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59 風不止

眾人全都呆住了,身上的汗毛孔嗖嗖的發涼,在向里灌冷氣,瞬間從頭寒到腳。 這是這樣的一個場景?大地上流血漂櫓,伏尸千萬,直打到山河崩毀,日月星辰一顆接著一顆的墜落,大帝陣紋磨滅。 而在那中央,最后只剩下了一道朦朧的身影,誰都無法見到,發出熾盛的光,像是飛仙了! 疑似有上古圣皇參戰,但是最終全都倒在了血泊中,只剩下了一個人那片古戰場上飛仙,震撼了人世間。 這是怎么回事,那究竟是誰? 不要說是眾人,就是暗菩、神冥的眼睛都直了,露出了不可思議的光芒,這太具有顛覆性了,讓他們都震顫。 伏尸無盡,即便倒下去的那些人不是古皇,也是最強大的準帝,臨門一腳,快要達到無上至尊那個級數了,但是卻全都倒在了血泊中。 由此更能突出那個人的強大,惟我獨尊,睥睨萬古,伴隨成仙光。 眾人看向小囡囡的目光全都變了,有驚悚,亦有敬畏,還有希冀,太過非凡了,一個小女孩而已,她的背后為何會浮現出這等場景? 場中央,神幽抱著頭大叫,他剛才身上爆發出了凌壓九重天的殺機,讓一方教祖都心寒與膽顫,那是他真正的本源氣機。 可是,當這種巨大的壓力向前洶涌后,卻見小囡囡身體發出祥和的光,顯化出了這種異象,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神幽像是極為痛苦,尤其是在面對小囡囡的飛仙光后,更是顫抖,他那至強的本源足以傲世。但是此時一對比卻孱弱的不成樣子。 他渾身發抖。在一步一步后退,而后竟然抱著頭大吼了起來,震的蒼天都崩碎了。且方圓數百里內的云朵都潰散了。 這個景象,驚的人們更加發毛了,這個孩子果然是帝子。無愧為神冥的兄長,出了問題,還這般絕世可怕。 最后,神幽發狂,一邊倒退,一邊大哭,那是源自最本心的恐懼,像是看到了萬古來最為可怕的事。 “我認輸了!”神冥高聲喝道。 這是他的兄長,他不可能像是對待自己的孩子那般。不需要什么磨礪,心中有敬也有憾,快速將他接引了回來。 然而。在這個時候。神冥還沒有觸及到小囡囡的祥和光芒,只是稍微一接近。他就感覺如被萬古大岳鎮壓,幾乎透不過氣來。 神冥震驚了,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這個小女孩是誰,怎么能會如此,這般的力道不該出現她身上! 他一句話不說,快速帶著自己的兄長飛退了出來,直到遠離那些祥光才長出了一口氣,剛才竟有些承受不住。 太震撼了! 神冥從來沒有一天像今日這般,接連感覺到驚悚,一個神娃也就罷了,已然逆天,而今又出了一個小女孩,這種表現快讓人無法思考了。 所有人都發毛,全都驚憾,也只有場中的小囡囡茫然無知,并未見到自己身后的那些可怕場景,很不解的看著嘶吼的神幽。 小女孩很無辜,面對眾人的審視以及諸雄的恐懼,她什么都不知道,大眼睛像是黑寶石一般,向葉凡求助。 “沒事。”葉凡盡管心中震撼,但是面上卻帶著微笑,安撫小女孩,讓她不要因此而不知所措。 小囡囡背后的光芒斂去了,各種場景都消失了,不再出現。 “越是強大的人越不能傷她……”黑皇盯著那暗淡下去的場景,輕聲自語,非常相信自己的推斷。 直到這時,葉凡才走過去,牽著小女孩走出了場中央,讓她漸漸平靜了下來。 “別過來,我服氣了!”神娃帶著哭腔,大聲叫道。 他對誰都不服,不僅同葉凡犟嘴,就是被黑皇“管教”時,也跟它叫板,唯獨對一個小囡囡發怵。 眾人更加心驚,這些孩子怎么一個比一個逆天?生而為圣,揍趴下了禁區至尊的后代,而后卻快被一個小女孩嚇哭了,這還有沒有天理。 最為過分的是,小女孩自己茫然無知,這讓他人震顫的同時,也相當的無言,沒一點脾氣。 “認賭服輸吧,你哥都被嚇哭了。”黑皇說道。 這話相當的不中聽,但是卻是一個事實,神幽大哭,到現在都沒有恢復過來,神智都有點錯亂了,讓一個曾經睥睨天下、雄霸八荒的帝子這般,當真是驚世駭俗,古來僅見。 暗菩長嘆,道:“這個世間,總有些我們不可理解的存在與力量,無論是在古代,還是在過去,都是這般,讓人敬畏!” 他的話語讓人深思,難道在古代也發生過類似的不可理解的神異事件嗎? “一個這樣的存在,是在提醒九天十地的至尊們,他們還有敵嗎?”神冥也自語,今日他徹底的服氣了。 不是因為神娃,一切都是因為小囡囡的表現。 誰都沒有想到,一個小女孩而已,竟有這般的潛在威能。就是白衣神王、圣皇子、姬子等也都露出思索之色。 啪! 一個清脆響聲打斷了人們的沉思,神冥自掌了一巴掌,很直接,并沒有惱羞成怒與翻臉,這個聲響讓很多人都驚呆了。 “我收回此前的話語,在這里向姜神王道歉,向你道歉,恭賀你大喜!”他說的干脆,沒有什么拖泥帶水,道:“十年內,我對你們退避三舍,有你們在的地方,我自動讓路。” 眾人嘩然,想不到他真的這樣履行諾言,這等高傲的人卻放低到了這般姿態,讓人吃驚。 而后,神冥帶著三個孩子轉身就走,并沒有片刻的停留,毫無沮喪,依舊挺拔懾人。強勢不改。眸光所過之處眾人避退。 在他離開的過程中,暗中有人冷笑道:“什么生命禁區不過是一個笑話,連姬家的大門都沒有能夠登入。在外面就被人所阻,打了一巴掌。若是夠強,就該殺進去。殺一個血流成河,尸骨千萬,如此才無愧為至尊子嗣!” 這道聲音是如此的突兀,驚住了所有人,竟敢這般說,活膩了嗎? 然而,眾人尋找,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發現聲源,不能辨別方位。此人有妙術,且動用了秘寶,故此才能如此。 他用心險惡。顯然不是一個磊落的人。惡意攻擊神冥,無非是想加重他的羞恥心。日后報復葉凡與姬家等。 “滾出來!”大黑狗斷喝。 同時,葉凡、圣皇子、姬子、東方野等也在尋找,要揪出暗中的人。 而神冥更是眸光冷冽,掃視每一個人。 “怎么,我說的有錯嗎,身為古代至尊的后人,卻不敢殺個尸骨千萬,如何稱尊……” 叮的一聲輕響發出,白衣神王彈指,手中無琴,但是神之序曲的升華音展出,勾動了乾坤,溯本求源,徑直蔓延到了一群人中。 “砰” 那里有法器炸開,一件用來護身的大圣器成為劫灰,而另一件掩飾神念與行蹤的秘寶則也是直接炸開,成為碎片,那個人暴露了出來。 “跳梁小丑!”神冥冷笑,直接探出一只黑色的大手,如一朵烏云般壓落而下,一把將此人抓住,而后攥的骨斷筋折,當場成為血霧。 他連問都沒有問,就殺了這個初階大圣,一個實力非常恐怖的教祖級人物,很是直接。 “有實力你大可站出來,如我這般直接。沒實力也想暗中作祟,說三道四,純粹是找死!”神冥很冷森的說道。而后轉身離去,就此消失不見。 一位來自域外的教祖級人物殞落,來自禁區的帝子根本就沒有當作一回事,不屑一顧,都懶得問! “葉兄恭喜了,祝你們白首偕老。”暗菩開口,俊朗的面孔很蒼白,帶著一絲病態,但是沒有人敢小覷,剛才他曾爆發出了讓日月星辰齊顫的氣勢。 暗菩帶著柔和的笑,恭賀完后,嚴肅地說道:“就此轉身別過,自今日過后,若再相見,你我便是仇敵,不死不休!” 所有人都是一呆,前一刻還在道賀,下一剎那卻又如此嚴肅,截然相反,讓人的心都跟著一顫。 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人物,為一代至尊天驕子! 葉凡拱了拱手,他對暗菩印象不錯,剛才若非他出面阻擋,今日必然要與神冥論個生死,必有一場血戰。若是那樣的話,在今日這個大喜的日子,實在有點大煞風景。 暗菩沒有停留,轉身就走了。 訂婚禮繼續,眾人將白衣神王迎請進姬家,諸多賓客來臨,都邁過那道宏偉的大門。 “搖光圣主薇薇駕臨!” “風族圣主風凰到!” “古華皇主鑾駕到!” …… 隨著一聲聲高喝,一位又一位圣地的掌教駕臨,參加這場訂婚禮,聲勢浩大,非常驚人。 到了后來,也不知有多少域外圣者也都進入了姬家。 虛空一脈無懼,這里有大帝紋,來多少人都無需擔心,只要敢進來,想要鬧事的話,自可全部鎮壓,這就是出過大帝的家族的底氣。 然而,就是在這種的背景下,有人進入了姬家,依然是相當的自恃,缺少敬,更談不上畏,一位大圣出列,竟然只是來此送信,語音冷冰冰。 “葉凡出來,親啟此信!” 這封信在散發瑩瑩寶輝,竟然有一縷帝威流動而出,讓人震驚! 這是何人?寫出的信箋有這般恐怖氣象,有一縷縷帝威發出,雖然是祥和氣,并無殺機,但依然懾人心魄! 金鍵盤那個投票,請大家集中火力投給作者項吧,貌似這個比作品項高一些,投辰東一票,多謝。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