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30 血與亂

帝城很大,有人說是帝尊所建,也有人說更早,難以考證。它相當的宏偉,最起碼見慣了大場面、去過很多地方的葉凡都很驚訝。 道路兩旁宏偉的殿堂一座接著一座,閃耀各種光,法陣與道紋密布,這些建筑物宛若有生命可以 的呼吸。 唯一不和諧的就是墻體上有血跡,如最外面的城墻般,在那遙遠的年代沾染成了曾經的天驕神血,至今不曾消失。 “他就是圣體葉凡,看起來沒有什么特別之處,體內怎么會有那般驚人的力量?” 街道兩旁以及一些高大的建筑物上都有人站立,注視著一行四人,全都在揣度葉凡的深淺與狀態。 來到這里的種族太多了,有龐大如山的巨獸,有顛倒眾生的妖,有渾身發光的光明天使,有來自宇宙深淵的惡魔。 “兄弟,你是怎么活下來的?”一個巨人問道,他能有十丈高,非常的雄健,肌腱如一條條黃龍,強壯的過分,聲音非常大,如驚雷炸開。 葉凡笑了笑,道:“老天不收我,就這么簡單。” 很多人都想知道當中的隱情,可惜葉凡不可能說出來,他們也只能暗中猜測,注定是一個沒有結果的問題。 前方有一座石拱橋,河水流淌而過,當中氤氳蒸騰,各種霞光飛舞,靈氣充沛的驚人。 這就是帝城,是一個非常適合修行的地方,有無盡的法陣在運轉,可將諸天星力都轉化為氣,注入城中,為修士所用。 城中各處都可為居所,即便有早已有人先入主了也無妨。可以直接打進去。在這條路上只有一個原則,優勝劣汰,強者為尊。 人們都在關注。看葉凡究竟要走向那里,目光隨著他的腳步而移動。而今,城中但凡巍峨的建筑物都被人占據了。若是闖進去必會有一場血戰。 會是尹天德的居所嗎,亦或是的搖光的悟道地?不少人都在期待。 葉凡的指端,鮮血再次淌了出來,這一次是十根秩序神鏈,鮮艷如鳳凰翎羽,燦燦奪目,在這一刻他閉上了眼睛,手指間神鏈揚起,指向了一個方向。 他隨著感覺走。向前邁步。 人們吃驚,發現他最終來到了最中心的區域,這個地方居住的都是最可怕的強敵。每一個人都來歷非凡。 神尊、大威圣靈、九劫道人、尹天德、搖光等都在附近! 中心位置有一個巨大的湖。霧靄籠罩,且不時向往噴薄出混沌光。有一種強大的靈力,滋養周圍的殿宇。 毫無疑問,圍繞混沌湖而筑的建筑物是最理想的悟道修行之地。 “嘩啦啦!” 葉凡的指端,十根鏈條揚起,清脆悅耳,指向一個方位,對準了一座宏偉的巨宮,而在這個時候他霍的睜開了眸子。 轟! 突然,殿宇中沖出無邊的殺氣,僅在這一瞬間就驚悚了全城,這得是殺了多少人才能造成這種可怕的場景?! 無盡怨魂哀嚎,數不清的惡靈飛舞,在這片宏大的殿堂中沖起,血與火沖霄! 似是一場無邊殺劫,若隱若無間有千萬生靈在哭嚎,那里沖起滔天的血霧,一片赤紅,簡直要將帝關都淹沒了。 且,在血霧中,有一顆顆頭骨在沉浮,有有一具具無頭的神魔尸骸在橫空,這些都是虛身,但卻又給人以很真實的感覺。 一條并不算高大的身影走出,不是多么的雄健,但是每一步落下卻都讓宏偉的帝關與星空顫抖一下,他有一種可怕的魔力,于血霧中走來。 “他身后的那些血與骨,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他到底經歷過怎樣的血劫?!” 間,人們只知道這個區域的人都極難惹,并不能知曉每一個人的來歷,之前對此人毫無了解。 他披著黑è的戰衣,中等的身材,在血霧中是那么的可怖與懾人,這像是一個禍亂遠古的蓋世魔王,一個人立在那里,像是鎮壓了整座帝城。 所有人都吃驚,這種禍亂人間的氣息讓每一個人都感覺不舒服,引發了諸多強者的血脈感應,渾身裂。 一道道血è閃電飛舞,劈落而下,打在他的身上,風雷滾滾,上蒼竟然在震怒,要將他毀滅掉。 這極為詭異,仿佛這個人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世上,被天地所不容,血雨灑落,電閃雷鳴,他立身之地成為了一片禁區。 這種景象讓人毛骨悚然! “長生天尊的弟子?”葉凡問道。 這句話一出,讓整座帝城都震動,神話時代的人?這太過驚人了,這得多么的古老! 就連葉瞳、花花等人都大吃一驚,他們見到了葉凡斬殺亂天七雄的過程,卻并不知他已借助秩序血鏈捕捉到了幕后主使者的烙印碎片。 無人不驚,神話時代太久遠了,遠到人們都不能說清距今多少萬年,根本就沒有一個確切數字。比太古皇遠,比帝尊遠,那是一部神魔共舞、共同追逐仙的古史。 “剛才是你派人阻我師進城?”楊熙大怒。 那是一種羞辱,連城都不讓入內,遣出人去截殺,這做的很過分。 這個人渾身都籠罩在甲胄內,唯有一雙瞳孔是血è的,兇厲而瘋狂,充滿了暴虐,那不像是人類的眼睛,當中只有殺戮與毀滅。 血氣滔天,他一步就邁了過來,形體在剎那放大,抬起的那只腳足有數十丈,轟隆一聲踏了下來,踩向師徒四人。 這太過兇悍與狂妄了,面對人族圣體葉凡以及他的三位弟子,直接一腳踩來,這是何等的暴戾與囂張? 楊熙大怒,他凌空而起,軀體也放大了,一腳向前踢去。與那只巨腳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光,無數的符號閃爍,那是大道波紋在綻放。 金光與血光齊閃。如一顆顆星辰炸開,若非帝關號稱永不沉墜與破損,這個地方直接會成為宇宙塵埃。 楊熙倒退。而這個人則又化成了正常高矮,砰的一聲踏在了地上,震碎了道路,飛沙走石,血霧狂涌。 不過,那毀掉的道路又剎那復原了,這就是帝關的神異之處。 血è閃電依然在繚繞著他,怎么看都是一個魔孽,一個不該出現在世上的人。充滿了罪與亂還有血。 天罰不斷,雖然不是很強,只是感應到了他的一縷縷氣機而自動劈落下來的。但這卻說明了一個問題。他的存在似乎真的不被世間所容,只要暴露氣息。就遭受天罰! 葉凡疑惑,長生天尊的弟子怎么會這樣,一個本應接近長生道法的人,比魔還要像魔,是血與亂的綜合體。 “我的存在,是老家伙試驗長生的結果,是由千萬的血魂鑄成的。”他的聲音很冷,像是一具死尸在開口。 許多人睜開了天眼,當中個別人不乏奪天地造化的眸子,能夠與葉凡一般看透虛妄,直視本源。 在這個人的體內,有一團血源在哀嚎,那里有無盡的生靈,隱約間看到,有大星毀滅,有無盡的生命被奪走生命。 眾人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個人太可怕了,難怪被上蒼所不容,果真是血與罪鑄成的,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生命體。 “他造就了我,我自然要幫他毀滅一切仇敵,既然他因大成圣體而亡,我就將圣體一脈斬殺個干凈!” 說到這里,他露出牙齒,森然一笑,那里一片雪白,閃動寒光,像是野獸的獠牙。 “嗖!” 他留下一道殘影,如一道血電一般沖了過去,背后有神魔尸骸,有白è的頭骨,在如海洋一般的血霧中沉浮,將他襯托的充滿了魔。 葉瞳、花花、楊熙一起出手,因為覺得這個人很詭異,充滿了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氣機,極度危險。 “隆隆隆” 這個人的身上,有無數尸骸飛出,全都是能量體,但是卻極度強大,當中不乏神魔軀體,蘊含他們的法則。 “轟!” 劇烈的大碰撞,令葉凡的三大弟子倒退,都露出凝重之è,對面那個人很怪,法則碎片亂飛,代表了毀滅。 正如葉凡所說的那樣,他與長生法無關,走的是一條混亂的血罪之路。 葉凡喚回了三位弟子,三人不一定會敗,但是這種戰斗對他們沒有好處,這個人身上帶著詛咒,千重萬道,隨時會迸發。 他自己出手了,肉身迅疾如閃電,且在他的手指間神鏈飛舞,將他環繞,凌厲的攻擊向對方。 轟! 兩人打進了那片開闊的殿宇間,進行爭鋒,很快就有無數到血紋震出,那是詛咒之力,全面爆發了。 長生天尊的弟子暴戾出手,這個地方被血霧遮攏,沒有人可以看透,當中傳來陣陣厲鬼般的嘶吼聲。 只有一次,人們見到葉凡飛了出來,血è與金è糾纏的神鏈數十上百道,交織成了一對神翼,挾無上神威,俯沖而下。 所有人都石化,他不是失去了法與道嗎,竟然能夠借助肉身最本源的力量,展現出了這種手段。 轟! 當最后一聲劇震傳來時,所有血霧都潰散了,天空中墜下一道身影,葉凡踏著長生天尊弟子的軀體降落。 地面崩裂,石塊四飛,那道血與罪鑄成的軀體被踩爛了,葉凡指端十根神鏈全部洞穿進了他的軀體中。 噗! 血光一閃,長生天尊的弟子化成了一片血雨,骨頭都碎掉了,最后那里成為一灘爛泥,他形神俱滅。 眾人震撼,葉凡這才剛進城,就直接擊斃了長生天尊的弟子,斬殺了一個神話時代的人物,帶來了殺戮與血,宣告了他的到來!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