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614 神人

那些光柱,一根根粗大如山岳,上沖九天,下抵九幽,光芒璀璨,氣息浩瀚,宛若一尊尊神靈降臨,鎮壓人間界。 “來了,終于來了!”灰蒙蒙的大地上,很多人驚呼,在戰場外有不少人趕來觀看。 而這個時候,人們無不倒退,他們發自內心的膽顫,那種氣息太強大了,對于很多人來說那些強者如真神轉世。 “這是天外的‘神人’,每一個人都有睥睨天下的實力,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修成的,更不明為何每過一段歲月都要來飛仙戰場進行大決戰。” 這是很多人的疑問,外部的黃金盛世讓他們震驚,蓋代人物閃耀的光輝實在是炫目,種族林立,強者眾多。 葉凡的眸光熄滅了,恢復暗淡,站在飛仙戰場外,默默的看著,沒有多說什么。 少年白夜眼睛很亮,充滿了渴望,盯著那些光柱,無比的希冀,他憧憬有朝一日也能成為那么強大的人。 大胡子等一干人都很震撼,很快又搖了搖頭,那些人離他們很遙遠,有些不真實。 那些巨大的光柱大多都分別處在不同的區域,相互間都間隔很遠,這個時候慢慢淡去,光芒逐漸內斂。 “被斬了道行,削掉了修為,那些人被壓制了!” 到了這個時候,人們才長出一口氣,那些人真的太強大了,一個個跟神祇一般,讓人窒息,宛若天神下凡。 依稀間,依然有淡淡的大道氣息在彌漫,在擴散,并未真正被斬,最后是自己斂去的。 “有些人不曾失去道行!” 這讓人覺得驚悚,這得是多么強大,連飛仙戰場的都失效了嗎?竟然會有這樣的結果。讓人發毛。 有年老的修士目露異色,卻不是太過吃驚,道:“歷來都會有一些人,他們身上或有秘器,或有特別的機遇,總能保留下一些道行的,不會盡失法力。” 而且,這些人最終會主動放棄使用道法的能力。不到生死關頭不會動底牌,像是在刻意磨礪己身。 這是一處戰場,來到了這里后,不同的陣營,來自不同區域的人,會努力格殺其他絕代強者。像是存在著可怕的競爭關系。 所有光柱都消失了,人們不知道飛仙戰場深處怎樣了,畢竟這片區域太浩瀚了,超過葉凡昔日所見到的東荒大地,唯有光雨在灑落,充滿了神秘氣息。 “轟!” 突然,數百里外亂石穿空,光芒耀眼,又有數十道巨大的光柱降臨。其中兩道太近了,還未曾穩固,就有人出手了,進行絕殺,直接開戰。 兩道光束撞在了一起,法道碎片迸濺,他們的道行還未被斬,進行了這樣的驚世一擊,自然震撼了群山萬壑。 就連戰場外的大地都在抖動。一道道巨大的裂縫蔓延而來。寬達數丈,很是恐怖。許多山峰隆隆轟鳴,石山塌裂,煙塵沖天。 那種大爆炸驚的很多人膽寒,眾人無不倒退。 一聲悲吼,不知是何種族的強者,龐大的軀體橫空,宛若火凰,渾身是烈焰,可卻布滿了赤色的鱗甲,上萬丈的軀體轟隆一聲爆碎了。 大片的血雨飛灑,直接炸到了戰場邊緣地帶,那種波動,絕世滔天,恐怖之極。 “啊……” 一些人慘叫,不幸被血雨淋身,當場就被洞穿,而后更是被那赤紅的血液所蘊含的大道碎片斬殺了一身的生機。 “果然是蓋代強者,一尊巔峰大圣就這樣被人斬殺了,太可怕了!” 戰場外圍,所有人都臉色蒼白,失去了血色,那得是多么強大的人,短暫的大決戰,讓一位如火凰般的絕世強者爆碎,震撼人心。 眾人倒退,全都選擇遠避,即便立身在飛仙戰場外都這么的不安全,里面的人太強了,各個都強若神明般,血氣動天。 “嗷吼……” 另一片區域,相距能有三百里,同樣有兩尊至強者遭遇,一個人形生物一步就邁出了光柱,渾身都被霧靄遮住,直接貫穿入另一個巨大的光柱中,那里有一頭巨大的獅子,如黃金鑄成,比山岳還高,兩者相逢,慘烈搏殺。 “噗” 最終,人形生物被撕裂,那頭黃金巨獅一口就將他吞了下去,血液四濺,擊穿了虛空。 眾人驚憾,那到底是多么強大的人,血雨蘊含的法則碎片擊穿了虛空,必然至強,可是卻淪為了別人的食物! 光芒斂去,那頭山岳般巨大的獅子降落在地,自蒼穹上消失了,顯然被斬了道行。 就這樣,各地不時有光柱通天,燦爛奪目,如一根根不朽的天地支柱,亙古長存,擴散出絕世強大的波動。 僅半個時辰而已,人們已經發現了上百位域外“神人”降臨,在此期間,有些人的光柱遭遇在一起,發生了血戰,最起碼有五六位“神人”殞落。 飛仙戰場外,鴉雀無聲,許多人如同石化,這些域外神人太強大了,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可怕,還沒有發現一個低于大圣境的強者。 到底降臨了多少道巨大的光束,沒有人說的清,因為他們所見到的只是這片區域,僅是睜開天眼所能達到的范圍。 而飛仙戰場太過廣袤了,盡管光柱通天,可震動一方疆域,但是相距太遠的話不可能全部看到。 “這只是一隅啊,究竟有多人,難道說這般強大的人物都可能有數千、上萬?甚至更多!” 許多人口干舌燥,而后又覺得脊背發寒,這種感覺很難受,這么多的強者到底是怎么修成的?一個個血氣如海,并非將死的老古董! 終于,飛仙戰場慢慢平靜了下來,沒有光柱繼續降臨,也不再有強大的法則波動擴散,但是卻更加讓人敬畏了。 光雨灑落,飛仙戰場內出現了一種祥和的氣息,剛才被震裂的大地慢慢愈合,歸于平整。 飛仙戰場竟然如此。像是有生命,能夠自我修復,這又讓人一陣驚訝。 遠處傳來吵嚷聲,有人在自地上收起了一些血雨,那是域外“神人”的寶血,拿回去無論是煉藥,還是提取法則碎片來淬器,都將有大用。 毫無疑問。進入戰場后的收獲不說其他,單是爆碎的大圣軀體對很多人來說都是至寶,一些人看到近在咫尺的那些血雨都很動心。 最終,有人進場,當然外部肯定有親朋故友接應,不然再出去必死。 在接下來的兩日間。飛仙戰場不時傳來可怕的波動,有人在對決,進行生死戰,曾有一戰波及到了外圍,不少人看到一位人形生物徒手拔起山峰,鎮壓一頭大圣級暴龍,可惜失敗了,被撕裂,鮮血四濺。 在這片戰場。有些種族占盡了優勢,肉身天生強大,無以倫比,讓原本在外界實力不弱他們的英杰都要避退,不是對手。 “帝路爭雄,首先看重的是體魄,每一具帝體在同時代來說都是最強大的,萬古過去都不朽,比皇道兵器更甚。”葉凡自語。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葉凡每日都會來此觀看。而少年白夜也會跟隨,心馳神動。遠在外界即便很難見到最可怕的“神人”爭鋒,也是心潮澎湃不已。 葉凡并沒有進去,因為雖然曾感受到過似乎有些熟悉的氣機,但并不是他渴望見到的那些人,沒有踏足。 第五日,一掛星河從天而降,有一個朦朧的身影在數百里外出現,巨大的光柱貫穿霄漢,又一批人出現了。 那個人頭上懸有一個大道寶瓶,恐怖無邊,直接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光柱吸收了,那里成為一個恐怖的黑洞。 “搖光一脈!”有人驚呼。 在那個區域,不湊巧,直接出現了七八道巨大的光束,有人認出了那最為特別的光柱,更有一人與那黑洞緊鄰。 “轟!” 結果很可悲,那個人爆碎,所有血雨與殘骨都被黑洞吞噬了進去,讓人寒毛倒豎。 而后,其余的光柱暗淡,沒有再發生血戰,只是傳來冷森的聲音,震的方圓萬里輕顫,道:“吞天魔功若是施展不出來,你在這里便是獵物!” 最后的大道碎片消散,天地歸于寧靜。 葉凡神色無波無瀾,依然沒有進場的意思,默默地看了剛才發生的一切,露出思索的神色。 這幾日,飛仙戰場內血戰連天,諸多域外強者降臨,第一時間就幾乎拼掉了一半的人,有些人都打到了戰場外,讓人震撼不已。 而這里也吸引了更多的人,盡管各大修仙門的長老都一再強調,告誡子弟不得來此,但很多人包括他們自己還是來了,誘惑太大了。 “轟隆!” 這一日,飛仙戰場深處,迸發出無盡的神芒,那里出現一座巨大的神門,若隱若無間,人們看到了一座雄偉的天關,日月星辰都在圍繞著它轉動。 戰場外的人們被驚的呆呆發愣,那是怎樣一個地方,怎么與神話傳說中的古天庭南天城門那么像? 幾乎在同一時間,飛仙戰場各地又出現了一些神門,透過門戶,見到的依然是那磅礴的古天關。 “飛仙戰!” “這一世的人怎么這般強大,這么快就溝通了兩界,可以自由往返域外與這片戰場了,好恐怖!” 這是一處最為重要的戰場,在一些烙有古篆的神山上能建出這種神門,而有的道山更是遺存有上古洞府。 在這里,曾經死去了無數的人,每一個黃金大世都會有至強的人物趕到,于這里大決戰,留下了太多的的傳承、神料等,全都被封印了下來,等到戰場再一次開啟,才會出現。 這里對于域外“神人”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可以磨礪帝體、得傳承、鑄兵器、延生命,此外更有帝與皇的神秘感應,與飛仙有關! 隨著一道又一道神門的筑出,飛仙戰場劃分出了很多勢力范圍,被一些最強大的人物所占據。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