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616 動世間

“你……你真是葉凡?”這名強者倒在血泊中,身子幾乎爛掉了,幾次想掙扎起來,都沒有成功,臉上充滿了震驚與恐懼。 這是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怎么又來到了這個世上?傳出去簡直可以震動蒼穹,讓整片星空都要搖上三搖! 昔日,人族圣體血拼至尊,盡人皆知,最后血灑域外,再也沒有回來,沒有人相信他還可以活著,已經戰死是所有人的共識。 “一個名字而已,有什么好冒充的。”葉凡臉上漠然,眸子雖然暗淡,但是卻有一種堅毅,令人如對瀚海。 搖光一脈年輕的強者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感覺靈魂都在顫抖,當年他沒有與葉凡面對過,但是卻見到過其石像,那種神韻保存了下來,此時印證,他確信眼前的人不曾說謊,是同一個人。 地面在顫動,泥土混合和青草的味道沖入他的鼻中,他見到葉凡一步一步走來,健碩修長的的軀體像是有山岳那般沉重,這樣臨近,讓他感覺要窒息,透不過氣來。 “葉……前輩。”這名年輕人出口的剎那,改變了稱呼,眸中的驚懼一閃而沒,道:“沒有想到前輩你還活在人間,我想很多人都希望聽到這個消息。” “或許吧。”葉凡神色淡漠,沒有喜,也沒有憂,道:“也有人不希望聽到這個消息。” “怎么會呢,前輩你血拼至尊,大戰于星空中,應被世人尊敬,只要你出現定然會引發大轟動,無數人會來朝拜。”搖光一脈的年輕強者說道。 葉凡不置可否,道:“黑暗動亂怎么落幕的?” 他開始問昔日的事,這些才是他所關心的。 “被一位女帝鎮壓……”突然,年輕強者說到這里時身體發光,快速變淡。那是一種強大的法力波動,他身上有秘器,讓他保留了部分道行。 他的軀體爆發出了驚世的神力,畢竟是一個大圣級的強者,自然可以撕裂蒼穹。不過他并不是要攻向葉凡,因為他已經領教過葉凡的天帝拳,那是昔日打的整整一代人杰都抬不起頭來的無上戰技,而今他已經親身體驗過。確信葉凡不可敵!此時。他想逃走,將人族圣體還活著的可怕消息傳回去,讓師門決策。展開大行動。 然而,他即便暫時擁有了法力,氣息沖霄。也沒有能改變什么。葉凡一步就踏了過來,身上沒有光,沒有能量波瀾,一只腳就那樣落下,將他光環踩的崩碎,讓這里發生了大爆炸。 “轟!” 葉凡一只腳踏出,直接崩碎長空,將他給震了出來,不能逃走。而在他以至強法器攻擊向前、想要決一死拼時。血光四濺,他感覺眼前一黑,而后永遠的失去了直覺,因為一只腳將他踏成了肉泥,永遠的失去了生命。 就是這般簡單,自始至終,葉凡都沒有什么表情。并未低頭看一眼,邁步向著戰場深處而去,只留下一道穩而堅韌的背影。 飛仙戰場中,光雨飛灑,像是一瓣又一瓣晶瑩的花朵落下。又如有人在羽化飛仙,看起來燦爛而美麗。 葉凡如一只孤狼。默默的行走,當年曾與古代至尊一戰,血拼至死,在其身上自然沾染上了一種可怕的氣質。 當他一個人冷靜的獨處時,自然外放而出,盡管沒有神力波動,依然讓人感覺心悸,如百獸面對莽荒中的獸王,忍不住想繞道而走、避過。 葉凡即便失去了法道碎片,但是依然無懼,冷漠而孤獨的前行,不怕任何人出來尋他麻煩。 多年過去了,他希望可以在這里見到故人,渴望與他們重逢,但是這片地域太浩瀚了,比之當年的東荒還廣袤,而今不能橫渡虛空,他只能慢慢尋找。 一只血鴉自高空沖下,無聲無息,直到臨近才露出猙獰里的利爪,撕向葉凡的頭顱,龐大的鳥身有數十丈長,渾身血氣暴漲,頓時間云霧壓頂,狂風大作,陰風怒號,像是有無盡的怨魂在哀嚎。 這是一頭大圣級血鴉,是從血與骨的路上闖過來的,天生筋骨強大,血色羽毛鏗鏘作響,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陰影。 葉凡側身,一步就是數十丈,避過了這一擊,冷漠的回頭,盯住了血鴉,沒有一點表情。在這一刻,血鴉渾身羽毛炸立,它感覺自己反倒像是獵物了,被人鎖定。 轟! 它最后一擊,爪崩長空,讓這里一片破敗,而后振翅,就要沖天而上。 然而,一道身影太快了,一躍而起,比它俯沖下來時還要凌厲,那個人雙手探出,讓它避無可避,直接就被抓住了。 血鴉長嘯,震動了群山,不祥的死亡之音擁有一種可怕的穿透力,讓一些山峰龜裂,它想擺脫這個可怕的人族。在它的鋒銳爪間,血光暴漲,足以讓絕巔大圣飲恨,爆體而亡。 然而,那個人族紋絲不動,反而牢牢的抓住了它的雙爪,而且雙手正在發力,讓它感覺骨骼斷裂了,血液濺起,且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大力向上涌來,竟然要將它立劈! 這種力道太過可怕,直接蔓延、震了上來,那個人抓著它的雙腿,要將它給活劈了,威猛的讓它膽寒。 “不要!” 血鴉修道五六百年了,縱橫幾片星域,難以遇到敵手,何曾感受過這種死亡的威脅,第一次覺得這般恐懼。 這個人族看著很平凡,但是那具不是很大、很修長的軀體內,竟隱含著這般如火山、似汪洋般的力量,抓它竟然如拎小雞崽子般。 砰! 葉凡松手,但是手臂攀住他的一只血翅,翻上了它的背部,盤坐在了上面,冷靜而鎮定,如磐石一般一動不動。 血鴉心中暴怒,它是一尊大圣,強大而自負,不然也不會有資格殺到這里,不曾想就竟被這樣對待。 它心中有無盡的殺意。這么多年來,誰敢坐在它的身上?恨不得立刻振翅,用無以倫比的力量將此人給撕裂,當場吞食。 然而,理智讓它冷靜了下來,雖然怒到渾身羽毛都在發顫,但是卻強行克制住了。 “西北方位!”葉凡說道。 血鴉暴怒,竟然將它當成了坐騎。而且那種語態是那么的平靜。沒有一點波瀾,讓它越發覺得惱怒。 它直接沖霄而上,渾身羽毛炸立。像是要燃燒起來了,體表擁有一種可怕的力量波動,渾身筋骨在律動。絕對可以毀掉大圣器。 然而這個人很強,根本難以撼動,任它這般暴烈,對方只是一掌拍落而已,就震的它渾身龜裂,大口咳血。 而且,這個人無比的冷漠,像是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自始至終連眉頭都沒有蹙一下。這種感覺很不好,讓它覺得,像是在面對一位古代至尊,而非一個平等的對手,而對方那種氣質亦是如此。 對方根本沒有什么波瀾,直接又是一掌拍落,讓它幾乎爆碎在天空中。而后口中依然只吐了四個字:“西北方位。” 血鴉心中恐懼,不由自主的戰栗,它知道,若是再有敵意,想殺對方。它會立刻被這個人冷漠的擊碎,化成一團血霧。 不知道為何。它感覺像是在面對一尊無上魔主,身體竟然背叛了它的心,忍不住開始痙攣,驚懼不已。 “你……究竟是誰?!”它很想知道這個人的身份,而今打到第一帝關前的人它幾乎都聽說了,卻不知道有這樣一個可怕的人。 “葉凡。”背上的青年平靜的回應到,如磐石一般盤坐它的身上,牢不可撼動。 血鴉身體震顫,渾身羽毛倒立,話語都在顫抖,道:“哪個……葉凡?!” “就是你認為的那個。”背上的青年很平緩的說道。 “什么,你是……人族圣體,活了下來?!”在這一刻,血鴉渾身都在發抖,連骨骼都要散掉了,咯嘣咯嘣作響,不敢相信這一切,內心充滿了震撼。 它終于知道,為何這個人會這般的冷靜與鎮定,即便面對他這樣的大圣級神禽也是平常視之,竟然是這個人,大戰過古代至尊,自然會如此。 那是血拼至尊后沾染上的氣息,如森林中的萬獸之王,在這片戰場出現,即便實力不是第一,但那種經歷與勇氣也是無人可企及的。 既然是這個人,無需其他理由,一切足夠了,的確有這種可俯視諸雄的氣韻,只因他是葉凡。 “你……活下來了,還在人世。”說到這里,血鴉說不下去了,這則消息太過震動,簡直是顛覆性的,傳出去的話,可以讓整片戰場震顫。 “西北方位。”葉凡還是這句話。 “好!”下一刻,血鴉振翅,若一道血色的閃電在長空中飛行,俯瞰山川大地,一切盡收眼底。 它知道葉凡是要需找故人,故此向著一些曾經出現過光柱的地域而去,劃破了一處又一處區域的寧靜。 蒼茫大地,各座山岳上,有一道又一道可怕的身影在屹立,眸光化成光束,穿破云層,盯著橫空而去的血鴉。 “那個人是誰,盤坐在一頭大圣級兇禽上,他的背影為何……有些眼熟?” “我為何有一種顫栗的感覺,相隔萬里高空,卻這般,那個人……讓我覺得似曾相識!” “是他嗎?怎么可能,與古代至尊血拼,早已葬在了那場最可怕的黑暗動亂中,不應出現在世上了才對。” “不可思議,恍惚間,我見到了一個最可怕的敵人回來了,真的是他嗎?重新來到了這個世間。” “是曾經打遍同代無敵手的那個人嗎,這不真實,他與古代至尊同葬宇宙中了,血染紅了星空,怎么還會出現?!” 在這一刻,飛仙戰場震動了,像是颶風卷地,撼動了山川,其他人無覺,可是昔年最為強大的一批人都有了一種可怕的警覺,同時望天!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