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620 平靜的殺人

大戰開始了! 眾人向前沖殺而去,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要合力將場中心那個讓人敬畏,而又深感恐懼的男子扼殺,不給他真正恢復與崛起的機會。 當年,這個男子已經震懾了一代人,本不應出現在世上了。他們的眼神都很冰寒,更有部分人無比瘋狂,今日也許是除掉他的唯一機會了。 此時此際,喊殺震天,喧囂裂空,讓蒼茫大地都在顫栗,有一種凌壓九重天的的氣息在席卷與浩蕩。 葉凡動了,在這一刻他變了,神色冷漠,沒有一點的情緒波動,越來越冷酷而無情,果斷出手。 僅片刻間,他就已經震飛了出數十件兵器,包括一口摻雜有青金而鑄成的龍劍。 “噗” 此時,他是暴戾的,真正決定下殺手時,毫不留情,像是一個嗜血的魔主,堅決而凌冽。一拳震出,沖在最前方的人直接被震的四分五裂,轟然一聲爆碎。 鮮血與白骨塊飛起,四處都是,這個血腥的場面讓人發毛與膽寒,但是這些人沒有收手,來到這里后就已經沒有了退路。 他們以己度人,葉凡日后肯定會與他們清算,還不如趁他法力盡失,處在人生最低谷的階段將他除掉。 大地在顫抖,幾頭洪荒時代的異種蠻獸奔來,一個個人立而起,踩踏向葉凡的頭顱,且上面的至強者全都舉起了鋒銳的兵器,刺向葉凡的額骨。 他們冷血而殘酷,在這壓制道行的地帶,放棄了諸多妙法,以可怕的戰技攻擊葉凡的仙臺,要將他斃命。 鐵蹄震耳。將虛空都踩爆了。而那些鋒銳的圣器更是閃動著森然的冷光,如來自地獄的死神鐮刀,全部落下。 “鏘!” 這一刻。葉凡如一個魔王,右腳抬起,而后用力跺下。震的大地直接崩開,而且卷起千重土浪,混著巨石,將這些蠻獸全部掀起,橫飛了出去。 而古獸上的大圣,也都坐立不穩,被那種巨大的沖擊波掀飛,幾乎要栽倒進后方的人群中去,可謂真正的人仰馬翻。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止住,因為葉凡一腳跺下后,人也已經躍空而起。像是一頭人形的暴龍。展開了最為可怕的殺伐。 “噗” 他的速度太快了,那幾騎人仰馬翻。還沒有真正栽倒在地上時,葉凡已經追擊到了,一腳踏在了一人的頭顱上,那里如桃花綻放,紅的血、白的腦混在一起飛濺了起來。 而葉凡只在原地留下一道幻像,踏過其頭顱,凌空而起,又落在了另一個人的身上,沒有任何懸念,那里濺起大片的血霧,又是一次絕殺。 且,他的身子不曾落地,還是在空中,一個擺腿,橫掃而過,對面那一人一騎當場慘叫,四分五裂。 噗! 葉凡人在半空,順手將其圣槍奪來,于剎那間擲了出去,將最后一人一騎刺穿,牢牢的釘在了地上,鮮血淋淋。 砰的一聲,葉凡落地,像是一桿標槍一般,身子站的筆直,衣不染血,發絲濃密,眼神無情,掃視群雄。 所有人都心頭發寒,他們習慣了法與道的碰撞,而今進行這樣的搏殺,讓他們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他們何其強大,主掌他人生死,可是而今在這個男人的身前卻是這般的卑微,他每次移形換位必然絕殺一人。 這很不真實,讓他們如生活在噩夢中,到底是多么強大的人才會有這等自信,一個人面對他們所有人都無懼,鎮定而從容,更有一種冷酷。 云霄上,一道龍吟傳來,貫沖人的雙耳,讓每一個人的仙臺都在顫栗。 那是一種可怕的波動,與這天地凝結為了一體,合而為一,像是掌控了天地的意志,主掌了上蒼的神罰。 一口古劍落下,通體青碧,如一掛碧河,擴散出大道的波動,鎮壓葉凡。 不是劈斬,而是鎮壓! 伊明又一次出手了,不是純粹的控劍,而是運轉道行,加持在劍體上,熔煉在這蒼穹上,帶著天地的意志殺葉凡。 他是一個特別的人,來到這里后,道行不曾被斬盡,體內有可怕的氣機,如一片封住的汪洋,在此時全部爆發了。 劍如青龍,自蒼宇上垂掛而下,巨大的劍體高過了山峰,恐怖驚人,一縷縷青氣彌漫,那是仙金的偉力。 在這柄巨劍下,人與其相比不成比例,小如螻蟻,所有人都一陣吃驚。伊明太強了,保留下的道行很強,在這里不說可以橫掃也應該差不多了。 當! 然而,接下里的一幕,讓他們畢生難忘,那個男人眸光暗淡,并沒有什么驚人的光彩迸發,但只憑一對拳頭就敢硬撼青金劍。 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那柄古劍在劇烈的顫抖,上面的光華快速斂去,急驟縮小,各種道則直接崩開了。 天帝拳! 不少人險些驚呼出聲,昔年葉凡開創的至強秘術,一拳既出,無人可擋,當年著實讓一代人都頭疼,難以攖鋒。 而今,這種秘術再現,且似乎更盛往昔了,明明沒有法力加持,但卻一種莫名的氣韻,像是連這宇宙都可以粉碎! “無法、無天、無道……這是……” 眾人驚駭,在這一刻有些恐懼,這難道是一條磨礪己身的修行路嗎?純憑人體本源力,就可破滅一切。 那摻雜了羽化青金鑄成的龍劍已經縮小,在上面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細密的裂紋,隨時會炸開。 伊明的嘴角溢出一縷血跡,他將道行與心神烙印都加持了上去,想不到竟然是何樣一個結果,那個人真的如一個魔主般。 “嗡!” 古劍顫抖,而后震碎長空,瞬間倒轉而回,再晚一步的話。葉凡的拳頭就要將它震裂了! 伊明倒退。雙手接劍,嘴角的血又多了一縷,這讓人悚然。 不過。人們卻看到了對付葉凡的希望,這一次他用一雙拳頭對敵,不止一次出擊。不再像此前那般一擊必殺。 用法則對付他,用道行鎮壓,這很可能是唯一的希望,可是飛仙戰場中有幾人保存下法道碎片? “轟!” 突然,這天地一下子黑暗了下來,黑霧洶涌,一個死亡天使出現,背后生有一對巨大的黑色羽翼,從蒼穹而降。向葉凡暴烈出手! 他極度強大,讓人懷疑其道行究竟是怎樣保存下來的,擁有不可測的法則力量。崩碎了長空。 在他的手中持有一桿鐵戈。通體烏黑,唯有刃口處雪亮。散發著森然的殺機,向下揮來,割裂了山川大地。 死亡黑霧鋪天蓋地而下,一下子遮蓋了大地,讓那個地方殺機澎湃,如一片亡靈之海在沸騰! 然而,葉凡立在原地,并不曾退縮半步,肌體晶瑩,肉身里本源流轉,揮掌間像是與整片天地并存,不受其壓迫。 他像是與大宇宙同級,有自己的獨特本源,這一刻的一擊卷起了驚世波瀾,讓極個別人看出了一些端倪。 轟! 一雙肉掌震潰了天上的法則力量,挑戰這片星空下的秩序,有一片逆天而沖上的光雨。 死亡天使不能殺他,此時葉凡快如閃電,將方才擊殺的幾人的圣器都取到了手中,而后擲向長空。 一桿又一桿戰矛與鐵劍,洞碎虛空,沒入了蒼宇上,在這種巨力的加持下,竟然讓圣器損毀而燃燒了起來,可想而知多么的恐怖。 “殺,法則可以壓制他,決戰下去,他不會有機會!”搖光一脈有人出手了。 這一刻,兵器絢爛,刀如山,劍如林,冷森刺目,一起對準了葉凡,向前殺來。 這是一股鋼鐵洪流,群山萬壑都在抖動,驚的人心神不穩,沒有一個是弱者,像是十萬神將從天而降,殺到人心在顫! “殺!” 這個地方沸騰了,狂暴了,喊殺震天! 噗! 葉凡擲向死亡天使的幾件兵器不曾全部落空,一桿長矛洞穿了死亡天使的胸骨,讓他炸開,墜落了下來。 這無疑是驚悚的場景,一個殘存有道行的大圣竟然避之不過,這是怎樣一種大恐怖? 可是,既然已經出手,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不少人都瘋狂沖殺,決戰人生最低谷狀態下的葉凡,這是他們最后的機會了。 然而,葉凡的強大超出了人們的預料,他冷漠而果斷,出手凌厲,血屠諸雄,沒有一點仁慈可言。 一道血光閃過,葉凡的手掌切開了一為大圣的頸項,血花四濺,那顆頭顱直接飛起十幾米高,而他那沖過來的軀體則向前奔出去上百步遠才倒在血泊中。 鮮艷的紅在綻放,葉凡以奪來的一口天刀,立劈前方,那一人一騎都分為了兩半,滾熱的血灑出。 “噗!” 他右腿橫掃,如一段鐵樁一般將一位大圣砸成了肉泥,而后手中雪亮的魔刀一閃,又是接連三人被立劈,血花濺起數十尺高。 這是一片染血之地,即便有的人殘存有部分道行依然不行,撼不動葉凡的真身,僅片刻間,他的腳下已經是伏尸數十具。 他如入無人之境,沒有人可以阻擋,曾經與古代至尊血拼過,他的身上有一種可怕的氣息,讓人顫栗。 經歷過最可怕的黑暗動亂,他即便不是戰力第一,也有那種睥睨蒼生的氣質,驚的一些人忍不住發抖。 葉凡在無情的收割生命,這些都曾經是虛空大帝、蓋九幽、姬子等護佑過的人,那個時候,有些人可能還在襁褓中,可是而今他卻要親手結束他們的生命。 血花在綻放,無比的凄艷,這個地方成為了修羅場,一具又一具的軀體倒下,染紅了大地。 而葉凡在這一刻,心中卻出奇的寧靜,沒有悲,沒有喜,沒有波瀾,像是正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 “喀嚓”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徒手捏碎了兩個大道寶瓶,強者不斷的倒下,血濺的到處都是,他的近前已經無人,一片空曠,腳下伏尸無數。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