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00 血在流

小囡囡的哭泣聲遠去,消失了,葉凡幾乎一瞬間就來到了域外,站在這里,他能夠感應到宇宙深處那種讓人絕望的吶喊與嘶吼,正在進行著天崩地裂的血戰! 他不能忍受,無時間駐足,頭上瑞霞蒸騰,縷銅鼎復活到了極致,身體發光,血液已經沸騰!他手持寶瓶,承裝著無始的血,做好了一戰的準備,就要趕去。 忽然,一陣帝氣彌漫,熾盛的光一閃,阻擋在前方。 域外出現一道身影,古之大帝氣息擴散,黃金仙光在這宇宙中飛散,恐怖而又強大。 “圣體……葉凡?”那道身影傳來神念,叫出了他的名字。 “是我,你是……道一!” 一具金色的仙甲極其炫目,立在前方,由道劫黃金鑄成,璀璨奪目,彌漫出大帝的氣息,處在復蘇狀態。 這是至尊的戰甲,來自永恒星域,屬于道衍大帝,而今穿在帝道一的身上。 葉凡對于道一評價極高,當年他以一己之力大敗古族,著實驚人,而他大的手筆則是在神之彼岸所做的一切,一人設局,將那里徹底顛覆,成功奪回生命古樹,讓人驚畏。 “真的是你,想不到你們圣體這一脈這般非凡,竟融合在了一起。”道一開口。 “你有事嗎?”他們間談不上死敵,但也絕不是摯友,曾經發生過碰撞,涉及到了帝器的對抗。 “你是圣體,入主大成圣體后血脈相通,可以發揮出大的威力,這是要去宇宙中一戰嗎?”道一問道。 “不錯。” “融合了大成圣體,而且有那瓶讓人感覺顫栗的無上帝血,也許能讓一位至尊迸濺出皇血,但你這樣一去卻多半回不來了。”道一說道。 “如果你是來說這些的,就不用多言了。”葉凡要上路。 顯然,道一很聰明。亦是避禍到了北斗星域,而今這個地方是安全,此時準備離去了,而發現了葉凡以及大黑狗與小囡囡。憑他的智自然可琢磨到很多東西 “鏗鏘” 道一身上光芒耀眼,傳出陣陣金屬顫音,那具黃金仙衣發出炫目的芒,脫離了他的軀體。 一塊又一塊金色的甲胄,照耀出了劃破宇宙的仙芒,讓人根本無法正視,錚錚作響。像是十萬柄仙劍在鳴顫。 道劫黃金鑄成的不朽戰甲,此時懸在宇宙中,分解在這里,不在道一的軀體上了。 “不客氣的說,我道一于當世也是一個人物,在你我這一代中,我無懼任何人,你能飛蛾撲火般前去一戰。我又怎會不如人?只是,憑我自己,去了實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這件仙甲你穿去,進行一戰!” 道一很干脆,話語有力。 他露出了真身,軀體修長,英姿蓋世,發絲披散,有一種出超脫人間的氣韻。 葉凡一怔,他對道一的印象是,心機過人,實力可怕而強大。不然也不會有昔年的兩個大手筆。而今,對他又有了全的認識,想不到在這關鍵時刻,他竟直接就脫下仙衣,送他去征戰! “你的肉身很強,但是元神真的不行。在古代至尊面前脆弱的如同瓷器,稍一彈指即成齏粉。”道一很不客氣的說道。 “多謝了!”這個結果讓葉凡很意外,但他沒有推辭,因為他真的需要。 鏗鏘一聲,一塊又一塊黃金仙甲飛來,熠熠生輝,燦爛迫人,早已真正復活,對葉凡沒有一點壓迫,而是很合適的落下,沒入他的仙臺中,覆蓋在了那個金色的小人上。 在錚錚聲中,葉凡的元神被武裝,道劫黃金鑄成的仙衣附體,被拳頭大的金色小人穿上,仙光驚人,照亮了天宇。 隨著道衍大帝的仙衣徹底合在一起,葉凡的仙臺像是有無數的太陽在燃燒,光芒動天,從天靈蓋射出,驚動了宇宙。 道一開口,道:“希望你能活下來,不過若真的還能再相見,你我將依然是大敵,帝路爭雄,一決高下!” “好!”葉凡點頭,而后撕裂宇宙,直接遠去。 這是一個讓人敬佩的對手,他不想多說什么,若還能活著回來,與這樣的人征戰,也未嘗不是一種榮幸。 葉凡而今與兩具大成圣體融合,直接可以粉碎星空,一縱就可以橫渡一片星域,他若時間之光般在飛! 在這一路上,他感受到了幾股強大的氣息,分別聽到了他們的怒吼。 “縱死也要一戰,這一世不能讓虛空大帝浴血而殤!” “我已垂垂老矣,就將這把老骨頭搭進去吧,但死也不會給為他們提供一絲生命精氣!” 葉凡在路上,聽到了幾位老準帝的嘶吼聲,他們不屬于人族,來自不同的生命星域,而今要去參戰。 這條路不并不寂寞,有人如他這般,明知必死,也如飛蛾撲火般,前去助虛空與恒宇一戰,愿以自己的生命盡上一份力。 近了,終于到了這片戰場! 星辰被劈碎,大星殞落,太陽炸開,這里一片破敗,到處都是碎石,全都是被震碎的星河。 血在飛濺,閃耀著驚人的光芒,那是帝血,那是皇血,一滴迸濺出,星辰成片被擊穿。 “啊……殺!” 古代至尊嘶吼,震碎星河,天崩地裂,殺氣壓蓋萬古,這個地方的大戰到了白熱化! 太過慘烈了,冰冷的宇宙中,無盡的星辰炸開,成為碎片,徹底的暗淡了下去,鮮血在飛濺,慘不忍睹,有輪回之主的一條臂膀漂浮著,也有虛空的胸骨斷落,沾染著血。 這一戰殺到現在,血云彌漫,殘酷而血腥,帝兵折斷了幾把,人人遭創。 虛空、恒宇搖搖欲墜,而幾位至尊也都流血了,很多件帝兵復活,發動浩瀚的攻擊力。讓五大蓋世魔王也不能那么自信了。 他們當中,有的人的兵器已經破損,甚至炸開了! “啊……”不甘與不屈的吼聲傳來。 噗! 血光迸濺,石皇輪動手中的黑色的大戟。崩斷天地,將一道身影立劈,直接打成了血泥,化成了血霧,形神俱滅,連骨頭碎片都沒有能留下。 “你一個準帝而已,不要說你血氣枯竭。就是處在巔峰又如何,也敢來參與到至尊戰中來,這是找死!” 無情的話語在回蕩,他手中大戟落下,血雨迸濺,直接又殺了另一位年老的準帝,可嘆一代英杰死于非命,尸骨不存。 “你們這幫畜生。枉為至尊,昔日讓你們成道,上蒼的眼真是瞎了!” 一個血淋淋的老者怒吼。這是另一位不知是何種族的老準帝,他有心無力,雖然得到這里的帝器相助,但是依然傷不到至尊,而自己卻即將殞落了。 他的話語,似乎觸動了幾位至尊的舊憶,那成道的歲月,那守護萬靈的年代,那君臨宇宙的時期,他們也曾被眾生尊崇與敬仰。 萬古歲月過去了。一切都變了,他們的身體,他們的心,都不似從前! “聒噪,渺小的螻蟻也妄想仰望巨龍的世界,不自量力!” 棄天至尊一聲無情的冷哼。抬手向前抓去,那片空間直接塌陷了,早已站立不穩的老準帝再也承受不住,自原地消失,被皇道法則攝了過去。 “噗” 棄天至尊一把抓碎了他的頭顱,像是西瓜炸開一般,鮮紅迸濺,觸目驚心! 這種手段太殘忍了,可他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像是真的只是碾死了一只螻蟻,冷血無情,讓人心驚肉跳。 如不久前死去的老準帝一般,這個人的生命也直接燃燒成灰,化道了,成為光雨,并沒有留下精氣為至尊所奪。 顯然,在他們懷著必死之心而來戰斗時,就已經預見了這種可能,做好了戰死的準備。 這讓棄天至尊皺了皺眉頭,對于他來說實在是太浪費了! “虛空你死定了,幾只弱小的蟲來了又如何,真能與你并肩作戰嗎?今日,我注定要品嘗你的血,期待那種甘美!”輪回至尊殘忍的笑,渾身是血,但卻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他曾經丟掉過臂膀,付出大量精血與命能重塑了帝體。 “嗡!” 與此同時,石皇也殺了過來,手中的黑色大戟驚天,撕裂開宇宙,在虛空的身上開出一條恐怖的血槽,白骨露出,血液飛濺。 輪回至尊也向前出手,邊說邊戰,在虛空身上破開一個血洞,將沾染著血的手指放在口中嘗了嘗,森然的說道,道:“很香甜,我要痛飲!” “轟!” 虛空一語不發,以強大的戰力回應,仙鏡共鳴,照耀出一道不朽的光輝,將石皇的黑色大戟崩飛了出去,同時打的輪回至尊血花迸濺,肩頭幾乎被擊穿。 另一邊,恒宇也遇到了同樣的危局,這并不是公平一戰,五位古代至尊出手,血腥而殘暴,要獵殺他們。 “終究是要落幕了,我等著那些螻蟻繼續來送死,可笑的可與你并肩作戰……”輪回至尊殘忍的說道,手指間沾著虛空的血,向前逼來。 突然間,就在他的身旁,空間炸開,一對無堅不摧的拳頭砸出,這是大帝級軀體,粉碎蒼穹,讓遠處的星河都崩斷了,宇宙發生了爆炸! “畜生,去死!”葉凡到了,借助兩件帝器的力量,成功無聲無息的開啟出一條通道,突然殺出! 他一拳直接轟向輪回之主的頭顱,另一拳貫穿向他的胸膛,滿頭發絲倒豎,恨欲狂,恨不得立刻斃掉這名至尊。 “嗡!” 輪回至尊仙臺遭受攻擊,頭顱自主發光,出現一道道神環,將葉凡的右拳給阻擋在外,未能盡功。 不過,兩件帝器壓下,以及帝拳砸來,依舊震的他的頭顱裂開了,盡管沒有傷到仙臺,但顱骨四裂,血液飛濺。 “噗!” 同一時間,葉凡另一只拳頭在輪回之主的身上擊出一個血洞,鮮血狂涌! “找死!” 輪回至尊怒吼,太大意了,他忘記了陪他征戰一生的青金戰衣已被虛空大帝在不久前給擊殘了,遭受襲殺時慣性使然,還想藉仙衣反震死對方呢,結果那里無甲胄,自身血濺三千尺! “畜生該死的是你!”葉凡也在怒吼,將至尊差點給撕裂,原始的目的達到了,縱死也值了。 而開了這樣一個好局,他自然還想擴大戰果,舍生忘死,以命搏殺,哪怕是殞落這里,再也回不去了,也要血戰到底。未完待續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