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27 六道輪回

“師傅你要悟道了嗎?”三人都驚訝,茅屋前,葉凡心靜、身靜,思索自己的路,此時此際,他覺得心中空明。 看的不僅是眼前的景,還有前塵往事劃過心頭,點點滴滴,很多很多,難以忘記。到了后來,許多舊憶淡去了,如那浮塵飛起,露出晶瑩的仙臺,映照出一些刻骨銘心的事,有人在星空下仰望,呼喚他的名字,有人血拼至尊,永遠離他而去…… 所有的一切,都歸于他爆碎在宇宙中的那一幕,始于過去,斷于這里,三百年有大半時間是空白,造成了他現在的狀態。 直到近些年他才徹底復蘇,可是而今頭依然有些疼痛,每當回思,都像是有刀在割元神。 他分明感受到肉身更加強大了,重塑軀體后比過去更甚。且,有法道碎片在肌體中封印著,于血肉中糾纏,可是卻不能動用。 葉凡一聲輕嘆,站起身來,道:“你們不用在意,去走自己的路吧,我要認真的想一想。” 在接下來的幾日間,葉凡在山崗間漫步,看到了一株雷擊木,通體焦黑,死寂幾年了,而今又抽枝吐芽。 在這里,他駐足良久,感受到了一種勃勃生機,那是劫后新生的力量,讓他共鳴。 葉凡站在這里很長時間都不曾動一下,接連數日宛若石化,成為一尊石像。在此期間,有飛鳥落下,有走獸臨近,將他忽略,當成了一段枯木,不曾在意。 直到半個月后。他才起身,探索自身,觀摩他途,走向下一個目標。 這個時候。他整個人都散發著著一股生之氣息,如那雷擊木,在大劫后孕育新的希望,在血肉中滋養出一縷不同的生機。 葉凡的肌體瑩瑩發光,整個人都有點通透了,精氣彌漫,遙遠的地平線上三位弟子驚異不已。 “師傅沒有法道碎片顯化,怎么讓我感覺到了一種道力在運轉。這還真是奇怪。” “不,那是一種本能,是蟄伏在血肉中的生機,是他那被封印的道在共鳴。” “師傅這是要逆天啊。別人都在參悟帝尊仙經。他卻要自己思索,這不僅是要復原,還要一飛沖天!” 看到這里,三人都瞬間明了。他們知道,葉凡在踏自己的路,想真正走出死胡同,從而打破桎梏。 “尹天德、搖光若是來了可不妙啊,會打斷師傅靜思的,我們還是跟著吧。” “不用。縱然是他們到了,在飛仙戰場也奈何不了師傅,我感覺他的本源力比以前更加旺盛了,深不可測。” 最終,三位弟子離開地平線,雖然不曾真正遠去。但卻不在視野范圍內了,免得打攪到葉凡的思緒。 一頭孤狼倒在了地上。年老體衰,終究是沒有抗過歲月的侵襲,合上了眸子。 葉凡走來,默立片刻,一縷死氣彌漫,狼尸漸冷,留下一片寂靜。 “沒有來世,沒有往生,生命終是要走到終點……” 葉凡走出去數十步遠,而后停了下來,坐在一塊巖石上,平靜的看著這片山川。 幾只禿鷲飛來,降落在地,開始撕食狼尸,頓時變的鮮血淋淋,當越來越的禿鷲飛來,地上只剩下了一些殘骸,景象殘忍。 “終是到了盡頭,沒有了前路。”葉凡走向下一個地方。 那是一片沙漠,金色的沙粒雖然灼熱難耐,但是卻也有生命在繁衍,蛇、螞蟻、仙人掌,于絕望中蘊含生機。 葉凡回首,又看向狼尸的方向,再看向這里,幾縷相似的生機在彌漫,讓他微微一怔。 當夕陽西下時,落日染紅天邊,沉入大漠,一條大河不經意間已然奔過腳下,葉凡感受到了一種蒼涼、壯闊與雄渾。 他一個人遠行,與凡人的速度一般,不急不緩,領略大漠風光,體驗星夜下的寂寞與孤涼。 最后,葉凡進入大草原,看到了暴雨后枯干的荊棘變的蔥綠,草生草長,生命旺盛的景象,體驗到了生機的轉變過程。 而在一個雨夜,又見到了一頭巨大的鯉魚在湖岸邊,努力磨撞,撕裂腹部,探出利爪來,在向更高的生命層次進化。 看到了太多,似乎沒有什么聯系,葉凡只是在思索著自己的路,漫無目的的走,看到這些會駐足,并不代表一定有所獲。 “蛻變,一個新生的過程。” 葉凡又回到了茅屋前,那只壁虎的斷尾早已生長好,比以前更強壯了。 而那頭老蛇,亦是進境神速,這一日又蛻變了,一張老皮留下,這一次頭上的角更顯晶瑩,而腹部亦有了小突起,像是要生出龍爪來了。 “千年的積累,在月內集中釋放,蛇真的要化成蛟了。”葉凡自語道。 積累,沉淀,而后猛然在一個時間段爆發,實現一次升華,這是他的直觀理解,依據所見事實的第一反應。 葉凡第二次離開了茅屋,從這里出發,依然是沿著上一條路走,雷擊木復活了,可以預見,有繁茂的一天,會再次枝繁葉茂。 “凋零中蘊含新生,絕望中再露曙光。” 葉凡踏上了更遠的路,路過曾經的狼尸所在地時,他在這里看到了一種蓬勃的生機,那些死氣都化盡了,只有生命力在綻放。 因為原地出現了大片的青草,長勢格外旺盛,殘余的狼尸滋養了這里的草木。 “沒有輪回嗎?” 他怔然,孤狼已經死去,不復存在了,但是卻滋養出了另一種生命。 他抬頭看向遠方,幾頭禿鷲飛翔,又落向了地面,顯然發現了新的目標,爭食、搶奪,血淋淋。 在禿鷲長出沒的地方。他看到了許多鳥糞,那里的植被格外的旺盛,無比的豐茂。 “世間的六道輪回。”葉凡突然這樣開口。 遠處,葉瞳、花花、楊熙全都大吃一驚。今日他們心血來潮,遠遠的跟了下來,因為覺得師傅始終苦思前路,一直無解,希望能參與進來。 “師傅不是一直不相信有來生嗎,不信過去,不將心神寄予來世,只爭今生。怎么突然變了?!” “發生了什么,師傅的觀念怎么變了?” “難道說,師傅的身體問題很嚴重,到了需要借助輪回轉生才能徹底解決的地步?” 他們都是一驚。感覺有些不太對。都露出憂色,但是卻沒有過去,依然是站在地平線盡頭處。 葉凡一陣出神,他自然不是改變了信念。而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理解輪回,所謂的六道往生、今生只為來世活,那不是他所考慮的。 他看到的是一種純物質與純印記的轉化,狼死化尸、化糞土,這是一種最本質與普通的消散、分解。 它化為糞土后,又被植被所吸收。長勢旺盛,孤狼成為了另一種生命體的組成部分,這是一種另類的轉生。 豐盛的草被被鹿、羊所食,又轉化為另一種生命體,不變的是那些最本源的元素物質。 草食動物成為猛獸的食物、狼尸成為禿鷲的食物,成為它們身體的一部分。依然是在進行這樣的輪回,一個不同的六道轉生。 “我是一個世界。我的道,我的法,我的印記,在我的體內世界轉生,從來都不曾消散。”葉凡自語,他離開了這里。 隨后,又進入了大漠,看到了那些仙人掌下的動物尸骸,看到了捕獵的猛獸,所有這一切也都是一個輪回,一種另類的轉生。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最后,連他所走的這條路,都是一個輪回,最終又回到了茅屋前。 蛻變,小到自身的變化,大到輪回,葉凡心中寧靜,從一路走來看到的那些最簡單的自然景物聯想到了身的問題。 這一日,他盤坐了下來,渾身晶瑩,竟隱約間有一種大道將出、天下俱寂的感覺。 他寶相莊嚴,體內有一種讓人敬畏的氣息在彌漫,一條條、一縷縷擴散而出,遠處葉瞳、花花、楊熙都非常吃驚,那種法則碎片的波動讓他們都覺得恐怖! “轟隆!” 就在這一日,這片山河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磅礴的威壓,像是有一位蓋世強者出世,掙脫了封印,散發出的大道波動讓人驚悚。 “師傅恢復了嗎?!”葉瞳三人都露出驚喜之色。 但很快他們又露出凝重之色,認真觀看。 葉凡軀體晶瑩,法則碎片復蘇,化成了一顆又一顆星辰,整具軀體像是一個世界,化成了大宇宙。 那種景象很恐怖,這是開天辟地的變化,混沌霧靄繚繞,法則碎片復活,化作星河一道道,構筑人體宇宙。 葉瞳、花花、楊熙三人呼吸急促,緊張的注視著這一切,感覺到了一種無上威嚴,以及一種蓋世的法則力量。 似乎,這天地大道全部進入了葉凡的體內,重造了一片新天地,浩瀚莫測。 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葉凡猛的睜開了眸子,而后身體劇震,他崩斷了無盡星河,毀掉了萬域星辰,他的體內一下子暗淡了下來,不再晶瑩,所有星辰都炸開了。 “師傅!”葉瞳三人大叫,全都沖了過去。 “這只是我的軀體,不用摹刻本就存在的宇宙。”葉凡站了起來,剛才那些復蘇過來的強則碎片又消失了,他的眸子重歸暗淡。 “師傅,你沒事吧?”楊熙擔心的問道。 “我很好,比以前都要好。”葉凡的回答出乎他們的預料,眼下他明明沒有法力波動,道行不曾復歸,為何這樣說呢? 而后,葉凡陷入沉思,很久都沒有了動靜。 “師傅,你在想什么?”葉瞳擔憂的問道。 “我在想一些問題,積累、蛻變、升華、逝去、輪回、長生。”葉凡如實答道。 三人都露出異色,這些問題中的后兩個明顯超出了大圣該考慮的范疇,他們的師傅這是要做什么? “師傅你不要緊吧?”花花問道。 “咚” 葉凡在他的光頭上敲了一記,疼的他呲牙咧嘴,道:“三百年了,怎么又打我?” “我們去帝關。”就在這時,葉凡說道。 葉凡來了,要入帝關,這則消息一出,震動了整座巍峨的古城,讓很多人都心頭一跳。 他不是失去道行了嗎,也敢來此?這可不是飛仙戰場,并不限制其他強者的法則力量,他想做什么?! “圣體葉凡要來了,將駕臨帝關中!” “消息是真的,只有三位弟子陪同,并無其他高手,他無懼這里的一切啊!” 呼喚各位大帝,求最后的月票,一月最后一天了,求本月最后的支持!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