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61 成道壓力

壓力巨大無邊! 所有人都感覺像是有一座大山,鎮在了心頭,幾乎要窒息,元神都要崩裂了。 尤其是有志帝路的人,都沉默了,這像是一座無法推翻的大山,阻擋住了他們的前路,讓人看不到希望。 無論是圣皇子,還是姬子,全都有些震驚,從來不曾知曉這一世竟有人走到了這一步! 他們是古皇與大帝的親子,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真正走到那一步會有多么的艱難,根本就不是靠歲月積累上去的,非蓋世天資,非驚艷萬古,根本就不要去想觸摸那一領域的臺階。 就更不要說邁上臺階,真正要推開那道門了,簡直太難了,從古至今,到現在為止,那么多大帝子嗣幾乎沒有一個人成道,都邁不過去那道關! 這個人無論他有什么來歷,帝子也好,凡體也罷,都是壓蓋九天十地的,不需多想,超越了當世諸雄。 此人若成帝,世人將沒有了一絲希望,一個時代出現兩尊大帝,有可能嗎? 葉凡在弱小時,曾經以為換一片星空,換一處生命古地,便有諸帝并存的可能。但是隨著越來越強大,他心中動搖了,種種跡象表明,那很難。 不在同一個地方成道,那是可行的,只不過成就的是準帝,而非真正的大圓滿境界之上的無上大帝。 最后,諸天萬界的至強者將過一座獨木橋,共奪一條路,爭那唯一的資格! 除非發生例外,除非是帝尊的那種怪異的神話時代,也許才有可能打破天地桎梏,出現數帝并存的可能。 當然,這也只是一種猜想而已,并不一定為真,因為直到現在也沒有直接的證據表明帝尊時代一定存在數位大帝。 棕發大圣的臉上帶著一種冷漠,一句話不發。但是那種氣態卻表明了一切,傲世而立,身后有一尊將統治全宇宙的帝者,他即便立身生命禁區,都不見得有性命之憂,不會將他如何。 因為,他此時代表了一位至尊,他是帝使。誰都不敢動他。 “葉凡你接法旨與否。這一次并非什么壞事,帝主很欣賞你,將委你以重任。”棕發大圣再次開口。 這得多么強大。才敢來此招攬人族圣體,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大圣了,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有誰能指使他? 而今,卻真的出現了這樣的人,直接言明要委以重任,實際上就是要收歸為手下,根本就不怕其反噬,這代表了一種至強的自信與自負! “什么帝主,有本天帝厲害嗎?”神娃氣呼呼的叫道,這個小胖子年歲雖幼,但是自信心卻爆棚。 葉凡一步一步向前走來。神色冷淡無比,有人要收他為手下,即便那個人要成帝了,也讓他難以接受。 “自以為是,不要忘了,他還沒有邁過那道關呢,請記住。一日不真正的成帝,一日便有諸多變數,這個天地間未必沒有人可以收他!”黑皇冷聲說道,但此時它的神色已經很凝重了。 一個追隨過無始大帝的生物這般說,自然讓眾人神色都一震。 “還有這樣的人嗎。我真不知道這個世間還有誰可以收帝主,到了這一步。誰都無法奈何了!”棕發大圣相當的自信。 他指向頭上的那座三十三層的藍色仙金塔,嘴角噙著一絲冷笑,道:“縱然有人可以暫時收走此塔都無用,至尊通神通天,瞬息達八荒,沒有人能壓他一根寒毛了!” 也許所謂的帝主對葉凡要招攬,有一定的誠意,但是此人絕對有私心,有敵意,不然不會選擇在這個特別的日子來此送出法旨信箋。 圣皇子冷笑道:“你自信過頭了,我父當年成道后也沒有像你身后的那個人那般,弄出這樣的大排場,一道法旨就想讓一個未來可叫板大帝的人成為手下?我看他是不放心吧,想強留在身邊看著!” 無論是他,還是姬子都有說這種話的資格,他們的父親都是真正的大帝,最后有發言權。 “神庭帝主很看重你,欲封你為北斗星域的一域之主天王,希望你不要拒絕,不要自誤。”棕發大圣盯著葉凡,這般說道。 神庭,這一神朝第一次在北斗星域傳出,讓諸天萬域來的圣者們都一陣驚異,而后議論了起來。 “神庭之主功參造化,法力冠當世,真要出動的話,將天下無敵,宇宙深處一些大圣皆主動拜到了他的門下,在為他開脫疆土。” “這是一股無以倫比的大勢力,將席卷離合八荒,有統一天上地下的大志向!” 一些人聽聞過神庭,因為他們的影響力極大,已經統治了一些古域,威震宇宙中! 葉凡心頭一凜,心中恍然,這不是他第一次聽聞了,曾經與他們交過手,他去紫微星域尋找小囡囡時,幾乎拔除了那里的神庭組織。 昔日的紫微神朝就是被這一域外組織斬滅的,取而代之,成為了那里的統馭者。 神庭的主人,效仿古人,欲重建神話時代的古天庭,再現帝尊時期的輝煌。早在紫微星域時,葉凡就猜測,神庭背后必然有一個至強的準帝,可是沒有想到比他想象的更強! “是你口中的所謂的帝主來讓你在今日送信嗎?”葉凡冷淡的問道,而后自顧開口,道:“我想并不是這樣吧。若我沒有猜錯,你與那紫微古星域被我滅掉的大圣關系匪淺吧,今日故意如此,激怒于我,而后讓你身后的帝主出手。” “你也知道曾經殺過那樣一個大圣嗎?”棕發大圣終于爆發了出來,不再掩飾心中的仇恨,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冷森。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咎由自取。”葉凡說道。 三十三層帝塔高懸,垂落下一道道母氣,永恒藍金閃爍著照亮了宇宙星河的光芒,棕發大圣立身在下,神色愈發的陰沉了,他自恃身后有一尊即將成帝的人,在這里并不懼怕什么。甚至不怕出過大帝的姬家能奈何他。 “那你接法旨吧!”他冷冰冰的說道,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讓他一步步導向了一個極端,這個時候讓葉凡接信箋,就等于讓他低頭,而且是強壓著他臣服。 這顯然是有些欺人,他就是利用這次機會,激怒葉凡。想要借刀殺人。讓神庭之主除掉他眼中的大敵。 圣皇子、東方野、黑皇等人全都不忿,心中大怒,連姬子這樣的少言寡語者也神色冷了下來。有出手的。 這簡直可以說是欺人太甚,神庭之主有招攬葉凡的意思,但是卻決不可能這般失禮。真的有些欺人太甚。 在訂婚禮上這樣逼迫,全都是這個棕發大圣一步一步引動出的,當著世人的面讓葉凡下不來臺,就是要引發他對抗。 “你自恃身后有一尊將成帝的人就以為我不敢動你?!”葉凡神色森冷無比,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充滿了殺機。 棕發大圣心頭一跳,而后更加謹慎的催動頭上的帝塔,道:“我只是一個送信的人而已,你若要拂逆帝主。自然可以。” 轟隆一聲,葉凡直接取出了綠銅鼎,爆發出了一股大帝威壓,向前鎮壓,直接就出手了。 眾人驚呼,這是帝尊的兵器,蘊含了成仙的秘密。由昆侖孕育而出,曾經引發天地動蕩,導致過種種變局。 各族莫不想得到,所有人都無比眼熱的看著綠鼎,此刻它發出瑩瑩光輝。垂落下來,上面萬靈浮現。太初氣蒸騰。 “你想做什么,要對抗帝主嗎,就不怕有滅族大禍嗎?!”棕發大圣喝道,頭上的三十三層帝塔閃動出絢麗的藍金光彩,成千上萬縷,讓人睜不開眼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你只是一個信使而已,我自然不會與你這等跑腿的人一般見識。”葉凡平靜的說道。 棕發大圣聞言大怒,他是何等的身份,為一域教祖,可對方卻還真將他當成了一個信使,那種口氣充滿了不在乎,真的視他如一個做雜役的下人一般,不屑一顧,極度輕蔑。 “不過,送信的下人也要懂得禮節,這般冒犯我,雖然不會殺了你,但所犯過錯也不能輕饒。”葉凡冷冽的說道。 眾人嘩然,葉凡親口這般說,那就是真的將這尊大圣當成了一個奴仆,沒有將他視為同類人與同階強者。 棕發大圣憤怒,眸子越發的冰森了,今日他要借神庭主人的勢,踐踏葉凡的尊嚴,不曾想對方比想象的要強勢很多。即便帝主注定要成道,對方依然不肯屈服。 “你不是送信來的嗎,帝主的好意我倒也想聽一聽,你跪過來念信吧。”葉凡神色淡然,說的理所當然。 眾人吃驚,而后一個個露出異色,葉凡這是以強勢之道化解危機,不著痕跡,并不低頭,卻也沒有得罪死帝主。 李黑水、東方野等人全都露出了笑容,一個個向前望去,盯著棕發大圣。 棕發大圣心頭一跳,而后肌體生寒,感覺大事不妙,葉凡這般做,對于他來說很是用心險惡,讓他跪著念信,全完破壞了此前的計劃。 這樣做,葉凡絕不會喪失尊嚴,也不至于與帝主立刻決裂,只是苦了一個棕發大圣,所有的屈辱都讓他背了。 事實上,這次的事也是棕發大圣自己搞出來的,想要借勢,逼壓葉凡,讓他走上一條絕路。 葉凡而今這樣做,即便傳出去,到了帝主的耳中,也說不出來什么,棕發大圣將會白白遭受屈辱。或許,帝主還會更欣賞人族圣體也說不定。 棕發大圣神色頓時陰冷了下來,他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當下還是先離開這里再說。 可惜來時容易,走時難! 葉凡的綠銅鼎鎮壓了下來,與此同時,猴子揮動黑色的仙鐵棍也直接砸了過來,帝威澎湃,早就看他不順眼了!而姬子更是持虛空鏡攻伐,不說他與葉凡的關系,單說這是他的家,就得要行主人之“禮”。 藍金帝塔震動,母氣迸發,極其不凡,幾乎等若是帝器了,且因為主人還活著,就存在于這一世上,將會為它增加無量威能,因為這件兵器始終復蘇、活著! 但是,在三件帝器的壓迫下,它依然不行,被強行鎮壓了下來,最終這件器物徑直撕裂虛空,想要沖出去。 “你跪過來讀信吧!”葉凡向前逼去。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