任何影響。 萬物母氣鼎真正有成,而今可以鎮壓一方天宇,防御力驚人,眾神齊沖,黃金光滅世,可是卻不能打開哪怕一道細小的缺口。 黃金天女這般強勢的攻擊,難以奏效。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葉凡的強大果然超出了預料,這太危險了。 那口鼎讓所有人都目光熾熱。這絕對是準帝器中的絕代珍品,古來罕見。 “嗡!” 突然,萬物母氣鼎垂下的簾櫳被撕開了,諸神攻了進去,黃金天女愕然,怎么一下子變化這么快?她幾乎都要退走了。 “轟!” 沒有選擇,她渾身的符文閃耀,沖殺了過去,等若打開了葉凡的烏龜殼,自然不會放棄。 諸神面無表情。渾身都在發光,進行絕殺,向前斬來! “就是現在!”龍女輕喝,也出手了,極道光芒閃耀,皇道法器激射而出。紫龍在急驟縮小,化成了一丈長,龍體逆鱗張開,鐘聲不絕。 可以清晰的看到,化成逆龍鱗的那一節小鐘體上,全都是波紋,恐怖無比。 葉凡神色冷淡,眉心光華一閃,將混沌青蓮祭出,掃向逆龍鱗,逆行鎮殺,阻擋古皇器。 同時,他讓黃金女進來,他如蓋世魔主般硬撼所有黃金神祇與兵器,掌指間出現一件又一件帝器,真實再現。 虛空鏡、恒宇爐、太皇劍、西皇塔、無始鐘……一件又一件,被他以斗戰圣法演化出,模擬出了幾縷極道威。 他身達準帝境,身體強度與法力都提升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而今施展這樣秘術,威力強大了也不知道多少倍! “轟!” 黃金葫蘆、神鐘、道塔等全被震飛,甚至直接崩碎當場,無法與這些帝器匹敵。 因為,兵字訣也在運轉。這個時候,各種黃金法器都被黏住了,即便天女自身達到了準帝級也不行,被生生壓制。 黃金天女終于明白,不是她打破了萬物母氣鼎的防御,而是葉凡自己放她進來的,不然頭上那龐大的母氣鼎至堅不朽,根本攻不破。 此時知曉也晚了,她雖然想撕裂了空間,但卻無法退走,葉凡怎能容她,迅疾禁錮天地,轟殺而至。 諸神怒吼,那些金色的身影鋪天蓋地,全都殺向葉凡,這是玉石俱焚的攻擊,這些古神都爆開了,能量劇烈沖擊,燒塌宇宙。 然而,葉凡只用了一拳而已,燦燦的芒炸開,橫掃前方,所有的神祇都被磨滅了,不管是自爆的還是怒吼向前沖殺的,都在這一刻灰飛煙滅。 天帝拳一出,諸神皆成灰燼,全部覆滅,沒有一個遺存下來! 黃金天女臉色煞白,沒有了一點血色,這個結果讓她絕望,對方的強大足可以俯視她,沒有逃走,這是在自尋死路。 可是,即便逃,真能逃走嗎? 龍女憤怒,持掌皇道法器都殺不了葉凡,還有那只猴子,讓她滿腔血液都要炸開了,但就是沒有辦法,深深生出一股無力感。 而且,她對自己的命運也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需要退走了嗎? 黃金天女的命運已然注定,此時無人可以為她更改,當她身上那些黃金法器與光芒都炸開時,她知道,這一世,將再也沒有她的身影。 “嗡隆!” 萬物母氣鼎顫動,將黃金天女收了進去,葉凡眉心光芒爆閃,且通體發出無量光,這一刻驚破宇宙,他運轉法器,進行煉化。 啵! 一聲輕響,如花朵綻放,一片劫灰從鼎飄落而出,不是生命初綻,而是一個生命凋零了,這個世間再也無黃金天女! 帝路爭雄,強者勝,敗者亡,真正的成道者大多都是踏著尸與骨在前行,在他們的背后,鮮血淋淋,白骨成堆,望不到邊。 這條路,就是這般的殘酷。 二月最后一天了,辰東呼喚所有兄弟姐妹,將最后的月票投給遮天吧,感謝各位!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