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618 風云再起

飛仙戰場很不平靜,大批的人在出動,他們分屬于不同的陣營,但是此時卻都有同一個目標,尋找葉凡。 草木豐盛,一頭又一頭異獸在嘶吼,這是一片山丘地帶,一隊人馬帶著肅殺之氣走過,森寒讓樹上的葉子都凋零了下來,如秋刀掃過。 他們身上披著金屬甲胄,閃動著森冷的光芒,像是一群天兵下界,每一個都是有大圣級戰力,不次于昔日古天庭至強人馬。 “讓霸王吃過虧的男人,到底有何不同?三百年過去了,很多東西都已經改變,不再是從前!” 一個人冷幽幽的說道,身上的鐵衣鏗鏘作響,這些人一個個看起來很無情,擁有一種強大的氣息,皆為高手。 他們來自同一個陣營,追隨的是同一個人。一個個少言寡語,如自地獄中掙脫枷鎖、殺出來的神魔,很是冷酷。 他們是霸王的追隨者,有的人來自霸體祖星,而有的人則是在星域中與渾戰相遇,自此追隨在他的身后。 昔年,葉凡歷經大戰無數,在人族古路強勢橫掃而過,一路無敵,但與霸王之戰無疑極其艱難。那一戰,他血濺星空,遭受重創,縱觀他的一生沒有幾次像那般兇險的,戰斗到圣血狂涌。 那一役霸王雖然敗了,但卻算不上多么恥辱,只是落后一籌而已。況且,那一次葉凡觸動了神禁,不然的話霸王也許還有機會。 事實上,霸王于那一輩人中絕對是一個蓋世強者,可不少人都只記得他敗了,卻忽視了那一戰的內情,涉及到了神禁領域。 他是一個被嚴重低估的絕世猛人,在帝路爭雄戰中,擁有強大的潛質與資格,若是有足夠的機遇世間稱尊不是問題。 另一域,開闊的大地上有一群強者。那里黑色霧氣翻涌,如一群蓋世魔王出現在人間,且人數中眾多,而今就已經有二十幾人,目前超過任何一個陣營。 他們走過的地方,鳥驚獸奔,所有生靈都驚悚,因為死亡氣息太濃重了。為首者是一個死亡騎士。穿著黑色的甲胄,冥霧繚繞。 “地府是萬靈的歸宿,怎能缺少的了圣體……” 一個冷幽幽的聲音響起。像是死神的嘆息,聽起來讓人寒毛倒豎,充滿了亡靈的死意。仿似從冥界傳來。 他們來自地府,只有幾個首領有主意識,而其他死亡騎士都是強大的戰爭工具,是被召喚出來的,并沒有自己的主意識。 當然,地府趕來的帝路爭雄者并沒有親自出現,這只是他的幾個追隨者,他而今正于大帝關中爭鋒與暗戰,還未降臨此地。 壯闊的大瀑布前。一個男子著上半身,古銅色軀體格外的精壯,擁有爆炸性的力量,眸子中充滿了野性的光輝。 “三百年過去了,時代變了,人族圣體你已經老了!” 轟的一聲,大瀑布逆轉。竟然倒流而上,數千丈的巨瀑在一聲斷喝下竟然如此,簡直是驚世駭俗。 因為,這不是法力所為,而只是一種可怕的音波所致。以及他如汪洋一般的血氣沖起,竟然震動的群山萬壑都在抖動。許多山峰龜裂了。 這是后期高手中的一個代表人物,是近三百年來最強的幾人之一,名為拓跋漠,所言所行皆如魔,百無禁忌,極其強勢。 在過去,他曾經殺過不少老大圣,血洗過不朽的圣地,手段殘忍,行事狠辣。 這個時候,他的眸子如鷹隼一般,濃密的黑發披散在古銅的肌體上,讓他看起來有一種魔性。 一座茅草庵前,一個青衣青年盤坐在一株古樹下,膝上橫放著一把古劍,看起來很超塵,有一種超然世間的氣韻。 “都說你發生了意外,既然如此,就不用告知我師了。圣體葉凡,你讓吾師遺憾了三百年,當年遍尋你不到,不能一劍斬落。今日,我將代師而戰,讓這段恩怨落幕。” 他是尹天德首徒,名為伊明,在陣紋上造詣高深,于戰力上更是驚世,極其強大,曾經一個人橫掃了幾條古路。 嗡! 在他雙膝上的古劍輕鳴,在沒有道則與法力的加持下,依然如匹練一般突然沖霄而上,穿云裂天,恐怖之極。 “真的是他嗎,血拼至尊還能活下來,簡直就是一個神跡!” “錯了,從此世間再無他,那只是一個魔孽,僅此而已,只需殺掉即可!” 飛仙戰場廣袤,壯麗山河成片,疆域實在是太大了,葉凡所路過的區域一片不寧,開始了一場大動蕩。 “三百年后,世間再無圣體葉凡,膽敢頂其名而現,概殺勿論!” 風鳴獸吼,山川間充滿了肅殺之氣,大隊的人馬在行動,殺機蔽日,讓這片戰場都快顫栗了。 諸強盡出,朝著一個方向進軍,許多人如臨大敵,似乎要圍剿一個蓋世的魔主! 盡管有各種傳言,說那個人的身體出了大問題,不然不會到今天才出現,但是昔日那個名字太過響亮了,讓一些敵視者依然不敢大意,全都謹慎無比。 這是一群敵視葉凡的人,或者于過去有恩怨,或者是因為他的存在擋住某些人的路,必須要強勢將他搬開。 不過,從表面來看,沒有一個人敢公開稱要殺圣體葉凡,全都舉起為葉前輩清譽與榮耀而戰的大旗。 沒有人敢違逆大勢,真要是肆無忌憚,敢那樣做的的話,日后注定會被世間的口水淹沒,不死也要遺臭很多年。 這群人就是如此冷血,在而今這時代他們敢站出來,磨刀霍霍,不約而同,不過某些人心中卻也在害怕,在打鼓,希冀群剿而滅之。 當然,懷著朝圣之心去追尋葉凡腳步的人也不在少數,他們既激動又焦慮。 飛仙戰場廣袤,這僅是外部區域的大波動,還未傳入戰場最深處。只有葉凡曾出現過的地域在動蕩。 在接下來的兩日間,葉凡感受到了一種異樣氣氛,他讓血鴉降落在地,轉過身來,沿著原路回返。 “你走吧。”葉凡對血鴉開口,不再以它代步。 “我不走,過去不知是你,多以冒犯了。但是而今……”血鴉不肯離去。 葉凡搖頭。跟在他的身邊注定很危險,他雖然失去了法力,但是依然有著強大的直覺。感受到了這兩天的異動。 血鴉大圣不肯離去,愿成為他的追隨者,態度很堅決。 葉凡看了他一眼。沒有再多說什么,邁開腳步,沒入了山川大地間,那里有林木、有銀瀑,血鴉展翅,可是身在天穹上難以看到他的身影。 一日后,葉凡在一片開闊地正式與大批的人遭遇了。 沒有什么言語,對面有二十幾騎奔來,整片大地都在顫栗。出現一道道大裂縫,那是一隊死亡騎士。 他們帶著濃重的死氣,像是從冥界跨越時空而來,蹄聲隆隆,如驚雷在炸開,正式打開了這一日的詭異氣氛,讓一種默契化成了殺劫。 地府的人最先到。他們要收走葉凡,只有領軍的幾人有主意識,可其他死亡戰士卻也都擁有大圣軀體,都是古代戰死的人。 黑色霧氣滔天,帶著不祥。帶著亡靈氣息,淹沒了整片開闊的戰場。風雷一起,化為了命運的怒喝。 “你已經死過,輪回盡頭得見永恒,地府是你的歸宿!”為首的騎士大喝。 葉凡站在那里,穩如磐石,見到二十幾騎到了近前,那一丈長的黑色大戟快壓落在他的頭上,才開始行動。 “當!” 一聲輕響,沖在最前方的騎士手中的大戟直接炸碎了,黑色的神鐵塊四射,當場將后方的許多人殺傷。 葉凡面無表情,一沖而過,動作快到不可思議,一拳毀掉一件大圣器,在此大開殺戒。 這些很強,生前都是了不得的人物,皆名動一域,曾經都有極大的來頭,死后墮入地府,化為陰兵陰將,成為戰爭工具,銅筋鐵骨,擁有金剛不壞體。 可惜,他們遇到了葉凡,他的體魄更加強橫,如一尊幻影,忽左忽右,快到不可思議,手掌超越至強圣器。 片刻鐘后,葉凡一拳貫穿了為首者的頭顱,挾無上神威接連格殺,沒有血液的濺起,只有軀體的崩碎,全部被打成了碎骨塊與血霧。 葉凡默默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繼續上路,他衣著簡樸,是少年白夜送的,而今像是一個苦修士。 “吾曾聽聞,你冒充人族英杰圣體葉凡,前輩英名與光輝不容玷污,今日要將你釘死在滴血的十字架上!” 又是一次遭遇,這一次人格外多,諸多陣營的人集合在了一起,正好堵住這片古戰場,將這里圍了個水泄不通。 為首者是一個持槍的中年人,聲色俱厲,騎坐在一頭青麟獸上,大槍長達兩丈,讓他看起來極其威猛。 這是一位巔峰大圣,為神庭之主收的沒有實際師徒關系的弟子之一,也曾晶碑留名,來到了此地。 他與一群人都是帝主之子的跟隨者,不過他們所守護的人而今在大帝關中,并沒有在這里出現。 這個時候,他手中的大槍遙指葉凡眉心,向周圍的人示意,目露冷酷之色,準備沖擊。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葉凡都不會容忍有人以大圣器指向自己的仙臺,即便面對這么多的人馬,全都是大圣,他依然做出了強勢回應。 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而后于萬軍中出手,動作太快了,且剛猛如雷霆,一掌崩開了那桿大槍。 眾人全都驚呼,這可是一群大圣,來自很多陣營,葉凡的攻擊迅疾而剛猛,卻讓每一個人都心頭劇跳。 神庭之主的名義弟子大吼,奮力反抗,然而卻徒勞無功,葉凡動用必殺一擊,掌如天碑,直接立劈而下。 大槍早已崩碎,且這一掌去勢不止,噗的一聲拍爛了此人迎來的雙拳,而后劈在了他的頭顱上。 毫無懸念,大圣頭顱如一顆西瓜般碎掉,血水四濺,而且葉凡并未收手,順勢落下,那頭對他撕咬的青鱗獸也當場化成了一灘肉泥。 這一刻,整片山谷都是一片寂靜,僅是一掌而已,葉凡一掌落下,劈碎大槍,拍爛大圣頭顱,格殺荒古異種青鱗獸。 這個地方,一下子安靜到了極點,死一般的寧靜。 遠處,有的人頭上有黑色的大道寶瓶沉浮,有的人著上半身,有的人體內淌有霸血……此刻所有眸光全都化成了熾烈的神芒。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