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605 沒有了悲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半面殘鏡伴虛空,就這樣落幕。 冰冷的星空,暗淡的宇宙,染著帝血,懸著大帝殘骨,冷凄而悲寂。 他的一生都在勞累,終于到了這一天,不用血戰,不用再去奔波,而永遠的陷入沉眠。 “啊……” 葉凡大叫,震動了宇宙,充滿了悲與怒,眼睛都紅了,目眥欲裂,可是卻改變不了什么,無力回天。 這就是一位人族大帝的結局。 宇宙深處,萬靈慟哭,通過眾生念力加持,許多人知曉了這一切,心中悲苦而酸澀,這樣的落幕,讓人悲嘆。 “大帝,小祖!” 另一個人,在宇宙深處悲吼。姬皓月軀體簌簌顫抖,咬碎了牙齒,大滴的血淚滾下。 “最后一戰,最終一戰啊,就這樣流盡了血,連道骨都祭出去了……”各域傳來嗚嗚聲,像是凄風冷雨。 葉凡喃喃著,最后的一刻,他分明看到了幾個人,半截殘體是虛空大帝,還是姬子,還是黃帝,他恨欲狂,悲憤長嘯。 就這樣落幕,就這樣消逝人間,怎能承受?這種悲涼讓人深深的絕望,一個受人敬仰的大帝卻這樣殞落了。 八荒震動,宇宙共鳴,萬道顫栗,天地有感。 “虛空,嘿,終于是死了!”光暗至尊無情的說道。 “殺!”葉凡聞言,眼睛都瞪裂了,到了這一刻還能做什么,唯有一戰,以敵血祭虛空,告慰英靈。 眾生交感。虛空殘留的烙印還沒有徹底消散,他們看到與聽到了這個殺字,全都憤怒的跟著一起大吼。 “殺!” 直震的天崩地裂,第一個大步而來的光暗至身體劇震,被一股龐大的殺念沖擊到。整個身子橫飛了出去,仙臺都出現了一絲裂紋,吃了一個暴虧! 這個結果讓其他人大吃一驚,全都變色。 但光暗至尊穩住了,臉色冷的嚇人。眸子幽森。眾生合力的一個念力都殺不死他,真的太強大了,可想而知要除掉他有多么的艱難。 可惜了,虛空大帝的烙印散去,眾生因憤怒而沖來的那股念力也消亡了,不能在沖擊。 “一只蟲子而已,蹦跶到了現在。連虛空都死了,你活著還有什么意義,收割你的生命!”神墟之主也開口,向前邁步。 轟! 更為慘烈的大戰爆發了,四大至尊出手。向前逼殺,葉凡拼命,他是螻蟻,遠比比不上至尊,就如同在仰望巨龍,但是而今卻有機會一戰。早已視死如歸,不在乎性命了。 而恒宇大帝則渾身流淌光,緩慢的燃燒。那是帝之本源,他要拼掉生命進行最后的血戰,在這黑暗動亂中盡最后的一分力。 大帝兩字沉如山,葉凡悲吼,他見到了慢慢發光的恒宇,哽咽的說不出話來。他知道又一位可敬的人可能要遠去了。 “轟!” 宇宙深處,一座懸浮的碎裂大陸上。圣皇子怒吼,那是斗戰圣猿一脈的葬地,他拼命進入,舉著仙鐵棍,希望可以尋到圣皇殺陣。 可惜了,陣已經殘缺,最后他發出一聲咆哮,將仙鐵棍擲了出去,帶著一座不全的法陣沒入星空中。 虛空亦或是姬子殘軀在黑暗的宇宙中飄零,還有葉凡的吼,都被圣皇子感知,他怒發沖冠,恨欲狂。 仙鐵棍離手而去,寄托了他悲與憤,請棍中的神祇帶著殺陣而去,戰到哪怕天崩地裂。 “嗷吼!” 這是一聲驚世大吼,震的太初古礦中不曾出世的存在都醒了,透出神光,望向宇宙那璀璨的仙鐵棍。 那桿烏黑的鐵棍瑞霞萬道,仙光億縷,爆發著滔天的威能,沖向了戰場。 最為可怕的是,在那鐵棍后露出一尊金色的身影,威嚴無比,雄霸天下,恐怖之極,像是壯年時的斗戰圣皇復生了。 僅一瞬間,仙鐵棍就帶著殺陣到了宇宙戰場,立劈而下,直取正在獵殺葉凡的至尊,怒吼聲震塌了星空。 “當!” 光暗至尊等本來想要解決掉葉凡,讓螻蟻早點成為塵埃,因為無始大帝的血都快流盡了,可是這個時候一桿仙鐵棍砸落,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它很特別,轟隆一聲,將光暗至尊手中被虛空鏡擊裂的法杖撞碎,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幾乎將光暗至尊給立劈了。 他的頭顱都碎掉了一塊,半張臉都血肉模糊,骨頭斷裂,鮮血淋淋,慘不忍睹。 “斗戰圣皇!” 四大至尊都是一驚,他們自然看出來了,這不光是仙鐵棍的威力,最為重壓的是在其后面跟著一只巨大的圣猿。 他渾身毛發璀璨,軀體聳立在星空中,像是一道長天,震懾人世間,眸子深邃如海,是他持棍打了下來。 光暗至尊悶哼,露出痛苦之色,剛才那一擊比想象的還要嚴重,居然傷到了仙臺,出現了可怕的裂痕。 對于至尊來說,這是最為可怕的事,他們為了長生在這個世間,需要保持仙臺不朽,萬不可這樣遭劫。 “竟然是這樣,是斗戰圣皇化戰仙而留下的不甘的戰意,竟然還沒有散去,蘊生在這個仙鐵棍中!”石皇冷漠的說道。 這讓人們都是一驚,當年的斗戰圣皇太過霸烈了,最后不得善終,直接在逆天化戰仙時炸開而死。 那種戰意自然強大,難怪剛一出現就險些立劈光暗至尊,更是傷了其仙臺,驚人之極。 葉凡眸子明滅不定,他當年就曾看到過這道圣皇法身,在勝佛帶著仙鐵棍去太初古礦去取命石時顯化過。 棄天至尊冷笑道:“的確很強大,更是不曾自斬,但終究是戰意而已,只能顯化幾次。就會徹底磨滅!” “嗡隆”一聲,那尊圣猿持著鐵棍橫掃,而且身后一座法陣飛出、炸開,攻擊石皇等四位至尊。 這個地方又一次沸騰,本來恒宇大帝以及葉凡在四大至尊的強大沖擊力下。已經出現頹勢,而現在卻有扭轉的跡象。 戰場沸騰,有至尊的血在飛起,有骨頭斷裂的聲音發出,可惜了。那不滅的圣皇戰意持續了片刻終究是消失了。 而且殘陣粉碎,不復存在,只剩下了一根仙鐵棍依然在爆發瑞彩。 終究不是斗戰圣皇,只是戰意而已,傷了至尊,而今自身也消亡,無法存于世間。 一切又都回到了原點。葉凡手中的無始帝血越來越少,即將干涸,無始經發出的秘術威力在減弱。雖然將至尊掃飛,也曾讓他們流血,但不如開始那般氣勢如虹了。 而恒宇大帝太疲累了。渾身是血,終究不是昔日的他,缺少當年氣吞天下的蓋世戰力,他戰的很辛苦,帝血在燃燒,身體散光。完全是在搏命。 顯然,他有一個目的,最差也要帶走一位至尊共赴死亡。即便真的無法徹底平息黑暗動亂,也要活著的至尊數量達到最少,從而減少宇宙萬靈的傷亡。 這是一種悲哀的選擇,也是殘酷的現實,已經不是當年,他無力平滅所有動亂。只能為減少人間血劫而努力。 兩個人搖搖欲墜,隨時會被沖擊至死亡。但這個時候帝器集體突然再次井噴似的爆發,不計后果,哪怕會傷到內蘊的神祇。 大帝的殤去,虛空鏡的半碎,一幕又一幕的悲歌,徹底讓它們陷入了狂暴! 戰場形勢有轉變! “光暗至尊仙臺有裂痕,今日我會努力帶他一起上路。”恒宇大帝平淡的聲音傳入葉凡的耳中。 這讓他心頭一沉,感覺到一種痛,顯然這位大帝生命無多,支撐不下去了,要盡最后的力殺死一位至尊。 “或許我可以讓大帝剩下一些力氣,多殺一名至尊!”葉凡回應,他需要時機,等待至尊疲憊,放松警惕。 “轟隆!” 無始經隆隆而鳴,震出一束又一束的光,而葉凡手中的寶瓶當中的血液卻已經見底,即將干涸。 “螞蟻也想仰望到天龍的世界,這不是自不量力,而是可悲。”光暗至尊到了,與其他至尊錯位,終于再一次殺葉凡而來。 到了這一刻,他渾身都是血,渾身都是傷,精氣流失的嚴重,而且仙臺有裂痕,他若不死,毫無疑問危害會最大! 因為,他需要修復仙臺,需要吞食的生靈會最多,必須要滅殺! 葉凡以手中的無始經拼命向前攻擊,而后更是在突然間眸光暴漲,八十一桿大旗飛出,震動星空。 這一刻,天地崩毀,鬼哭神嚎,星辰像是一根根蠟燭般,被一股狂風吹滅,整片星域都暗淡了。 “不死天皇!”神墟之主驚叫。 “怎么會是他的帝級禁器?!”連石皇都是一怔,露出凝重之色。 所有人都是一呆,不死天皇的威名太盛了,震動萬古,是繼帝尊后一位讓全宇宙許多大族當作至高神膜拜的存在。 沒有人沖過去阻止,都不想引火燒身,這是大帝級的禁器,就是為了毀滅而存在的。 所謂禁器,就是只能用一次或幾次的法器,等階不同,威力不同,注定是要在戰斗中徹底毀掉的,欲殺人先自毀。 不死天皇是何許人物?他留下的大帝禁器自然驚世,威力比不上不久前的殘破綠銅鼎,但炸開的神能也絕對不會弱很多。 此時,光暗至尊渾身是傷,骨頭都斷了,再面對這般攻擊自然陷入危局中。而且他仙臺有裂痕,難以在短時間內極盡升華,不能做到。 可惜了,葉凡暗嘆,這些大旗有裂紋,只能動用一次,要是能多動用幾次,那也許可讓一位古代至尊遭受不可承受之重創。 “吼!” 恒宇大帝化成一道火光飛了過來,通體都在燃燒,他在拼命,盡最后的努力,火光淹沒了光暗至尊。 石皇冷漠的站在一旁,神墟之主、棄天至尊也沒有援救,因為他們知道光暗至尊完了,他的仙臺被恒宇大帝點燃了,誰來了都救不了他。 誰上前去都會引火燒身! 三位至尊不再看恒宇大帝與光暗至尊,只冷漠的盯住了葉凡,而今只剩下了一只螻蟻,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擋他們的腳步。 “虛空死了,恒宇亦將殤,盡情的宣泄你的悲與痛吧,而后獻祭。” 神墟之主說道,帶著一絲蔑視,這是看不起,因實力而強大到絕巔,于天地中肆無忌憚,無所顧忌。 “虛空大帝殤,恒宇大帝亦將殞,而今我已經沒有了悲,只剩下了滿腔的戰意,縱死也要讓你付出代價!” 葉凡聲音冷漠,沒有了淚,連慟都發不出,到了現在,只能一戰! 下載本書最新的電子書請點擊: 本書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