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28 亂天七雄

葉凡要來了,將進入帝關,引發所有人的關注,三百年前血拼至尊,誰都以為他死去了,而今能活著出現,本身就是最大的一種奇跡! 不說與古代至尊中一戰的收獲與暗疾,只論他活下來的隱情就足以值得人們挖掘,必然有驚天的大秘,人們在期待真相。 現在,他要來了,就連一些原本與他無關的人都開始認真審視,這或許涉及到了令他們心動的秘密,值得用心去研究。 一道光門撐開,走出四道身影。 前方城墻雄偉,如一道血色的山嶺,聳立在宇宙星空中,那是真正的強者血液染紅的,至今都不曾褪色! 這就是帝關,雖然不是正門,但上面那種血花綻放又迅速冷卻下來而墜落在上的的凄涼卻極為濃烈,勝過正門,有一種肅殺之氣。 甚至,有古之大帝的氣機! 這讓人驚訝。連葉凡都眉頭微蹙。那是當初年輕的大帝們在這里爭鋒遭遇重創而灑落下的血液,后來有人成道了,天地便將某種規則注入他年輕時所噴涌出的血液中,烙印于城墻上,至今不滅。 這也讓帝關越發的堅固了,萬古長存,始終不曾倒塌。 絕不止一種帝血,這是一種可怕的景象,越是觀測越是揣摩越讓人敬畏。 葉凡來了,在三位弟子的陪同下,將要進入染血的帝關,在這里體會到了一種時間長河積淀下來的雄渾與蒼涼,那是一種難以言表的的感覺,古來多少人杰都付歲月中,曾在此留名,曾顯赫一戰,葬在了過去。 “帝關本身就是一部史家絕唱。記述了古來最強的英杰的印記。諸天萬域所有種族歷代的大賢都來過,他們的光輝,他們的血。他們的征戰,曾經深深撼動過此城。”葉瞳說道。 葉凡來了,站在帝關前。古老的大門吱呀呀敞開。這一刻很多人都不寧靜,各座宏偉的建筑物上、一座座染血的天然石臺上全都有人在站立,凝視城門那里。 城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有神族第一人,有蟲族的小至尊,有圣靈中的真神血脈,有太古皇的后人,有神魔的子嗣…… 他們來自不同的星域,都是這一世最頂級的人物! 轟! 鐵蹄震星空。像是有一片鋼鐵洪流突然涌來,那種鐵血征伐過的殺氣瞬間席卷了蒼茫天宇,一隊鐵騎沖來。人喊獸嘶。氣勢強盛。 他們剛猛而煞氣滔天,每一頭古獸都披著鐵甲。金屬光澤冷森,能大致猜出是什么兇獸,皆為太古異種。 坐上的騎士一個個猙獰而強橫,全都帶著鬼臉面具,每一個都擁有濃重的死亡氣息。 顯然,這是沖著葉凡來的,阻他進門,要給他一個最大的難堪。 如果連城門都進不去,葉凡也就不用走這條唯一真路了,他即便有大功績,但若是曾被人這樣堵在城外,也必然會成為一生的遺憾,留下一個難以洗掉的恥辱污點。 帝路爭雄看的是實力。 可以說,這樣做卻很不地道,畢竟三百年前葉凡曾經做過那么多的事,戰到最后一滴血流盡,而今來到帝關前竟有人這般出手,想將他屈辱的趕走。 這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羞辱,分明是恨到極致,要將他逼上絕路。 這些人有什么身份?所有人都在疑惑,即便是搖光、尹天德這樣被認為必然要與葉凡有一戰的人恐怕也不會這般不近人情而在這一刻出手吧。 不論其他,就憑三百年前一戰過后,至今葉凡才拖著傷體艱難的活過來,所有人都應該給予他足夠的尊重。最起碼表面上要過的去,應讓他進城。 這些人太過分了,不講情面,這般的直接與干脆,要掃葉凡臉,這是一種裸的羞辱,不在乎他所做的一起,踐踏他的尊嚴。 楊熙暴怒,渾身血液沸騰,天靈蓋中的血氣洞穿蒼穹,渾身都在彌漫金光,他整個人都要燃燒了起來,為自己的師傅而怒。 而今已經證實了,所有人都承認了葉凡的身份,卻還這般對待。為了帝路,日后若是在戰場上對抗那很正常,那是不可避免的,可是眼下卻連城門都不讓進入,那超出了所能容忍的底線。 “你們過分了,真當吾師可欺嗎?!”楊熙的話語冷的可以冰封三千里,寒到人的骨子中。 這一刻,全城都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注視城門口,關注這一切,都想看一看究竟是誰手段這般激烈,以這種方式抵擋圣體葉凡進城。 城門前共有七騎,每一騎都很可怕,渾身都是血與骨的氣息,他們是從死人堆中爬出過來的,死亡氣息驚人。 甚至,感受不到生命波動,像是來自冥土,早已死去無盡歲月,而今被召喚,重新又回到了這個世上。 “取你師性命的人!”七騎中的一人開口,聲音像是兩塊鐵板在一起摩擦,尖厲而刺耳,讓人肌膚起小疙瘩,渾身不舒服。 他的仙臺中傳來的了精神意志波動,讓人明白,并非尸骸,他們有生命的印記。 “你佛爺爺今日怒了,阻我師進城,等若在與挖本佛的祖墳,一個也別想走了,全都將你們超度!”花花是第一次收起嬉皮笑臉,大怒的說道。 “嗡!” 回應給他的是天宇震顫,為首的那名騎士手中持一口黑色的大劍立劈了過來,斷乾坤,那里有一個又一個古符飛出,那是大道的至高偉力,直取花花的頭顱。 戰斗就這樣開啟了,是如此的突然! “萬家生佛!” 花花怒喝,無盡佛光普照,天空中出現一尊又一尊的大佛,全都是在誦經,諸多古咒語化成了有形的符文,鎮壓而下。 這個地方頓時湮滅。為首者手中那把黑色的大劍橫斷蒼宇。劈開了諸多古符,剖開了佛光,擋住了這門佛家大神通。 七頭兇獸奔騰。踏碎長空,全都人立而起,向著葉瞳、花花、楊熙等人踏去。肆無忌憚,而騎士上的強者們更是各展最強法則,揮動手中兵器,要收割他們的生命。 轟! 葉瞳渾身發光,如無數顆太陽綻放,將這里照耀的一片璀璨,他揮動拳頭,一顆又一顆如太陽般的巨大光球飛出,在七大兇獸間爆發。 讓人震撼的事情發生了。為首者手中黑色大劍一揮,將所有太陽星都劈開了,摧枯拉朽。強橫到了極致。 七騎并立。殺上前來,巨大的兵器巨劍、大戟、鐵戈等全部落了下來。兇焰滔天,驚悚了人間。 他們太強大了,讓帝關中的諸雄都繃緊了身體,即便他們再自負也知曉這七人是如何的逆天,太過強橫了,七人聯手簡直有天下無敵之勢。 “轟!” 在這一刻,楊熙不僅揮動出了六道輪回拳,更是施展了圣體無敵的異象,渾身迸發出了劃破永恒的光芒,阻擋七騎。 而花花則是口中誦經,渾身密布咒文,像是未來佛一般矗立在星空中,經受了古往今來諸多大佛的加持,神圣而莊嚴,再也沒有了一絲嬉笑,通體發光,無量經文化成佛手印向前鎮壓。 而葉瞳也是展動了最強大的攻擊,左手顯化太陰母經中的九個帝字,右手浮現太陽仙經中的九個古字,一同迸發,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向前壓落,對抗七位魔騎。 帝關中所有人都心馳神動,這都是無上絕學,任何一種都可以傲視蒼宇,獨尊一域,而今竟然能齊現,深深觸動了每一個人的神經。 葉凡的三位弟子果然逆天,都已然崛起,那種風采絕艷人間,讓人敬畏! 轟! 在最可怕的光芒中,一場恐怖的大對抗發生了,法則碎片漫天,秩序神鏈穿透了一切阻擋,在這里沖擊,形成一股大風暴。 這個地方,血液濺起,鐵甲碎裂紛飛,人影倒翻,一片混亂,在這一瞬間發生了最為激烈的大碰撞。 當光芒落幕,法則消失后,葉瞳、花花、楊熙渾身都已染血,倒退了很多步,身上有可怕的傷口,流動烏光,他們遭受了重創。 他們運轉者字秘,而后又果斷削掉部分血肉,才終止傷口惡化,快速復原。 這讓人震驚,他們何許人也,不久前曾經力敵過霸王,擊殺過火靈,而今竟然負重創,這可真是驚人心魄。 這怎么可能?隱約間,人們已經覺得,葉凡的三位弟子走在一起無人可傷了,不曾想卻是這樣一個震世的可怕結果。 而另一邊,七頭魔騎止步,也不是沒有付出代價,有三人身上負創,有幾道傷口,他們竟然是在流淌黑色的血液。 “黑色的血液……他們竟然在流淌這種血!”有人顫抖,感覺一陣頭大,眼中露出了一絲恐懼,知道他們出自哪里了。 “這是地府之主親自召喚,從古代復活歸來的傳奇強者,黑血可證明!” 在那些人身上,傷口中有一個又一個特別的古符出現,而后修復傷體,讓他們恢復了過來,轉眼不在淌血。 城墻上有人盯著那些古符,終于認出了來歷,一聲驚叫,道:“竟然是他們,亂天七雄!” 這個稱謂一出,帝關不再寧靜,很多人都大吃一驚,心中大震動,那是荒古歲月中的人物,他們極度強大,橫掃星域無敵手。 當年,他們也曾來過這里,是最傳奇的一批人物,讓同時代的群雄顫栗。 這七人在古史上都留下了濃重的一筆,有赫赫威名,甚至可以說璀璨奪目,遮蓋住了無數人的事跡,因為他們曾經有過最輝煌的一段戰斗,亂古大帝在年輕時在他們手中慘敗,且是多次,被逼迫到瘋狂,陷入絕望。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