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82 大秘

“哥哥你在哪里?快回來看父親,他回來了!”火麟兒大哭著,淚珠不斷的滾落,抱住老麒麟皇,古皇已經不行,快要油盡燈枯了。 曾經的一代古皇,最強大無匹,卻有這樣的黯然暮年,無力回天,衰老到快要不能控制自己的軀體了。 “他在宇宙邊荒,活的很好。”麒麟皇輕語,面上帶著柔和之色,與昔日的無上威嚴相比較起來很不同,此時只是一個慈父。 然而,他卻在不時的咳血,鮮紅的血珠驚心無比,他在努力克制,不讓自身的皇體傷到女兒,雖然衰敗了,但光是尸體也可以粉碎萬物。 “父親,求求你了,一定要活下來,我不想與你分開!”火麟兒哭到嗓子都啞了,眼睛通紅,她從來沒有像今日這般恐懼,像是一個在寒冷深夜獨自走在街頭上的可憐無助的小女孩。 “我也想活下來,舍不得你們,但人終有力窮時,終究是要死的,長生……難啊!”麒麟古皇一聲感嘆,又咳了一大口猩紅的血液。 “總會有辦法,一定可以活下去,父親能從太古安然無恙的活到今日,定然還能繼續長存!”火麟兒大哭道。 “癡兒,那是付出了最慘重的代價才做到,將古皇道位交斬掉,而今父親還能做什么?元神已朽。”麒麟古皇輕語。 而后,他的眸子突然璀璨奪目,道:“為父在成仙路上所見、所聞,都是驚世的,可以助后人成仙,可是……去不能留給你,那樣做。只會害了你。” 說到這里。他抬頭仰望星空,而后額骨光芒大盛,將一些精神感悟與烙印等全部打向了宇宙中。化作一片燦爛的光雨。 “我的成仙路,我的成仙法,我麒麟皇在那條路上的所見與感悟。盡包含在當中,不交于女兒,不傳給親子,留待有緣人!” 麒麟皇的吼聲震動了宇宙八荒,讓整個人間界都一陣搖動,這就是太古的皇,至高無上,恐怖無邊。 留下這種東西給后代,他怕害了子嗣。這個世間還有無上存在可達這里。他直接打進了宇宙,照亮了九天十地,讓人們去宇宙虛空尋找。 “父親……”火麟兒見到老父都這般了。還在擔心他們兄妹。這些都是濃濃的關愛,更加肝腸寸斷了。 老古皇的身體上開始出現光點。這是要化道的跡象,再也堅持不住了。在成仙路上時,這種跡象就已經很明顯,被他強行鎮壓了下來,此刻終于是到了終點。 麒麟古皇不舍的看了一眼女兒,像是要將她記在心中,而后緩緩而有力的推開火麟兒,要獨自上路。 到了這一刻,火麟兒知道終是不能挽回了,那個可以讓諸神臣服,可以進不死山、每日采摘悟道茶泡給她喝的父親,就此要離世了。 最強大的男人,最慈愛的父親,生命枯竭,與她將要永別。 “父親……”火麟兒伸出手去抓,但是卻什么也把握不到,大哭著:“我希望有來世,永遠做你的女兒,父親,你不要忘記我,你永遠的女兒!” 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心中悲慟到了極點,太古年間曾生離死別,而今又一次遭遇,這次真的是永別了,讓她難以承受。 天空中,麒麟皇在化道,成為光雨,不過卻都被他控制,仙光沖向了域外,不曾干擾這里一絲一毫,而且所有血液也都燃燒了,一滴都不曾留下。 “鏘!” 最后這個時刻,他更是斬斷了某種將壓制他女兒的道則,讓那些仙鏈崩碎,不能成為桎梏。 最后看了一眼,老古皇一聲長嘯,震動蒼宇,他化成一片最為璀璨的光雨,消失了在宇宙邊荒。 火麟兒哭到昏厥,無力的抓向虛空,大聲的叫著,她分明看到了強勢的父親眼中的傷感,那是從來沒有過的神色,充滿了不舍,但最終還是離她而去了。 “古皇!” “無上的祖皇!” 這顆古星,麒麟一族全都被驚動了,眾人沖來,悲呼著,跪在地上,為那遠去的光雨送行。 宇宙邊荒,這是一片極其寒苦的地方,一顆隕石上,一個男子著上半身,渾身筋肉精干,閉眸盤坐,參悟自己的道。 他生有一頭藍色的長發,看起來雖然還年輕,但是卻也有一種滄桑,像是經歷諸多苦難、流落到這里的一個苦行者。 在這一刻,他突然睜開了眸子,射出兩道駭然的光芒,而后手捂胸口,近乎要窒息,顫聲道:“是誰,妹妹嗎,不對,究竟是誰,一個最親近的人死去了……” 他的眸子突然睜的很大,而后騰的站了起來,渾身爆發出璀璨的光,眺望北斗星域,發抖道:“難道是……父親?不!” 他就是火麒子,與道一一戰后消失多年了,一直流落在宇宙邊荒,大戰各種古怪的生物,進行地獄式的苦修。 他當年從神源中復活后,曾一直在太初禁區外徘徊,因為他一直懷疑,他的父親未死,直覺敏銳的嚇人。 在這一刻,他害怕了,忍不住悲吼,恨不得立刻返回北斗。 一片刺目的光雨橫空,綻放在不遠處,一條偉岸的身影凝聚成形,正是麒麟皇最巔峰時的樣子,威嚴的看著他。 “父親!”火麒子大叫,淚水滾落,模糊了雙眼,他知道自己父親的殞落了,這是最后不滅的印記,趕到了這里,要見他最后一面。 “你是太古皇的孩子,不應該有淚,只能流血,你要有無敵的信念,堅信比我更強大!” 麒麟皇對兒女的態度完全不同,女兒是用來疼愛的,兒子則是他意志的延續,嚴厲鞭策,寄托了他的希望,用以完成他不曾實現的夢。 “你要堅信自己最強大。只因你是麒麟皇的兒子。是他的希望,更要超越他!”麒麟古皇喝道。 到了最后,他又是一嘆。眼中露出一縷慈愛,道:“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父皇!”火麒子大吼,發瘋一般向前撲去。 可是。那片光雨直接撕裂了虛空,將自己葬進了無垠的宇宙中,快速暗淡了下去,他不想兒子被皇道法則所傷。 一代古皇就這樣落幕! 成仙路上,石皇冷笑,冷漠的掃視天下,道:“死?我不甘,也不愿,我的命很硬。這一世還不該落幕!” 不算阿彌陀佛大帝的神我,共有十一位至尊踏上成仙路,而今已經有五人殞落。正是那些言稱要為后世人留下成仙法。用自己的生命與熱血去驗證的大帝與至尊。 他們在臨死前,已經將在成仙路上的感悟烙印打向了宇宙中。留給了后世人! 而今還剩下的人,幾乎都是黑暗動亂最大的發起者,曾經血洗各域,亦或者是神話時代的神秘古天尊。 “長生天尊,你難道殞落在飛仙洞中了嗎?”來自荒古禁地的巨人大喝,渾身毛發金光璀璨,耀的人睜不開雙眼。 眾人都很吃驚,他到底什么來頭? “唯一活下來的……大成圣體!”一位古代至尊低語,盡管生命之火暗淡,但是他依然在堅持,眸子冷冽,掃視八荒。 “什么?!” 域外一些人聽到他聲音,莫不震驚,那金色毛發披身的雄偉男子竟然是一位大成圣體,太過讓人震撼了! 而今水落石出,荒古禁地最早的主人,是人族大成圣體所化,入主在那里! “仙陵之主,除卻是長生天尊外,也曾做過地府的主人,盡管時間很短暫。而且,還曾發動過黑暗動亂,與大成圣體有一段恩怨情仇!” 一位古代至尊自語,道出了其中的隱情。 這實在讓人震撼,仙陵之主來頭實在太大了,過于驚人,身為神話時代的長生天尊也就罷了,竟然還曾是地府的主人,讓人目瞪口呆。 “這……”許多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太過非凡,超出人們的想象! “傳言,圣體晚年時會發生不祥,生出可怕的尸毛,這竟然是真的!不過,這尊大成圣體似乎克制住了,保持住了神識的清醒!” 除卻長生天尊外,其他五位還活著的至尊都立身在成仙路上,沒有化道的跡象,都在苦苦支撐,不甘殞落。 “為何,我感覺萬古最大的變局還未結束,這些至尊……”有老大圣驚悚的說道,而后倏地住口了。 “走,離開這里!”有一位準帝感覺毛骨悚然,第一時間撕裂宇宙,轉眼消失了。 在這一刻,所有修士齊動,此前的莫名感應又出現了,總覺得這個天地要大變了,尤其是這個地方讓他們毛骨悚然。 域外,一口古撲的鼎在臨近,從遙遠的宇宙深處飛來,銹跡斑斑,生滿了綠銅銹。事實上,已經快沒有鼎的形狀,是由碎片拼成的,缺少了大半,到處是洞。 如果葉凡在這里,一定會震驚,這是帝尊留下的綠銅鼎,竟然也能有三分之一那么多,與他所掌握的一般多! “仙陵之主,長生天尊,你的末日到了,于天庭來說是一個不可饒恕的罪人!”一聲嘶吼傳來,震動天地。 綠銅鼎發出璀璨的光,搖曳出絢爛的芒,直接撕開虛空,徹底復活,撞進了成仙路,沒入混沌洞。不是為成仙而來,這是要擊斷成仙路,滅殺仙陵之主——長生天尊! “一群號稱神的人,是天庭遺下的族群!”有人低語。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神組織竟然掌握有了三分之一的綠銅鼎,而今不惜代價打了出來,要崩斷仙路,滅殺仙陵之主。 這太過震撼人心了,那殘破的仙器在燃燒,是要自爆的征兆,太過驚悚了,不惜一切代價,滅殺長生天尊,這得是多么大的仇恨? “若無你,天庭怎會崩?帝尊也多半會成功,萬古罪人,休要茍延殘喘,就此絕命吧!”可想而知,他們等待這個機會也不知道多少萬年了。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