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650 青蓮

青帝兩字在顫,震動了神族古地幾座巨山,萬木抖動,百花飛舞,漫天晶瑩。 大陣外,黑皇、龐博、東方野、李黑水等人都一陣發呆,他們自然聽到了那道蒼老的聲音,全都盯著葉凡手中的青蓮。 它并不高,不過半米多長,只有三葉,根莖剔透,葉片稚嫩,青翠欲滴,有一種勃勃的生機,彌漫出混沌氣。 他們早已聽聞此蓮的神妙,葉凡血拼至尊能活下來,除卻小囡囡的功勞往外,此蓮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本是葉凡苦海中的一株蓮,有種種神奇之處,可讓大成圣體等干涸的苦海復蘇,而在其他圣體內卻不曾發覺有同樣的株體。 葉凡也曾猜測過其來歷,目標早已直指青帝,可此時親耳聽聞,還是心中劇震不已。 “化形再生?” 大陣中,葉凡眸光璀璨,盯著手中的青蓮,想到了很多往事。 青帝曾經遺有心臟,化去了殺氣,只留下了旺盛的精氣能留給后人,當年他曾借綠銅塊而得到過青帝精血。 后來,隨著其修為逐漸增加,他的苦海中誕生出一株青蓮,很小,卻很不一般,被混沌霧靄所繚繞。 那個時候,他以為這是圣體獨特的輪海異景,直到后來,隨著他修為日漸深厚,了解的更多,才知曉有很多蹊蹺。 “不可能是真正的青帝吧?”葉凡自語,他確實有點不相信,不然真是大不敬了,將一位大帝當作兵器用。 “同脈同源同蓮體!”神族古洞中,那個蒼老的聲音充滿了震驚,滿臉皺紋密密麻麻,頭上只有數十根發絲沒有脫落,蒼老的不成樣子了。 “老祖,您蘇醒了!”斷山前。古洞口外,守護在這里的人都震撼,這位老祖數千年都不曾動彈一下了,族中許多后輩都認為他坐化了。不曾想今日不僅睜開了眼睛。而且還口吐真言。 這對于神族來說,是一部活著的古史,他活的年歲太大了,通曉的事情極多。 神洞中的眸光暗淡了下去,但是那雙眼眸卻不曾閉合,透過虛空,凝視大陣中的那株青蓮。 葉凡心中短暫的出現波瀾后。很快就平靜了下去,這個結果早已曾經預想過,而今不過是從外人口中再次證實了而已。 他繼續破陣,手中半米多高的青蓮沒有恐怖的法則發出,也沒有滔天的神能波動,但是卻可以阻擋所有劍芒。 它軟不欺硬不怕,既不會摧毀他人,也不容許其他人來斬他。瓦解掉了所有劍芒。 眾人倒吸冷氣,這可真是逆天,是名副其實的至尊異寶。有它在,可刷破各種攻伐神光,先天不敗。 “邪門了,他體內怎么會長出一個小號青帝,本皇咋就沒有這么好運呢!”黑皇憤憤不平。 “逆天了,這種寶貝太難得了。不知道青帝還有靈沒有,到時候要是清算可受不了啊。”野人目露光輝嘆道。 龐博眉心的妖尊眼睜開,觀看青蓮,生出一種特別的感應,體內妖帝心經自主運轉。他輕嘆道:“真是青帝不成?” 轟! 葉凡大步前行,劍芒、神力海、秩序神鏈等都不能阻擋他的腳步,不斷破陣,驚的神族諸雄全都變色。 多少年了,根本就沒有人可以闖過來,今日圣體葉凡做到了。直入大陣,只身殺入神族祖地深處來。 這種威勢,這種戰力,讓人驚悚,不可阻擋。 顯然,那株青蓮發揮了極大的作用,神主留下的至尊祖器掃下的光芒都被它抵消了,不然葉凡必然難以這么容易,要付出血的代價。 轟! 突然,一座神力海憑空出現,裹帶著一柄神劍,璀璨奪目,垂落下萬道混沌瀑布,場面驚悚世間。 磅礴的氣息如星河崩開那般懾人,連大陣外諸雄都一陣臉色蒼白,這種力量太可怕了,葉凡在里面在搖動。 “我姑父他不會有事吧?”姬成道蹙眉道,雖然知曉葉凡強大,但他畢竟失去了一身的法則力量。 “放心,圣體肉身成為準帝軀后,這個世間能傷他的秩序神鏈不多,且有那青帝蓮在手,遇上皇器也多半可以自保!”東方野安慰道。 然而,這一次一困就是七日,葉凡沒有貿動,他感覺稍有差池,這個地方就會崩潰,大陣燃燒,整顆古星都可能被殃及。 他是來救人的,并不是來毀滅的,此外李黑水等人也在外面,真要出現意外,所有人都難逃生。 這是一種緊張的對峙,神力海中的那柄神劍感應到了青蓮的存在,垂落下的萬道混沌瀑布沖它而涌。 然而,青帝蓮非常恐怖,照單全部給吸收了個干凈,七日來源源不絕,不能將它撐爆。 “混沌青蓮,名不虛傳,你究竟是開天辟地前混沌中的一粒仙種誕生而出,還是綠銅鼎化形再現的生機呢?” 神劍中傳出一道聲音,顯然是神族祖器中的神祇! “轟!” 最后,神力海消失了,秩序神鏈退走,神劍騰入高天,消失不見。 整座大陣就此自動打開,沒有再阻擋葉凡的前路。因為,那件神器已經感應出,葉凡這群人不會開殺戒,甚至了解了前因后果,不再繼續為難。 陣紋消失,葉凡來到看幾座巨山前。 神族眾人都變色,大陣都不能阻擋住葉凡的腳步,當今天下,真是沒有多少人可以制衡他了,竟直接來到神族最重要的祖地。 后方,龐博、東方野、厲天等人都跟進,大步而來。 姬成道握緊了拳頭,如果再能尋父親就好了,一家人就可以團聚了,可恨的神尊,可很的太上長老會,他覺得應該踢他們的屁股。 今日,能有這樣的結果,全都是他姑父強勢的結果。若非為準帝,神尊肯定不會搭理,依然會擺出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來,而他們也不肯能進入神族重地來。 “你果然很強。強到出人意料!”一位老者走出,神色淡漠,沒有一點表情。 “我娘呢?”姬成道迫不及待的開口,多少年了,幼時別離,那慈愛的面容終于要再次見到了。 “在神族祖地靜修,不過你們要見到還沒有那么容易。我族有幾人想請教。” “沒問題!”葉凡點頭答應。 聽到他開口,神族眾人面色不是很好看,其中一人道:“老祖想親自見你,一會兒與你論道,而我們想向其他人討教,同階一戰。” “好說!”黑皇第一個站出來,陣旗剎那插遍虛空,獵獵作響。 “沒問題!”龐博眉心光華閃爍。妖帝九斬幾乎要熔煉為一體了,整個人可以斬破乾坤萬物。 厲天與燕一夕師兄弟更是直接,剎那就亮出了神女帝爐。讓神族一群人翻白眼,這些人怎么一個比一個變態。 “還有我!”野人也來了,左手漆黑如墨,右手熾烈如陽,竟然是太陰與太陽神掌共出,他繼承了人魔老爺子的衣缽。 “要不,小葉子把那株青蓮借給我,怎么我也得跟他們過幾招啊。”李黑水有點犯難的說道,這些人中屬他最弱。 “不用了,足夠了。用不了這么多人。”神族的人趕忙叫停,覺得這些人怎么都這么邪氣啊。 兩場對決下來,神族果斷中止了激戰,這幫人太不講究了,那頭黑狗直接擺出了一座大陣,當中竟然有古之大帝氣息散發出。這還怎么打? 跳過了它,結果龐博將妖帝九斬超水平發揮,他通體發光,召喚出一片繁復的大帝符文,鎮壓了此地。 顯然,這是與葉凡手中那株青蓮共鳴所致,讓神族一群人的臉當即就白了。 第三陣,看到厲天兄弟二人上來就要祭準帝神爐,神族上場的那個人自然臉綠了,直接中止對抗。 這都什么人啊,一群變態怎么湊在一塊了?神族諸雄腹誹,憤憤不平。 不過通過兩場對決,龐博等人也深深震撼了,神族果然無愧這個名字,人人如神,實力超強,高手如云,有通天動地之輩。 也就是天庭最強主力來了,換作其他大勢力來這里純粹是被虐的命。 不愧是人族當年最強族群分離出去并自立為一族的一部人馬,他們心中感嘆,但這些話卻不敢在這里說出來,神族是自負且驕傲的,最忌被人揭底。 一條古路蜿蜒,穿過幾座巨山,直達那道斷山前,如活火山般的斷口處向外噴涌瑞氣,流光溢彩,甚是絢爛。 斷山上有還有一座古洞,葉凡他們一行人沿著小徑登臨而上,來到洞前,在這里見到了一個老人。 他實在太蒼老了,皺紋堆積,將埋上了,頭上只有五十根頭發,枯黃無光澤,但卻頑強的生長著,不肯脫落。 至于他的下半身,更是讓人震驚,竟然徹底石質化了,不是血肉之軀,像是……圣靈身! 神洞中,混沌氣彌漫,老人笑了笑,滿臉的褶皺,看起來很嚇人,口中早已沒有一顆牙齒,說話有氣無力。 “你們見到我的樣子覺得很奇怪吧,沒有辦法,為了多活一些年,無用廢人在效仿古代至尊的一種長生法。” 他很直接,上來就點出了葉凡一行人心中的疑問,讓幾人都心頭劇震不已。這個老人活的歲月很漫長,極有可能很嚇人,竟然懂古代至尊的長生法。 “在這個世間覲見過青帝的人或許只剩下我還活著了吧。” 他的第二句話一出則直接震的眾人一個趔趄,不是沒有想到他活的久遠,但是竟然這般漫長,太過震世。 兩更了,求下月票,一更咱不好意思要,正常了,呼喚,請各位大帝們的支持下。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