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42 第五帝關相遇

城池很壯闊,用心去看可以發覺都是用星辰筑成的,縱然黑皇、東方野等見慣了大場面也都是有點發怔,這得用掉多少顆星辰? 每一顆星辰都被煉化了,從臉盆大到幾丈長不等,濃縮成這么小,本身就凝聚了無以倫比的道紋規則,這樣筑城,不用再去布法陣,本身就足夠堅固了。◎◎ 況且,作為第五帝關怎么可能會不布陣紋,都是大帝留下的符文,守護此地。即便是絕代強者在這里爭雄也很難毀掉城池。 一座座殿宇懸空,樓閣間仙霧蒙蒙,很是飄渺靈動,如來到了仙家福地。 城中,竟然有叫賣叫賣聲,這讓剛才還有些心驚的幾人一陣發呆,這是什么地方?帝路爭雄,怎么會有這種聲音。 細看的話,道路兩邊居然有擺攤的,而且人數不少,甚是熱鬧繁華。 “怎么回事?”幾人狐疑。 “大羅銀精,塊體中還夾雜著數十粒仙淚綠金沙,世所僅見,僅此一份。” “妖神骨,真正的妖族至尊的遺骨,可鑄神器!” 那是一截四寸長的白骨,像是某種生物的指骨,暗淡沒有光澤,但是卻圍上了很多人,都在稱奇。 “星河神砂,自諸天萬域采集而來,共有萬斤,煉化得法有可能會成就準帝器!”有人叫賣,一群人湊上前去,圍了個水泄不通。 “雷音寶樹,蘊含了天地本源雷音,借此可洞悉天劫之秘,為世間最稀珍的神樹異種。” 那是一株半人高的古樹,枝杈如螭龍,雖然不是很高大。但是卻很蒼勁。雷光滾滾,孕育著一種最本源的法道力量。 一群人蜂擁而上,對這種寶樹都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全都摩拳擦掌,希望能夠弄到手。 葉凡、燕一夕等人很低調的進城,通過觀察等了解到。有些帝關中有原住民,是終極古路的守護人。 九座帝關還有這條古路以及涉及到的類似飛仙戰場這樣的生命古地都需要人來看護,在漫長的歲月中需進行必要的調整、修補等。所需人手都是當年曾經走上這條路最終失敗而留下的人杰的后裔,他們不能離開此地。 人不算很夸張的多,整條古路與九座帝關加上涉及到的一些生命古地戰場,這些管理者加起來能有半城人。 現在,帝路爭雄者殺到后幾關后,這些人就開始出現了,進行必要的交易。拿出來的都是稀世東西。 一些來自繁盛古域的人杰見到后都要慚愧,整合一片生命古地的瑰寶也不見得比得上這些人拿出來的一件寶物。 這些交易物品最差的也是大圣級材料,且是頂級的。當中不乏鍛造準帝法器所需的神料。甚至運氣夠好的話。發覺一小塊仙金等古帝專屬材料也不是沒有可能。 許多打到這里的強者發現,他們所依仗的、自負的神物等在這里一比就成了地攤貨。根本拿不出手。 “盜天劍,有可能進化為準帝器的寶貝,內蘊的神祇涅槃,重新覺醒,可以二次認住,可遇不可求的至寶啊。” “先祖決戰帝路時,只差一線就成道。傳下來的驚仙弓,為至高準帝器,無物不破,射神殺魔,一箭可洞碎宇宙。現在雖然殘缺,但不是沒有修補好的可能!” 城中很熱鬧,街道兩旁有很多攤位,看似簡單,鋪張草席就可開張,但是真的有很多非同小可的神物。 有些祖傳法器都是當年闖進九座帝關中的蓋世人杰所遺留下來的,有奪天地造化之妙。 當然,想要交換這些東西也需要等價值的古經、秘術等,不然絕對換不走,他們根本不會如一般的修士那般用神源等交易。 黑皇看的眼花繚亂,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不過強行克制了沖動,沒有作打劫犯。這個時候,它人模狗樣,直立著身子,甚至狗頭變成了人頭,其他部位依舊。 “好東西啊好東西,真想把他們都給搶了。”黑皇暗自嘀咕,但是考慮到真實戰力,它覺得惹了眾怒后還不一定是誰洗劫誰呢。 城中的主街很熱鬧,可交易神料、至寶,而其他區域卻充滿了非常緊張的氣氛。 從飛仙戰場殺到這里,歷經十年血戰,死了很多人,不過后來者源源不絕,補充損缺。 這么多年過去,各族的古路依舊沒有封閉,始終有年輕的面孔踏上征程,最后不少人脫穎而出,殺到了這里。 城中人族相對于其他族來說不算少,但是在數以萬計的種族群中來說,很快就會被淹沒。 葉凡他們低調進城,有意掩飾,并未引起各族的特別注意。 “咦,剛才那個人有點眼熟,像是圣體葉凡,他不是黯然退隱了嗎,不應該再出現啊。” 只有個別人露出狐疑之色,但卻沒有追蹤下去,因為在城中那樣的舉動很危險,很可能會引發生死戰。 接連幾日,他們了解到很多信息,楊熙、葉瞳進入了第五關外的神魔戰場,已經去血拼了。 這么多年來,一些強大的人物沒有立刻對決,都是有選擇的征伐、前進,相互忌憚,沒有輕易動手。 當然,也有人著實自信,對一些后輩潛力高手進行“養成計劃”,期待日后可以進行巔峰一戰。 據說,神族這一代的最強者——神尊,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已經放言,他指定的人誰都不能動,若敢去截殺,他會立刻宰了挑釁者。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自信,而近乎偏執了。 在這些傳聞中,便涉及到了一個葉凡他們熟悉的名字——姬成道,三百年過去了,這個孩子早已長到成人,且功高震世,得了神王姬皓月與姬家的真傳。他剛一進入唯一真路,就被神尊盯上了。列為目標。預計二十年后方可小戰一次,五十年后才能差強一搏。 十年前,姬成道進入唯一真路。與葉凡錯身而過,這一次他們來此,也是想看一看小家伙。不希望他出什么問題。 “唉,皓月兄去了哪里?先是古路上一敗,后又有姬子替他而死,對他的打擊太大了,將小成道養大后就消失了,真不知道他這些年是怎么過的。”李黑水嘆道。 “唔,小成道在第四關,據聞過幾日就有一批人要趕到這里了,估計能見到他。” 這是葉凡、東方野等人了解到的消息。 事實上僅過去兩日第五城便傳出喧沸聲。那批人到了,其中姬成道在列,剛一進城就大吼。震動了全城。要挑戰神尊。 這是一群后起之秀,個個頭角崢嶸。他們的坐騎全都是天地罕見的異種,人騎皆桀驁不馴。 “咦,那不是吞天獸嗎,居然被馴化為了坐騎!” “一頭魔鬼魂馬,好強大的波動,周身的紋絡都是天生的道符。” 這批人進城,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其中,姬成道與神王姬皓月面貌相近,有其父年輕時的英姿,劍眉虎目,身軀挺拔,龍行虎步,不怒自威。 誰都沒有想到,他剛一進城就要挑戰神尊,要知道神族最強者而今威名動帝路,與人作戰一直都是擁有壓倒性的優勢。 “當年,讓皓月兄慘敗的人可能就是神尊,而成道的娘也多半是神族人,他這是要討一個說法。”燕一夕道。 三百多年過去了,當年發生的種種,姬皓月雖然不說,但是他們通過多方打探也了解到了部分真相。 “神尊可能會去沖霄樓,帝天、青詩仙子、神族天女莘嵐、大威圣靈、九劫道人等諸多強者也要去那里聚首。” 有人傳音,并非出自好心的告訴姬成道,而是希望立時看到火拼,觀看一場龍爭虎斗。 李黑水就要出面,將小成道會拉過來,結果被黑皇攔住了,道:“看看再說,他還年輕,經得起摔打。”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他們都在后跟了下去。 “嘿,小家伙,買我這把驚仙弓吧,當年先祖可是用他直接干掉了神族的雙子至尊,你若是能修補好,神族無人可擋你。”半路上,有人向姬成道推銷寶弓。 “我沒有什么可交換的。”姬成道搖頭。 “沒關系,可以賒賬,將來還我,你早晚會有我感興趣的東西。”這是一個大胡子,一臉的假笑。 “沒興趣。”姬成道轉身就走,不再理會。 另一邊厲天跳腳,燕一夕也吃驚的睜大了眼睛,他們認出了這個大胡子,三百多年前,葉凡他們三個趕到紫微星域去尋小囡囡時曾見到過他。 那時,三人扮作普通人,結果一個道宮境界的大胡子湊上前去,死皮賴臉要收圣人王境界的厲天與燕一夕作徒弟,被兩人憤懣的拒絕了。 而今,竟然又相遇了,這大胡子絕對有問題,不是凡人。 “當年收兩兔崽子當徒弟被拒絕,今天送弓又被拒了,我老人家容易嗎,好人難做。”大胡子搖頭,轉身就沒進了人群中。 “誰是兔崽子,別走,站住!”厲天想追,結果被葉凡拉住了,搖了搖頭,道:“你追不上,他已經進星空了。” “這么快,才一轉眼啊!”厲天駭然,一眨眼大胡子就憑空消失了。 “準帝!”葉凡只吐出這兩個字,神色凝重,盯著遠處的一片星空,好久才收回目光。 眾人都一陣心驚,厲天、燕一夕都一點發呆,曾經與一位準帝擦肩而過,久久說不出話來。 沖霄樓,為第五城最高的建筑物,懸在半空中,紫氣彌漫,充滿了祥和氣息。 “青詩仙子到。” 霞光萬道,瑞彩千條,一個窈窕身影降臨,云鬢高挽,肌膚瑩白,生的國色天香,宛若畫卷中走出的仙子。 她清麗絕世,引得諸多修士側目。 樓中有人迎接,顯然這也是帝關中的原住民開的悟道樓,專供不世強者飲茶、切磋、聚首所用。 “帝天大人到。” 遠處頓時傳來議論聲。 “相傳,他曾經是圣體葉凡的敵手,當年雖然吃了大虧,但并不丟人,敗給了圣體葉凡天劫中的青帝化身。” “是啊,聽說了,此人當真了得,竟然可以與青帝抗衡,大戰了那么長時間,雖敗猶榮!” “唔,可惜了圣體啊。” 帝天的出現,引發人們關注與議論。 “搖光王到!” 沖霄樓前,又一陣喧沸,這么多年來搖光天功大成,震動星空,所向無敵,成為了這條路上最耀眼的帝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