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568 當年糞坑

“無始大帝還活著嗎?”葉凡自語,神色凝重,若為真,將推翻過去的很多常理,必會震驚人間界。 黑皇亦是早已在顫動了,激動到患得患失,充滿擔心,又是一場空歡喜的話它將難以承受,希望一次次破滅實在打擊人心。 “也許真的有逆天手段。”一直稀言寡語的姬子說道,雙眼中流露出一種奇異的光彩。 “大帝,求求你了,出來見我一見吧!”大黑狗哭嚎,震的紫山內部諸多礦洞發出隆隆的回音,聲音嗚嗚震耳。 圣皇子一對金睛射出火光道道,在這個地方掃視,想看出個究竟,今日發生了太多的事,都讓人無法理解,非常詭異。 “大帝,請你出來一見小黑吧……”黑皇大聲的喊著,開始在紫山一條條的古洞中奔跑,要尋個究竟。 然而,并沒有人回應它,空曠的紫山內到處都是它吼聲,像是驚雷般回蕩,再無其他任何聲息。 “大帝,求求你了,小黑真的很想見到你!”黑皇慟哭。 它像是瘋了一般,四處尋找,足跡遍及到了每一個角落,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了八部神將設下的一座祭壇,供奉著不死天皇的至高神明位。 非常詭異,那神位上寫著成仙二字! 但是,卻被人一掌震裂了,那個手掌印是如此的清晰,即便過去了萬古依舊。 “是大帝做的,當年用帝級力量摧毀的!”黑皇說道。 葉凡、姬子都震驚,那是不死天皇留下的牌位,要做什么?在那遙遠的年代,這里是古皇山,是太古萬族都要禮敬的最神圣之地,葬著不死天皇。后來才被無始大帝入主,世人早已忘記了這里本來的名字,對于太古各部來說是一處冀近神明之地,與天相連。可以通仙! 大黑狗渾身無力,趴伏在那里,不斷的低吼,不肯起來。 “不要尋了。”那道音再次傳來,響徹紫山。 幾人身形都是一震,大黑狗更是霍的抬頭,遙望那宏大的帝鐘,而今無始鐘已經石化。通體皆為巖石。看不出本來面目,吊在紫山高空,像是一座巨殿般籠罩那里。 “當……” 一聲鐘波擴散。振聾發聵,清冽而祥和,并沒有一點帝器的殺伐氣。也無壓迫感,反而如醍醐灌頂般,讓人剎那覺悟。 然而,大黑狗卻像是被人抽掉了脊椎骨,渾身無力,癱軟在了這個地方,它與葉凡他們一般,真切洞悉了聲音來自哪里,它徹底絕望了。 是無始鐘孕育出的神祇。并非無始大帝歸來! “嗚嗚嗚嗷……”大黑狗撕心裂肺的大吼,渾身哆嗦,心中大慟,噴出幾大口血來,染紅了地上的巖石。 帝鐘被封神榜驚動,覺醒過來,是它在主宰著一切嗎。一切都是他所為嗎? 隨著鐘波繼續,前方一面石壁被震的龜裂,有大片的石皮簌簌墜落,露出一面“道墻”,顯然有人常在這里駐足。 “錯了!”在那面開闊的道墻上。刻有這樣兩個大字,氣勢磅礴。似可壓塌日月山河,崩裂宇宙,有一縷縷大帝氣內斂,若隱若現。 “是大帝所刻!”黑皇的眼神再也離不開了,而且也更加無力。 鐘波止住,一切都安靜了下來,而且什么都沒有了,道墻蒙塵,上面的兩個字被歲月的塵埃遮住,再也看不到。 事已至此,再無留下的任何意義。 葉凡、姬子、圣皇子一起出手,拉起黑皇,將它強行帶出了紫山,就此離開人族無上大帝晚年棲居的道土。 “嗷嗚……”在這凄冷的大地上傳來陣陣蒼涼的悲嘯,宛若一頭孤狼嘯月,聞之讓人動容。 整整大半個月北域都不寧靜,時常聽到這種凄涼的如狼哭般的聲音,讓人心驚,也曾有修士前往,發現一頭大黑狗在紫山外不斷的徘徊,帶著無邊的悲愴。 “想開一些吧。”葉凡勸慰,道:“將來也許會有神跡發生。” “無始大帝畢竟是非常人,是生是死不見得可以做定論呢,也許還有……那么一點希望。”說到這里,圣皇子搖了搖頭說不下去了。 不得不說,黑皇的調節能力還是很強的,大慟了半個月,最后一反常態,收斂起所有悲緒,道:“我堅信大帝打進了仙域。如果不是這樣,我就沿著他的路,繼承他的遺志,在這一世走下去,完成他的心愿,在仙路上探一個最終的結果!” 有目標才有動力,人活著才會有勁,大黑狗的精神好了很多,葉凡相信,憑借這條混賬狗的大條神經,只要想通后,再過兩個月必然會生龍活虎。 事實上,三人都低估了它,只過去二十幾天而已,它就恢復了,當洞悉北域出現了一張仙葬圖后,頓時龍精虎猛! “一張神圖,可能是神話時代的產物,竟然在這一世出現,這意味著什么?必然是一場莫大的仙緣,古天尊不甘心啊,將希望寄托給了后人!” “幾塊通天古玉并在一起,就是一幅仙道圖,這真是驚人,據傳只差最后一角了!” …… 近日間,有一則傳聞在北域出現,暗流涌動,許多人都在尋找,希望可以得見古天尊的藏經地。 見到大黑狗一臉振奮,精神旺盛的樣子,葉凡有點無語了,原先的安慰話應該去喂貓,真是不用多理會它。 這一個月來,仙路大裂縫加劇,幾大生命禁區光束通天,氣勢更盛了。而圣崖不死道人的吼聲微弱了下去,不知道結果如何了,無人敢接近。 “本皇終于探清了,那副圖快被一位域外的強者集全了,還有一角落在北域一位古族強者的手中,就在這幾日內將有大動作!”黑皇眸子中精光四射,那可真是如同煥發了第二春一般。 “你應該去哭,不應該這么興奮。”葉凡提醒。 “媽的,怎么說話呢。”黑皇不忿。 “去哭一會兒吧。”圣皇子也很不厚道的說道。 “猴子別惹我!”大黑狗威脅道,再這般調侃它,仙葬開啟后不帶他們一同去。 事實上。幾人還真沒有那個心思,成仙路都要開啟了,他們不想節外生枝,而今在靜觀這個世界的一切。 無論是帝器、古經還是仙珍等,對于他們來說都沒有成仙路的動靜吸引人。 這一日,大黑狗興奮無比,鄭重的來邀請他們一同去探古天尊的仙葬,結果三人都搖頭拒絕了。因為太初古礦、不死山都有人出來了。他們在關注,想看一看究竟是古代的至尊,還是帝子級人物! “你們可別后悔!”大黑狗狂奔而去。 然而。它去的快,回來的也快,不到兩個時辰而已就罵罵咧咧的再現三人面前。方頭大耳上盡顯憤憤之色。 “怎么了,被人打回來了,要我們動手去支援你?”葉凡詫異。 一聽這話,黑皇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一張大黑臉寫滿了怨念,呲牙咧嘴,露出一嘴鋒利的白牙,森森生寒,恨不得一口咬過來。 幾人都露出異色。這絕對有什么事發生,葉凡、圣皇子都追問,難道這條大狗又惹大禍了? 幾經追問,大黑狗才耷拉著大方塊腦袋,一臉晦氣的說道:“他大爺的,這寶藏是我埋的!” 三人面面相覷,而后都忍不住大笑。它自己的寶藏別人給盜了,難怪這幅表情。 “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大黑狗憋的一張大臉都快充血了,眼皮狂跳,盯著葉凡,道:“是你跟我一齊埋的。” 葉凡驚詫。滿是不解之色,斥道:“我們什么時候埋過寶藏?死狗你該不會背著我藏了什么好東西吧。是那把你不想還我的帝劍被人得去了?!” 一聽這話,大黑狗更加的憤懣了,更是有一絲的羞憤,最后額頭上青筋直跳,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到底丟了什么?”圣皇子問道。 “沒丟什么,挖到了一個糞坑!”大黑狗咬牙切齒,捏著鼻子說出這個實情,而后更加的郁悶了,憤憤不已。 這一次,三人皆爆笑,前仰后合,這大黑狗一起早就出去了,興奮不已,鬧了半天竟然挖到這樣一個坑,真是快掉人的大牙了。 葉凡終于想起了什么,道:“是……姜逸晨?!” “沒錯,就是他!”大黑狗黑著一張臉,呲牙咧嘴,滿臉大褶子,恨到了極點,道:“他奶奶的,那個玉片還是我做舊的呢,竟騙過了域外的人。結果,大爺的,最終又讓我自己去跟著湊熱鬧!” 當年,姜逸飛的弟弟蔣逸晨驕橫跋扈,行事無所忌憚,幾次要置葉凡于死地,最后被他與黑狗等找到機會給鎮壓了,將他與其大伯分別埋進了茅坑中,封印了起來。 時隔兩百年左右,他都早已遺忘了,不曾想今日這個“寶藏”被人挖出來了,這個樂子可真是大了。 尤其是大黑狗自己居然興致勃勃的去蹚雷,這實在讓人捶地大笑不已! 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姬子這個老實人都拍著黑皇的肩頭,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圣皇子就更不用說了,非常不厚道的大笑個沒完,讓黑皇更加的鬧心了,想用大爪子撓他個滿臉開花。 當然,黑皇倒也沒有親自掘“葬洞”,因為剛一接近那個區域它就有點眼熟,后來沒有費什么力氣就打開封印,出土一個皮包骨頭的生物后,它一下子就都想起來了。 這一日,域外諸強大罵個不停,詛咒北斗的人,竟弄出這些東西,連仙葬寶圖都做舊、造假,弄出這樣一出,實在是缺德帶冒煙。 這場鬧劇讓很多人笑個不停,成為了茶余飯后的笑料。 不久后,早已被鎮壓糊涂、發懵的姜逸晨終于是清醒了,大吼個不停,發誓要與葉凡決戰,殺他滿門。 被人鎮壓二百年于茅坑中,實在是一種奇恥大辱,若非他靈魂中有保命的法器,當年沒有被搜出去,不然肯定是兇多吉少了。 不久后,他的大伯也被人挖了出來,又一個茅坑見天光,氣到域外諸強與古族人不顧形象的大罵,一個也就罷了,居然兩個糞坑! 在這成仙路大戰來臨前,這樣一則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發生,真是讓天下人都一陣無語,成為笑料。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