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97 應盡的力

曾經的輝煌……全部落幕了! 而今的北斗死氣沉沉,到處都是血跡,到處都是尸骸,成海成山,這是一片最為慘烈的末世景象。 生命古地四分五裂,許多……許多……都不復存在,再也回不來,永遠的磨滅了,尋不到蹤跡。 一路上不知見到了多少血與骨,葉凡站在圣崖外,攥緊了拳頭,在這黑暗動亂中,人命當真是比草賤,讓人悲與憤。 在他的身后,還有黑皇,它是為破解陣紋而來,想進圣崖有它隨行最是穩妥。此外,還有小囡囡,她擁有奇特的能力,總是在關鍵時刻顯現。 “哥哥……”小女孩大眼中噙著淚水,一路上所見,讓她眼中充滿了晶瑩,這人間慘劇對一個孩子來說是不可承受之重。 “有人!”葉凡寒毛倒豎,直接就祭出了綠銅鼎,散發出瑩瑩寶光,將這里籠罩。 讓他這般神情凝重,自然是出現了極危險的波動,有強大的人物帶著敵意而來,不然他也不會直接動用仙鼎。 “嘿!直覺倒是很敏銳。”圣崖畔,一團朦朧的光出現,一尊高大的身影顯化,如海般的壓迫瞬間而至。 恐怖的氣息,強大的力量波動,以及森然的殺機,預示著這是一位至強者,像是一頭上古天龍在俯視蟻蟲。 那種自負,以及超然在上的無敵姿態有些刺眼,他毫不掩飾自己的鋒芒,帝氣彌漫,極度恐怖。 這是一位準帝,葉凡沒有想到一場大劫過后,這里還有這樣一尊可怕的人物,對他有明顯的敵意與殺機。 “你就是圣體葉凡?”他淡淡的問道。 “是,你又是誰?”葉凡眸光閃動,沉聲問道。 “神庭副教主——羽化天。”他神色冷淡。體外霧靄迷蒙,混沌力洶涌,強大的氣息向前洶涌,震懾人心 若是一般的大圣直接就崩碎了,必要化成血霧與碎骨,這是來自準帝的莫大壓力,絕對可以碾殺一切“螻蟻”。 綠銅鼎發光,鏗鏘作響。震出了強大的波動,仙輝灑落,護佑葉凡巍然不動,可是他的心中卻不平靜,想不到會在此時此地與對方相見。 神庭帝主曾經下詔,讓他去覲見。結果被他拒絕,且斬了那個狂妄信使的道基,讓他跌落下大圣境界,自然是結下了仇。 而后,這位副教主擬詔,言辭逼人,讓他去神庭領罪,不然血殺他億萬里,直至死去。 這真是意外。在這黑暗動亂中,各方強者都如驚弓之鳥,亡命飛逃,不曾想卻在這黑暗動亂的源地——北斗,見到了神庭副教主羽化天。 確切的說,他是要從這個地方離開。 顯然,神庭副教主羽化天很膽大,在各地雄主都惶恐至極時,他很老辣。悄然趕到了發生過動亂的血地。就呆在各方至尊的老巢附近。 這的確很有魄力,不得不承認。而今北斗還算安全,諸多至尊不返,這看似最危險的地方其實是最寧靜的凈土。 此時,他要離開了,因為他估摸著,諸多至尊不久后要回返了,不可久留,只能避一時之禍。 “這老東西,還真是比油條都滑溜。”黑皇腹誹,心中詛咒,在這個地方見到一尊準帝,且敵意這么濃,不是什么好事。 若是登臨圣崖,將所需取到手中也就罷了,無懼于他,可是現在卻有些不妙。 “你來此作甚?”羽化天森然的問道,殺機不加掩飾,這是要出手了。 葉凡神色平靜,道:“黑暗動亂來臨,我要盡一份力。” “你?哈哈哈哈!” 羽化天仰天大笑,周身混沌氣擴散,而后笑聲突然戛然而止,輕蔑的說道:“就憑你一個螻蟻,也敢大言不慚,你能做什么?!” “螻蟻再小也能盡一分力,我不夠強大,但是我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哪怕戰死,證明我曾抗爭過!”葉凡冷淡的回應道。 “那有什么用,螻蟻而已,只能枉死,徒惹人笑,哈哈……”羽化天大笑,臉上寫滿了嘲諷。 “至少我發出了自己的聲音,用我的怒吼,用我的行動去抗擊,如果世人都如你,都如霸體,那真的是沒有了一點希望。”葉凡冷漠的說道。 羽化天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可是聲音卻陰森森,道:“你就是有一萬條命,殺過去,都濺不起一朵浪花,可笑之極!” “我不強大,你足夠強,而你身后的神庭之主更強,他已經要成道,與古代至尊有一戰的能力,你若能他將請出,最少可讓至尊流一掊血!” “憑什么,我們為何要去戰?”羽化天神色陰冷了。 “相信絕世強大的人,不止你們兩尊,若是都不屈,都去相助虛空大帝,助他一臂之力,也許就能改變戰局,億萬螻蟻的咆哮,讓天地也要顫栗。可若是所有人都沉默,那將是萬靈的悲哀!”說到這里,葉凡已經面無表情,他雖然已經知道結果,但依舊這般說了出來。 “哈哈哈……”羽化天忍不住大笑,而后神色轉為森然,道:“要送死你自己去好了,不,還是我直接送你上路吧,免得承受那般精氣與血魂盡失的痛苦。拂逆神庭,你有殺無赦之大罪,今日將你解決,以正法度!” 黑皇神色難看,見過讓它黑心怒跳的人,卻不曾像這般讓它心中沸騰,在這黑暗亂世來臨時,不盡力也情有可原,人的想法不同,但是卻這般卑劣,別人要去盡一份力,他冷嘲熱諷也就罷了,還要直接阻殺,當真是不可忍恕。 “滾!”大黑狗一聲怒斥,直接擺出幾座殺陣,原本是想讓葉凡帶上路的,盡管作用不大,但這是一分心意。 “轟!” 真正的準帝是另一個境界的人,羽化天比之老螣蛇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怎能說殺就殺。他一步邁出,天崩地裂,擋住了法陣。沒有能落下來,并未被困在當中。 “平日間,指點江山,凌駕在眾生之上,真的需要你們的時候,卻連狗屎都不如!”葉凡直接爆粗口。 黑皇磨了磨牙,什么也沒有說。 神庭副教主神色冷酷,道:“說什么都無用了。我只知道,你要死了,現在就摘你頭顱,血祭神庭,這是不尊神諭的結果!” “你這樣的人也想君臨宇宙,再建古天庭。真是癡人說夢。無恥而卑劣,讓我看不起!”葉凡輕蔑的說道。 羽化天邁步,就要力斃葉凡,而且盯住了綠銅鼎,眼底深處的貪婪之火灼熱如驕陽,熾盛迫人。 “哥哥……”小囡囡攥住葉凡的衣角,自他身后露出一個小腦袋,向前看去,無比擔憂。而后她跑到了他的前面,伸出一對小手臂相護,氣憤的叫道:“不許傷害大哥哥!” “囡囡不用擔心,卑劣者無臉,我們有腳,他奈何不了我們。”葉凡抱起她,直接與黑皇就要進入圣崖。 羽化天剛要動手,可是卻突然間一個冷顫,盯住小囡囡后。越看他的心越驚悚。渾身竟然生起一層小疙瘩,神識探出后。他竟然像是墜入了無盡黑淵,忍不住大叫了一聲,震驚的倒退。 葉凡與黑皇身影一閃,趁此機會,直接進入了圣崖區域中,依照黑皇所持的陣圖,一步一步前進,前往那染血的舊地。 “這邊走……”事實上,黑皇的陣圖根本不用拿出來,始一深入,小囡囡的眸子就晶瑩燦爛,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指點前路,就像當年深入不死山時那般,她似乎又一次“覺醒”了,可看透一切道紋。 禁區外,羽化天盯著他們的背影,眸子中陰冷與迷惑并存,寒光一閃,他并未離去,守候在外。 他相信,葉凡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跑到這里,早就聽說,這里可能“九秘”,有仙寶,他臉上出現森然,靜等在外。 那個小女孩讓他驚悚,他看出了一些真實的“場景”,但是他相信,突然發動攻擊,擊斃葉凡是沒有問題的。 “我也只是猜測而已,不能確定就是在這里,我只是聽大帝曾經說過一些,可當時沒有弄懂。”黑皇說道。 它所說的大帝,自然是無始。 “狗狗,一定要記仔細哦,大哥哥明知必死卻還要拿命去拼,我不想讓他出意外,你要想辦法呀。”小囡囡眼中帶著水汽認真的說道。 終于,他們登臨了主峰,途中遇到幾道古老的身影,就站立在山體上,身體被霧氣淹沒。 “都是極為強大的人物啊,九死一生到此,雖悟了道,但歲月不饒人,結果都坐化了……” 事實上,這已算是幸運者,更多的人死在了途中,運氣使然走到這里的人畢竟是少數。 這一路上,他們小心謹慎,終于登臨到了峰崖上,再次來到了這個地方。 葉凡開啟那口巨棺,兩具尸體橫在當中,當中有血有邪,景象很慘,其中一人是天庭之主,是一位蓋世強大的人物。可是他的死狀很慘,是被渾身都長有綠毛的大成圣體活活掐死的! 葉凡為大成圣體尸體而來,也為無始大帝所刻寫的東西而來,要尋找個仔細,按照黑皇所言,當年無始應該留下過什么。 這具尸體真的很妖邪,恐怖無比,恍惚間,他的眸子似乎睜開了,露出了冷冽的芒。 不過,這并非真實的景象,只是一種邪氣。 到了而今,漫長的歲月過去了,這里已經很寧靜,沒有了其他。 葉凡以綠銅鼎鎮壓而下,定住了他,即便殘缺也相當于帝器,它是帝尊的成仙器,鎮邪出煞,自然是毫無問題。 “你雖然已經是大圣了,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入主這具軀體時間也不能過長,不然的話,不需要至尊動手,你自己就危矣,到時候神來了都救不了你。”黑皇嚴重告誡,神色凝重到了極點。 它沒有辦法靠近,只有葉凡可臨近至強的大成圣體,因為他們一脈相傳,葉凡運轉了那重修圣體秘境的法,可以觸碰。 若是他人,根本沒有一點辦法,絕不可能觸尸,更不要說將要入主了。 “可惜,他的血流了太多,染紅了圣崖,不是巔峰之體,不然連你也無法接近。”黑皇心情復雜。 葉凡點頭。遺憾的是,他們沒有在這個地方尋到無始留下的東西,什么也沒有。 “我知道了,可能在那里!”黑皇目露幽光,道:“雖然那樣做,對無始大帝不敬,但也沒有辦法了。” “那就不要耽擱了,立刻去!”葉凡催促。 “小子你要明白,即便你有通天的修為,這樣一走也是必死無疑,縱然持掌無始大帝留下的東西去迎戰,也難以改變你的命運與結局,你會沒命的。” “我已經決定,只盡獻我應有的一份力,我戰過,我不悔!”葉凡毅然而決然的說道。 黑暗動亂來臨,天下無凈土,他要用自己的血與魂去詮釋這個時代的不屈,曾經存在過,曾經戰斗過! 當他們即將走出圣崖區域時,小囡囡伸出小手指向前方,道:“那個壞人藏在外面。”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