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613 飛仙戰場

灰蒙蒙的大地盡頭,不僅有許多光點,而在其附近不遠處還有一些秀麗的山峰,上面有殿宇樓臺,有鸞鳥飛舞。 “那是幾個仙門,可惜我沒有機會入內,不適合修行。”少年白夜很遺憾的說道。 葉凡早已看出,老翁是一個修士,但這個少年并沒有踏上那條路,只是筋骨被錘煉的格外強大而已。 “你不適合?” “是的,修行速度過慢,不能接引天地精氣入體。”少年低聲說道,多少有些失落。 葉凡沒有說什么,修行路很艱難,自然是需要萬中選一,不可能每個人都有天賦,適合這條道路。 他早已看出,少年的體魄很強,于凡人中可成為驚世高手,可是卻難以接引靈氣入體,接受洗禮等,無法踏上更進一步的道。 “人生在世,很多東西不要去太在意,讓自己心境祥和與滿足,始終保持,無憂可加身。”葉凡安慰。 少年白夜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可是他心中卻真的很渴望,想成為修士。 葉凡怎能不明白他的心情,但卻也沒有再多說,向著山下走去,意外到了這里,他出奇的寧靜。曾經與古代至尊血拼,本應死去了,卻有命留下,他并沒有什么大悲與大喜的沖擊。 頭依然很疼,元神被割裂,像是有一種無名的氣機在切他的仙臺,更是將一身法道碎片鎮封與禁錮了,封于血肉中。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葉凡很沉默,在村中與田地間散步,呼吸著山野間的清晰空氣,一個人漫步,常陷入思索中。 可是無論怎樣努力,他的狀態始終難以改變,不能施法。不過肉身的敏捷與強度等卻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了過來。 在冰冷的宇宙中漂浮了很多年,他都難以動彈一下。近些年才能動作,而今墜落在地,他有意的活動手腳,進行吐納,終于感覺軀體完全屬于自己了。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葉凡早晨會迎著朝陽,吞霞吐濁,從最基本的筑基做起。希望改變現狀。 而每到這個時候。少年白夜都會跑來,跟著模仿,因為他知道葉凡肯定是一個強大的修行者。不然怎么可能從天墜落后將牛頭峰給砸塌。 這些日子,村民一直在議論,說石山中出了蛇精。被老天爺將峰頭給劈碎了,擊死了蛇精,唯有白夜與老翁知曉那其實是被一個人砸碎的。 半個月過去,葉凡午后于田野間散步、揮拳,清晨與夜晚則吐納,吞霞食氣,想要讓自己恢復過來。 這樣做的確有成果,肉身矯健如龍,疾行如電。徒手可以粉碎虛空,那種爆炸般的強大力量,讓人震驚。 要知道,他的法道碎片被禁錮了,而今只剩下了肉身,不能動用一點道則與秘術。 少年白夜只是遠遠的看到了一次,就驚為神人。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所見。他聽葉凡說過,而今只是在動用軀體的力量,僅憑肉身而已就這般恐怖,擒殺野龍、荒獸等都絕對沒問題。 葉凡錘煉筋骨。迅疾如閃電,一躍而起。可瞬息從村中沖入山巔,像是一具神魔在出行,驚的老翁也是心頭劇烈跳動。 真的沒有動用秘術,不曾施展法道?老翁覺得寒毛倒豎,這得是多么強大的一個人,肉身才能這般恐怖,絕無僅見。 就是動用這樣的肉身,而不去施展法則,也足以斬殺強大的妖魔,這絕對是一個了不得的人,讓老翁震撼。 “我……我不能修道,能教錘煉肉身的方法嗎?”少年白夜鼓起勇氣,向葉凡求教,眼中充滿了希冀與渴望,還有一些忐忑,生怕被拒絕。 “可以。”葉凡簡單的回應,自己舒展筋骨時,并不掩飾,而這都是一些最強大的戰技的基本動作,任他觀看。 數日后,葉凡停止了筋骨的錘煉,這對他已經無意義了,他的肉身強度就目前來說,登峰造極,只是缺少法則碎片。 剩余的時間,他只是在行走,像是在丈量這片土地,在這片區域一走就是大半日,閑暇下來則會指點白夜。 葉凡一聲輕嘆,依然沒有效果,撕心裂骨的痛還會有,元神力不顯,他無法沖霄而上,依舊如過去,沒有一點起色。 到了后來,他不執意去苦思,或在池塘邊垂釣,或走入田地中幫助一些村人栽種秧苗,更有時會打一些野味回來。 這一日,葉凡出行,要去飛仙戰場看一看,白夜吃驚,急忙阻攔,稱那里很特別,不要冒險為好。 可是葉凡心念已決,他也不能阻攔,最后跟著前往,一起走向灰蒙蒙的大地盡頭。 在地平線盡頭,那些光雨依然在飛,古戰場的變化在持續中,而附近的幾座秀麗山峰已經空空蕩蕩了,幾個小仙門的修士撤走了,怕被接下來的可怕大戰波及到。 “兩個小娃娃你們膽子倒不小,怎么跑到這里來了,很危險,難道也想進飛仙戰場去尋寶、撞仙緣?”前方一個大胡子喊道。 在那里,有十幾名修士,修為都不弱,最起碼比逃比搬走的那些仙門的人強的多,他們以虬髯大漢為首。 “小家伙還沒有踏入修行界,膽子也太大了,趕緊回家去吧,不要來這里調皮。”一個年輕的女子輕笑,雖然似是在取笑,但其實是在善意的提醒。 “我們只是來看看。”白夜辯解道。 “那跟在我們身后吧,別亂跑,就在外面看看,長長見識。”大胡子很豪氣的說道,背著一口大劍,很是威猛 “謝謝大叔。” 這群人有老有少,都是散修,小心的來到了飛仙戰場外,都露出凝重之色盯著里面的世界。 前方,光雨灑落,像是一片又一片的煙花在綻放,而大片的光劃過時,則如流星橫空,很是燦爛。 連葉凡都驚訝。這個地方真的很神秘,這個世界浩瀚無垠,山川間不時有符篆閃耀,像是一座座上古仙家洞府要開啟了。 “那些絕代強者應該快出現了,真不知道這一世會打成什么樣子。”一個老婆婆說道。 “那些人的確可怕,脫離這片戰場后,恢復到原本的修為,抬手就可以摘日捉月。打爆星辰。神威蓋世,唉!”大胡子嘆道,那種力量驚世駭俗。也只有這世界最強大的幾人才能擁有。 葉凡發現,不止他們這批人,相鄰區域也不時有人出沒。有的是結隊而來,有的則是獨自行動,在進行瞭望。而且,他發現有人進入了,走向遼闊的戰場深處。 說是戰場,但是山川景物很壯麗,有古樹,有大瀑布,與外界唯一的區別就是光雨在飛灑。化成符篆在隱現。 “他們是想尋找古寶,撞仙緣。”大胡子解釋道。 大戰還未開啟,有些人會進入戰場,觀看那些符篆,借以悟道,甚至運氣夠好,能從符篆烙印的山川間尋到神物。 自古以來都如此。每到這個時候都會有人進去,當然卻冒著很大的風險,因為進去后,道行就會被削掉,而出來后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才能復原。 在此期間。什么都有可能發生,死在里面也就罷了。出來后可能會被人截殺、奪寶,已經逝失去修為的人,自然沒有什么好下場,故此一般的修士根本不會去冒險。 至于凡人,大多數承受不住內部過強的場域,肌體很快會衰竭為亡,指望他們尋到神物并帶出來那就不可能了。 尤其是,里面的大戰一旦開啟,那些絕代強者會殘酷的擊殺一切不認識的人,進去尋機遇的修士會很悲慘,那種血色景象如噩夢一般。 “嗷吼……” 一聲龍嘯,震動天地,連飛仙戰場中的光雨都凌亂了,遠空一頭巨大的蒼龍俯沖而來,長達萬丈,著實驚世。 這讓葉凡神色都一動,這竟然是一尊大圣! 那種龍威讓很多修士顫栗,最后它進入了飛仙戰場,沒入的剎那,渾身發光,軀體縮小了很多倍。 且,不能再飛行,他只能騰躍,各座山峰上進行,其道行被斬了。 “那是……蒼龍大尊!” 許多人都驚呼,那頭蒼龍是這個世界赫赫有名的強者,威名遠播,坐鎮一域。 “它也是想去撞仙緣嗎?”葉凡問道。 “不,它是去參戰,是要憑實力搶仙緣。”大胡子道。 這個世界足夠強大的人,有部分會選擇入場,與降臨在飛仙戰場的域外強者爭鋒,進行大戰,奪他們的法器與傳承。 “這頭老龍肉身無敵,軀干那么龐大,相對于其他族來說,一個碾壓就可以山崩地裂,讓人骨碎肉爛,他若是進去,自然是暴強。” 大圣級蒼龍先天就占據有優勢,有恃無恐,方敢入內,當然也不是想去橫掃一切,它得到所需后必然會立刻退出,且外界肯定有人會接應。 “當……” 突然,一聲鐘響,震動了人族廣袤的棲居地,而這與飛仙戰場接壤的地域自然清晰可聞,所有人都一齊變色。 “這里真正化成了最為可怕的戰場,神鐘已響,說明外界有些人已經降臨了,鐘聲在告誡人們,神秘的對決、獵殺、圍剿開始了。” 葉凡神色一滯,而后眸子中爆射出兩道光束,因為他見到數十道巨大的光柱從天而降,貫通了天上地下,如同神一般。 那是一根根金色的撐天支柱,每一根都粗大而磅礴,抵住了九重天,那是一位又一位強者在降臨。 葉凡眸光流轉,在當中感覺到了一些熟悉的氣機,那驚人的波動擴散而來,那些人的修為還未被斬!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