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66 無始

黑皇發足狂奔,直沖北域而去,近乎瘋狂,神色激動無比,大眼淚珠子墜落,何曾見過它這種發乎于真心的表情。 葉凡、圣皇子、姬子等面面相覷,但卻沒有立刻跟下去,給它足夠的時間調節,他們心中也很震驚,盯著圣崖說不出話來。 巍峨的大山氣勢宏大,通體呈黑色,一座又一座高大雄偉,皆為山中王、岳中皇,望之讓人心生敬畏。 這是大成圣體平黑暗動亂、生前天下論雄、從不死山生生截斷出來的一片黑色山峰,形成了獨特的地勢。 圣崖上,大成圣體的留下的部分血跡還沒有干涸,此刻在發光,如赤色瀑布,蒙蒙壯闊而鮮紅,讓人震驚。 封神榜為何會松動,難道還有人在控制,無始大帝的神識烙印還活著不成?這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聲聲大吼傳來,源自圣崖內部,很是沉悶,像是一頭大荒兇獸將要脫困出來,讓人心生懼意,那是不死道人在絕望的嘶吼。 為什么會這樣?無始大帝的封神榜松動了,真意味著他還活著不成,葉凡他們觀看了良久也沒有看出什么玄機。 “不對呀,此榜真的松動了的話,這不死道人應該高興才對,為何是這等表現?”他們很是不解。 黑皇曾說過,無始大帝鎮壓不死道人,沒有立刻殺死,是需要用到他,難道說到了用他的這一時刻不成? “走吧,我們還是不要進去為妙,不死道人可不是易于之輩,別被他所乘。”葉凡道。 大成圣體晚年氣血枯敗,便是遭了不死道人的殺害,這絕對是一個恐怖之極的人物,是古代的一大至尊。 甚至有傳說稱,這個不死道人可能與不死天皇有什么關系! 北域,更加的荒涼了,成仙路將要開啟。在東荒南部地帶出現仙路大裂縫,各族皆動,那里必將成為終極一戰之地。而原本就荒涼的北域就更加的死寂了,茫茫數十上百萬里不見人煙,為一片不毛之地。 “嗚嗷……” 在這冷寂的大地上傳來哭嚎聲,地平線盡頭一座高聳入天的紫山是如此的與眾不同,插入云霄中,大氣磅礴。黑皇在這里大哭。它并沒有感應到無始大帝的氣息。而無始鐘亦沒有任何動靜,依然死氣沉沉,沒有一點的波動。 葉凡他們到了。而今再進紫山當不會九死一生了,但是想動里面的一切恐怕依舊會很艱難,無始鐘就懸在這里。而今是一無主之物,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可以摘走。 這么多年過去了,大鐘依舊,而那更為神秘的經書也是紋絲不動,沒有一個人能夠打開這里的帝葬。 太古各部,無論是古皇族還是各大王族全都毗鄰這里,可是卻始終無人可動這里的一草一木,奈何不了。 “大帝并沒有出現,他沒有回來……”大黑狗失魂落魄。無論它多么混賬,但此刻也是傷感的,真情流露,忠于無始。 “進去看一看,將那株不死凰藥帶走吧,不然禁區中的至尊一出,我想這個地方會被掃平的。”圣皇子建議道。 大黑狗沉聲道:“它不會走的。自愿守在這里,終生不會離開,要與無始大帝最后遺留下來的道臺相伴,不離不棄。” 而黑皇也相信,即便最為可怕的黑暗動亂爆發。無始鐘也能夠守住這里的一切,沒有人能可以武力攻破。 八萬年前。無始大帝究竟是坐化了,還是真的飛仙了,至今都說不太清。 唯有黑皇堅信,無始大帝古來第一,這個天地間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他的腳步,即便是仙域也不行,他一定可以強勢的打進去,而不會黯然坐化。 事實上,無始大帝的確是雄姿蓋世,惟我獨尊,提起別的大帝,人們也許會發現他們經歷過血戰,有過大敵,生命也曾受到過威脅。 唯有一個無始,無論是誰與他為敵,從來都沒有人會為他擔心,聽他的過去,觀他的經歷,真的是摧枯拉朽,橫掃一切,一路強勢到底! 無論遇到誰,無始大帝全都是一戰掃平,根本就沒有一點的懸念,鎮壓到底。 到了最后,提無始那就是無敵的代稱,天上地下獨尊,橫掃九天十地,在他活著的年代沒有人敢攖鋒,縱然是生命禁區中的至尊,也都沉默而本分的守在自己的坐關地。 這就是無始,一個雄視古今的無上人族大帝,登臨絕巔,氣吞八荒,睥睨萬古而獨尊! “大帝一定是活著打進了仙域中,而我相信他的這一世終究是會出現的,會從仙域回來看一眼,因為這個世間需要他!”黑皇淚珠子滾落,大聲的咆哮。 然而,葉凡卻沉默,他曾經與段德、老瞎子進入過紫山中,攀爬上那座宏偉的道臺,采摘過藥王,真正了解那里。 在那道臺的最中央,曾有一個蓋世男人背對他們,走到近前去卻發現,那里只剩下了一團灰燼。 這個結果,雖然很悲,但卻最真實,最接近了真相,化道作劫灰,也許這就是最終的落幕。 “那本經書也不帶出來嗎?”葉凡問道。 “搬不動,打不開,除卻需要集全帝玉外,還要有與他血脈一樣的人以血澆下才能打開。”黑皇搖頭,道出了真相。銅鈴大眼中有一種黯然,它口中堅稱無始大帝活著,但心中卻是另一種惶恐,隱約間覺得事實可能是另一回事,多半是一場悲。 封神榜依然在松動,它發出無量光,最終似乎讓紫山有了感應,突然間當的一聲巨響,無始鐘悠悠而鳴,震動了整片北域大地! 這太突然了,驚的太古各族皆顫,讓各大生命禁區中的至尊也都是心頭劇跳,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剛才還悲吼的黑皇立時睜大了眼睛,一下子跳了進來,大吼道:“進山!” 這一刻,不要說是它,就是整片東荒都一陣大亂。各大教祖、一域至強者、以及生命禁區中的無上存在都心血不寧。 太詭異了,無始大帝消失八萬年了,他的坐化是得到了一些生命禁區的認同,認為那是真的,并非為虛。而此時卻又有鐘波傳出,浩蕩天下,震的東荒都在抖動,這分明是帝級波動。 “怎么可能。他還活著?!” “八萬年過去了。他成仙了嗎,怎么還能再現世間?一定是有人在敲鐘,故意做出了這種假象!” …… 天下震驚。各方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目光,幾乎不敢相信,超出了人們的意料。 葉凡一把拉住黑皇。道:“這樣進去必死無疑,等上一段時間!” 無始鐘在響,鐘波雖然是柔和的,并不具有殺伐氣,但這僅是外圍而已,想來那紫山內部再柔和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好,等一會兒!”大黑狗克制沖動。 鐘聲悠悠,每一次震動都與圣崖的封神榜相呼應,共同發光。這一日那座曾經讓大成圣體輝煌與悲涼的主峰仙光大盛! 而不死道人絕望的叫聲更是震動了中域,讓各方驚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鐘波停止,四野寂靜,黑皇第一個竄了出去,尋密路進紫山,重新打開一條被封的古道。 而今。它有這樣的能力,因為它熟悉這里的一切,法陣造詣達到化境后可以貫穿進去。 紫山最深處,一座巨大道臺在發光,一個又一個大道符號在閃耀。烙印進虛空中,像是一輪又一輪太陽。 而在那道臺上。有一顆雪白的頭骨,被這些道紋環繞,在其上掛著一枚吊墜,與這些法則交感。 這是葉凡從星空中帶回來的頭骨,送到了這里,而今一縷微弱精神印記傳出,讓眾人的心都為之一顫,那是怎樣的一種情懷?真實傳到了人的心中。 用真心去追尋,女圣一個人的路,只為了找到無始的足跡,不斷的尋覓,進入他所走過的路,用一生去尋找。 這必然是一代天驕神女,也曾籠罩神環,也曾被萬眾矚目,也曾傲視天下。但卻選擇舍棄一切,獨自一人上路,面對冰冷與黑暗的宇宙,追尋、仰望。 只為找到曾經的那個人,在他的帝路后方不斷的尋覓。 漫長的歲月,是女圣一個人的獨孤路,最終紅粉化骷髏,坐化在枯寂宇宙的一隅。就這樣孤老一生,沒有人知道她最后的心緒。 這讓人唏噓! 黑皇忍不住嘶吼。 唯一的一絲安慰是,最后她的頭骨被葉凡送到了這里,葬在了無始道臺上。 “帝麗絲!”忽然,一個晴朗的男音傳來,震的整座紫山都一陣搖動,讓道臺近乎崩塌,大道符號更加璀璨。 “大帝!”黑皇大叫,激動到熱淚盈眶,它可以肯定這是無始大帝的聲音。 “帝麗絲……”依然是這個聲音,但卻輕了很多,帶著一種磁性,這個男子的聲音讓人頭腦中不由自主就想到一個蓋世英雄的形象。 “大帝……大帝你在那里?”黑皇瘋狂大叫著。 道臺上,出現一道偉岸的身影,被混沌繚繞著,雄姿蓋世,黑發如瀑,可惜看不真切。 他走到了雪白頭骨的近前,將她捧起,輕聲喚道:“帝麗絲。” 這竟然是女圣的名字。無始大帝的身影出現了,他在呼喚,語音中帶著傷感,用手摩挲那晶瑩頭骨的臉龐。 征戰一生,一往無前,橫掃了九天十地,打破了萬古神話,屹立在人道最絕巔,舉世共尊!但這般強勢的大帝也有這樣柔軟的一面,這種傷感與他的強勢完全不一樣。 這個場景,讓人震驚而又感動。 仙路盡頭誰為峰,一見無始道成空! 鎮壓圣崖的的神榜松動,無始鐘響,這位大帝因此而出現,讓人震撼與不解。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