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98 圣體

葉凡睜開源天眼,看到了一團朦朧的光,羽化天還沒有離去,竟然守候在外邊,這顯然是要獵殺他。 “人不能沒有底線,我如飛蛾撲火,將沖向宇宙一戰,力量雖然微渺,但卻是在盡一份力,而你不顧黑暗動亂,卻要在此截殺我,好一個神庭羽化天!” 葉凡真的是大怒了,此人雖然是一位準帝,但是卻被他所唾棄,即便這個人有帝氣蒸起,卻也讓他厭惡與鄙薄,看不起。 “你從圣崖取出了什么?”羽化天眸光閃動,不顧其他,只在意這些。他眼底深處有一種渴望,能讓葉凡在這黑暗末世來臨之際還要來此的東西,絕對是驚世級的。 “我取出了可與至尊一戰的至寶,你要嗎?”葉凡冷漠的問道。 “嚇我嗎,本座為何不要,守候在此就是為了送你上路,無論是什么都留下吧!”羽化天森然的說道,即便那個小女孩很恐怖,來頭大的嚇人,但是他依然想出手,避開她,而迅速解決掉葉凡。 “那好,我給你!”葉凡怒吼道。 他發絲倒豎,根根向天,金色血氣伴隨著陣陣紅霞沖霄而上,天靈蓋內是一道巨大的光束,震碎蒼穹。 這是他的血脈之力,是他肉身無敵的根本所在。 一具尸體出現,自銅鼎中落下,渾身都生有綠毛,樣子看起來很恐怖,巍然的矗立在那里,氣息壓蓋人間。 這是昔日的大成圣體,曾經大戰過不死山,截出一片黑色的古岳,化成圣崖,血戰一生,威名震萬古。 可惜,最終年老體衰,血氣不盛,巔峰不在。于晚年時被不死道人擊殺,染紅了圣崖,后發生不祥。 這是昔日的英雄,只是命運悲慘,成了這副樣子,本應神武蓋世,睥睨人間,而今卻只能遍體綠毛。驚悚人世。 葉凡不是元神入主。而是整具軀體都融入了進去。這具軀體血已冷,苦海已干涸,仙臺已不存。 但是。隨著葉凡融入,整具軀體發光,而后隆隆作響。血液流動的聲響像是驚雷一般,一尊蓋世的人杰在復蘇,似要從沉睡中醒來。 這具尸體在發光,就如同當年葉凡入主青蛟王寶庫那個小成圣體的軀殼一般,讓干涸的輪回再次汪洋澎湃! 圣體血脈相連,葉凡感覺,他與這具軀體天生就是一體,仿佛從來沒有分離過。 嗡隆! 直貫九重天,氣動萬古殺劫。這具軀體光芒璀璨,體內傳出的血液奔騰聲音像是大海在怒嘯,震耳欲聾。 葉凡與這具軀體融合,輪海中的那株青蓮直接扎根在大成圣體的體內,讓那里翻起汪洋,璀璨奪目。 這具軀體的生機像是復蘇了,唯有仙臺一片黯淡。沒有一點光澤,那是因為魂已經死,煙消云散。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火石花間,讓人幾乎來不及反應,葉凡就沖了出去。他感覺到了這具軀體的蓋世強大,單以來說可以毀掉整片星域。 綠銅鼎亦隨行。懸在他的頭上,護住了他額骨,頭上仙霞艷艷,垂落而下,守護其仙臺不遭攻擊。 羽化天很強大,是一尊準帝,盡管才邁入這個境界時間不是很長,但真的早已穩固住了境界,他也是作勢欲撲殺。 結果沒有想到,前方雷聲震耳,葉凡與一具軀體合一,發出璀璨光芒主動撲擊了過來。 只剎那間而已,對方就到了眼前,他迅速轟出了一拳,這是真正的準帝法力,天崩地裂,若非背后是圣崖,有大帝陣守護,波動絕對會毀掉一切。 然而,這霸絕天地的一拳卻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被那沖來的人直接給忽視了,抬起一只綠色的大手,直接就抓了過來。 “不好!” 羽化天一驚,迅速躲避,因為那是大成圣體,他雖然不曾親眼見過,但是絕對可以猜到,這是能與大帝叫板的古人,其軀體蓋世強大。 跟大成圣體比肉身,那絕對是找死,即便他成為了準帝也不行! 咻! 他像是一道閃電一般倒退,但是葉凡卻一樣速度驚人,行字秘代表了這一領域的極致,幾乎觸碰到了時間領域。而今,葉凡更是以大成圣體在施展,這種速度簡直太嚇人了,粉碎乾坤,時光都仿佛倒流了。 葉凡如影隨形,追擊準帝,一掌向前拍去! 他無法與對方比元神,沒有達到那個境界,只有肉身他此時是無敵,專屬于他們這個體質的人修到了絕巔,近身搏殺,可破碎萬物。 羽化天顯然也覺察到了葉凡的弱點,渾身爆發光束,漫天的秩序神鏈飛射,沖向葉凡的顱骨,要刺穿仙臺。 不過,顯然不行,綠銅鼎就懸在那里,仙光垂落,阻擋住了一切。 可是,后面的小囡囡卻不了解,直覺告訴她,準帝比葉凡本體強大太多了,故此驚的哭道:“不許傷害大哥哥!” 她稚嫩的哭音傳出,竟然帶著一股神秘的力量,羽化天元神發出的光,直接就暗淡了一大片,元神劇烈疼痛,像是要炸開了。 在這一刻,他嚇得亡魂皆冒,他可是準帝啊,還有什么人可以這般傷他?答案只有一個! 想到這結果,他渾身痙攣,轉身就走,然而元神不穩,無比疼痛,剛才被那哭音竟然震傷了。 后方,黑皇看的清楚,因為就在小囡囡近前,敏銳的靈覺讓它捕捉到,有一縷霞光自小囡囡的的眉心飛出,隨著她的哭泣,刺入了羽化天的體內。 “啪!” 這個時候,葉凡的大手輪動了下來,像是翻天印一般,巨大而無匹,無堅不摧,結結實實打在了準帝的后背上。 血花飛濺,骨斷筋折,沒有一點懸念,葉凡這一掌太重了,將準帝給拍透了。打穿脊背,從前方擊穿了出來。 羽化天胸骨折斷,血液四濺,看起來很慘,這一擊之力驚悚人界。 他大叫一聲,感覺大禍臨頭,元神從昏沉中復蘇,就要沖起。脫離肉身。因為近距離被大成圣體按住,那簡直與死沒有什么區別,必須要遠離。 可惜。等待他的是綠銅鼎,直接就砸了下來。雖然是殘缺的,但它不弱帝器! “啊……” 羽化天大叫。魂魄將散,他自主震裂那個青色的小人,想要分散逃掉。結果是徒勞的,在綠光的籠罩下,他的元神如雪遇到火般快速融化了。 最后,葉凡給他保留了下一塊,一把抄在了手中,他很想知道帝主在哪里,結果卻一無所獲。 “噗” 霞光一震。最后的元神成灰,葉凡收回了手掌,將那具尸體丟在了地上。 神庭的副教主,一位準帝就這樣被擊斃了,簡直如同夢幻一般! 傳出去,很難讓人相信。 血在淌,尸體還有余溫。血淋淋的事實擺在眼前,可葉凡自己都有點發怔。 “你該死!”最后,他只吐出這三個字。 “若是無囡囡的話,他應該可以逃走。”黑皇走了過來,與葉凡一起認真分析大成圣體軀殼的戰力。 肉身強大是一方面。但是沒有保留下來的相應的至尊法則碎片,這是短板。葉凡若是藉此去征戰,只能是悲劇落幕。 “而且,這具軀體失去了太多的精血,染紅了圣崖,比當年差了一截。” 這是事實,不然連葉凡是圣體都沒有辦法接近這具詭異而強大的軀體,會被帝級氣息震飛。 “走吧!”葉凡道,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能盡多少力就盡多少力。 他們來到了紫山,這個地方早已崩開,可惜依舊是一無所花,沒有任何發現。 “那么也只能是那個地方了,對大帝不敬就不敬吧,立刻趕去,反正你也曾經親眼見到過那兩具軀體了。”黑皇說道。 葉凡、小囡囡、黑皇,徑直趕到了瑤池舊地,深入仙池中,直下九層天,再次見到了西皇! 此外,還有一具渾身都生有金色毛發的雄偉軀體,相伴在旁,在那特別的區域中,釋放不朽的帝級氣機。 上一次,葉凡無法接近,而這一次入主了大成圣體軀殼卻可以臨近了,見到了合葬在一起的人杰。 西皇被混沌籠罩,朦朦朧朧,依然看不真切,而大成圣體的無上英姿被金色毛發所覆蓋,也不能一窺究竟。 他們神姿超凡,傳出來一種蓋世的威嚴,讓人敬畏。 “這是大帝的父母,而今顧不了那么多了,小子你與這具軀體也暫時融合為一體吧!”黑皇一狠心,這樣說道。 在這個天地間,他對無始大帝最敬重,絕不會讓外人褻瀆與他有關的一切,而今卻是這個態度,僅此一見。 它知道,葉凡即便與這具無缺的大成圣體融合,也只是肉身強大到了極致,可以在近身搏殺時力敵至尊,但是一旦涉及到皇道法則,還是被格殺的命運,且沒有一點懸念。 “我從來沒奢求能屠至尊,并無那樣的想法,只要有機會殺到近前,讓某位至尊流出一掊鮮血……” “要殺死至尊!”黑皇叫道。 “哥哥,你不要死。”小囡囡當時就哭了。 “不哭,哥哥不會死的,還要看著你長大呢。”葉凡摸了摸她的頭,輕聲安慰,走上前去,搬開大成圣體,準備與其融合。 唯有同為圣體才可以做到,換作其他人來,根本無用,且也因為有圣崖的傷殞的大成圣體融合在前,才可承受這般威壓,可以臨近,搬起這無缺的大成圣體。 “哥哥,這里有東西。”小囡囡淚眼婆娑,她竟然也可以接近,無懼西皇與大成圣體的威壓,走到了近前。 連黑皇都不行,它根本就沒有辦法過去,當下焦急的喊道:“帶過來讓我看一看。” 小囡囡吃力的拖出一個石質的箱子,葉凡急忙上前,將它拎了出來。 “就是它,就是它,東西在里面!”黑皇大叫,激動到顫抖。 “真的到這一世了嗎,鎮壓成仙路,無力他顧,只有它了……” 一個男子的聲音,無喜無憂,沒有波瀾,在這里回蕩。 “大帝!”黑皇渾身黑毛都倒豎了起來,一下子震驚了,跳起來很高。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