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56 天尊戰場平衡破

“啊……”龍女一聲尖叫。 一位準帝啊,無論是在過去,還是于黃金盛世來說都太為難得了,很難修成,可此時卻死了,這是萬龍巢之殤! 剛成為準帝,老龍卻立刻斃命,時間太短暫,對于該族來說是一種莫大的損失。 她持萬龍鈴向前殺來,想要毀掉敵手,可那株青蓮很特別,并不主動攻擊,被動防御,將皇道法則都給破解掉了。 所有人都露出異色,太古怪了,竟有這樣的兵器。 葉凡手持混沌青蓮,直沖龍女而去,既然已經如此,那就殺個徹底,想要干掉萬龍巢崛起的希望所在。 而人魔也湊了過來,隨時準備出手! 被強大的準帝盯上,即便掌握有皇道法器也不行,畢竟不可能總是時時讓兵器復蘇,沒有人法力海量,始終能駕馭此器。 “轟!” 龍女倒也果斷,見大勢已去,震動萬龍鈴,破虛而遁。 龍吟動九霄,紫色的大龍長達數萬里,龍女立身在龍頭上沒入虛天內,粉碎萬古長空就此消失了。 強大如葉凡、生猛如人魔追了下去,最后也是無功而返,跟不上皇道法器,它消失在了時空亂流中。 戰場上,一片鴉雀無聲,人們震撼無比! 那可是一位準帝啊,就這般被擊殺了。 在此之前,誰都認為萬龍巢要崛起了,因為一位準帝的誕生足以讓宇宙各族都要恐懼,再加上他們手中的皇兵,誰敢攖鋒? 可這是一場天大的諷刺,老龍剛成渡劫成功就直接被人打死了,這多半是史上最短命的準帝。 眾人呆呆發愣,萬龍巢的老龍一日內創造了兩個記錄,成準帝時年齡史上最高,而在這一境界駐足時間卻史上最短。 這讓人啼笑皆非,想笑。可是卻也為他感覺到了一種悲涼,這條路果然難走,修道路無情,人路更無情。 遠處,人魔老爺子拉著一條巨大的紫色龍體而來,那真的比山脈還要長,拖向這個方位,讓山岳都隆隆轟鳴。 最后東方太一使了一個法術將老龍化小。成為了幾丈長。這才背到身上,渾身紫金霞光閃爍,燦爛無比。 準帝氣息彌漫。一般的人都不可能接近,除卻葉凡無恙外,連黑皇都倍感吃力。李黑水等人就更不用說了。 因為,老龍暴斃,剛死去時體內秩序神鏈潰散,血液內的大道碎片亂沖,可傷附近的修士。 這就是準帝的可怕之處,縱然死去了也讓人忌憚無比。 人魔老爺子動手,剎那抹去了殺氣,粉碎了血液中的部分大道碎片,這才讓花花、姬成道等人好受起來。 “哈哈……老祖宗終于又見到你了!”東方野大笑。同樣著上半身,迎了上去,兩人穿著風格等都太像了。 “魔爺在上,我們沾您光有口福了!”花花嬉皮笑臉。 黑珍珠號遠去,托著一條準帝級別的龍體,著實震撼了暗中不少人,沒有人出手。全都神色復雜。 毫無疑問,今日發生之事是一種巨大的沖擊,現在這片戰場的征伐升級了,需要準帝境界才可縱橫八荒。 不然,根本不夠看! 人魔的到來。葉凡的出現,打破了這里的平靜。 盡管。這里早已出現準帝級戰力,平衡很早前就破壞了,但是卻不像今日這般震撼,這是第一次有人擊殺準帝。 星光暗淡,紅色的霧靄籠罩蒼空。 但是一座山峰上卻熱火朝天,烤龍大業在進行中,這一次是葉凡主持,龍肉金黃油亮,油脂滴落在道火中發出哧哧的響聲。 這是人魔老爺子的道火,不過他心思卻不在金黃的龍肉上面,今日難得的一次不怎么動心。因為他在淬煉自己的骨棒,讓它進化。 今日,對于東方太一老人來說收獲太大了,骨棒將那件準皇法器神鐘給敲碎,而后吸收了它全部的精華。 而此時,人魔更是將整條龍骨都給抽了出來,流動瑩瑩寶輝,長達數以萬丈。 當然,這是被他煉化的結果,不然的話遠比這要雄偉長碩。 他催動道火祭煉,葉凡用來烤肉,而他自己則在煉兵,慢慢的將整條碩大的龍骨融入到了那不足一米長的骨棒中。 融合完畢的剎那,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驚濤拍岸,這個地方簡直要爆炸了。 幸虧葉凡提前將混沌青蓮栽種在旁,搖曳出白色的霧靄,定住了乾坤,不然黑皇、東方野、李黑水、厲天等人都不知道會被刮到哪里去。 人魔的兵器晉階,恐怖無比,但外表看起來卻更加晶瑩了,上面有各種鳥獸的圖案,是此準帝器得以成長到這一步的關鍵所在。 “哈哈,痛快,一個準帝啊就這樣被擊斃了,當真是要開啟新紀元了,一個嶄新的時代到來!”東方野大笑。 “也可以說是最殘酷與慘烈的時代到了,日后修為稍弱就沒有好日子過嘍。”黑皇抱著個酒壇子灌了一大口酒說道。 這些都是事實,這片戰場早就有準帝了,而諸皇之子也都瀕臨這個境界,甚至有人已經進入了這境界,未來的大戰將會很可怕。 “可惜,讓那個妞跑了。”厲天充滿了遺憾。 “再出現時,那個女人必然是準帝了,到時候再持萬龍鈴來,必然是一場天大的禍患。”龐博說道。 眾人點頭,現在他們跟萬龍巢絕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再相見,必然是龍爭虎斗,血濺蒼穹。 “出現的話,就想辦法獵來!”人魔老爺子撕下一大塊金黃油亮的龍肉塞進嘴中,開始大吃,并不在乎。 人們嘆息,老人真是一點都不在乎啊。 不過他卻也有這個資本,縱然是古皇的子女又如何,他們確實血脈之力驚人,可是能達到準帝境界的又有哪個是易于之輩,都是天縱奇才中的猛人,妖孽中的王。 隨著境界向上走。血脈之力的傳承效果是會越來越弱的,因為這個級數的人都同樣了得,想以帝子身份壓人根本不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非大帝血裔,也許未來的路會更長,他們是一步一步苦拼上來的,百般磨礪才成就“金身”。 當然,啟航初始階段。帝子威懾力依舊會很恐怖! “哎呦我的媽呀。熱死我了!”半夜,花花慘叫,口中念鬼佛。亂竄帶蹦,在黑珍珠號上長嚎不止。 準帝肉吃多了,他渾身發光、燥熱無比。肉中的殺氣、有害身體的東西都被人魔煉化出去了,他尚且如此,可想而知龍肉的霸道與大補之力多么的驚人。 另一邊,東方野、龐博兩人都在悶哼,那里有兩個大桶,內部血液沸騰,他們埋在當中,在淬體,進行慘無人道的修行。 葉凡、人魔守在一旁。認真的關注著,生怕他們出現意外,因為那是準帝血,是從老龍體內的放出的血精。 常人怎能承受的了? 就是這兩人也不行,粉身碎骨多次了。而且,這還是因為人魔與葉凡萃煉出了九成蘊含在血液中殺氣與大道碎片所致。 準帝血恐怖驚人,縱然只剩下了一成的殺性。大圣也完全承受不住,需要人魔他們兩個親身守護、照拂。 盡管很痛苦,但是他們的收獲是巨大的,身體幾次崩開,接受龍血洗禮。渾身血肉逐漸晶瑩、強韌,刀劍難傷。 他們是第一批。而其他人都在眼巴巴的望著呢,因為兩人是小白鼠,被當成了試驗品。 黑皇、厲天、燕一夕、姬成道、李黑水等也都想經歷這一遭,看到效果后,一群人都振奮不已,修行路無止境,需想方設法增強實力。 三日后,一行人終于突破了,肉身被錘煉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境地,尋常道兵難傷身。 就是資質最差的李黑水,都被人魔老爺子當作法寶祭煉了一翻,鬼哭狼嚎了整整兩天才解脫出來。 “轟!” 五日后,葉凡等人遭到襲擊,準帝威勢爆發,有強大的準帝鎮殺他們,黑珍珠號光芒大作,擋住了攻伐。 若非當中摻雜了仙淚綠金與凰血赤金,這艘船就被打爆了! 可想而知,來人的強勢,他想引爆戰船與血錘,燃燒兩件準帝器,活活將一群人給祭了! “葉凡,在這天尊戰場中,你我只有一個能活下去,死亡游戲開始!”冷漠的聲音在天空中回蕩,人卻已經遠去了。 “神冥……是來自生命禁區——仙陵的神冥!”李黑水吃了一驚。 當年,葉凡與姬紫月大婚,神冥曾來攪鬧,強勢無邊,那時葉凡、圣皇子、姬子三人齊出,幾乎就要與神冥還有暗菩對上,爭鋒起來。 這么多年過去了,終于再次相遇,再相見,將開啟一戰。 到了現在,人們已經可以確認,仙陵內的至尊并未全出,不止長生天尊一個人,因為他沒有子嗣。 而神冥來自仙陵,是一位皇道高手的親子。 人魔仰望虛天,自語道:“從來沒有吃過皇者血肉,不知道他們的子女是否真跟他們相近。” 原本緊張的氣氛被他一句話給沖淡了,連花花、黑皇都直嘬牙花子,這位老爺子個性十足,想法與眾不同,似乎又很直接,直道本質,頗有點大道至簡的韻味。 神冥已經走了,他這是下戰書而來,日后戰場上見,將開始分生死。 “還有我!”一道雷光飛來,劈向黑珍珠號,不過被葉凡一指就點碎了。 這是雷神寄來的神識信,成為準帝日就是生死血戰開啟時。 轟! 同一日,遙遠的大地深處有人渡劫,消息傳來,凰虛道破劫,化成了一尊準帝,震動古戰場。 “戰火紛飛,流血大戰的日子來了!”東方野眼露精光,隨著這個地方越發的緊張,準帝的增加,必然要打破長天。 “小子,想知道無始大帝當時怎么面對的嗎?”黑皇道。 “怎么做的,我師傅要要怎樣面對?”花花問道。 “能怎么做,兩個字而已,橫推!無始大帝當時是一路掃過去的,在戰場上,真正名副其實的——舉世皆敵!”黑皇蠱惑道,可自己卻先激動了起來。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